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伟:规范和引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资本健康发展

更新时间:2022-10-20 17:15:42
作者: 刘伟 (进入专栏)  

  

   摘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必须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发挥其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社会发展而言,在实践上是一个重大的经济和政治问题,在理论上是开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时代化新境界的重要创新。本文在分析资本一般性质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资本应具备的新特征基础上,梳理了当前我国资本无序扩张的主要表现和深层原因,针对性地提出了进一步完善和规范引导资本健康发展的原则和举措。

   关键词:资本性质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资本无序扩张  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

  

   一、资本的一般性质和特性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深化对新的时代条件下我国各类资本及其作用的认识,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发挥其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要认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资本,首先需要明确资本的一般性质。

   资本作为重要的历史范畴和理论范畴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发展萌发资本主义并逐渐进入资本主义时期的事情。就其自然形态而言,资本是最为重要和基本的生产要素,其不仅表现为各类物质形态的资本,也表现为人力资本。就其社会形态而言,资本是特定的社会生产关系,即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体现(蒋学模,1994)。这种自然形态与社会形态的统一,使得资本具有了特殊的历史性质,并且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了特殊的历史推动。一方面,资本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关系的制度基础,资本的运动过程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运动和实现的过程;另一方面,资本的市场竞争性配置机制推动了生产力空前发展,创造了人类现代化文明形态。从现代化文明发展史来看,现代化的经济社会发展内涵发端于工业化,即人类社会以工业文明替代传统的农耕文明;现代化的经济社会制度内涵则发端于市场化,即人类社会以市场机制冲破小农经济。工业化和市场化所构成的现代化的历史进程,首先是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联系在一起,以资本作为经济制度基础,以“市场”作为资源配置机制,从而取代了封建主义社会形态。

   资本的社会属性使之作为生产要素具有一系列新的历史特性,正是这些新的历史特性使之能够令资本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机制历史地统一起来,使市场经济的历史出现首先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基础之上。之所以资本主义形态能够在人类文明史上首先与市场经济机制相统一,重要的一点在于资本本身的属性和特征能够满足市场经济机制对于基本经济制度的基本要求。同时,资本本身作为社会生产关系的生产和再生产也需要通过市场经济机制来实现。

   从理论上来说,资本具有以下几方面突出特性。一是资本作为经济权利摆脱了(也要求摆脱)超经济权力的限制。相比较前资本主义时期的封建社会而言,具有“单纯的经济性质”,资本所体现的要素产权不再依附于各种超经济权力,因此其运动规则能够并且需要首先遵循经济规则,而不是首先服从政治的、行政的、宗法的等超经济权力运行规则,而超经济强制的普遍存在,恰恰是封建社会形态下的私有制不能建立市场经济机制的所有制及产权制度原因。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不仅是使资本成为摆脱超经济权力“奴役”的经济权利,而且使这种经济权利成为支配其他非经济权利的力量(胡乐明,2022),从而形成了“资本主义”。二是资本作为排他性的权利,具有相对明确的所有者主体和相对严格的交易界区,从根本上改变了欧洲中世纪封建土地制度下产权主体混乱和产权界区不清的格局,从而改变了封建制度下土地作为基本生产资料(要素)不可交易的局面。交易的实质是所有权在不同产权主体之间的转让,主体的排他性不明确、界区不清晰,相互间所有权转让意义上的交易便难以普遍发生,而且即使发生,交易过程中的风险和摩擦也会是难以预料的(交易成本居高不下会阻断交易)。资本私有制的产权主体排他性和交易界区清晰度远远严格于以往的私有制,进而适应了市场交易对产权制度的基本要求。三是资本作为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具有扩张积累的逐利性。一方面,资本的可交易性及市场竞争风险使资本家不同于封建主,中世纪欧洲封建主的土地不可交易,也就不可能通过市场竞争获得或失去土地,相应地也就不存在生产要素(土地)的市场风险和市场激励,而资本所面临的市场竞争则使资本家必然具有无限扩张的冲动;另一方面,实现扩张积累的根本途径便是逐利,因而资本具有冒险逐利的天然属性,资本家贪婪和扩张的程度远高于封建主——封建社会形态下封建主具有浓厚的寄生性和消费性的保守特征。进一步地,资本的价值一般性使其逐利积累扩张行为摆脱了财富在封建社会形态下的实物形态的限制,在逐利的驱动下可以冒与之相对应的任何风险。四是资本作为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生产方式的关键要素,只有与劳动力商品形成雇佣劳动方式,才能实现资本的增殖要求,才可能成为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因而,资本的本性在于实现剩余价值的占有,具有剥削性。不同于以往私有制条件下凭借生产资料占有和人身依附关系条件下的剥削,资本运动所实现的剥削通过法权式的资本与劳动力的市场等价交换机制,即形式上的平等交换,而事实上的不平等(劳动力商品价值和使用价值的不同,使其价值或价格和所运用创造出的价值存在差异)。因此形成资本与劳动的根本对立,在这种对立中,一方面是资本通过无偿占有剩余价值而形成资本的积累,另一方面又是劳动者被剥削进而形成贫困的积累,导致资本主义形态下经济危机成为源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周期性现象。五是资本的权能具有结构性,这是生产社会化的必然要求。即是说,资本的不同权能在一定条件下可以通过市场加以分解,形成私有资本主体基础上的不同权能分解到不同主体的权能结构,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不同的资本(企业)治理结构。一方面,这种权能结构及相应的治理结构本质上是私有资本通过市场形成的产权制度性分工,不同产权权能由不同主体掌握,能够在产权制度上获得分工效率;另一方面,在获得这种制度分工效率的同时,可能会形成权力、责任、利益的严重失衡,在缓解资本私有制与生产社会化尖锐矛盾的同时,加剧资本“冒险”的冲动,加剧经济增长的“泡沫”和经济发展的不可持续性。

   总之,就资本的一般历史社会性质而言,它具有产权主体的“纯粹”经济性、交易界区的排他性、扩张积累的逐利性、雇佣劳动的剥削性、产权权能的结构性。正因为如此,资本构成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形态的基石。

   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

   在马克思恩格斯经典作家的理论中,社会主义社会形态作为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或称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是在根本否定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因而社会主义与作为生产关系意义上的资本是根本对立的,不存在所谓“社会主义资本”的命题。然而在历史实践中,人类社会形态的演变、社会主义革命和制度建立并不是单一直线的逻辑演进,包括“十月革命”和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内的实践,恰是在资本主义链条薄弱环节同时也是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落后的国家首先取得突破,相应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社会形态的生产力发展要求基本经济制度具有多元性,即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基础上,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是在社会主义历史实践长期探索中,特别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伟大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关于基本经济制度的科学认识。尤其是提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相互统一的历史命题之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突破了西方经济理论将市场与资本主义作为统一体,同时把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对立起来的传统,突破了西方正统经济学关于市场化的改革必须以资本私有化为制度基础的“华盛顿共识”,也克服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根本对立理论的历史局限,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需要坚持的方向(荣兆梓,2017)。由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如何有机统一,便成为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从理论上来说,资本作为生产要素和生产关系的体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无论是作为基本经济制度中的构成部分,还是作为市场竞争中的行为主体存在,是得到了肯定的,同时在经济制度和法律制度上也是被充分承认的(周丹,2021)。问题是在实践中如何更好地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资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生产要素,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既是一个重大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既是一个重大实践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理论问题,关系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关系改革开放基本国策,关系高质量发展和共同富裕,关系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这就需要在认识和把握资本一般属性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入分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应有的特性和对资本的基本要求,深刻理解和把握资本作为一种物化的生产关系所具有的双重属性:一方面,资本在自然形态上是重要的生产要素,具有创造财富推动生产力发展的积极作用,其本身就是社会生产力中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体现着科技进步、治理水平等技术和制度创新的水平;另一方面,资本具有逐利、扩张、剥削等属性,体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本质,必须在基本经济制度和市场运行机制上、宏观经济结构和微观经济基础上等各方面加以规范引导。

   1.公有资本的主导性。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统一关键在于公有制与资本的融合。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本质特征,公有资本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物质基础。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占主体地位,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宏观结构上公有资本在社会总资本中占优势;二是微观基础上国有资本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对经济发展起主导作用。

   2.资本属性的多样性和多形态性。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存在多种经济成分,与多种经济成分相适应,资本构成必然呈现多样性和多形态性的特征。具体从经济成分来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资本是由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私人资本、外商资本和港澳台地区资本所构成的,显示出多样性的特征。从资本形态来看,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兴起与发展,传统的“商品资本”“产业资本”“金融资本”“人力资本”等资本形态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拓展。例如,迅速兴起的数字经济领域中的“数字资本”,以及“文化资本”“生态资本”“社会资本”等新型资本概念相继涌现,使得资本的形态日益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

   3.资本运作的市场性与社会主义宏观调控引导性的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资源配置的特征在于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的本质要求其运动和实现形式必须是市场机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的分布、重组和结构调整均离不开市场机制的作用,资本运作表现出明显的市场性。但是,这种市场调节并不是自发进行的,而是在中国特色宏观调控下有计划进行的。

   4.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资本具有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文明作用,也承担着促进人的发展的历史使命。资本需要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经济发展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并且历史地推动这一价值取向的实现。资本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在参与资源配置过程中推动经济发展,是实现中国式现代化的关键因素。但是,资本未必能促进人的发展,甚至可能产生异化——资本作为物,异化为统治、改变、支配人的命运的异己力量,人创造了资本但却不能控制它。而“人的发展”才是一切发展的最终目的和归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资本在努力探寻经济发展与人的发展的有机统一,实现资本的文明作用和历史使命的有机结合。

5.资本的逐利性和扩张性决定了其日益深度融入全球化与金融化进程。经济全球化是人类不断突破地域限制、进行经济交往、实现生产总过程的全球扩展的过程。我国作为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避免地被纳入资本全球化过程。同时,金融化使得金融领域的资本日益广泛地渗透到物质和非物质生产领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2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