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伯君:改革的成效和功绩不容否定,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

——论坚持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的改革

更新时间:2007-10-18 09:24:09
作者: 陈伯君 (进入专栏)  

  

  提 要:中国改革的历史,是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探索到建立再到完善的历史。所以,改革就得不断破除传统体制、传统观念。不坚持马克思主义,改革就没有社会制度赋予的政治合法性;没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不断创新,改革就寸步难行。改革近30年来,始终围绕着对马克思主义是“教条主义式的理解”还是针对中国的实际需要不断创新的理论交锋。每一次理论交锋,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取得胜利,为体制改革提供政治保证,使社会主义生产力得到新的解放和发展。就此而言,中国改革的历史,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是解放思想,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断破除束缚社会主义生产力的体制和观念的历史,是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解决新问题、新矛盾的历史。坚持要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是确保改革不断取得新成就的重要经验。

  

  改革步入30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国际地位和影响显著提高,人民生活显著改善,城乡居民收入较大增加,家庭财产普遍增多。同时,中国经济社会也出现了严重的“发展很不平衡”。在社会领域,随着新兴阶层迅速崛起,形成了一个强势的既得利益群体,社会阶层急剧分化,地区之间、城乡之间、贫富之间差距拉大,重特大群体性冲突事件时常见诸媒体,埋藏着社会动荡的隐患;在经济领域,经济增长与可持续性之间存在深刻矛盾,宏观经济“三热”(投资增幅仍处高位,货币信贷增长仍然偏快,贸易顺差仍在扩大)持续攀高,预示着经济危机山雨预来。如此悲喜交加、令人晕旋的局面究竟是不是改革的必然形态?中国究竟还是不是社会主义?适值中国改革进入30年,如何认识和评价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及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如何认识和评价中国改革,特别是如何认识和评价作为指导和推进中国改革实践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成为思想交锋扣动时代心弦的最强音。

  当前,社会上有较大影响的议论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使中国社会结构了发生深刻,中国已不再是社会主义,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已不再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和社会实践中早已经边缘化了,中国改革实践的发展实际上是“打左灯,向右拐”。

  认定改革实践偏离了社会主义航向,认定指导思想已经非马克思主义化,这些都是对中国改革最具杀伤力的思想和言论。因为这些认识将导致人们质疑改革的政治合法性。如果总是回避对这些思想观点的争论,那么,未来深层次的攻坚改革就很难统一思想,统一认识,形成合力,化解矛盾,实现预期目标。

  如何认识和评价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及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如何认识和评价中国改革,归结起来,就是如何认识和评价作为指导和推进中国改革实践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本文认为,如何认识和评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首先要看发展的大局、改革的主流,看涵盖大局和主流的总体趋势,看这些指导思想对实践的影响。

  就总体趋势来看,有四大成就是不争的事实:因为改革,社会主义生产力空前活跃;因为改革,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因为改革,人民生活总体上实现了由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因为改革,民主法制建设稳步推进,中国进入民主法制社会。有了这四大成就构成的总体趋势,其他再重大的社会矛盾和问题,再重大的经济矛盾和问题,都可以在民主法制的框架里解决。至于改革究竟是姓“资”还是姓“社”,只能依照邓小平提出三个标准来衡量: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根据这三个标准和改革发展所取得的成就,理应得出如下结论:改革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作为指导和推进改革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系列最新成果,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改革的政治合法性不容质疑;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和推进改革,是改革得以不断深化、不断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和重要经验。

  

  一、解放思想、创新理论是社会发展变革的前提和先导

  

  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不仅在于认识世界,更在于改造世界。就此而言,“三个有利于”是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在中国,离开“三个有利于”,离开实事求是,实践证明,再美妙的理论,都可能误国误民误事业。

  改革正从恢复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开始。

  实事求是,实践在发展,理论也必将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勇气,就是始终保持与时俱进的精神状态,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经过“真理标准”大讨论,达成了“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时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的共识,由此形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思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重要的成果,为如何认识中国社会主义、如何建设中国社会主义、如何启动中国改革、中国改革向何处去奠定了基础性理论。

  如何建设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经有过论述,那就是用计划经济来解决资本主义难以解决的社会化大生产与生产资料私人所有之间的矛盾。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曾经遵循这一思路,参考苏联模式,发展计划经济,建成了计划经济体制和与之相应的政治体制。然而,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述的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生产力高度发达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由于中国不具备这个前提条件,中国的计划经济,只能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上的一厢情愿、充满浪漫色彩的经济。事实也正是如此,计划经济的发展,事与愿违,二十多年下来,人民群众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匮乏,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社会生产力发展缓慢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如何建设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没有论述。即使后人根据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成功实践找到了马克思关于“跨越卡夫丁峡谷”的理论——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并未充分发展的国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并进而建设社会主义的可能性的理论 ,但“跨越卡夫丁峡谷理论”并没有充分论证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并未充分发展的国家如何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社会主义。苏联也跨越了“卡夫丁峡谷”,但苏联模式70多年的计划经济实践,最终却以大悲剧结局。一个经历了各种各样严峻考验而强大的苏联,最终竟在一夜之间解体,昭示了历史的必然趋势与产生这个必然趋势的历史条件还不具备两者之间内在的、深刻的矛盾,昭示了历史条件的重要性。

  改革之前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虽然还没有发展出现前苏联经济社会那样严重的矛盾和问题,但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政治矛盾、经济矛盾、社会矛盾依然尖锐突出,显然移植过来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无力改变中国社会主义生产力落后、人民物质生活连日需品都严重短缺、政治无序的现实。中国必须实事求是地判断中国的基本国情,必须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没有解答的地方,苏联社会主义实践没有解答的地方,闯出一条新路。在坚持社会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前提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既是恢复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理论结晶,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由于这一创新,终结了苏联模式,开启了结合中国国情实际探索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纪元。改革,探索,历史地提到了中国社会主义领导者面前。

  针对中国具体的实际情况,根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党中央提出并在全党形成共识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为改革发展定下了基调。

  经济建设,面临的第一道难题就是按计划经济的原路走,还是选择其他经济生产方式?虽然搞“计划经济”还是搞“市场经济”都仅仅是经济生产方式,由于“计划经济”原是马克思主义在批判西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时提出的设想。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形成两大阵营、划清界限的时代,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不仅在与西方资本主义进行较量和对抗,而且与国内、党内各种所谓的“资本主义”倾向、势力进行残酷的斗争。社会主义经济理所当然的是搞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成为划分是坚持社会主义还是坚持资本主义的分水岭。计划经济在中国二十多年的实践,虽然有集中力量办几件大事的优势,比如,国家在相当困难的时期研制成功了“两弹”。但在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中国,一切生产和消费都由中央政府计划,计划时代几乎一直就是在资源大浪费的“跃进”和生产力大破坏的“调整”周期性摆动,广大群众节衣缩食,而巨额财富因计划失误付之东流。“1958年到1978年20年间,用于基建投资6000亿元,其中1/3因投资失误而浪费了,有1/3没有达到设计能力”。[1]由于资源浪费、生产率低下、官僚机构的膨胀、消费品的稀缺等计划经济内在的痼疾等相当严重,一年到头披星戴月耕田种地的绝大多数农民都处在饥饿状态。恢复实事求是精神,首要的就是正视几十年计划经济的实际情况和结果。作为中国改革的发起人和总设计师,邓小平反思的结论是:“多年的经验表明,要发展生产力,靠过去的经济体制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吸收资本主义中一些有用的方法来发展生产力。”[2]

  由此,改革从反思“靠过去的经济体制不能解决问题”开始,在坚持社会主义的前提下探索如何“吸收资本主义中一些有用的方法来发展生产力”。由此,市场经济从理论到实践,开始进入中国。改革近30年,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探索、发展中国式市场经济(也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今天中国的市场经济已成为大势并有长足发展,中国已经实现了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市场经济体制已经由建立到完善,经济改革可以用“市场化”一言以蔽之。但围绕回归计划经济还是发展市场经济的思想交锋并没有完结,并且随着中国社会矛盾、经济矛盾的凸显,市场经济反对者似乎有了更充足的论据。

  责难市场经济还是维护市场经济,在中国,本质上是一场坚持社会主义传统模式还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坚持“教条主义式的理解”马克思主义还是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的争论和较量。这是非常严肃的政治问题。

  中国的市场经济,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的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经济仍有区别。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是前无古人的创举。这就意味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没有可依照的理论。实践中,一些介绍西方市场经济理论的人士,主要是介绍对西方国家市场经济发展有重大影响的理论和作者,既授人以全面照搬西方之把柄,又的确不符合中国的现实需要,所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还不能说已经非常成熟。相对而言,计划经济的理论与实践,既有背景,如苏联的理论与实践,又有基础,中国已建成较完整的计划经济体制,产生了一批大师级专家学者。而且,计划经济是马克思经典作家关于社会主义经济的设想,坚持计划经济,具有无与伦比的政治底气。相比之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有一个成熟的过程,市场经济体制也有一个完善的过程,市场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严重的社会矛盾和经济矛盾,社会贫富分化不断加剧,新兴社会阶层逐渐壮大,知识分子分化为各个特定群体的代言人,等等。这些都唤起人们对计划经济的幻想和回忆。这就意味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能是在力顶计划经济强势理论的挑战中奋力前行。

  发展市场经济,基本前提就是允许个人发展、个人致富。个人发展、个人致富,甚至允许民营经济出现,这些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小生产者是资本主义滋生的温床”、“随时随地警惕资本主义复辟”的时代,哪怕仅仅是星火,都被视为洪水猛兽,必除之而后快。因为在这些纯正的社会主义理论家来说,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集体,就是公有。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改造成果,完全会因小生产者的滋生而化为乌有。于是,面对市场经济的出现,面对个体经济、民营经济的出现和蓬勃发展,被视为影响国家安全即社会主义制度安全的因素。一系列围绕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交锋随之展开,并深刻地影响着改革的进程。由于搞市场经济,中国经济持续以10%左右的增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综合国力显著提高,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普遍认同和支持,使市场经济拥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拓展力,也为理论的不断创新提供了实践经验和理论的不断突破提供了目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每创新一步,社会主义生产力都得到一次解放。而理论的创新、生产力的解放,每一次都是在重大较量中完成。在改革实践中,逐渐形成了坚持马克思主义与坚持发展马克思主义不仅同样重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62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