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晓律:雪灾与战争——由2008年中国雪灾引发的几点思考

更新时间:2008-06-17 00:05:53
作者: 陈晓律  

  。这种遥控形成了一张无形的网,使美军的军事作战机器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军队。大略地看,这张遥控网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是军人遥控自己的武器,战斧式巡航导弹可以远在千里之外发射,发射者只需在战场之外遥控其行动。精确制导炸弹等联合攻击弹药也是如此,都是可以远在对方视野和武器的距离之外,对敌手进行遥控打击。甚至可以利用无人飞机深入到危险地带,获取所需要的信息,还可实施突然的攻击,而其操纵者只需在电视屏幕上遥控操作。而一些传统的不便于遥控的火器,如火炮、装甲车、甚至坦克等装备,在战场上的作用已经大为减弱,凡便于遥控的装备,如巡航导弹、灵巧炸弹、空中火力等则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美军目前还在训练遥控飞机的作战人员,而这些士兵的工作,已经十分类似于玩电脑游戏。可以说,美军在第一个层次上实现了总体火力打击的遥控。英军在这次战后开始减少对坦克、火炮乃至核潜艇方面订购的数量,而力图在先进的作战系统方面跟上美军,甚至直接派遣人员到美军的基地学习。最近英国的空军人员在美国的军事基地中实习“遥控”阿富汗战场上的军事轰炸,就是一个十分明显的例证。

  第二是己方的每一个作战人员通过数字设备相互分享信息,即所谓的数字单兵,使己方形成了一个真正的遥控网,实现了每一个单兵对整个作战局势的遥控。太空中24小时不停顿经过伊拉克上空的侦察卫星、高空预警机和低空无人侦察机,这些被媒体“忽略”掉的C3I(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不仅帮助远在后方的美军中央司令部制定作战计划,让前线美军士兵更加了解周围的战场情况,更使美军战史上首次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陆海空和海军陆战队部队的“协同作战”。任何一个作战人员甚至是非作战人员,只要发现了敌情,就可以立即呼叫武装直升机或是远程火力,上载数据,打击目标。在某种意义上讲,这种遥控使战场的作战人员与指挥人员的关系变得模糊,谁提供了打击目标和相应的数据,谁可能就是一次行动的实际指挥者。而具体发射弹药的人员,所起的只是一个程序员的作用而已。因此,第二个层次的遥控使美军成为了一只类似于利维坦的怪兽,它似乎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你对它的打击,只要未能破坏其遥控网的性能,即使消灭了一些单兵或是击落几架飞机,也只等于斩断了它几根触角,却无法夺回战场的主导权,不能根本扭转战场的局势。

  第三层次则更为恶毒,即优势一方不仅完成了己方的遥控网,而且将这种遥控网延伸到了对方的腹地,实现了对弱势一方信息的全方位遥控。美军这次行动,一个与上次海湾战争不同的特点就是,对敌方信息的控制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不仅敌方的军事指挥系统的信息被完全掌握,敌方的重要人物的行踪、声音、乃至起居等生活方面的信息也完全被罩入“网中”。为了到达对对手信息的完全控制,美方不仅使用电磁炸弹等硬方式破坏对手的电力和通讯设备,还利用便携式电脑入侵对手的通讯系统,切断其决策机构的相互联系,并以最大的可能性将对手的举动控制起来。在这样的遥控状态下,萨达姆为了避免对手的打击,已经自动废除了电磁通讯的联系手段,将作战指挥的权力层层下放,结果使自己的军队成为真正的散兵游勇,不要说能够组织军队的大规模调动,就是组织其小规模的有效作战,也属一种奢望。而这种“自我约束”,也给美军分化伊拉克政权提供了契机。美军的两次“斩首行动”,都有内部人员给美军通风报信。现在已经查明,美军的确收买了伊拉克不少重要人物。但这种收买能够极为顺利地进行,超强的信息控制是一个重要的前提。实际上,美军通过强大的信息技术的遥控能力,已经“解散”了对手的军事组织,对方已经变成了若干个点,只要是战区的任何一个地点有集结的人员和装备,就会立即成为遥控攻击的目标。所以,弱势一方的任何形式的有组织行为,都必须考虑信息的保密问题,不得不自觉地消除己方的信息,从而使军事机构在无形中趋于解体。更可怕的是,美军还可以根据所掌握的信息,分析对手的具体情况,并可以按照对手是否具有强烈的作战意识而予以分别的处理:优先打击那些还有作战能力和士气的部队,形成对对手的“点菜式”打击。在这样的遥控状态下,原有的军事作战思想均已过时,所谓大规模决战等等,从军事获胜的角度看已经无关紧要。美军作战对是否要全歼敌军并不在意,瘫痪对方的指挥系统,瓦解对方的作战意志,使对方的军事机器不能有效运转就行了,甚至连收容俘虏也成为一种负担。所以从一种挑剔的眼光看,一些规模较大的作战行动已经具有了“表演”的性质,其做秀的意味已经远远超过了实际的军事意义,其主要目的,在于使纳税人相信,他们的国防拨款是必要的,有价值的。

  在这三种层次的遥控下,不仅战术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也使战争的含义发生了改变。通过多少次战役来消灭对方的军队或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有生力量,获取胜利,并最终与战败者签订条约,已经并不重要。战争就是在一个特定时期内,使对手的军事系统无所作为,并使对方的国家政权要么解体,要么按照自己意愿行事,就够了。换言之,战争的结局能够使战胜者直接或间接地遥控对方,战争的目的即已达到。也就是说,在21世纪,战争的胜负和战争结局的形式,与以前的战争已经完全不同,这一切,都还需要军事专家们的深入研究。否则,仍以是否消灭对方多少有生力量,自己还有多少军事力量尚未使用等标准来衡量战争的得失,就极有可能已经成为了对方的囊中之物还不自知。

  这种数字化技能的遥控,使美军在战场上已经获得了绝对的优势。然而,第三种遥控的前景却是令人担忧的,因为,究竟谁能控制遥控者?如果这种技术手段同样用来遥控本国的民众,那么,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面预测的情景,可能就会真的出现了。如果社会的每一个人都在无所不在的监控之下,民主的含义就会在对外的军事胜利之后逐渐地发生改变,因为,这种遥控网络也可以以点菜式的方式,分别打击那些与遥控者意志不合的本社会个体。到那时,谁还能将遥控的权力重新交由“人民”掌握?

  遗憾的是,如此残酷的,通过大规模、高技术的战争行动展现出来的血腥而可怕的前景,使人们短暂地感到吃惊后,竟然很快就将其淡忘了。似乎在歌舞升平的和平发展环境中,对这样一种类型战争的原因、影响与后果的探讨,十分地不协调,十分地败兴,甚至坚持要对此进行深究的人,也会被人认为十分地另类,十分地战争狂热,似乎这样的声音破坏了安定团结的气氛,使国际友人不高兴了,使他们为“中国威胁论”又找到口实了。

  但战争不是人们试图躲避就可以躲避的。鸦片战争前的中国,也并没有“招惹”远在万里之外的英国,还是一次一次地被打了,不仅被西方列强打,很快还被自己以前的小邻居日本打了。结果是中国人只有被迫奋起抗争,不断地与各种各样的对手打,进行了几乎一个世纪的战争,付出了无数的鲜血和生命,才换回了这半个多世纪的和平发展。然而,人一吃饱就会忘事,怎么一代人的时间都不到,我们对这样的历史记忆就会淡漠起来了呢?

  事实上,在二战后对各种国家进行轰炸的主要发起者美国,在军事方面从未停止过自己发展的步伐。相反,其军费开支已经超过世界其他国家总和的美国,却依然在大叫自己受到了“威胁”。无论是为了对付“流氓国家”、“失败国家”还是“无赖国家”,总之,美国都必须不断地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不仅要超越自己的对手,而且也不允许自己的盟国与其并驾齐驱。其发展的最终目标,显然是要将所有的国家纳入自己“战争游戏”的范畴,使美军在发动新一轮的战争行动时,能使这样的战争成为一场狩猎的游戏。

  当然,要使自己的战争行动成为狩猎,就必须使对手成为某种类型的猎物。而具有同样能给美军造成巨大损失的对手,尤其是世界上目前仅存的几个军事大国,显然还难以成为游戏对象。于是,我们就转入了下一个问题:大国之间的大规模相互轰炸可能吗?

  

  五、大国之间的实力均衡问题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大国之间的大规模相互轰炸基本上还不可能。这是因为,大国之间的实力尽管有差距,但谁也不能保证能够获取绝对的制空权。只要没有这种绝对制空权的保证,谁也不能保证对手的炸弹不会落在自己头上。尤其是随着宇航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制空权已经发展成为了包括外层空间的“制太空权”和制信息权。因此,二战之后大国之间尽管相互试探,但最终都没有超越底线,本质上还是一个谁也未能具有绝对制空权的问题。而未能解决这一问题,也成为了大国之间相互维持和平的重要保证。在这里,每一个尚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感谢我们的科研和军事工程人员,正是他们的奉献,才使我们国家在并不富裕的情况下,具有了最起码的军事还击能力,并有效地保证了我们包括领空在内的国土安全。有了这样一个基本的认识,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也就会自然明朗了。

  最后还想谈谈战争的目标问题。现代战争必须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正如著名军事家富勒所说,就是确立战争的目标。一般而言,人类所遭遇的战争可分为两大类:具有有限政治目的的战争,和具有无限政治目的的战争。只有第一种战争才能给胜利者带来利益,而第二种是不可能的。[5]3但是,现代武器和高技术的发展使富勒的论断面临着空前的挑战,就是第一种战争在大国之间进行也会面临着无法界定其边界的问题。因为,人们在做出战争决策时,已经很难界定有限的政治目的。比如台湾问题,我们与美国有限的政治目的的边界在什么地方?我相信大概没有任何一个专家可以精确界定。谁都希望战争是有限的,但谁也无法保证能将战争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于是,任何一种大国之间的敌对状况,都很可能逐步地演化为一种不可控制的战争“游戏”。

  尽管如此,美国从未放弃获取绝对制空权的努力,并且没有停止过将其他国家纳入打击范围的设想和计划。据美国aviationweek网站2008年3月4日报道:美国军方与其他国防官员公开讨论,将长期寻求的常规“快速全球打击”(PGS)能力作为一道屏障,对抗别国威胁美国太空能力的反卫星武器(ASAT)措施。PGS计划的设想是一小时内将武器运送至全球,方案之一可能是安装常规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官员们称,该计划可能成为美国应对对手威胁美国卫星的方案之一,而卫星是美国军事、经济的支柱,卫星构成的网络确保了美国的太空优势。

  同时,美国空军在亚太地区的部署也在加强。据美国《空军时报》网站2008年2月15日报道,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执行轮换部署任务的4架B-2“幽灵”轰炸机将返回美国本土,随后,美军将派遣新的轰炸机部署关岛。据悉,这4架B-2轰炸机和280名空军机组和地勤人员来自密苏里州的怀特曼空军基地的第509轰炸机联队。在部署期间,这批B-2轰炸机多次在西太平洋地区海域执行飞行训练任务,以熟悉该地区天气与地形状况。自从2004年3月以来,美国空军的B-1、B-2和B-52战略轰炸机都曾在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执行过轮换部署任务。美太平洋总部空军司令部发言人安托万尼特·肯珀中校指出,“轰炸机的轮流部署将满足美国的安全需要,展示美国对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安全承诺,并对潜在的对手形成威慑。”《空军时报》毫不掩饰地说,美军战略轰炸机在关岛地区的定期集结是为了应对中国。分析人士认为,美军不断轮换部署其现役轰炸机,主要是为了让战机保持较好的战备状态,特别是如果美军选择大规模军事介入台海冲突,美军的战略轰炸机可以从本土起飞,在对中国沿海目标实施轰炸后,可以直接降落在关岛接受巡航导弹和油料的补充,从而确保美国战略轰炸机的快速打击能力。[6]

  面对如此公开的威胁,我们做好了应付未来战争的准备了吗?尽管目前台湾选举的结果使台海局势有缓和的可能,但谁又能保证我们可以就此避免未来的战争风险?如果不能避免,那么,我们在物质的、精神的与军事战略方面采取了哪些应对的措施?须知,“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由一场雪灾联想到了这么多与战争有关的问题,多少出乎我自己的预料,就此打住。在没有战争的时候谈论战争,似乎是一种杞人忧天的做秀,甚至坏了我们唱卡拉OK的心情;但能在没有战争的时候谈论战争,也是一种幸运。因为,当战争真正来临时,我们就不会有时间和心情来讨论这一问题了。

  

  参考文献:

  [1]崔彤.假如不是雪灾而是战争[EB/OL]http://www.cnr.cn/luntan/sytt/200802/t20080215_504706207.html.

  [2]叶鹏飞.从雪灾处理看中国政府应付外部战争危机[N].联合早报,2008-02-19.

  [3]Linda Colley. Britons, forging the nation 1707-1837[M]. 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2005

  [4]朱利奥·杜黑.制空权[M].北京:言实出版社,1986.

  [5]富勒.战争指导[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5.

  [6]章名岂.美军露骨威胁:轰炸机定期集结就为演练轰炸中国[EB/OL]http://mil.huanqiu.com/world/2008-02/62649.html.

  (原载《苏州科技学院学报》2008年第二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4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