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慎明:试论新世纪全球化的指导原则与实践

更新时间:2022-10-30 00:13:06
作者: 李慎明 (进入专栏)  

  

   (一)关于什么是全球化

   我们已跨入新的千年、新的世纪。新旧千年、新旧世纪交替之际,不少新的词汇在全球正高频率地震荡或跳跃在人们的唇齿和媒体间,“全球化”便是其中之一。但在全球化的前面,大都加上色彩斑斓的定语,诸如经济全球化、竞争全球化、贸易全球化、金融全球化、法律全球化、带有人道主义色彩的全球化,等等。这些繁多的语词迷雾的背后,都有其特定的实质内容。因此,在讨论全球化之前,揭示各种有代表性的全球化提法的本质内涵十分重要。

   一般意义上的经济全球化,应该是指由于高新科技特别是信息技术及其产业的迅猛发展,导致运输和通讯成本的大幅降低,从而直接推动国际贸易、跨国投资和国际金融的迅速发展和高新科技的广泛扩散与辐射,使整个世界经济空前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和科技发展的客观要求和必然趋势。它使各国、各地区之间经济和贸易活动的联系不断增加,有利于新知识和高科技的迅速交流和广泛应用,有利于促进各国、各地区经济要素在全球范围内逐步实现优化配置,从而提高各自的经济效益。这种生产社会化意义上的经济全球化给各国、各地区带来新的难得的发展机遇,也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创造了新的有利条件。这是大势所趋,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任何国家、地区和民族都不应该或不应被置身其外。置身其外,是闭关锁国;被置身其外,是被边缘化。

   从来没有离开生产关系的生产力。就如同人的手心和手背须臾不可分开一样。当今西方少数强国所主张的经济全球化、市场全球化、金融全球化、法律全球化、民主全球化、带有人道主义色彩的全球化,等等,本质上是以这些强国为主导的、以实现全球少数人利益为目的的国际垄断资本力图征服整个世界的过程。正因为如此,连西方国家学者也承认,“全球化的本质是经济强国的国家利益”。西方少数强国所要达到的全球化,决不满足于在经济上维护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的旧秩序,而是图谋建立新的更加不公正、不合理的所谓国际经济新秩序;决不仅仅是扩大国际间的经济联系、合作与交流,更是国际垄断资本及其少数跨国财团对全球化的扩张,甚至还表现为西方少数强国对其社会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向全球的浸润和推销。这种意义上的全球化,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也许可能会风行一时。但是,从历史的长河看,真正的公平、正义必将取得最终的胜利,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毕竟要被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所代替。当今西方少数强国所主张的这种全球化,决不是什么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更不是人类发展的最终归宿。

   应当指出,当今西方强国主导和支配的经济全球化包含两种属性:一方面,它反映了当前资本主义世界生产力高度发达先进性;另一方面,它又体现了垄断资产阶级力图向全球输出其生产方式乃至其没落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狭隘的利己性。当前的经济全球化从本质上讲是西方主导的全球化,它的这种双重属性,在人类和平与发展的事业中起着不同甚至相反的作用。其生产力的先进性,是在一定的历史范畴内,直接推动包括国际贸易、跨国投资、国际金融及高新科技的迅猛发展,促进了人类物质文明的显著进步。从这个意义上讲,它将造福于人类,并为将来共产主义的实现提供丰厚的物质基础,因而具有重要的历史进步意义。但是,就其狭隘的利己性而言,其本质是对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范围内兴起的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民主运动的反向清算和逆向报复,是对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进一步侵害和“和平”戕伐。西方少数发达国家垄断着全球化规则的制定权和实施权,并加紧对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进行盘剥,侵犯处于弱势地位的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安全和经济主权,甚至强迫这些国家接受其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在全球积聚和激化各种社会矛盾。这种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最终必然会阻碍和破坏全球社会总体生产力的发展和提高。

   为了人类社会进步和维护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根本利益,并逐步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同世界各国和各地区广泛开展贸易往来、经济技术合作和科学文化交流,促进全人类的和平与发展事业,我们应当大声疾呼,共同倡导一个公正合理的全球化。

   (二)关于公正合理的全球化

   关于公正合理全球化的本质内涵,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期间的讲话和2000年11月在亚太经合组织第八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的讲话中,均作了精辟的阐述。

   全球化问题,涉及整个人类、各个国家和各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有鉴于此,我们谈论全球化,就必须坚持“全球”的视角,而决不能仅仅站在少数国家、少数利益集团和少数人的立场上来看待问题。维护世界和平,争取人类社会发展和进步,应成为全球化的最高指导原则;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地倡导整个人类、全世界各国都公正、广泛地分享益处的全球化。

   第一,我们倡导逐步共同富裕的全球化。

   《联合国宪章》的序言中明确指出:“我联合国人民同兹决心,……运用国际机构,以促成全球人民经济及社会之进展”;《联合国宪章》第1章第55条又写道:联合国应促进国际间“较高之生活程度,全民就业,及经济与社会进展”。但是,当今经济全球化,非但没有达到《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要求,反而进一步扩大了多数人、多数国家与少数人、少数国家的“数字鸿沟”。请看事实:一是富裕国家与贫困国家的收入差距1990年为60:1,1997年达到74:1。1999年最富裕国的人均GDP(美国为30600美元)与最穷国(埃塞俄比亚仅有100美元)的人均GDP之比竟达到300:1。目前,在全球60亿人口中,有30亿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足2美元,其中有12亿人还不到1美元。世界上最富有的三个人的财富便超过48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之总和。二是不少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国内的贫富差距也在拉大。在1977年—1999年间,美国最穷的1/5家庭得到的税后收入(扣除通货膨胀等因素)下降了9%,而最富的家庭却增长了43%。这就是说,最富裕的270万美国人拥有的收入和处于经济最底层的1亿人的收入相同;那些靠最低工资维持生计的人,今天挣到的美元按实际美元价格,还比不上30年前的水平。少数人、少数国家愈来愈富,多数人、多数国家愈来愈穷,这无论是对于一个国家还是对全球来说,都必然会最终产生极大的不稳定性。这一点是西方有见识的政治家也是看得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康德苏认为,无法忍受的贫困是对全球化世界最大的系统化威胁。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也明确指出,“一个不公正的世界乃是一个危险的世界”。

   为了我们这个星球的和平与发展,我们呼吁,我们应当实现全人类、全世界各个国家逐步共同富裕的全球化,而决不是某些少数人、少数特定集团、少数特定国家或少数特定国家共同体内部富裕的全球化。

   第二,我们倡导平等、公正、互惠、共赢的全球化。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主要是由西方少数强国主导和推动的。这样的全球化对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来说是极不公正的。这种不公正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国际产业分工的不平等。这是历史上长期的殖民统治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形成和发展的结果。几百年过去了,这一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在有些方面却更加严重。以信息技术为中心的高新科技在西方强国迅猛发展,但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总体上仍在国际经济中扮演着“世界农村”的角色。污染严重、劳动强度大、价格低廉的简单加工工业或劳动密集型的制成品的生产,仍是其经济社会生活中的普遍现实。其落后农业国和原材料生产国对工业发达国家的从属和受掠夺、奴役、控制的地位仍然没有实质性变化。

   二是国际贸易体系的不平等。首先是规则的不平等。现在国际经济交流和合作中通行的国际惯例和规则,主要是由西方强国制定的,其中有相当多的歧视、欺负、损害第三世界国家的极不合理、极不公正的条款。比如柏林墙倒塌之后,出现了所谓的乌拉圭回合框架下的关贸配额。又如农产品和加工食品是第三世界国家出口最多的产品,而西方对其所设置的关税远远高于他们之间的关税水平。美国、加拿大、欧盟和日本,这所谓的“四联体”国家之间相互平均关税不等,从日本的4.3%到加拿大的8.3%都有。但他们对第三世界国家产品包括农业及其加工产品,关税经常超过100%,有的达到550%。 这便使第三世界国家的产品很难进入他们的市场。再如,西方规定将生产过程纳入所谓的国际“公平贸易标准”,认为第三世界使用廉价劳动力在简陋生产条件下生产的商品不是标准生产,并拒绝进口。其次是价格的不平等。由于西方强国掌握了世界市场多数商品价格的决定权,因而他们便随意抬高工业制成品特别是高新科技产品的价格,恶意压低原材料和各种初级产品的价格。比如,橡胶生产国在20世纪60年代用25吨橡胶便可购进6台拖拉机,而到80年代,用同样数量的橡胶却只能购买2台拖拉机。在国际贸易分工体系中,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处于十分不利的被压榨、被剥削的地位。

   三是国际金融货币体系中的不平等。西方强国的贷款条件日趋苛刻,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不但资金缺乏,而且长期债台高筑。目前,第三世界欠西方发达国家的债务共计有2.5万亿美元,每年出口创汇中的25%被用于还债,但是这笔债务越还越多。1990年,拉丁美洲的债务为5000亿美元,从那时起,还本付息已达7800亿美元,但现在其债务仍有8000亿美元。

   上述种种不平等,是导致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根源。为了人类的和平与发展事业,就必须为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就必须把经济全球化建立在所有国家的平等、公正、互惠、共赢的基础之上。

   第三,我们倡导共享人类文明和高新科技成果的全球化。

   可以说,因特网是当今世界高新科技的缩影和代表。但是,享受这一高新科技成果的主要是西方强国。到2000年2月,北美上网人数接近1.4亿,欧洲7000万,在世界人口中占最大比例的亚洲还不足6000万,拉美不到1000万,而中东和非洲则几乎可以略去不计。美国拥有的电脑数量比世界其他地方的总和还要多。而当今世界上仍有大约一半人连电话还从未使用过。以宣布“历史的终结”而闻名的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把这一现象称为“美国全球科技霸权时代”。美国的《独立宣言》强调“人人生而平等”,但在享受人类现代科技和文明上,人与人之间是多么不平等啊。因此,完全可以说,除了用界碑或地雷、铁丝网界定的国界线外,还存在着一条用是否能够创造、拥有和应用高新技术来划分的无形的国界线。

人类文明是几千年来全世界共同创造的结果,每个民族都为当今世界巍然屹立的科技殿堂建设作出了贡献,但当今世界各个国家和民族所享受到的科技份额却有天壤之别。美国的历史不过220多年,它在今天却独占了高新科技之峰巅。究其原因,一是靠本国人民的辛劳和智慧。二是其无偿袭用其他国家和民族几千年文明的传承和积累。1891年以前,美国完全不承认外国的专利权。三是其利用枪炮攫取的钱财和通过不平等贸易获取的超额利润,投资科技并廉价购买了大量的专利技术。四是大肆吸纳全世界的高技术人才。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统计,1995年,在美国科学和工程项目的工作人员达1200万,其中72%的人员出生在第三世界国家。人才外流是第三世界国家向西方强国廉价的技术转让。这也是当今世界全球化中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现象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五是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名,采用多种措施封锁高新技术,甚至在受资国抢先注册专利,低价倾销其产品,抑制甚至摧毁对方独立自主的科研与开发能力。与此同时,西方强国还向第三世界国家高价转让一些已经过时的技术,从而进一步造成第三世界国家与他们在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上的依附关系,企图使第三世界国家永远处于国际垂直分工体系中的最底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527.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0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