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信力建:“派糖”预算对我们启示多多

更新时间:2008-03-01 00:21:34
作者: 信力建  

  

  最近几天香港市民最热门的话题恐怕就是特区政府“派糖”了。财政司司长曾俊华27日在香港立法会发表财政预算案,阐述“有社会承担、可持续性、务实”三大公共财政理念,基于去年经济畅旺令政府综合盈余创下1156亿元的历史新高,提出多项一次性惠及社会各阶层的税务宽免,以及改善民生,支援弱势社群等措施,总额超过500亿元,可谓人人有份。除减免相关税收之外,直接用在改善民生福利、支援弱势社群方面的措施包括:向全港住户户口提供每户1800元电费补贴;多发放一个月综援金;为公屋住户代缴一个月租金;向残疾人士多发放一个月伤残补贴;向每名领取“生果金”的长者一次性发放3000元;预留10亿元资助有需要长者维修自住物业;预留2亿元在未来五年改善长者家居环境;增拨3500万元设立16个社区支援中心,加强对残疾人士及其家人和照顾者的服务和支援;等等,共有16项。此外,从财政盈余中提出500亿元预留用于推动医疗改革。这一份被人们称为“派糖”的温暖预算受到了香港各方的良好评价。

  对我们来说,这份预算当然令人羡慕,然后必然会想:我们什么时候也能享受“派糖”?一般人会觉得很遥远,理由是经济发展程度远非香港可比。这当然是一个重要的差别,但我认为,这决不是全部。

  近十多年以来,我国的财政收入每年都有大幅度的增长,有些经济发达地区一个县级市的财政收入甚至远高于西部一个省,但大规模惠及每个老百姓的“派糖”并没有发生,就全国而言,每年行政支出造成的浪费早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2005年由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登文章说,我国公车消费和公款吃喝一年的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其中公车一项,2004年统计全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而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这恐怕还是个保守的估计。这笔钱如果用于“派糖”,虽不如香港那么普及到每个人,也可解决许多民生问题。然而这种在经济上可能的事并没有发生。因此,除了经济发展水平的因素之外,我们还须考虑其他因素。

  我以为根本性的问题在于,我们的财政预算虽然同样名之为“公共财政”,然而社会公众和社会上的不同利益群体却并不能参与利益博弈,他们在“公共财政”的利益分配上没有发言权,即使在民主与法治意识已经日益增强的今天,即令在权力机关的会议上,代表们也只能面对“看不懂”的财政报告进行审议,然后举手通过。被称为“公共财政”的地方财政从预算的制定到执行都是由地方行政官员掌控,人大的决定权、监督权还总是流于形式,纳税人对公共财政的发言权和监督权更不用说。在这种行政官员“自己监督自己,自己管理自己”的财政专制下,“派糖”的情形只能基于恩赐,而财政收入尽管大幅度增长,仍然赶不上行政支出增长的速度,并且行政首长在财政收入增长的同时又有太多的政绩工程要干,有多大蛋糕也会吃光用尽,支出盈余几乎不可能存在,民生方面的呼声又不能经过法定程序进入官方的权力运作,利益博弈无由产生,所以遏制行政支出的恶性膨胀,将更多钱用于发展民生,势必成为相当困难的事。

  香港政府为什么搞出来这么一个“派糖”的预算,原因有很多。其一、应当是不同利益群体利益博弈的合理结果。第一个前提是由于利益博弈,财政预算及其执行得到了严格控制,有钱可以结余;其次是结余的钱怎么分同样要经过相关程序和利益博弈。财政司官员表示,“派糖”预算出台前,用了几个月时间不停地与不同的政党、社区人士、组织作出咨询,并到社区聆听市民的意见,出来的这份预算兼顾了各方的意见和利益,又如此细致周到,真正从实践上体现了“百姓无小事”。香港各界民意团体包括各商会、工会、政党,在预算出台之后纷纷表示肯定,证明这一预算充分回应了社会各方面的不同诉求。其二、出于社会长期稳定和发展的考量,“派糖”预算特别照顾了弱势群体的利益,不仅是体现了香港政府的人性化,更有利于香港的长期发展和稳定。其三、有人认为,“派糖”之举有选情考虑,为曾荫权下届特首选举打基础,布什政府在上台之初即于2001年和2003年两次提出一个庞大的减税计划,在未来的十年里,政府将减少一万六千亿美元的税收,两者用意基本相似。这三个方面的原因应该都有,而以制度与体制原因最起决定作用,即使是第三方面,其着眼点也是诉诸于民众,比之诉诸上司高明一万倍。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思和借鉴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77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