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明远:总结历史经验 认识教育规律[1]

更新时间:2022-11-23 11:32:12
作者: 顾明远  

   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文献。它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做了正确的总结,对今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将产生重大影响。我们搞教育工作的同志,需要认真学习这个《决议》,并用《决议》的精神来总结32年来教育工作的经验教训,提高我们对教育规律的认识,把教育工作搞得更好。

  

   人们常说,要按教育的客观规律办教育,但是有哪些教育的客观规律呢?教育学教科书里没有明确的回答。通常讲有两大规律:一个是教育的外部规律,即教育同其他社会现象的关系,主要是和政治经济的关系;一个是教育的内部规律,即教育同教育对象的关系。这样讲当然是有道理的,但是还过于笼统,还没有说明它们之间的本质关系,也就是说没有揭示出是什么规律,如何遵循它来办教育。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对这两大关系进行具体的、全面的分析。下面我只想结合我国32年来教育的实践经验,从几个方面来探索一下教育规律,并不是对这两大关系做全面的论述。

  

  

   一、教育同社会政治经济的关系

   首先来谈谈教育的外部规律,即教育同社会政治经济的关系。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到:“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这里讲到两个方面:一方面,教育受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制约;另一方面,教育又反过来影响和作用于社会的政治和经济。但是,长期以来,我们没有真正理解毛泽东同志这句话的含义。我们的理解有片面性,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我们过去过多地看到了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对教育的制约作用,对教育的反作用认识不足。第二,对教育的反作用也只看到它对政治的作用,看不到它对经济的反作用。似乎教育只对政治起作用,培养统治阶级的接班人,对经济不大起作用。

  

   由于认识上的片面性,就造成了工作中的偏差。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经验,有许多教训值得吸取。

  

   第一,强调了教育的阶级性,把教育仅仅看作阶级斗争的工具。阶级社会里的教育是有阶级性的,社会主义教育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无疑都是对的。但是过去,人们理解得很片面、很狭窄。所谓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就是教育为现实政治斗争服务,一切服从于政治,结果是政治可以冲击教学,政治可以代替教学。“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帮”利用这个错误认识,树立了当时的“两校”“朝农”等几个黑典型,为他们篡党夺权服务。也就是这种错误认识,破坏了学校的教学为主的正常秩序,严重地降低了教育质量。它的影响至今还没有完全消除。

  

   学校应当永远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不仅给学生传授建设社会主义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而且要提高他们的社会主义觉悟,培养他们的共产主义的道德品质和科学的世界观。但是,并不等于说,政治教育就可以代替一切,更不能说政治就可以代替一切、冲击一切。所谓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并不是说要把大量的时间用于思想政治教育,更不是排斥学习科学文化。相反,政治觉悟越高,越要自觉地刻苦学习科学文化。这就是又红又专。红与专缺哪一面都不能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

  

   第二,把教育事业单纯地看作消费性投资,没有把教育事业放到国民经济发展中应有的地位,使教育落后于经济建设的需要。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教育事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与经济建设相比,还远远不能满足需要。

  

   我们应该看到,教育不仅对政治有反作用,而且对经济起着巨大的作用。教育不仅反映了一定时期的政治需要,而且反映了一定时期的生产需要。

  

   教育起源于人类的劳动。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而“劳动是从制造工具开始的”。[2]人类依靠生产劳动维持生存,而生产劳动又是在一定的生产关系中进行的。人类要延续生命,不仅要生儿育女,而且要把维持生存的劳动技能——制造工具等,以及人们在生产关系中的社会准则教给下一代。这就是原始形态的教育。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剩余产品的出现,社会上出现了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开始产生了专门的教育机构——学校,出现了专门从事教育工作的教师。这个时期,社会进入了阶级社会。统治阶级把持了学校,垄断了受教育的权利,并使学校教育为他们统治劳动人民服务。这就是阶级社会中教育具有的阶级性。但是由于生产的需要,劳动人民仍然以原始形态的教育方式传授生产经验和本阶级的思想意识。

  

   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促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技术的成果逐步被运用到生产中去,终于在18世纪中叶英国爆发了产业革命。从此,科学技术和生产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大工业的机器生产。大工业生产,即现代生产,完全区别于过去的传统手工业生产。传统的手工业生产,可以通过原始形态的教育,即父传子、师带徒的方式,把老一代的生产技能传授给下一代。大工业的机器生产,则需要劳动者具有一定的文化科学知识。只有到这个时候,教育才大规模地发展起来。古时候,教育是个别地进行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促进了当时市民阶级(即后来的资产阶级)受教育的要求。个别教育再也不能满足广大市民的要求了,因此在17世纪开始出现了班级授课制。到了18世纪后期和19世纪上半叶,由于资本主义大工业生产的需要以及工人阶级要求受教育权利的斗争,许多资本主义国家立法,普及义务教育。从此,现代模式的学校教育制度逐渐确立起来。

  

   从以上对教育的产生和发展所做的简单回顾,使我们得出一条结论,教育总是适应生产的发展而发展的。这种发展不仅表现在教育的规模上,而且表现在教育的组织形式和教育内容上。现代模式的教育,是现代生产的产物。

  

   我国现代的学校制度就是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学来的,叫作洋学堂。过去只有私塾,一个教师,几个学生,进行的是个别教育,学的内容是“四书”“五经”。清朝末年,帝国主义的大炮轰开了我国封建主义的大门。因为想向西方学习资本主义,所以废科举、兴学堂,办起学校来,这都是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时代的要求。

  

   现代生产发展到当代,由于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它的成果在生产中的迅速应用和发展,使得无论是生产的管理者、设计者,还是直接参加生产的工人,都需要有较高的文化科学知识。劳动者的质量,即劳动者的教育程度的高低,决定着劳动生产率的高低。因此,教育的经济效益越发明显。把教育单纯看作一种消费的陈旧的观点,早已被许多有见识的人所抛弃。20世纪60年代开始提出教育投资的问题,提出人才开发的问题。一门新的学科——教育经济学也应运而生。它专门研究教育投资如何取得经济效果的问题。

  

   教育是能产生经济效益的,不能把教育看作消费。消费可多可少,可高可低。教育不是这样。教育应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占一定的比例。如果基本建设搞了很多,可是技术力量和管理水平跟不上,基本建设就会出毛病。生产设备很先进,但工人文化程度太低,先进的设备就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甚至会受到损坏。这已经有许多事实可以证明。实现四个现代化,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是关键;而科学技术人才的培养要依靠教育,所以教育是基础。据世界经济学界的估计,20世纪头一个10年中,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只有5%~20%靠采用新的技术,而现在60%~80%要依靠新技术的采用,有的行业甚至100%要靠新技术的采用才能提高劳动生产率。据长春汽车制造厂1980年对职工教育的调查显示,工人教育程度的高低,对完成生产定额,对掌握新技术、新工艺,对设备的完好率、工具的损耗率,以及对产品的质量等,影响极大。所以,许多工厂企业尝到了教育的甜头,积极办起职工教育来。

  

   为了使教育更好地为政治经济服务,取得更好的经济效果,不能光靠增加教育投资,而且要使有限的资金合理地使用。这就需要建立一个适合我国政治经济发展的教育体系。目前,我国的教育体系还不能完全适应我国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例如,过去我国的高等教育,受经济结构中所谓重工型结构的影响,不仅重理工专业,而且重重工业专业,培养轻工业技术人才的专业就很少,懂得食品工业、烟草工业、印刷工业的专家很少,使我国这些行业的技术落后世界水平几十年。又如,技术力量的结构应该是高级、中级、初级技术人员都有一定的比例。但是,我国的高等教育一律都是四年制,培养高级技术人才,而培养中级技术人才的二年制专科就很少,培养初级技术人才的中等专业学校也很少。这样下去,高级技术人才势必将来要去做中级或初级技术人员干的工作,这就会造成使用人才方面的浪费。当前,国民经济正在调整中,教育结构也应随之做相应的调整,才能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

  

   要提高教育的经济效果,就要提高教育质量。当前提高师资的水平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关键。据一些城市的调查,胜任教育教学工作的教师只占1/3,其余经过培训才能胜任。因此,教师培训的任务很重。我认为培训工作要有计划地按学科进行。学完一门课程经过考试及格,发给证书,将来作为评级评薪的依据。这样系统的培训,才有成效。否则零打碎敲,年年培训,年年过不了关。

  

   总之,要把教育办好,首要的问题是要正确理解和处理好教育同社会政治经济的关系,使教育适应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同时要认识到教育对政治经济的巨大作用,全党来办教育,全民来办教育。这样,我国的教育事业一定会兴旺发达,为“四化”建设做出重要的贡献。

  

  

   二、教育同生产劳动相结合

   教育同生产劳动相结合,是现代教育很重要的一条客观规律,是现代生产对现代教育提出的客观要求。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了解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学说。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研究和论述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中,对作为生产力的重要因素——人的培养和教育问题以及它和现代大工业生产的关系曾做过充分的、科学的论述,这就是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学说。它揭示了现代教育发展的客观规律,为现代教育提供了理论基础。

  

   原始社会的解体,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离,曾经是社会的一个进步,它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但是它导致了阶级的产生,剥削制度的产生,同时导致了人的身心的片面发展:广大劳动人民从事体力劳动,没有文化,智力得不到发展;少数特权阶层,垄断学校教育和社会政治文化活动,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这种人的片面发展与分工同时并进。劳动者不仅智力得不到发展,而且本身肉体的发展也越来越畸形。由于劳动被分成几部分,人自己也被分成几部分;为了训练某种单一的活动,牺牲了其他一切肉体和精神能力。这种分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2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