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鲁国尧:音韵学话语体系的建构

——“侨三等”VS“假二等”“假四等”及其他

更新时间:2022-11-07 15:37:18
作者: 鲁国尧  

   内容提要:当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重大任务是加快哲学社会科学学科、学术、话语三大体系的建设。汉语音韵学是中国语言文字学的基本学科,也是国学的基础学科,拥有近两千年的悠久历史。我们应该继承、光大音韵学的优良传统,也要勇于创新,建设具有时代精神的体系。就音韵学话语体系而言,鲁国尧本世纪初曾提出音韵学新术语“矩形网状语音结构图”,今又提出新术语“折叠型切韵图”“展开型切韵图”。音韵学教科书、词典一直都采用“假二等”和“假四等”两个术语,但有深弊,于是另创新术语“侨三等”,以“良币驱除劣币”。就如何建构音韵学话语体系问题,鲁国尧提出四策:继承、光大;考古;淘汰;创新。这或许是中国语言学界论述三大体系构建的第一篇论文。

  

   关 键 词:音韵学话语体系  切韵图  侨三等  假二等  假四等

  

  

   1840年,帝国主义发动的鸦片战争使中华民族自此陷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深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国势凌夷,生民涂炭。1949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一声巨响,声震寰宇。至于今,70年矣,国家由屈辱至崛起,由弱小变强大,由贫穷臻富裕。近十几年内笔者曾经以“振大汉之天声”及“中国语言学的愿景”为题,先后发表二文,提出“国力学术相应律”“文化学术后发论”。①值此中国学术“做大”“做强”之时,我们应该加快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三大体系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建设,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国之兴盛,学之繁荣,匹夫有责,笔者拟就多年从事的专业音韵学科,提出一些刍荛之见。

  

   一、厘清音韵学的学科体系

  

   音韵学是中国人文学科的传统学科、特色学科。音韵学是中国的具有近两千年悠久历史的研究汉语语音的学问。

  

   音韵学包含两大部分:一是汉语语音史,另一为汉语古典语音学音系学。

  

   音韵学的下位学科或曰分支学科历来有两说。第一说亦即传统的三支说,是古音学、今音学、等韵学。第二说是四支说,即古音学、今音学、北音学、等韵学,其中“北音学”说的产生距今约百年。

  

   上述的“等韵学”之前的两个或三个分支学科都是汉语断代语音史,用较新的术语说,则是“上古音史”“中古音史”“近代音史”。“近代音史”的研究对象既有“北音”也有“南音”,即举凡近代的东西南北方音皆被囊括于中,自较“北音学”这一术语完善。

  

   无论三支说、四支说,处于最末的“等韵学”都是有别于断代语音史的另一门类,它是中国古典语音学和古典音系学,一直被认为是音韵学的重要内容。

  

   “音韵学”“等韵学”“今音学”“古音学”以及20世纪前期使用的“北音学”“上古音学”“中古音学”“近代音学”这些专门用语都是中国音韵学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中的“成员”。

  

   时代在前进,学术在发展。犹如汉语语音史按照时间的先后,分为上古音、中古音、近代音一样,传统的“等韵学”也应该按照时间先后,分为“切韵学”和“等韵学”。这是鲁国尧在1992年发表的《卢宗迈切韵法述评》长文中第一次提出的。我国现代语言学的先驱者黎锦熙先生的名言:“例不十,不立法。”[1]6鲁国尧广征博引文献典籍以五十余例证明,唐五代辽宋夏金元直至明初“切韵”“切韵之学”“切韵法”“切韵图”等专有名词不绝于书。而在这一段漫长的历史时期内,并未出现“等韵”“等韵学”“等韵图”等字样,这些词语流行时代应是明、清、民国。②以前的音韵学教科书总是将“切韵学”叫做“宋元等韵学”,“必也正名乎”,自1992年以后改称新术语“切韵学”。

  

   “切韵学”“切韵法”“切韵图”是千年以前的中国学者创造的音韵学话语,沉埋多年,1992年被“发掘”而重放光芒,又复纳入音韵学的话语体系之内。

  

   二、切韵学的两个术语“假二等”和“假四等”

  

   本文着重讨论音韵学话语体系中的术语问题。

  

   谢伏瞻《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一文云:“话语体系是学术体系的反映、表达和传播方式,是构成学科体系之网的纽结,主要包括:概念、范畴、命题、判断、术语、语言等。”“哲学社会科学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2]

  

   众所周知,每个学科都有很多专门用语即术语,术语是学术智慧的结晶,是学科的柱石。我们应该在承继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发扬创造精神,创造出新的更切合实际,更符合时代精神的术语,为推进学科建设而尽心竭力。

  

   如果从先贤在东汉顺帝、桓帝时(公元二世纪)发明反切算起,那么音韵学已经有1900年的历史;如果从第一本韵书曹魏时李登《声类》算起,也有1800年的历史。[3]209—211在如此漫长的过程中,音韵学有了很充分的学术积累,话语体系已经相当充盈,如“纽”“韵”“声母”“零声母”“韵母”“韵头”“韵腹”“韵尾”“呼”“等”“音和”“类隔”“阴声韵”“阳声韵”“阴阳对转”“一声之转”“古无舌上音”“谐声表”“知其分而后知其合,知其合而后愈知其分”,等等。[4]146-159是不是再没有发展空间呢?答曰:否。生当新时代,应该发挥我们的聪明才智,创造新的适合于当今时代的用现代语言表达的新术语。笔者有志于斯,不揣谫陋,曾经在拙作《张麟之〈韵镜序例〉申解四题》《中国音韵学的切韵图与西洋音系学(Phonology)的“最小析异对”(minimal pair》二文中将《韵镜》《七音略》《切韵指掌图》式的切韵图命名为“矩形网状语音结构图”。③切韵图是中国古代音韵学的富有特色的硕果之一,我创造的“矩形网状语音结构图”,自信具有时代感,这个术语可以纳入音韵学的话语体系。

  

   如今笔者再次讨论音韵学的话语问题。《韵镜》《七音略》类型的切韵图旧有“假二等”“假四等”两个术语,在曹述敬、谢纪锋两位学者主编的《音韵学辞典》中都列条,都有明确的解释。请看:

  

   假二等:音韵学术语。指三等韵中出现的庄、初、崇、生四母字,这批字论韵母本属三等,但由于声母的关系,被等韵图列到了二等的位置上,因而不能看成是真正的二等韵字,例如鱼韵的殖、初、锄、竦等。

  

   假四等:音韵学术语。指三等韵中出现的精、清、从、心、邪、喻六母字,这批字论韵母本属三等,但由于声母的关系,被等韵图列到了四等的位置上,因而不能看成是真正的四等韵字,例如阳韵的将、锵、墙、相、详、阳等。[5]104

  

   上引曹、谢两位主编《音韵学辞典》中的两个“等韵图”,若依1992年新提出的“切韵学”居先“等韵学”处后之说,都应作“切韵图”。

  

   教过音韵学课的教师都知道这“假二等”“假四等”是教学中的一个大难点,初学音韵学的学生对“假二等”“假四等”这两个术语不是一下子就能理解、接受的。在我的教学生涯中,学生常常感到困惑,而发问,“葅、初、锄、疎”为什么要放在二等的位置上?“将、锵、墙、相、详、阳”为什么要放在四等的位置上?它们为什么被认为是“假”的?既然被认为是“假”的二等字和“假”的四等字,那么它们真实身份是什么?“真”“假”问题很是纠结。要回答这些问题,不得不探究它们“托体”的那种切韵图的体制。

  

   陈寅恪先生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6]245在宋代,学术的诸多方面都表现出蓬蓬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在中国古代学术史上“宋学”与“汉学”“清学”鼎足而三。宋代的语言文字学也生机盎然,切韵学即是其一,从沈括《梦溪笔谈》卷15“切韵之学”条可见在宋代切韵学师法多门,多姿多彩。④令人惋惜的是,许多有关切韵学、切韵图的典籍在历史长流中被湮没。在这里举一典型例子,南宋张麟之《韵镜序》述及宋孝宗时人杨倓作《韵谱》。清戴震《答段若膺论韵书(丙申)》云:“上年于《永乐大典》内得宋淳熙初杨倓《韵谱》。”[7]85音韵学人感到痛惜的是,此书先是佚失至清代乾隆时大规模辑佚《永乐大典》时被发现,但在戴震之后不见传述,显然又复佚失。我不禁要向上苍祷告:希冀有朝一日杨倓《韵谱》重见天日,那将是音韵学人之大幸。

  

   从流传至今的五种切韵图《韵镜》《七音略》《四声等子》《切韵指掌图》《经史正音切韵指南》可见,切韵图是以韵(含声⑤)为经,以纽为纬组织而成的矩形网状结构的音系图。

  

   敦煌石室遗书中有《守温韵学残卷》《归三十字母例》,当是晚唐五代之物,所见者皆为“三十字母”。⑥而在传世的宋代文献中,无论切韵图、切韵法,所见者皆为“三十六字母”。若以纽(即“三十六字母”之“字母”)的排列方式归纳,切韵图有两种体式,一为“(局部)折叠型切韵图”,另一为“(全部)展开型切韵图”。

  

   为方便计,先介绍后者,三十六字母如果逐字母展开列图,应是三十六列,故谓之“(全部)展开型切韵图”,传存至今的《切韵指掌图》就是这种体式。现在再谈“(局部)折叠式切韵图”,它的最重要的特点是这种切韵图体式不是三十六列,而被人为地固定为二十三列。人们不禁要问:“36-23=13,为什么偏偏只能减成23列。而不能再作增减?内中有什么玄机?”答曰:“这种切韵图采取折叠式,犹如中国人夏日使用的折叠纸扇。”当然不是彻底地折叠为一,也不是任意折叠,而是有条件地折叠其中的部分,如舌音的“端透定泥”和“知彻澄娘”,若一线排列则为八列,于中折而叠之,则得4列,这两组中的各个纽依次在发音上有一一相似相应之处,而且它们还有历史渊源⑦。在折叠式切韵图里,有的列上下甚至三个字母叠在一起,如齿音的“照二穿二床二审二(即庄初崇生)”“照三穿三床三审三(即章昌船书)禅”“精清从心邪”从上至下,分别居二、三、四等位置上。有些列永远只有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列当然不产生折叠的问题,如“见溪群疑影晓匣来日”等。这种仅有23列的切韵图,或据音理,或依史源,精心安排,巧夺天工,真如宋玉《登徒子好色赋》的“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虽今人亦叹为观止:“千年前的古人对汉语语音系统结构的认识与分析竞到了这般精密的程度!可见中华学术的辉煌、伟大!”

  

   请看《韵镜》《七音略》的列图方式。⑧表头下面的四行分别是一等、二等、三等、四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803.html
文章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2019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