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阿健:行为艺术到底怎么了?

更新时间:2007-12-06 08:16:54
作者: 阿健  

  

  近日接连有行为艺术夺人眼球。先是北京798艺术区的人体悬挂事件,居然真的用钢针穿过背上的皮肤然后吊起来,而且还是女的,天!这两天又在雅昌艺术网上看到一名女艺术家(又是女的)名为《格子》的作品照片,脸真的被刺成格子状,鲜血直流!然后是分成两派的批评家较上了劲,一方的批评被另一方指责为谩骂。798的那个马上被迅速反应的媒体谴责为伪艺术,我觉得还不够,如果表演者真的落下什么病根,策划人应以间接故意伤害罪被起诉。《格子》那个有点不一样,我看到表演者的表情是那么虔诚和坚定,其真诚不容怀疑,只是愈发让我感到悲伤。

  谈到行为艺术,我们不能不提张洹这个名字,他是为数不多的能进入西方人编写的当代艺术史的中国艺术家之一,称其为中国最著名的行为艺术家应该不会错。除了喜欢“增高”以外(我至今还看不出“增高”的意义有多大),他可能也开创了中国行为艺术血腥与极端的先河,比如在厕所里吸引苍蝇(请原谅我记不得作品名称),把自己吊起来放血滴在加热的铁板上,以及用自己的身体融化冰床等。这些作品震撼是令人震撼了,但究竟有多少批判性、思想性则很难说。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既然张洹以他的这些作品得到了西方主流话语的认可,我们国内自然会有人奉其为大师而亦步亦趋,直至颠狂。

  西方话语的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后殖民的话现在到不大讲了,但问题并没有解决,西方的钦定还是成了终审判决,执行不误。创作者盲目跟风还情有可原,批评家们疯狂鼓噪呐喊,还将这类作品的思想性提高到如何了得的高度,真是费解。张洹的案例就如此正确不容推敲?我们何时才能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即便没有嘎纳,杨德昌也会被我们尊为华语电影的骄傲,因为他以他的纯真和睿智既让我们感动又令我们思考,而张艺谋们即使真的得了梦寐以求的“奥外”,也丝毫不会改变他们思想贫乏的窘况。

  行为艺术走到了自残这一步,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自残行为就像硬物划玻璃发出的声音,只能让我们难受,而不会令我们感动。让我们产生心灵震撼的,一定同样也来自心灵,而不是来自身体的血腥。心灵通过某种形式的外化,传达到他者的心灵,这就是艺术活动的本质,不管艺术如何变化,这样的本质应当还不会改变。而所谓外化形式,就只是形式而已,何必真的将脸划破、将血管割开。

  再来谈谈女性主义(或称女权主义)。据称《格子》是女性主义作品,是为了表达对父权的反抗,意思是我把脸划破了,就不会再成为男性观看的对象。那么其他的女性怎么办呢?是不是也要把脸划破,还是象阿富汗妇女一样把脸遮起?女权主义的问题,恰恰在于其出发点就主动将自己放在从属的、被观看被消费的的地位了。其实男性不也在被观看被消费吗?前段时间好男儿们如火如荼,你听见有那个自称男权主义者的出来批判了吗?两性差别是自然现象,男女两性自然条件的不同决定了他们在现实中地位不同,这是暂时无法改变的。女性解放的正确之路是抛开从属的自我意识,在各自的行业里同男性一样努力成为最优秀。搞艺术的可以学学那位哥伦比亚女艺术家(那条巨大的裂缝告诉我们什么叫震撼),从政的看看希拉里,搞慈善的有特丽莎嬷嬷为最高典范,她们几位都是优秀的女性,但从来不提女权,她们只是去努力改变这个世界,同时也在改变着女性的地位。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68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