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尧:利益集团与政治过程

更新时间:2008-07-25 13:07:55
作者: 陈尧  

  合作主义无疑是各级政府实现自身目标的捷径。

  中国的改革过程,实际上就是社会各阶层、群体间利益的调整过程。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就是让社会各个阶层、群体在市场规则所带来的相对自由的环境条件中去争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因而,充斥于社会生活各个领域中的是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博弈。不管人们承认与否,他们总是某种现实的或潜在的利益集团中的一员,而各个集团利益的简单加总又不能等同于公众利益或国家利益。不同的人群或集团的政治影响是以不同的权重进入执政者效用函数的。因此,执政者在进行决策时,要综合社会各方面的利益,但首先要考虑某些强势集团的要求和支持。任何国家的执政者都可能对社会中某些群体有着特殊的依靠,并提供相应的庇护。正如舒尔茨所指出的那样,“处在统治地位的个人在政治上依赖于特定群体集团的支持,这些集团使政体生存下去。在这个意义上讲经济政策是维持政治支持的手段”。尽管所有的官方意识形态都提出这样的命题:现行的政策是为全体公众利益服务的。但作为一种权威性社会价值分配的政策,还是倾向那些能够更有效地参与政治生活的群体。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曾经说过:“国家的权力并不是悬在空中的,波旁王朝是大地产的王朝,奥尔良王朝是金钱的王朝,波拿巴王朝是农民的王朝。”简言之,公共政策不是决策者为了所谓的“全民利益”而设计出来的,实质上是各个利益集团之间非均衡竞争的结果。但是很显然,对政治过程的要求却必须符合正义、民主,这也是人类社会政治发展的基本动力。

  社会中利益集团之间展开竞争,展示着自己的力量,这是现实,也是社会发展的基础。在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面前,政府需要提供的是制度框架,实现利益表达、博弈的规范化,提供顺畅的合法的利益表达渠道,让各种力量在相互博弈和沟通中谋求共识。从长远来讲,面对社会中不同的利益集团,政府还要从利益集团的政治性影响和政府能力的提高方面建立合理的政治参与体制。一方面要建立制度化、规范化、公开、透明、公正的利益表达机制和决策参与机制,将利益集团行为纳入制度化轨道;另一方面要实现利益调控的制度化和制度设施的民主化,同时要提高政府在利益集团政治中的自主性,防止政权丧失自主性。

  可惜的是,在目前尚未承认政治利益集团的合法地位的背景下,缺乏一种容纳各种利益集团平等地谈判、博弈的制度框架,中国社会的现实是正在出现一种结构性不平等的政治参与。这种政治参与以分利型的政治利益集团(包括潜在的利益集团)为主体,以影响政府政策及政府官员为主要的活动方式。一些强势利益集团凭借自身拥有的强大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本,以超政治权力的方式,在制度的边缘和政权的默认下,日益收获通过影响公共政策所带来的超额租金。而弱势群体、阶层,由于资源和社会资本的匮乏,其表达利益诉求的活动受到制度的强制而无法合法化,只能以潜在利益集团的形式存在于政治生活中,缺乏有效的政治参与效果。这种强势政治利益集团和潜在利益集团在政治参与中的不平等,反过来巩固和加剧了不同阶层、群体或集团之间在资源和社会资本拥有方面的结构性不平等。这或许是中国社会未来堪忧的一面。

  (《政治过程——政治利益与公共舆论》,〔美〕戴维·杜鲁门著,陈尧译,天津人民出版社二○○五年三月出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849.html
文章来源:2005年第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