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明远:怎样开展教育科学研究

更新时间:2022-11-23 11:35:33
作者: 顾明远  

   人们经常在讲,要按照教育的客观规律办教育。但是,什么是教育的客观规律,怎样认识和运用教育的客观规律,却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这就需要开展教育科学的研究。

  

   当前,开展教育科学的研究,尤其感到迫切。这种紧迫性可以从两方面来说:一方面,从客观要求上说,实现四个现代化,教育是基础,要极大地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使广大群众掌握现代生产所需要的科学知识和技能,同时造就一支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教育担负着艰巨的任务。教育科学理论工作应该走在前面,才能指导教育实践,使教育尽快地赶上经济建设的需要。另一方面,从教育科学本身来说,我国教育科学还很落后,水平较低,很不适应形势的需要,特别是10多年来遭受林彪、“四人帮”的严重破坏,科研机构被撤销,科研队伍被摧残,理论是非被搞乱。现在,我国教育科学还处在重新组织队伍的过程中。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即使在“文化大革命”以前,我们的科研力量也微小得可怜。全国从事教育科学研究的只有几百人,研究的成果也很少,这与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很不相称。看看世界其他国家的情况。据了解,苏联教育科学院设4个学部、13个研究所,各加盟共和国还设有教育科学研究所,全苏联共有教育科学工作者3.1万人。美国仅教育哲学学会和教育研究会(不包括心理学)的研究人员就有1万多人。这些机构都出版了大量书刊。我们不能不承认,无论在对研究资料的掌握上,还是在研究的广度和深度上,我们离世界水平还有很大的距离。因此,我们要立即动手,边研究边建设,把科研搞上去。

  

   一、教育科学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

   为了开展教育科学研究,我们就需要了解教育科学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问题可以做简单的回答:教育科学是研究作为社会现象的教育的发生、发展的客观规律的科学。但是,教育这个社会现象是十分复杂的,因此,教育科学也是一门十分复杂的科学。

  

   教育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特有现象,它与人类的其他社会活动有着紧密的联系。人们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等社会生活对教育都起着重要的作用,有的甚至起着决定性作用。反过来,教育通过培养人,又对人们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等起着巨大的作用。这是一个方面,是讲教育和其他社会现象的关系。另一个方面,教育的对象是人,人有自身发展的规律。教育要发展一代人的智慧和才能,培养他们的品德和世界观,就必须遵循人的发展规律,特别是人的认识规律。但是,教育过程是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两方面结合在一起的有机的活动。所以,教育不仅要遵循受教育者的发展规律,而且也与教育者的思想、品德、文化水平和教育方法等有着密切的关系。教育就是这样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教育科学就要研究这种复杂的现象。

  

   研究人们的经济生活的有经济学,研究人们的政治生活的有政治学,研究人的身心发展规律的有生理学、解剖学、心理学等。教育科学就要与这些科学发生联系。过去,教育科学只是一门狭窄的学科,只局限于研究教师如何教、学生如何学的问题上。这就不能全面地认识教育这种复杂的社会现象。近几十年来教育科学有了很大的发展,产生了许多新的研究领域,如教育经济学、教育社会学、教育工程学或教育工艺学、教育控制论等,当然还有过去就有的教育哲学、教育统计学、比较教育等。从教育对象和学校类型的不同来看,教育科学又可分为高等教育学、普通教育学、幼儿教育学、职业技术教育学、成人教育学、特殊教育学等。还有研究教育过程中的心理现象的教育心理学,研究各科教学过程的各科教学法,研究教育现象的发展历史的中外教育史等。所以可以说,教育科学是一门跨学科的科学。它既是一门基础理论科学,又是一门实际应用科学。

  

   二、马列主义的唯物辩证法是教育科学研究的方法论基础

   教育科学的研究方法多种多样,有观察法、实验法、文献法、调查法、统计法等。但是有一个最根本的方法,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以下简称马列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离开了这个根本的方法,也就不可能正确地运用其他的方法。唯物辩证法主张从事物的内部,从一事物对他事物的关系出发,去研究事物的发展。研究教育也就必须从教育现象的内部,从教育现象与其他现象的关系出发,去研究教育的发生和发展。这样,才能深入教育现象的实质。

  

   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此,研究教育科学就不能从某一个人的教育言论出发,而是要从客观实际出发,把他的言论放到实践中去检验。所以说,过去教育科学研究中采用的“我注六经”“六经注我”的办法是不符合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的,也是找不到教育的客观规律的。

  

   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认为,事物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联系、互相制约的;同时,事物处在不断运动和不断发展之中,一切依据条件、地点和时间为转移。因此,对具体的教育现象要做具体的分析。教育的一个原理、一种制度,在一定条件下是合理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条件的变化,会变得不尽合理或者不合理。一个国家的教育制度往往只适用于它本国的情况,拿到别的国家就不一定适用;一种教育方法运用在这个班级收效很大,但运用到情况不同的另一个班级可能收效甚微。

  

   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的规律有着广泛的普遍性,它是研究各门科学的共同方法,当然也是研究教育科学的方法。

  

   三、总结教育工作的实际经验是发展教育科学的根本途径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社会实践中来的,教育科学理论也要从教育实践中来。我国的教育实践有着丰富的经验。我们有老解放区办学的经验,有新中国成立30年来的实践经验。30年来,我国的教育走过了坎坷不平的道路,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总结这些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我们可以发现客观的教育规律在起作用。当教育事业顺利发展的时候,我们是自觉不自觉地在遵循着教育的客观规律办事,当我们的工作遭到挫折的时候,说明我们违背了教育的客观规律。总结30年来的教育实践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我们需要进一步深入地分析研究,提出数据,做出判断,把经验上升到理论的高度。

  

   总结教育工作的实际经验还包括总结优秀教师的实践经验,把他们的经验上升到理论,就是很有价值的科学研究成果。

  

   教育科学既是一门理论科学,又是一门应用科学。因此,要发展这门科学,光靠理论工作者是不够的,还需要大批教育部门的实际工作者,特别是战斗在教育第一线的教师。而且,历史上许多教育理论家也都是在实际工作中涌现出来的。被称为教育学之父的夸美纽斯曾主持过波希米亚兄弟会的小学和中学,著名教育家裴斯泰洛齐曾创办过一所新庄孤儿院,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一生从事流浪儿童的教育工作。可见,教育实践是教育理论的源泉。教育专业的师生应该经常到实验学校去,和那里的教师合作,发展教育科学。

  

   四、发展教育科学必须开展教育实验

   科学是靠实验发展起来的。教育科学既然是一门科学,也只有靠科学实验才能发展起来;通过实验才能掌握必要的数据,逐步地认识教育的客观规律,并运用这些规律。例如,儿童早期教育的问题现在是世界教育学家、心理学家研究的重要课题。但早到什么时候,进行哪些内容才适当,就需要经过实验,取得早期受教育的儿童的智力体力发展的各种数据,才能找出它的客观规律。又如,我国的中小学学制以多少年为合适,新的教材是否合理,都需要反复实验。

  

   许多国家在开展教育科学研究中都十分重视教育实验。苏联赞可夫的小学教学新体系的试验,美国《国防教育法》颁布后进行的“新三艺”的试验,都是大家所熟悉的例子。再如瑞典1962年关于中等教育的法令,也是经过20年的试验研究以后才制定的。正是在教育实验的基础上,近年来教育科学得到了不断发展。

  

   要搞教育实验,更需要理论工作者和教师的结合,同时还需要教育行政部门的配合和支持,排除一些人为的干扰,才能坚持下去。搞教育实验要有持之以恒的精神。过去我们并不是没有搞过实验,但往往虎头蛇尾,没有坚持到底,结果前功尽弃,得不到应有的数据和结论。教育实验不是一年半载就能见成效的,需要三五年甚至十来年。因此,我们对实验学校和班级不能过早下结论,结论只能在实验方案进行完了以后做出来。而且即使是失败的实验,只要正确地加以总结,对科学研究来说也会有贡献。

  

  

   五、开展教育科学研究需要研究历史,研究外国

   社会主义教育是从以往的社会的教育发展起来的。教育现象在阶级社会里有阶级性的一面,但又有继承性的一面。无产阶级的教育理论是批判继承了历史上许多教育家的理论而发展起来的。因此,教育科学的研究不能割断历史,必须研究历史上教育家的科学研究成果,去伪存真,批判地吸收一切合理的成分。“四人帮”搞文化虚无主义,说什么办无产阶级教育不能从教育史中得出来,这是苏俄无产阶级文化派的观点,列宁曾经严厉地批判了这种观点。我们研究教育史就是要从中吸取经验教训,找出教育的规律。

  

   开展教育科学研究,不仅要研究历史,还要研究外国。近几十年来世界各国教育都经过了重大的改革,有很大的发展。从现有的材料可以看到,各国的教育发展对它们的经济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不仅要学习外国的先进科学技术,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学习外国如何培养掌握先进科学技术的人才,也就是要学习外国教育的经验,以促进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这样才能够真正吸收外国的先进科学技术,而且赶超它们。但是,为了真正学到外国的好的经验,就必须对外国教育进行系统的研究,不能停留在现象上,甚至于感观上。要了解外国教育的现在,还要了解它的过去,要了解教育的措施和思想,还要了解其他社会现象,把它们联系起来研究,才不至于管中窥豹,只见一斑。学习外国教育的经验要立足于本国,洋为中用,和研究本国教育结合起来。

  

   六、资料建设是科学研究的基本建设

   科学研究最基本的建设就是资料的积累。我们要搞清一个问题,摸清它的来龙去脉,就需要有大量的资料,根据这些资料加以分析综合,然后才能认识它、判断它。现在有些青年科学工作者不愿意搞资料工作,以为搞资料工作就不是做科学研究,这是极大的误解。我认为,当前我们的教育科学研究的水平还很低,对许多问题还只有似是而非、一知半解的认识,关键就在于我们没有充分地掌握资料,情况不明。我们现在要在教育科学研究上迈开步伐,就必须从资料建设开始,不断地积累资料,分析资料,研究资料,掌握资料。一个研究单位的资料室就等于一个工厂的材料库。没有材料库,工厂就无法生产。没有资料室,这个科研单位就无法开展科学研究。对于一个科学工作者来讲,自己也需要建立资料库,随时注意积累。有了丰富的资料,再运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研究,就会得出科学的结论。

  

   教育科学作为一门科学,发展的历史还很短,但它却是一门研究领域特别广泛的科学。特别是近几十年来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对教育科学提出了挑战,许多新问题有待我们去回答。因此,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敢于探索,去攀登教育科学的高峰。

  

   [1] 原载《中国教育学会通讯》,1980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2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