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稼祥:国民党化蝶的启示

更新时间:2008-01-15 01:20:05
作者: 吴稼祥 (进入专栏)  

  

  如果有人在伦敦赌博公司下注,赌民进党在台湾地区第七届立委选举中获胜,恐怕连裤子都要输掉了。肯定有人想到民进党会输,但27:81,刚好1(民进党):3(国民党),输得这么惨,可能还是超出许多人的预料。不过,为此伤心的全球华人可能不多。

  独裁时期的阿根廷有个笑话:两个大学教授去看服装表演,演到精彩处,姑娘们幻化着五颜六色的泳装,像蝴蝶一样在台上款飞。

  “我们的政府就像挂在姑娘臀部的三角裤,”A教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有点醺然地说。

  “老兄何出此言?”B教授舔了一下有点干燥的嘴唇茫然问道。

  A教授哑着嗓子笑了:“这还不明白吗?人人都希望它掉下来,只有她自己想把它坚持住。”

  民进党这次做了一回台湾的三角裤,不负众望地掉了下来,但要彻底掉,还要等到3月的总统大选。

  如果道理是裤腿,那我1999年就看出民进党像条三角裤了。我那年到美国旧金山开会,刚到的第一顿晚饭,就与台湾来的民进党副秘书长李旺台坐在一张桌子上,聊了几句,就发现他没有裤腿。

  “台湾不是中国的,”他反复强调。

  “那你怎么解释清廷向台湾派巡抚?”我问道。

  “清朝不是中国,”他斩钉截铁。

  “哦?你的意思是中国的历史不到100年,比美国还短?”

  “反正清朝不是中国。”

  “那为什么雅尔塔会议把台湾从日本人那里拿来还给中国?”我放下筷子,已经没有食欲,“如果你对了,美、苏、法等同盟国全错了,甚至包括承认雅尔塔会议国际法效力的日本和德国也错了。”

  不过,我写这篇评论,真正感兴趣的不是民进党的失败,也不完全是国民党的胜利,而是相当多的台湾民众和更多的大陆民众为什么希望国民党胜利?“国民党反动派”,这是30年前大陆文献和媒体中像狼与狈一样搭配的固定词组;在台湾,搞了半个世纪戒严的国民党,也是一条大多数台湾人都想把它脱掉的脏裤衩。没有想到,这只裤衩,今天却变成了一只蝴蝶,隐约可以听见有人在唱:“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看上去,这个问题似乎不太难回答。台湾的民众可能说他们选择国民党,是因为民进党太不懂经济,太爱胡闹了;大陆民众更可能说,国民党不像民进党那样急于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不过,我更想问的是,历史为什么会给国民党这个机会。同样是前独裁政党,罗马尼亚那个党已经灰飞烟灭,前苏联那个党依然存在,但离政权的距离,比孙悟空的一个筋斗云还远,而长期垄断蒙古政权的人民革命党,2000年又以绝对优势选票重新上台……

  这些政党的命运,其实是由它们自己选择的。是主导还是对抗民主化或政治改革,决定了它自己的未来。国民党要感谢蒋经国,是他主动开放党禁报禁,主导了台湾民主化进程,使它避免了做历史爬虫,并羽化为一只美丽的蝴蝶,这只蝴蝶还飞到过中南海,嘴里哼哼叽叽的:“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2008年1月13日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73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