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熙远:皇帝的最后一道命令——清代遗诏制作、皇权继承与历史书写

更新时间:2007-10-11 17:39:16
作者: 陈熙远  

  并且顺治皇帝是在临终前亲自参与撰拟并作最后的钦定。顺治以二十四岁的英年,《世祖章皇帝实录》对当时的经过记载不免简略:正月二日顺治身体不豫,于是召见麻勒吉(?-1689)和王熙(1628-1703)两位大学士至养心殿商议,皇帝「降旨一一自责」,同时立玄烨为皇太子,并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与鳌拜等四位大臣辅政。随即命令麻勒吉、王熙于干清门撰拟遗诏。俟诏书经由顺治钦定之后,便由麻勒吉、贾卜嘉尔二人捧诏奏知皇太后,向诸王公、贝勒、大臣宣示。[17] 幸好当时亲身参与撰拟遗诏的当事人王熙在其自订年谱里有较翔实的追忆:初六日三鼓时分,他奉召进入养心殿,顺治表示:「朕患痘,势将不起。尔可详听朕言,速撰诏书」。精通满汉文的王熙当时「就榻前书写,恭聆天语。五内崩摧,泪不能止,奏对不能成语」。顺治还一度劝勉王熙:「今事已至此,皆有定数。君臣遇合,缘尽则离,尔不必如此悲痛。此何时,尚可迁延从事,致误大事!」王熙纔强忍伤痛,向皇上建议先聆听「面谕」,随后到干清门下西围屏内撰拟,再将稿本呈请顺治定夺。前后「凡三次进览,三蒙钦定」[18],直到初七破晓时分,这份斟酌再三的遗诏终于拍板定案,而顺治皇帝就在定稿的当晚?#123;崩。

  我们无法完全排除顺治母亲孝庄皇太后(博尔济格吉特氏,1613-1688)在正式颁布之前介入更改遗诏内容的可能性。[19] 不过顺治崩逝后的第二天清廷便「宣读遗诏,遣官颁行天下」[20],孝庄皇太后当时手握实权,若欲整治外朝或内廷,恐无必要临时窜改顺治在奄息之前苦心孤诣拟定的遗命。况且如果宣布天下的遗诏内容与顺治钦定的原稿有实质的出入,王熙在其自订年谱里,岂能如此明目张胆地将撰拟遗诏的协同著作权一手兜揽?

  无论如何,顺治在临终前有意主动参与自己遗诏的制作殆无疑义。即或原来的内容可能经过更动,但通篇遗诏乃以罪己为基?#123;,痛陈十四项施政重大缺失,期待继位者能改弦易辙,当是顺治的本意。[21] 若以清代后来皇帝所颁布的遗诏内容衡量,这份罪己的遗诏,与后来以揄扬政绩为主轴的遗诏比较起来,不免突兀,并可说是绝后之举。但若衡诸前代皇帝遗诏书写的前例,如此罪己之诏,却非空前。例如明代首辅徐阶为嘉靖皇帝拟定遗诏,即代为检讨种种「既违成宪,亦负初心」的罪愆。[22] 顺治临终时与王熙一起制作清朝的第一份遗诏,必然参酌前代遗诏书写的格式与内容。是以顺治有心并主动检讨在位时的种种愆过,冀望继位者惩前毖后,而王熙亦不以为讳,在其自订年谱中明白揭露参与该遗诏制作的过程,正因有像明代徐阶将撰拟的遗诏收入自己文集的前例可循。

  (二)康熙遗诏与历史定位

  康熙宾天之后所颁布天下的遗诏,并未真正经过康熙本人寓目钦定,乃是不争的事实。不过这并不意味遗诏的内容是由雍正授意或内阁大臣?#123;空撰拟而成。若将皇位继承人选的部分暂先存而不论,康熙遗诏基本上相当忠实反映康熙的遗愿,主要是因为康熙在生前便对其遗诏的内容斟酌许久,并且早在康熙五十六年时更召集诸王大臣与皇子们,明白表示「今预使尔等知朕之血诚」,遂将已预拟十年之久的遗诏内容和盘托出。在这次关系重大的面谕中,康熙首先批评过去帝王「多以死为忌讳」,是以其所谓遗诏,多是在他们昏瞀之际由文臣「任意撰拟」,并非「中心之所欲言」。而康熙就是为了要避免重蹈覆辙,才向朝廷大臣详细预告其遗诏的内容,以备将来不虞。

  为了比对后来六十一年的遗诏与这份五十六年所颁布的面谕,实有必要将这洋洋洒洒两千五百多字的面谕全部引录。其中以底线标示的部分乃是后来遗诏照本抄录(或略加改动)的字句。而康熙遗诏在征引这份面谕大部分内容的同时,曾将某些段落或字句重新加以排列重组,因此下面引录面谕原文时,特别以阿拉伯数字标示出后来遗诏所撷凑的段落,以利检视遗诏如何更动面谕原本的排序。

  康熙在面谕中申述的内容可以麤略分为七个部分:

  【甲】申言帝王治天下之要:

  (1)从来帝王之治天下,未尝不以敬天法祖为首务。敬天法祖之实,在柔远能迩,休养苍生,公四海之利为利,一天下之心为心,体群臣,子庶民,保邦于未危,致治于未乱。夙夜孜孜,寤寐不遑,宽严相济,经权互用,以图国家久远之计而已。

  【乙】为清朝得天下的正当性进行辩护:

  (2)自古得天下之正,莫如我朝。太祖、太宗初无取天下之心,尝兵及京城,诸大臣咸奏云当取,太宗皇帝曰:「明与我国素非和好,今取之甚易,但念中国之主,不忍取也。」后流贼李自成攻破京城,崇祯自缢,臣民相率来迎,乃翦灭闯寇,入承大统。昔项羽起兵攻秦,后天下卒归于汉,其初汉高祖一泗上亭长耳。元末陈友谅等并起,后天下卒归于明,其初明太祖一皇觉寺僧耳。我朝承席先烈,应天顺人,抚有区宇,以此见乱臣贼子无非为真主驱除耳。

  【丙】自叙其寿考与在位均居历代之首,自知大限将至,豫先亲示遗命:

  (3)今朕年将七旬,在位五十余年者,实赖天地、宗社之默佑,非予凉德之所致也。(4)朕自幼读书,于古今道理,粗能通晓。(5)凡帝王自有天命,应享寿考者,不能使之不享寿考;应享太平者,不能使之不享太平。(6)自黄帝甲子至今,四千三百五十余年,称帝者三百有余。但秦火以前,三代之事,不可全信;始皇元年至今,一千九百六十余年,称帝而有年号者,二百一十有一。朕何人斯,自秦汉以下,(7)在位久者,朕为之首。古人以下矜不伐,知足知止者,为能保始终。览三代而后,帝王践祚久者,不能遗令闻于后世;寿命不长者,罔知四海之疾苦。朕已老矣,在位久矣,未卜后人之议论如何;而且以目前之事,不得不痛哭流涕,豫先随笔自记,而犹恐天下不知吾之苦衷也。自昔帝王多以死为忌讳,每观其遗诏,殊非帝王语气,并非中心之所欲言,此皆昏瞀之际,觅文臣任意撰拟者。朕则不然,今豫使尔等知朕之血诚耳。

  【丁】以下这一段长篇大论乃是康熙面谕的主轴:

  康熙先为自己主政多年的政绩定?#123;,然后为前代帝王勤劬一生辩护,藉以自况为政用心:

  (8)当日临御至二十年,不敢逆料至三十年;三十年,不敢逆料至四十年;今已五十七年矣。《尚书.洪范》所载: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五福以考终命列于第五者,诚以其难得故也。(9)今朕年将七十,子、孙、曾孙,百五十余人,天下粗安,四海承平,虽不能移风易俗,家给人足,但孜孜汲汲,小心敬慎,夙夜不遑,未尝少懈,数十年来,殚心竭力,有如一日,此岂仅劳苦二字所能该括耶?(10)前代帝王,或享年不永,史论概以为侈然自放,耽于酒色所致。此皆书生好为讥评,虽纯全尽美之君,亦必抉摘瑕疵。朕为前代帝王剖白,盖由天下事繁,不胜劳惫之所致也。诸葛亮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人臣者,惟诸葛亮一人耳。若帝王仔肩甚重,无可旁诿,岂臣下所可比拟?臣下可仕则仕,可止则止,年老致政而归,抱子弄孙,犹得优游自适。为君者勤劬一生,了无休息,如舜虽称无为而治,然身?#123;于苍梧;禹乘四载,胼手胝足,终于会稽。似此皆勤劳政事,巡行周历,不遑宁处,岂可谓之崇尚无为,清静自持乎?《易.遯卦》六爻,未尝言及人主之事,可见人主原无晏息之地可以退藏,「鞠躬尽瘁」,诚谓此也。昔人每云帝王当举大纲,不必兼总细务。朕心窃不谓然,一事不谨,即贻四海之忧;一时不谨,即贻千百世之患。不矜细行,终累大德。故朕每事必加详慎,即如今日留一二事未理,明日即多一二事矣。若明日再务安闲,则后日愈多壅积。万几至重,诚难稽延。故朕莅政,无论巨细,即奏章内有一字之讹,必为改定发出,盖事不敢忽,天性然也。五十余年,每多先事绸缪。四海兆人,亦皆戴朕德意,岂可执「不必兼总细务」之言乎?(11)朕自幼强健,筋力颇佳,能挽十五力弓,发十三握箭,用兵临戎之事,皆所优为;然平生未尝妄杀一人,平定三藩,扫清漠北,皆出一心运筹,户部帑金,非用师赈饥,未敢妄费,谓此皆小民脂膏故也。所有巡狩行宫,不施采缋,每处所费,不过一二万金,较之河工岁费三百余万,尚不及百分之一。幼龄读书,即知酒色之可戒,小人之宜防,所以至老无恙。

  【戊】转言其身体日衰,但坦然面对死亡:

  再度表示要在明爽之际畅言衷曲,回顾一生功业。并忧心若未对后事妥当安排,将至天下失据:

  自康熙四十七年大病之后,过伤心神,渐不及往时。况日有万几,皆由裁夺,每觉精神日逐于外,心血时耗于内,恐前途倘有一时不讳,不能一言,则吾之衷曲未吐,岂不可惜?故豫于明爽之际,一一言之,可以尽一生之事,岂不快哉?人之有生必有死。如朱子之言,天地循环之理,如昼如夜。孔子云:「居易以俟命。」皆圣贤之大道,何足惧乎?近日多病,心神恍忽,身体虚惫,动转非人扶掖,步履难行。当年立心以天下为己任,许死而后已之志,今朕躬抱病,怔忡健忘,故深惧颠倒是非,万几错乱,心为天下尽其血,神为四海散其形,既神不守舍,心失怡养,目不辨远近,耳不分是非,食少事多,岂能久存?况承平日久,人心懈怠,福尽祸至,泰去否来,元首丛脞而股肱惰。至于万事隳坏而后,必然招天灾人害,杂然并至,虽心有余而精神不逮,悔过无及,振作不起,呻吟床榻,死不瞑目,岂不痛恨于未死?

  【己】论及皇位继承问题,强?#123;立储大事念兹在兹:

  (12)昔梁武帝亦创业英雄,后至耄年,为侯景所逼,遂有台城之祸;隋文帝亦开创之主,不能豫知其子炀帝之恶,卒致不克令终。又如丹毒自杀,服食吞饼,宋祖之遥见烛影之类,种种所载疑案,岂非前辙?皆由辨之不早,而且无益于国计民生。汉高祖传遗命于吕后,唐太宗定储位于长孙无忌。朕每览此,深为耻之。或有小人,希图仓卒之际,废立可以自专,推戴一人以期后福。朕一息尚存,岂肯容此辈乎?朕之生也,并无灵异;及其长也,亦无非常。八龄践祚,迄今五十七年,从不许人言祯符瑞应。如史册所载,景星庆云、麟凤芝草之贺,及焚珠玉于殿前,天书降于承天。此皆虚文,朕所不敢,惟日用平常,以实心行实政而已。今臣邻奏请立储分理,此乃虑朕有猝然之变耳。死生常理,朕所不讳,惟是天下大权,当统于一。十年以来,朕将所行之事、所存之心,俱书写封固,仍未告竣。立储大事,朕岂忘耶?天下神器至重,倘得释此负荷,优游安适,无一事婴心,便可望加增年岁。诸臣受朕深恩,何道俾朕得此息肩之日也?朕今气血耗减,勉强支持,脱有误万几,则从前五十七年之忧勤,岂不可惜?朕之苦衷血诚,一至如此。

  【庚】最后以感性结尾:

  重述天子奉身天下,死而后已,而今年事垂老,惟愿无事善终:

  每览老臣奏疏乞休,未尝不为流涕。尔等有退休之时,朕何地可休息耶?但得数旬之怡养,保全考终之死生,朕之欣喜岂可言罄?从此岁月悠久,或得如宋高宗之年未可知也。朕年五十七岁,方有白发数茎,有以乌须药进者,朕笑却之曰:「古来白须皇帝有几,朕若须须皓然,岂不为万世之美谈乎?」初年同朕共事者,今并无一人;后进新升者,同寅协恭,奉公守法,皓首满朝,可谓久矣,亦知足矣。朕享天下之尊、(13)四海之富,物无不有,事无不经,至于垂老之际,不能宽怀瞬息,故视弃天下犹敝屣,视富贵如泥沙也。倘得终于无事,朕愿已足。愿尔等大小臣邻,念朕五十余年太平天子惓惓丁宁反复之苦衷,则吾之有生考终之事毕矣。此谕已备十年,若有遗诏,无非此言,披肝露胆,罄尽五内,朕言不再。[23]

  康熙在结尾中特别指出,这份面谕已经准备十年之久,可见从康熙四十七年的一场大病之后,他就开始为颁布天下的最后一道命令琢磨内容。以下引录康熙遗诏全文以资对勘。其中夹注乃是本来面谕的异文,至于未标底线的字句则是遗诏新出。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开宗之后,康熙遗诏内容可以提纲挈领为九个部分:

  1. 申言帝王治天下之要:

  (1)从来帝王之治天下,未尝不以敬天法祖为首务。敬天法祖之实,在柔远能迩,休养苍生,共〔公〕四海之利为利,一天下之心为心,保邦于未危,致治于未乱,夙夜孜孜,寤寐不遑,为久远之国计〔以图国家久远之计〕,庶乎近之。

  2. 自诩其寿考、在位时间皆冠于史册:

  (3)今朕年届〔将〕七旬,在位六十一〔五十余〕年,实赖天地宗社之默佑,非朕〔予〕凉德之所致也。历观史册,(6)自黄帝甲子迄〔至〕今四千三百五十余年。共三百一帝。(7)如朕在位之久者甚少〔在位久者,朕为之首〕。(8)朕〔当日〕临御至二十年时,不敢逆料至三十年。三十年时,不敢逆料至四十年。今已六十一〔五十七〕年矣。《尚书.洪范》所载:「一曰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61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