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自恋错觉-幻觉的多种社会形态

更新时间:2022-11-19 17:22:10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自恋是对特权自我可有无上权威幻想给予补偿的企图。自恋人格对虚幻感情有一种夸大的自鸣得意。其所依靠的就是连续不断地输入崇拜与偏爱的信念来勉强维持一种不确定的自我价值的感受。

                               —— 克里斯托福٠勒施

  

   对自恋的社会文化潜意识之探索,会发现很多超出人格心理学的内涵。自恋中的社会文化潜意识通过个人的错觉-幻觉表现出来。先从自恋错觉-幻觉的社会表现形态来观察概括。

  

   1,常见的自恋错觉-幻觉现象

  

   假如我們將自恋人格者分作两大类来看,你会看到普罗大众中过度自恋者都集中于自我青春美貌、物质主义优势和情感专制上;而另一类过度自恋人格者则是社会的精英族群,他们陶醉于自我的财富、权力、知识傲慢和高智商上。

   任何一种自恋其实都幼稚而缺乏自知之明,过度痴迷于某种自以為是的优势,因为单向度走火入魔而聪明反被聪明误。

   当代生于优裕环境的“娃娃型美女”无休无止的泛滥自拍和日日展览其琐碎生活视像图片之“幻恋”为尤,她们非常迷恋自己的大白长腿,过度饱满的部位和无辜的大眼睛,血腥的嘴唇,她们陶醉于痴迷的状态中,一直没有清醒过来,与纳索西斯盯着水中倒影的状态非常近似,于幻觉中而忘记一切现实真相。她们忘记了生活的根本目的,忘记了更重要的追求,一天一天地在这种幻觉中假性幸福地忘我生存着。

   社会精英的优势自恋亦具有同样性质,他们处于自我某一优势的过度扩张幻觉中,于是产生全知错觉,跨界鲁莽或仅凭单面认知而误觉自己具有上帝式全能的自信;尤其將藉助某种介体、共同体和平台建构的成就,错觉为是完全凭藉自己智慧和能力的功业,將巨大的助推作用忽略得一干二净。狂妄就是在错觉-幻觉中生长出来的。当他们沉醉不知归路地张扬任性时,便淋漓尽致地露出固有的庸俗而浅薄的本性。

   无论哪一种过度自恋人格,都会表现出极端性。即如中国母亲都有强烈的“母爱自恋症”,她们对自己孩子的过度关怀和控制到了无微不至、无所不在、无时无刻、无穷无尽和无比强烈的程度,即使子女已經成人、独立成家,她们依然是那个挥之不去的控制灵魂。这种爱(痴恋)基于一种顽强的集体无意识,你是属于我的,我对你永远具有爱护控制专利,你想什么都不会超出我的感知等等。其实过度爱护子女就是爱自己的意志想象扩张,她的潜意识有一个“子女母亲一体”的幻像。

   鉴于中国文化的伦理本质模因,可以理解中国文化制度的上层建筑均带着“母爱自恋症”的原型。中国人將重要的抽象物都喻为“母亲”,家国同构,人们对母亲的缠绵“她恋”就是对自己的自恋延伸,而“母亲”对所拥有的一切之占有欲和控制欲皆出于这种根本的“母爱自恋症”。

   在某些人的过度自恋里,沉浸在一种幻想行为中就是最大的扩张满足。在维基百科有一个专栏,一个叫做折毛的中国网友杜撰了洋洋洒洒的假想俄罗斯历史,他的成就感和快乐就是不断编造虚假的俄罗斯历史,他自恋于幻想的创作中。其实任何一个作家的创作也是在写作幻觉中获得充分的满足感。

   自恋者所具有的人格特征并非千篇一律,但重要的是他们会根据适应性的环境而发生选择性反应。作为没有特殊地位的较强自恋人格者,在必须参与合作性的社会情境中工作,可能会选择性地反应出较合作的行为模式,但其合作模式可能会与其自身顽强的自恋人格发生冲突,也可能他经常管理不好自己的特权傾向和控制性意志,故他需要不断作出失调调整,如果该自恋者尚不至于自大霸道和习惯操控他人。他所处的实际地位情境將会决定其自恋人格的膨胀程度。

   很多人將童年原生家庭的记忆作为原型自恋而投射到后来生活方式中,或者是以父母的模式作为一种典范,重复地投射到伴侣或子女身上,无论是教育方式还是情感表达方式、处理问题的方式;或者是负面的经验变成一种阴影期待,即似乎时刻期待着伴侣或孩子会出現那些黑暗性格、丑陋行径,以猜疑的心态放大或歪曲身边人的品行,以“偏见和黑色期待”错觉-幻觉着亲人的表现,于是最后“自证预设”,潜意识按照预设的剧本去演出。第一印象和初始经验的固化定格,转变成原型剧本,投射到对象身上,然后加以确认解读。这就是原型自恋的常见方式。

  

   2,自大狂症的错觉-幻觉

  

   人的本性式自恋使人总是生活在错觉-幻觉状态中,被潜意识主导而不自知。人旣被潜意识的经验法则和幻觉主导,其每一个错觉又是一种自以為是的幻觉,再被一种“我有一个清醒聪明的理性自我”之幻觉主导,所以人总是在自欺欺人的状态下浑浑噩噩且极具虚荣心和意气之争的好胜心。

   自大和狂热最容易产生自恋幻觉,自恋与自大是互为互动的因子,它们必以成就错觉和神能幻觉为支撑和助推。

   在“自恋时代”之前最典型、最大规模的自恋狂族群是浪漫主义者,阿伦特即持这样的观点。

   勃兰兑斯深刻地剖析了浪漫主义心理学,他说:

   浪漫主义者不能按照科学形式来理解,梦幻、错觉、疯狂,所有分裂并拆散自我的力量,都是他们最亲密的知己。

   凡是在浪漫主义者的作品中可以找到的一切虚妄内容,没有一样不是他们的热昏症的幻觉曾经在现实生活中蒙蔽过他们、使他们信以为真的。

   “做梦的人继续睡下去,那么新出现的无尽无休的魔形便会重新产生幻觉,把我們禁锢在着魔的世界里,使我们失去现实的尺度,最后把我们完全送入了神秘莫测的境地。”(蒂克)

   勃兰兑斯这样叙述一个浪漫主义者所看到的夜景之幻觉:

   “夜色初见,我們开始下山,他的想象力突然活跃起来。天全黑了,黑暗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他觉得,天越黑,就会出现越多的自然精灵。当我们远远望见山坡上房屋的窗玻璃吐出了最初的光点时(由于黑暗,我們辨不清那些屋的轮廓),他却认为那些窗玻璃仿佛就在岩壁里面,仿佛岩石抬起了头,我们一走近就可以望进去似的。他觉得那些窗玻璃就是山精用来俯视我们的大眼睛;他觉得,仿佛那些树木丛生的大山坡正在凝望着我們。他陷于一种凄切而诡谲的、真正浪漫主义的情绪中。”

   浪漫主义者極端轻信,轻信错觉、神秘和奇迹。他们放任自己“见到”幻觉中的意象和意境,强烈渴望着满足情感直觉希望看到的东西,而绝对排斥对“见到的”进行严格的事实真相追究。情调、眷恋、渴望、幻觉和狂热构成了他们的灵魂。

   膨胀的错觉和幻觉支撑着他们的自恋。

   幻觉就是把实际上不真实的东西“变成”真实的东西給自己看的假象。这个“变成”是一个奇妙的心理过程。错觉是將感知上的错误默认为真,错误的感知需要内心经验法则与认同的信念、拥有的知识和习惯使用的逻辑共同生成一种幻觉,幻觉少不了虚构想象和强烈情感。首先在幻觉中,这个特定主体的经验、信念、知识和逻辑都是歪曲的、片面的、浅薄的却自以為是的。其次,专注的自恋情感和强大的膨胀意志促使他自以為是的信念绝对相信自己的万能。只有令本人心满意足的幻觉下的内心积淀,才能恰到好处地生成令自我心满意足的错觉。

   因此,错觉和幻觉是互为互动、共谋共鸣的。

  

   3,局限性优越感之错觉-幻觉

  

   无论个人或一个族群,都不可避免地产生自恋膨胀心态和盲目自大错觉。一个整天对着镜子自我欣赏的美女,她的眼中只有熟悉的自己,她的视野和想象力容不下另外的美人,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

   一个博士生认真钻研了几十本被指定的经典著作,顿有读书破万卷的过度自信,神思湍飞,感想滔滔,洋洋洒洒写出了一个研究设想,就敢说他开创了一个新的宏大研究領域,产生了前无古人的思想。

   一个处于上升阶段的赢家,无论是实业节节扩盘、股票几何级数暴涨、江山入手天下归心,或者是著作等身、崇拜者遍天下和荣誉锦上添花,都无一例外地促使当事人滋生膨胀的自恋错觉-幻觉。

   处于美感陶醉和辉煌成就状态者都需要闭环错觉和自慰幻觉来支撑自大信念,又被盲目错觉促使他蔑视对手,没有蔑视和妒忌就不能形成挥斥方遒的气概,人依靠气概之争的意志作为动力。

有一种错觉、幻觉是將自我认为髙尚的东西神圣化。凡进入神圣化境界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14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