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彦:返本归元:《周易》研究的四个维度与未来方向

更新时间:2022-11-11 23:00:30
作者: ​胡彦  

  

   〔摘要〕 在中国古代典籍中,《周易》是一部具有奠基性、系统性和未来性的著作。对《周易》的研究,要把握好四个维度和一个方向。四个维度,一是要了解《周易》的作者与“观象系辞”的成书方式;二是要掌握易象与易理辩证统一的内在联系;三是要遵循“师法”,注重“家法”,以象数易注作为入门基础;四是要厘清天文与人文之间的源流关系。一个方向,是指《周易》研究的未来方向是返归本源与开端,回到天地之始,感悟天地人三才之道相生相应、殊途同归、百虑一致的机理变化,变“方术之作”为“道术之作”,藉此识“古人之大体”,以“见天地之纯”。

   〔关键词〕 《周易》; 易象; 易理; 天文; 人文

  

   在中国古代典籍中,《周易》是一部具有奠基性、系统性和未来性的著作。它的奠基性表现为中华民族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滥觞于此;它的系统性,则体现在《周易》是以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来看待天地所生万物之间的存在关系的;《周易》不仅是一部“历史典籍”,而且还是一部“未来之书”。它蕴含未来性的内在品质,成为中国思想、中国智慧的“源头活水”。它的生生不息的宇宙观为我们理解过去、认识现在、预知未来提供了源源不竭的思想动力。《周易》是中国思想的本源,中国文化的渊薮,中国智慧的宝藏。上及天文,下至地理,中通人事,天地人三才之道尽在其中。

   但《周易》难读,向来被人们视为“天书”“绝学”。其实“天书”并非邈不可及,高不可攀。“绝学”未必不可以登堂入室、拜师问道。只要找到“天梯”,找到治学的正确门径,我们就可以藉此进入广大精微、意蕴丰富、智慧无穷的《周易》世界。

   维度一:《周易》的作者与成书方式

   研究《周易》,首先得了解《周易》是谁写的?这是一部什么样性质的书?《周易》通行本是由“经”“传”两个部分构成的。其中“经”又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在八卦基础上重叠而成的六十四卦画,二是专门解释六十四卦画的卦爻辞。“传”是指《彖传》(上下)《象传》(上下)《文言传》《系辞传》(上下)《说卦传》《序卦传》《杂卦传》这七种十篇专门解释《周易》本经的文字,古人称为“十翼”,又称《易传》。我们通常所说的《周易》指的就是由“经”“传”两个部分组成的古代典籍,它位于“群经之首”,被人们誉为“大道之源”。

   八卦的作者,《周易?系辞下》有明确的说法: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1]

   包牺氏就是伏羲,上古三皇之一,被后人誉为华夏的人文始祖。伏羲创作出八卦,八卦两两重叠在一起就形成了六十四卦画。由八卦到六十四卦,同样存在一个创作的过程,那么是谁完成了由八卦到六十四卦画的飞跃?唐代的孔颖达对这个问题作了如下讨论:

   然重卦之人,诸儒不同,凡有四说。王辅嗣等以为伏牺画卦,郑玄之徒以为神农重卦,孙盛以为夏禹重卦,史迁等以为文王重卦。其言夏禹及文王重卦者,案《系辞》神农之时已有盖取益与噬嗑,以此论之,不攻自破。其言神农重卦亦未为得,今以诸文验之。案《说卦》云:“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凡言作者,创造之谓也。神农以后便是述修,不可谓之“作”也。则幽赞用蓍,谓伏牺矣。故《乾凿度》云:“垂皇策者牺。”《上系》论用蓍云:“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旣言圣人作《易》,十八变成卦,明用蓍在六爻之后,非三画之时,伏牺用蓍,卽伏牺已重卦矣。[2]

   他列举了四种重卦说:王弼认为是伏羲重卦,郑玄认为是神农重卦,孙盛认为是夏禹重卦,司马迁认为是周文王重卦。孔颖达依据“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的思想,支持王弼的伏羲重卦说。清代的王先谦在《汉书补注》这本书中也讨论了重卦的作者问题,他的观点是支持王弼的伏羲重卦说。[3]

   六十四卦画由三百八十四爻构成,加上乾坤两卦的“用九”“用六”两爻,共三百八十六爻。每一卦都有专门解释卦象的文字,这类文字被称为“卦辞”;每一爻都有专门解释爻象的文字,这类文字被称为“爻辞”。如果说伏羲完成了八卦及六十四卦的创作,那么这些解释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六爻的文字的作者是谁?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司马迁说过的一句话中得到启示:“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4]很显然,司马迁认为周文王是《周易》的作者。他的这一观点,被孔颖达作了进一步的解说,认为卦辞是周文王创作的,爻辞是周文王的儿子周公所作。周公的爻辞传达了周文王的思想,因为“父统子业”的缘故,为了尊崇周文王,人们就统一将《周易》卦爻辞的作者归于文王了。[5]

   至于《易传》的作者,司马迁明确指出:

   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6]

   司马迁认为《易传》的作者是孔子。他的这一观点,虽然得到了班固、孔颖达等人的支持,但从古至今,有关《易传》的作者问题,颇多争议。一般认为《易传》不是一人所为。近年来,随着马王堆帛书《易传》的出现,为孔子与《周易》之间的关系提供了更加有力的证据。李学勤、廖名春、丁四新等先生均认为孔子与《易传》有不解之缘[7]。《易传》传述了孔子的思想,这是毫无疑问的。

   关于《周易》一书的作者,班固认为“《易》道深矣,人更三圣,世历三古”,孟康注:“伏羲为上古,文王为中古,孔子为下古。”[8]伏羲代表的是上古易,周文王代表的是中古易,孔子代表的是下古易。《周易》作者的归属问题,在没有确凿无疑的证据可以一锤定音地解决有关争议的情况下,我们不妨尊重古人崇圣的传统,依照班固的看法,将八卦及其重叠而成的六十四卦的作者归为伏羲,视六十四卦画为“伏羲易”;将六十四卦卦爻辞的作者归为周文王,视六十四卦卦爻辞为“文王易”;将《易传》的作者归为孔子,视“十翼”为“孔子易”。

   明确了《周易》的作者问题,我们就可以来讨论《周易》的成书方式及其特点了。

   八卦的来源及创作方法,《周易?系辞下》说得很清楚:“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9]伏羲仰观天文、俯察地理画出八卦,它是天地万物的拟象。八卦构成的象征符号不是书斋式的抽象思辨与面壁虚构,它是对日出日落、周而复始的天道运行规律的描画,代表的是天地万物类象,其中蕴含的象意即是天地宇宙运行变化的秘密。

   伏羲易没有文字,只有由阴阳爻组合而成的六画卦,它代表的是上古时代的“无字天书”。这部“无字天书”传到中古时代的商朝,有一个叫姬昌的诸侯西伯,因为为人仁厚,得到百姓的拥戴,后来被小人谗言中伤,于是被商纣王派人抓捕,囚禁在羑里这个地方。姬昌在监狱里发愤研读伏羲留下的“无字天书”,思考周人部落的命运,他将自己研读六十四卦画的学习心得记录下来,于是伏羲创作的“无字天书”就有了文字的说明与解释。姬昌是周朝的奠基人,人们尊称他为周文王。《周易》这部经典的命名,显然和他有关。

   由卦爻辞构成的文王易是对伏羲所发明的“无字天书”的智慧开显。借助文王易的文字开示,后学者可以由辞识象、观象见意,藉此领悟伏羲易所蕴含的天地的秘密、自然的真理、人事的吉凶。周文王创作的卦爻辞是建立在对卦爻象的理解和认识的基础之上的,它们是“观象系辞”的产物。这些文字因象而生、为象而作。因此,要准确理解、科学认识《周易》卦爻辞的内涵就必须具备“观象明意”的能力。对《周易》卦爻辞的解读必须与对卦爻象的理解结合起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种解读是准确的、科学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要看这种解读是否符合八卦取象的原则,是否符合天地阴阳变化的规律。

   文王观伏羲所画八卦,悟得了天地人三才之道相与为一的机理,用文字的形式发现天路,表彰天意,在天人之间搭建了“文明”的桥梁。这座“文明”的桥梁通向的不是“未来”,而是“开端”。这个开端即是屈原所追问的“遂古之初”[10]。中华人文思想的本质特征是对“本源”的高度重视,因为“返本”才能“开新”。“温故而知新”[11],这是中华文明思想的精髓所在。

   古代圣人著述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留下来的典籍都是由结论性的简约话语构成的。推理、论证、思辨的过程在书中被省略了。伏羲留下来的仅仅是由八卦图像构成的“无字天书”,这些“无字天书”是如何反映天地宇宙运行的秘密的,他没有作进一步的解释。周文王为什么要用“元亨利贞”“潜龙勿用”等等卦爻辞来解释六十四卦,他也没有作进一步的说明。于是“为往圣继绝学,为现世开太平”[12]就成为春秋时期孔子的学术抱负之所在。孔子一生的学问都凝聚在“述而不作,信而好古”[13]这八个字当中。“好古”是孔子思想的尺度与终极的归宿。这个“古”的根本义,段玉裁一语道破:“《逸周书》:天为古,地为久。”[14]“好古”就是尚友天地,以天地为师。孔子虽然伟大,但却从不认为自己是“作者”。“作者曰圣”[15],“作”是圣人的事业。天地已开,人类岂可离开天地这个大宇宙另外筑造一间“自己的屋子”?“述者曰明”[16],“述”是人师的事情,通经明道,接续斯文。孔子“述而不作”,定位于“述者”,所以他撰写的《易传》重在“述经”,是对《周易》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方法论的系统解说。孔子遵循天地自然变化的规律与特点,从《周易》的“自然之道”中引申出“人文之道”。因为有了孔子传述的《易传》,我们就拥有了通往《周易》世界的桥梁,就拥有了通经明道、接续斯文的可能。

   掌握了《周易》一书的构成方式、构成内容和构成特点,我们就会明白对《周易》的阅读、理解、研究,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搞清楚卦爻辞与卦爻象之间的内在关系,搞清楚卦爻象与天地阴阳变化的逻辑联系;对《周易》的研究,需要将卦爻辞还原为卦爻象,需要将卦爻象还原为天地之象,需要在天地之象的变化中感悟阴阳升降浮沉的消息,领悟“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17]的不易真理。

   维度二:易象与易理

   《左传》昭公二年记载鲁昭公二年春天的时候,晋平王派大臣韩宣子出访鲁国,在掌管图书的官员大史氏那里,韩宣子见到了两本书:

   观书于大史氏,见《易象》与《鲁春秋》。[18]

   这两本书,一本是《易象》,一本是《鲁春秋》。这里所说的《易象》和《周易》是什么样的关系?它们是同一本书吗?李学勤先生认为《易象》是《易传》形成以前、专门讲卦象的书籍,它积累了若干代筮人的解卦知识,是专门用来阐释《周易》、解读筮例的,《易象》也是后来《易传》的来源与基础。[19]我认为,李学勤先生的看法是可信的,符合春秋易学的实际。尚秉和先生指出:“汉儒以象数解《易》,与春秋士大夫合,最为正轨。”[20]也就是说,春秋士大夫是从象数的角度来解释《周易》的。什么是象数?《左传》僖公十五年有明确的解释:

   龟,象也;筮,数也。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21]

象数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指龟卜筮占;第二层是指通过龟卜筮占排衍出的易象,易象即是事物的表象与气数。春秋太史通过对易象的解读,领悟其所代表的事物的表象与气数,藉此对事物的未来发展趋势作出预测与判断。从《左传》《国语》所记载的筮例来看,春秋太史对《周易》的引用与解读是以《易象》作为阐释的依据的。之所以要从“易象”的角度来阐释《周易》,是因为《周易》不是面壁虚构、闭门造车的著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91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