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景海峰:解释学与中国哲学

更新时间:2007-07-26 09:00:08
作者: 景海峰  

  构成中国思想史发展的重要背景。

  目前,黄俊杰正主持一项大型的“东亚近世儒学中的经典诠释传统之研究”的计划,吸引了两岸三地及日、美等国学者的关注或者参与,已分别在海峡两岸召开过数次同类主题的研讨会。表明此一理路的经典诠释学正稳步推进,积极向前发展着。

  

  四、汤一介创建“中国解释学”的构想

  

  汤一介先生向来重视中国哲学方法论的探索与创新,在80年代初期的“范畴体系”研究和随后的“文化热”中,他在这方面曾做过不少有益的尝试和贡献。进入90年代后期,他又开始关注解释学的问题,试图把西方的这一成果运用到对中国经典的现代诠解方面,并且归纳出中国经典诠释史的某些特征和规律,以创立中国的“解释学”。近两三年来,汤先生先后发表了4篇论文,探讨“中国解释学”的创建问题,在学术界引起了很大反响。他认为,中国有很长的解释经典的历史传统,有非常丰富的解释经典的文献资源,如何发掘这一传统和有效利用这些资源,是中国哲学在新时代谋求发展的重要课题。而西方解释学的生成背景和发展历程恰能作为一种切近的参照,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传统转化的思路和方法论上的启迪。只要很好地研究西方解释经典(主要是《圣经》)的历史,以及自施莱尔马赫、狄尔泰等人以来解释学理论的发展情况;对中国注释经典的历史作出系统的梳理,搞清楚各种注释体例的细微末节和来龙去脉;既有扎实的文字、音韵、训诂等小学功夫,又有宏观的比较视野和先进的理论方法。那么,中国经典的解释问题就可以得出一些系统的说法,创建“中国解释学”就是有可能的。

  汤先生分析了中国注经传统中的一些方法,如汉儒的“章句之学”,以纬证经、“辗转牵合”的荒诞比附之法;魏晋玄学家“得意忘言”(王弼)、“辩名析理”(郭象)的证体思辩之法;佛教译经的“格义”之法,以及“音义”、“音训”等等。他特别以先秦时代典籍注解的不同方式为例,归纳出了中国古代早期经典诠释的三种路向。一是“历史事件的解释”,以《左传》对《春秋》的注解为代表。它对经文的说明是叙事式的,有完整的情节和过程描述,有对事件的看法和评论,在对“事件的历史”进行诠释的过程中,形成一“叙述的历史”。二是“整体性的哲学解释”,以《系辞》对《易经》的发挥为代表。这一解释包含了哲学本体的观念或对宇宙生成变化的整体性看法,解释者的头脑中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架构模式,然后用这个总体性的模式来调度材料,展开诠解。三是“社会政治运作型的解释”,以《韩非子》对《老子》的论说为代表。《解老》篇大多以法家的社会政治观点来解释《老子》,很少涉及到形而上的层面;《喻老》篇则更甚,干脆直接用历史故事来说明君主成败、国家兴衰之故,完全是政治功利性的。除了这三种解释模式(历史的、哲学的、政治的)之外,先秦典籍中还可以找出一些其它的有关解释问题的方法,如《墨经》中的《经》与《经说》之关系,就大可作些分析。但就诠解的系统性和对后世的巨大影响而言,显然上述的三种解释模式是最为重要的。

  汤一介先生强调,“中国解释学”在目前还仅仅是一个设想,因为中国传统哲学中并无系统化、形态化的解释理论,只是在西方的解释学传入以后,这个研究课题才开始浮现出来。所以,真正的中国解释学理论应该是在充分地了解西方解释学,并运用西方解释学的理论和方法对中国的注经传统作系统的研究,又对中国注释经典的历史和方法进行系统的梳理,比较中西注释经典的同与异,然后归纳出中国传统的特点。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解释学理论,“中国解释学”的成立才是可能的。这显然是一个艰巨而浩大的工程,需要很多人来共同努力。“即使我们不能创造出不同于西方解释学的中国解释学来,至少经过我们对中国解释经典的历史进行一番梳理也是很有意义的,更何况这样做了之后总可以丰富西方解释学的内容吧!”

  

  参考文献

  [1]傅伟勋,从创造的诠释学到大乘佛学.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90.

  [2]傅伟勋,佛教思想的现代探索.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95.

  [3]傅伟勋,学问的生命与生命的学问.台北正中书局,1994.

  [4]傅伟勋,从西方哲学到禅佛教.三联书店,1989.

  [5]景海峰,从傅伟勋看当代中国哲学辩证的开放性.文化与传播(第五辑).海天出版社,1997.

  [6]成中英,世纪之交的抉择-- 论中西哲学的会通与融合.上海知识出版社,1991.

  [7]成中英,中国文化的现代化与世界化.中国和平出版社,1988.

  [8]Chung-ying Cheng,New Dimensions of Confucian and Neo-Confucian Philosophy.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91.

  [9]成中英,诠释转向与本体回归.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1999(3).

  [10]成中英(主编),本体与诠释.三联书店,2000.

  [11]李翔海,寻求德性与理性的统一--成中英本体诠释学研究.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8.

  [12]黄俊杰,孟学思想史论(卷一).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91.

  [13]黄俊杰,孟学思想史论(卷二).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筹备处,1997.

  [14]经学今诠初编.中国哲学(第二十二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

  [15]汤一介,能否创建中国的解释学?.学人(第13辑).江苏文艺出版社,1998.

  [16]汤一介,再论创建中国解释学问题.中国社会科学,2000(1).

  [17]汤一介,三论创建中国解释学问题.中国文化研究,2000(夏之卷).

  [18]汤一介,关于僧肇注《道德经》问题--四论创建中国解释学问题.学术月刊,2000(7).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3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