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信力建:向屡败屡战的人大代表们致敬

更新时间:2008-01-24 01:06:56
作者: 信力建  

  

  最近省市级地方人代会纷纷召开,最引人关注的话题还是财政预算审查。代表们相当普遍的呼声是财政报告看不懂,不知道自己究竟最终是举手或是不举手。若举手,糊里糊涂通过大吉,则辜负了选民的信任,若不举手,又似乎影响会议“团结胜利”的结果,且与以往通行的潜规则不符。这些鼓噪呐喊其实真正意思只有一个:人大代表们不甘心总是当橡皮图章,要求了解共和国各级政府财政的家底,把当家理财的权力从行政官员的操控之中解放出来,以期让纳税人的钱用在明白处,再说得具体一点,想对行政支出的失控有所遏制,让更多的钱能真正用于百姓的福祉。但,代表们的呼喊似乎还太过微弱,而行政权力和官场的潜规则又如此强势,所以感觉这些代表在挣扎中呐喊,在呐喊中挣扎,最终能在多大程度上推动财政预决算审查改革还很难说。因为,全国各地从上到下,财政预决算的“审查”从来都是这样走过来的。算是从来如此。

  但,从来如此,便对吗?

  这一问题的答案可以说全地球人都知道。糊里糊涂地“审查”一本糊涂帐,举手拍手了事,对代表来说,既对不起广大选民的信赖,甚至是一种渎职行为。对政府和财政部门来说,表现为对地方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敷衍、不敬乃至藐视的态度。事实是,财政预决算权力的行政专断导致“审查难”,每年向人代会提出的财政报告只列出用钱的几大块,具体用于何处,何种理由,有几个重大项目,所须多少投资,预算外又有多少收入和支出,这些收入和支出的理由何在等一概阙如,依法享有决定权的审查者一无所知,只能基于“信赖领导”举手,具体如何运作实际只是少数重要官员拍板。所谓“透明度、公开性”,权力机关的“决定权”等,在此都成了一纸空文。而行政支出的恶性膨胀与腐败的滋生漫延又因权力机关审查监督的缺位而难以得到有效的遏制。

  宪法规定由人民代表大会行使财政预算的审查决定权,反映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根本性质。现在,共和国的“人民当家作主”却无权“当家理财”,法律规定与现实构成尖锐的冲突。何谓“当家作主”?好比老百姓居家过日子一样,起码要对家庭财产具有支配权,至少是发言权,舍此“当家作主”难免落空。所以我历来以为,人代会的审议重点应当是财政预决算报告,这是最大的民生,原理和操作上与村一级的民主理财没有什么两样。纳税人的钱怎么收、怎么花?用到哪些地方?怎样保证财政收支的透明度和公开性,有利于实施权力机关和社会公众的有效监督?这些具体问题不落实,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政府依法行政都是空的。当家作主是空的,关心民生是空的,领导们推进民主与法治建设的宣示也是空的,控制行政支出和反腐败等等也是空的。一句话,没有民主理财,人代会庄严隆重的表象背后有三个大写的字“假、大、空”。

  财政预算或者决算报告写成天书模样以至于“难审查”,虽是“从来如此”的事,解决这一问题从技术上讲并无难度,只要财政部门把钱柜子打开,明细帐列出,讲清各项收支的理由即可。不仅如此,既然是政府及其财政部门向人代会提交报告,则报告的通俗易懂以便于代表审查决定,则是提交报告方面的应有职责和义务。只不过以往的潜规则以为,财政预决算这类大事理当由领导决定,人代会无非走个形式,哪里真心要拿出明细帐来让普通代表们审查批准?现在代表们居然认起真来,体现了社会公众对这一话题的普遍关注,更体现了人大代表们主人意识和权力意识的觉醒,

  这一变化并非今日始,以往几年的人代会已有所表现。以广东人代会为例。去年的广东省人代会同样是在财政预算问题上展开了一轮博弈。有代表提出“列入全省财政总预算的共280亿元,但未列入预算的有439亿多元,未列入预算的400多亿怎么花”?这位代表委婉地表示,其实未列入预算的这个数字更大,应该让代表对它多些了解。即是总预算计719亿元,政府提交人代会让代表们作主的是280亿元,只占总额的39%。最后如何答复未见任何报道。还有代表建议说,“希望能让代表看到更多资料,包括部门预算最后的执行情况”,省财政厅官员对此答复是,预算草案是按照统一标准来划拨公用经费和人员经费的,到各部门的预算就更加细化,如果再向代表提供明细表,可能资料要多上十倍。这种答复意思很明确,既然“标准是统一的”,人代会时间又如此紧张,代表们不应有这些多余的“希望”和建议,唯有充分信赖,既无须知其然,更无须知其所以然,于是拍手通过大吉。

  时隔不到一年,广东的省人大代表们又在思想大解放的鼓舞之下,就同一议题卷土再来,可算屡战屡败而又屡败屡战,这样的场景在其他省市人代会上同样反复重演。尽管对今年最终的结果并没有很大的期望值,我们还是要向这种锲而不舍为人民利益鼓与呼并不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的代表们表示崇高的敬意。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必然是一个艰难漫长的渐进性过程,而从英国大宪章运动以来的历史证明,民主法治是人民群众的实践,不可能出自上层的恩赐。在中国,几千年的专制传统又特别深厚强大,民主法治建设显得犹为艰巨,犹如推动一块巨石,在开始阶段最为吃力且难见效果,易有反复,但毕竟这是世界潮流和民心所在,大势所趋,待到将这块巨石滚动起来,必将一发而不可收。

  现在我所希望的是,人大代表们的不懈努力能够启动人大常委会依法行使职权的自觉性。人大常委会作为人代会的常设机关,应当体现人代会的意旨。在新的一年中,应当将改革财政预决算审查制度、遏制行政支出和保障民生作为自己的工作重点。实践国家权力机关对财政收支的决定权,贯彻透明度公开性原则,对财政报告审查的具体程序予以明确,如规定财政预决算报告应在会前几个月提交以留出充分的审查期间,规定财政报告征求各界意见的方式和途径,报告中除常规性支出之外,所有重大收支项目应当详细说明理由,分项报告,分项审批等,人大则应设立专门机构承担审查任务。这将是思想解放和政治体制改革方面一项意义重大的工作,现在难以判断的是,是广东,还是其他省市,何时,能开此风气之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743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