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达:还记得那个叫本·拉丹的家伙吗

更新时间:2007-08-03 15:10:09
作者: 林达  

  

  媒体对恐怖袭击是否在天天戕害一个国家的民众,事实上相当冷漠。媒体对伊拉克爆炸的关注度要高得多,与其说关注伤亡民众,不如说是关注战争争议。也就是说,人们在关心的是政治议题而不是人道议题,后者只是被用作进入政治批判的引子而已。

  在伊拉克战争之后,人们的注意力被那里的爆炸声所吸引。很多人相信,美军攻打阿富汗、新政权建立之后,反恐战争本已基本结束,造成“9·11”事件的阿富汗基地组织和协助他们的塔利班武装已是袅袅余烟,后面的问题都是伊拉克战争引发的。假如今天世界上没有伊拉克,是不是就天下太平了?

  最近,对伦敦恐怖袭击的调查宣布,这是由基地组织策划的袭击,和伊战无关。接着,阿富汗的塔利班武装连续绑架了2名德国工程师和23名韩国社会工作者,已有一名德国人质死亡,两名韩国人质被枪杀。事件在提醒大家阿富汗的存在,也提醒大家“9·11”以后世界新局势的存在。其实阿富汗的恐怖活动从来没有停止,爆炸声一样天天在响,包括11个中国工人在那里被杀。去年阿富汗总统宣布,有144所学校受到恐怖分子炸弹袭击,另有200所学校因害怕被炸而关门,20万阿富汗孩子由此失学。他呼吁国际社会和舆论的关注,却没有什么回应,究其原因,是因为这场战争在国际主流社会没有大的争议。也就是说,媒体对恐怖袭击是否在天天戕害一个国家的民众,事实上相当冷漠。媒体对伊拉克爆炸的关注度要高得多,与其说关注伤亡民众,不如说是关注战争争议。也就是说,人们在关心的是政治议题而不是人道议题,后者只是被用作进入政治批判的引子而已。

  媒体讲究收看率,媒体关注点反映了大众潜在的关注倾向。就眼前的绑架事件来说,人们几乎不注意其中时有阿富汗平民被绑为人质,也处在同样生命危险中,媒体对他们一笔带过之后,甚至不再提到他们。

  塔利班绑架人质的诉求是什么,他们除了要求释放被囚的塔利班同伙,主要诉求是德国和韩国立即从阿富汗撤军。

  德国拒绝立即撤军。韩国总统卢武铉在呼吁塔利班释放人质的同时,解释说:韩国的“两个部队在阿富汗是非战斗人员,他们每天医疗上百位阿富汗百姓,努力建设桥梁和福利设施,帮助阿富汗重建”。这是试图对恐怖组织晓之以理。这样做很好理解,你的人质在人家手里。问题是,天天以炸死自己百姓和孩子的方式传达“诉求”的恐怖分子,怎么可能被这样的表白打动?

  恐怖分子政治绑架历史悠久,已经被总结出一套应付经验。就是从原则上来说,不能随意答应对方要求,因为这无疑在鼓励绑架行为。一方是作为超级犯罪集团的恐怖组织,一方只是遍地在走的平民,绑架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假如以绑架和威胁杀害人质就能够轻易达到目标,这个世界就是恐怖组织的世界了。可是,具体处理绑架事件却很困难。绑架者最为恶劣的,就是它似乎是把杀人决定权交在对方手里。恐怖分子宣称,答应条件,他可以放人。从表面上看,你是否答应对方条件的决定,就是人质生死的决定。接到条件的一方,在承受人质家属和国内民众压力的同时,还有自己的心理压力。

  恐怖袭击也一样。策动组织也同样宣称,假如不答应他们的诉求,还有源源不断的炸弹跟在后面。恐怖袭击的伤害和对社会的冲击力可能更大,例如西班牙就是在马德里恐怖袭击之后,宣布立即从伊拉克撤军。如此以立即、直接的退让回应恐怖袭击,是对恐怖组织的有力支持,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它必定增大各国的不安全因素。因为它传达的信息是:杀害平民的恐怖行为是行之有效的。退让也并不能使自己避祸。7月初,基地组织策划在也门的自杀爆炸,就当场炸死7名西班牙人。因为说到底,恐怖分子没有对毁灭生命的任何顾忌,他们要的是掌控世界走向的权力。在这最本质的一点上,他们和纳粹没有差别。

  有些人认为,恐怖分子有他们的理由,如果满足他们的理由,世界就会太平。例如,外国军队立即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大家知道,撤军决定应是专家评估的结果,撤军过早对当地可能是一场巨大灾难。假如我们说,当地人我们就闭着眼睛不管了,那么,塔利班会回来、恐怖组织基地会重建壮大,“9·11”这样的事件可能会很快再次发生。假如我们说,那是美国人支持以色列的结果,他们咎由自取。好的,假设现在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共存”的国家以及联合国,也满足恐怖组织诉求,就让以色列滚下海去好了,然后,世界就太平了吗?

  同样的思路和欧洲各国的退让,我们在历史上已经经历过一次。为此波兰被欧洲出卖过一次,犹太民族也被各国牺牲过一次。谜底是:最后导致死亡超过五千万、受伤超过一亿人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伊战是否应该打,现在是否应该立即撤军,这样的政治争议当然是重要的。但是,争议的目的是判断和解决世界面对的问题,而不是为追求在政治势头上压倒对方,反倒忘记了面前的真正危险。在美国,政治家离题太远,民众会出来表示不满。最近民调显示,共和党的总统支持率创新低,而民主党主持的国会得到的支持率居然比布什还低三分之一。一些美国人在自己制作的视频节目中解释原因:两党只顾吵架,却没有拿出有效的反恐措施。

  一个美国人问政治家们:“还记得那个叫本·拉丹的家伙吗?他一次就谋杀了三千美国人。”

  也许也要问问各国政治家:还记得那个叫本·拉丹的家伙吗?他开始的恐怖战争新局面,你们还没有找到对策。(南方周末)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46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