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宇军:整体经济运行的格局

——《经济学的新框架——兼及西方经济学的批判》第九章

更新时间:2022-11-15 09:55:05
作者: 方宇军 (进入专栏)  

第三编 整体的经济运行

  

   在这一编中,我们将探讨经济运行的整体状态,这近似于现代经济学中宏观经济学部分,所不同的在于,宏观经济学与微观经济学的裂痕太深,经济学家们虽然力图弥合这一裂痕,但收效甚微;我们的研究并没有宏、微观的区分,而是把它们视为一体,并把它们放置于同一个理论框架内。另外,要强调一点,我们这里的探讨不会面面俱到,仍然是删繁就简,以适合于新框架的总体要求。

  

   现代经济学中最让经济学家关切的是经济增长、失业、经济危机、货币的作用诸问题,这是一些引人入胜的领域,我们对它们的探寻仍然植根于基本的经济关系之上,

  

   以求得经济学的统一性。

  

第九章 整体经济运行的格局

  

   “看不见的手”是经济学的经典中的经典,尤其对于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来说,“看不见的手”犹如至宝,殊不知,“看不见的手”已经被他们意识形态化,成了自由主义经济学在理论和政策上的吹鼓手,而“看不见的手”的真实意蕴及其局限性则被他们弃之不顾。与此相呼应,一般均衡也被他们神圣化,然而,一般均衡只是一个空的躯壳,没有灵魂更没有肉体。我们要从人与人的普遍对立中来寻找经济运行的形式,在经济均衡与非均衡的转换中来理解整体经济的运行。

  

   一 看不见的手

  

   亚当·斯密的一段话经常被人们引用:“他通常既不打算促进公共的利益,也不知道他自己是在什么程度上促进那种利益。……他所盘算的也只是他自己的利益。在这场合,像在其他许多场合一样,他受着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指导,去尽力达到一个并非他本意想要达到的目的。也并不因为事非出于本意,就对社会有害。他追求自己的利益,往往使他能比在真正出于本意的情况下更有效地促进社会的利益。”[1]这是“看不见的手”最主要的出处。据此,有人把“看不见的手”规范在完全竞争的范围内;[2]有人把“看不见的手”与一般均衡联系在一起;[3]然后认为个人对自身利益的追逐,可以实现市场经济的有序和谐,可以实现整体经济的完美均衡,甚至能够实现社会公共福利的最大化。由此并得出这样的政策建议:国家或政府千万不要干预经济的自由运行,“看不见的手”会引导人类达到经济上的至善。

  

   其实,亚当.斯密在这里谈到“看不见的手”时,并不认为“看不见的手”能使市场经济和谐有序,更不会意识到“看不见的手”能自动实现所谓的一般均衡,他只是素朴地认为,如果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增进自己的利益,那么整个社会的利益也将得以提升。在我们上引的那段话前面有这样几句:“由于每个个人都努力把他的资本尽可能用来支持国内产业,都努力管理国内产业,使其生产物的价值能达到最高程度,他就必然使社会的年收入尽量增大起来。”可以为证。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亚当.斯密是在反对贸易保护的时候提及“看不见的手”的,他使用“看不见的手”的理论旨在说明,个人是自己利益的最好判断者,他知道自己的资本或劳动用于什么方面最有利,这不仅于个人有利,于国家亦有利;国家或政府如果干预人们的生产,指导人们生产某物而排斥国外进口,于国于家均有弊无利。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亚当.斯密在论及“看不见的手”时,并没有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那些高深的理论和牵强附会。

  

   亚当·斯密还在另一重要著作中谈及“看不见的手”,即他的《道德情操论》中。在那里,他先谈了人们对个人利益的追求会导致科学、艺术和生产力的普遍提高,惠及每个人和整个社会。然后接着说:“尽管他们的天性是自私的和贪婪的,虽然他们只图自己方便,虽然他们雇佣千百人来为自己劳动的唯一目的是满足自己无聊而又贪得无厌的欲望,但是他们还是同穷人一样分享他们所作一切改良的成果。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他们对生活必需品作出几乎同土地在平均分配给全体居民的情况下所能作出的一样的分配,从而不知不觉地增进了社会利益,并为不断增多的人口提供生活资料。”[4]显然,这里的论证没有《国富论》中的严谨。

  

   在我们所能找到的“看不见的手”的这两个出处来看,“看不见的手”的社会功效,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个人财富的增加同时就是社会财富的增加;一是个人对自身利益的追逐会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而惠及全社会。在这两个场合,都没有自由主义学派所说的那种意谓:即“看不见的手”的自由发挥,能使市场经济和谐有序。当然,这并不是说亚当·斯密会忽视社会的和谐有序,相反,他更珍爱这种和谐有序,但是,这种和谐有序,有赖于政府职能的有效发挥。他写道:“人类相同的本性,对秩序的相同热爱,对条理美、艺术美和创造美的相同重视,常足以使人们喜欢那种有助于促进社会福利的制度。……政策的完善,贸易和制造业的扩展,都是高尚和宏大的目标。有关它们的计划使我们感到高兴,任何有助于促进它们的事情也都使我们发生兴趣。它们成为政治制度的重要部分,国家机器的轮子似乎因为它们而运转得更加和谐和轻快了。”[5]

  

   “看不见的手”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在经历了中世纪长期的人性禁锢,经历了基督教禁欲传统的肆虐,经历了重商主义强调的国家对贸易的干预之后,它的提出,无疑是革命性的。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形成和发展,随着社会财富的急剧增加,“看不见的手”的理论应运而生,它既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历史总结,又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精神指南,尤其在资本主义的上升时期,它表现得神采奕奕,所向披靡。

  

   当我们反复打量这只“看不见的手”时,就不难发现,牵引这只手的动力是个人利得最大化,正是每个人都试图使自身利益最大化,正是每个人为自身利得最大化而殚精竭虑、勇猛精进,使得人类的物质文明进步具有加速度的效应。

  

   但是,我们同样不难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正是个人利得最大化的追逐,引致了多少社会罪恶,导致了多少人类灾难。即使把我们的视野仅是限于经济领域,我们还是能够看到,为了个人利得最大化,人们重利盘剥,坑蒙拐骗,假冒伪劣,贩毒走私……同样会无所不用其极。或者,我们再把视野缩小,只局限在合法经营、正常竞争的范围内,我们仍能发现,“看不见的手”与失业、通胀、经济危机有着不解之缘,甚而言之,导致这些经济灾难的主要推手就是“看不见的手”。对它们的论证,我们将在后面的几章来完成。

  

   诚然,“看不见的手”有着巨大的社会功效,它既能为善,也能作恶。它既能推动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又能成为市场经济诸多灾难的肇始者。它不能自动地实现社会经济的和谐有序,更不能达致新古典的一般均衡。最后这一点,我们马上就能看到。

  

   二  一般均衡

  

   说到经济的整体运行,不能不涉及一般均衡。在瓦尔拉斯以前,就有经济学家试图从总体上来把握经济运行,寻求经济总量的某种平衡,如魁奈的经济表和马克思的再生产图式。瓦尔拉斯似乎远远地超越了前人,他把整个经济视为一体,把个别交换的均衡引申到经济整体的均衡,并用数学的明白晓畅把二者联系在一起,从而为微、宏观的一体化开辟了道路。熊彼特曾经赞誉道:“经济均衡理论是瓦尔拉斯的不朽贡献。这个伟大理论以水晶般明澈的思路和一种基本原理的光明照耀着纯粹经济关系的结构。”

  

   瓦尔拉斯的一般均衡是一个宏大的构想,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难免会留下很多遗憾。在他以后,经由沃尔德、诺伊曼、希克斯、萨缪尔森、阿罗、德布鲁等经济学家,对一般均衡理论做了进一步的完善。但是,在另一方面,对一般均衡的批判也不绝如缕,不过,在新古典经济学占据主流的时期,这些批判或者充耳不闻,或者太过弱小,仿佛不能撼动一般均衡的根基。

  

   一般均衡的大厦有着耀眼的光环,特别是它高深的数学结构让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但是,如果一般均衡没有坚实的基础,它只能是海市蜃楼,看起来赏心悦目,并没有实际的功用,而且有随时坍塌的危险。

  

   瓦尔拉斯把他的一般均衡建立在三个支柱之上。一个是财产所有权;他认为财产所有权在法律上是合理的、正当的,财产的主要特征是公平和理性或正当。一个是完全竞争;再一个是可度量的边际效用。[6]

  

   我们先来看看这三根支柱是否是真材实料。

  

   瓦尔拉斯认为财产所有权最重要的是公道,但怎样才能做到公道呢?瓦尔拉斯一直闪烁其词,他也看到财产占有在历史上总是争论不休,而且存在极端对立的观点,不过他最后羞怯的承认,他站在巴师夏一边,认可私有产权的合理性,并认为这种财产权不会带来对立,而是引致和谐。[7]在我们的理论框架中,私有产权也是一根主要的支柱,所不同的是,瓦尔拉斯的财产所有权是那样白璧无瑕,体现着公平与正义;而我们的私有产权,强调它是一个历史的、客在的概念,或多或少地隐藏着血泪或罪恶;在瓦尔拉斯看来,财产所有权是无远弗届的,每个人都享有财产所有权,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不同所有者之间的交往关系也是平等的;在我们看来,法律上平等的财产所有权,由于不同财产的质地不同,它们在经济生活中的权重并不一样,从而导致财富分配上的非对等性;[8]瓦尔拉斯除了没有看到财产的质量不同而产生的不平等,同时还忽略了同质财产在数量上的差异可能产生的质的区别,大企业的竞争力与小企业的竞争力往往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仅仅是由于规模的不同,小企业比之大企业,更有生存危机之虞;最重要的不同是,瓦尔拉斯不曾理会不同私有者之间的对立,认为不同所有者之间的交换会必然地、自动地实现和谐与均衡;我们一般并不否认和谐与均衡或可实现,但必须作如下限定:1.和谐与均衡只是经济运行中的一种状态,不是全部;2.和谐与均衡是以不同私有者的对立为前提的,是在不同私有者的对立中实现的,换句话说,对立是和谐与均衡的运动形式;3.对立与失衡和和谐与均衡相伴而行、交互存在。因此,不同所有者之间的对立是财产所有权中更为根本的规定,财产所有权固然重要,但它对一般均衡的贡献,也仅是亦喜亦忧、好坏互现。

  

   完全竞争假定是一般均衡理论最主要的支柱,也是新古典经济学的主要支柱。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参见本书第四章、三〕完全竞争不论在实践中还是在理论上,都不具备客观性、真理性。鉴于完全竞争在一般均衡理论和新古典学派中的重要性,我们在这里还要重申:

  

在理论上,完全竞争假定是自相矛盾的,没有理论的自洽性。完全竞争理论虽然如新古典主义所说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抽象,但它抽去的是经济机体中的灵魂,舍弃了市场经济中最本质的规定。我们无数次地说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03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