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剑荆:美国新保守主义褪色

更新时间:2007-10-24 01:14:50
作者: 张剑荆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布什主义,那么这句话应该是“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在这个陈述中,核心的概念是“保守主义”。虽然距布什任期届满还有两年多,但大体上已经可以作出这样的评判:在布什主义的“资产负债表”上,无论最后的得分是正还是负,保守主义都是一个恒量,它构成了布什主义的基本色调。

  但是,观察最近的美国舆论,可以发现布什主义中的保守色彩有冲淡的征象,最能够说明这一点的是,一批新保守主义官员离开了布什的班子。比如第一任期的两位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夫威茨和道格拉斯·费思,两位副国务卿约翰·博尔顿和理查德·阿米蒂奇,副总统办公室主任刘易斯·利比等等。第二点是新保守主义阵营内部的分裂,最突出的就是因提出“历史终结”论而名声赫赫的弗朗西斯·福山,他在最近出版的新书《十字路口的美国:民主、实力和新保守主义遗产》中明确写道:“新保守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符号和思想体系,已经演化成我无法再支持的东西”。这等于说他与自己昔日的新保守派朋友们决裂了。最近一段时间,他一再批评自己从前的伙伴和布什总统的政策,有时出语相当地不客气,比如他说:“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班子,一项新的政策,并且需要新的政治现实主义。”

  新保守主义是冷战后开始形成的一股重要思潮,这股思潮在1997年具体凝结为“新美国世纪计划”,上面提到的那些人,以及副总统切尼、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都在上面签了名。1998年,这些当时还在野的人士给克林顿总统写了一封公开信,主张发动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这批人构成了布什总统的基本竞选团队和思想库。因此布什当选后,他们个个都成了显赫人物。布什主义的保守派色彩实际上就是通过他们体现出来的。舆论一般都认为他们是伊拉克战争的推动者和策划者。反对伊拉克战争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在战后不久写道:如果战前将在“新美国世纪计划”上签名的二十几个人放逐到一个荒岛上,伊拉克战争就不会发生了。指的就是这些新保守主义应当对战争负责。即使在当时,他们就受到了攻击。也正是这些人,成了批评美国政策的人的活靶子。人们说,他们劫持了布什,劫持了美国。战争结束后不到一个月,我应邀访美时专门考察了“新美国世纪计划”,拜访了该计划执行主任等人士,当时就感觉到了他们承受着不小的压力。该计划执行主任加里·施密特一再要撇清自己与布什团队内通常被认为是新保守主义者的关系,说与他们熟悉是熟悉,但并不愿意与他们联系等等。

  新保守主义的离去及分裂,自然有利于缓解布什政府的压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布什主义的终结和退却。即使“背叛”了新保守主义的福山也说“我们不能产生退却的想法”,他说:“新保守派的进程表的问题不在于其目的,而在于为达到目的过度采取军事手段。美国外交政策需要的不是重返狭隘和无所顾忌的现实主义,而是制订手段与目的更相适应的‘现实威尔逊主义’”。他要做的,并不是彻底放弃新保守主义,而是基于伊拉克战争的教训,从新保守主义中拯救出保守主义的真正内核,即威尔逊主义。没有一个国家会公开地宣称战争是自己的主义,对于福山来说,保守主义不等于战争,正像威尔逊主义的核心是为世界提供了和平解决问题的方案一样,目前的美国“所需要的是有关美国如何同世界相联系的新思想———保留新保守派有关人权的普遍性认识的思想,但要去掉有关美国权力和霸权的错误观念”,他为这种新思想起了一个名字,叫“现实威尔逊主义”。对美国人而言,威尔逊总统是与解决欧洲战争而不是与战争联系在一起的。

  新保守主义内部的分裂及他们离开白宫,使布什政府回归到更为一般的保守主义,这自然可以看作是布什主义褪色了。从布什政府的一系列政策及报告中,可以看出,美国已经将反恐视作是一场将持续几代人的长期战争,是一场新的冷战。这场冷战的敌人是恐怖分子和他们的支持者。这一战略规划蕴含的推论是,恐怖主义和他们的支持者之外的国家,都是可以合作的。因此,布什政府将更愿意用多边的、和平的方式处理世界上的问题。这就意味着,布什政府更容易打交道了,也意味着,布什在今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大概不会再发动一场战争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629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