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利安 谢锐 阎文虎:当前世界宗教的基本特征

更新时间:2022-10-09 11:17:59
作者: 李利安   谢锐   阎文虎  

  

   宗教自古以来就是影响人类社会各个方面的重要社会现象。历史上,宗教曾长期是人类社会中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今天,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宗教依然是最为普及的一种文化现象。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2000年,全世界的宗教徒约51.37亿,占当时总人口60.55亿的84.8%。可见,这个世界依然是个充满宗教信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几乎没有一个民族没有宗教的信仰,也几乎没有一个地区没有宗教的流行。世界万象,文化纷繁,没有一个领域看不到宗教的痕迹,也没有一个层面没有宗教的渗入。宗教以直接的或间接的方式、正面的或负面的效应,正在持续不断地加深和延伸着对当今人类社会的影响。有政治家预测,宗教将是21世纪人类面临的最棘手的难题之一;有学者认为,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物质生活的巨大丰富,人类不是抛弃宗教而是越来越投向宗教,所以21世纪将是宗教稳健发展的世纪;也有宗教家满怀欣喜地坚信,宗教将在21世纪获得其在人类社会和人类心灵中最辉煌和最深刻的地位。不管这些说法是否准确合适,但宗教的确是当前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构成要素之一,离开了对宗教的考察,我们就无法认清这个变动着的复杂世界。

   当前世界宗教的基本动向表现在许多相互联系的方面。对这些动向进行考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展开。学术界对此曾有一些初步的探讨,但还很不全面,尚有进一步系统全面研究的必要。笔者在这里从宏观的角度,以逻辑联系与范畴对应的方法,对当前世界宗教的基本动向进行框架式清理和系统性分析。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的世界宗教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所以,以下所总结的各个动向之间总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有时甚至是融合难分的。世界宗教的复杂多变性,也使我们可能遗漏一些已经发生的动向,笔者对这些动向的研究与捕捉,既考虑到当前世界宗教的主流趋势,也考虑到与中国宗教之间的交往关系,从而使本研究在揭示真实的同时,也能为中国的现实利益提供可能的服务。

   1、传统宗教复兴与新兴宗教兴起并存

   传统宗教,特别是世界三大宗教以及个性分明的民族性宗教如犹太教、印度教等依然在持续增长。这种增长主要表现在这些宗教的流传地域在扩大;信教人数和宗教活动的场所在增加;经济势力在扩张;对社会的影响力在加大,特别是对民众心理的渗透依然非常深刻。从地区分布来看,传统宗教的复兴呈现出以下特点:传统宗教在发达国家的增长主要表现为,原来占主流地位的传统宗教在经济势力和社会影响力方面的不断增长,以及原来主要流传于亚洲地区的传统宗教的大量进入;而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亚非拉地区,传统宗教特别是西方的宗教,增长速度很快,例如在非洲,基督教、伊斯兰教都在争夺各自的势力范围,而佛教也在这几年向非洲传播;在社会急剧转型的国家,曾被压抑的主流宗教信仰的复兴更呈现出迅猛之势,如俄罗斯的东正教,进入80年代以来,随着政局的动荡,直至苏联解体以后,复兴热潮曾一浪高过一浪,独联体中的中亚各国的伊斯兰教也出现了空前的复兴热潮。据权威的《国际传教研究公报》统计,自1900年以来的近百年内,世界上传统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等宗教的信徒人数一直处于增长之中。20世纪初,世界人口只有16亿,当时信教人数约不到13亿,占世界人口的80%。20世纪70年代世界总人口为37亿,信教人数约31亿,占总人口的83.8%。本世纪初,世界人口达60亿,宗教信徒约51.37亿,占总人口的84.8%。其中,基督教徒(包括天主教、新教、东正教)约19.99 亿,穆斯林约11.88亿,印度教徒8.11亿,佛教徒约3.59亿,这四大世界传统宗教的信徒总数就占当时世界信教总人数的88%以上。就我们国家而言,信教群众人数也在持续增长,1997 年10月16日中国政府公布的《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白皮书》统计,建国前夕中国穆斯林为700余万人,而目前已达1800余万人,基督教建国前夕只有200余万人,而现在已超过1000万人。

   与此同时,在世界范围内,新兴宗教也在不断增长。所谓新兴宗教,主要是相对于传统宗教而言,在时间上出现的比较新,一般是指19世纪中叶以后出现的宗教,内容上也比较新,脱离传统宗教的常规,搀杂各种现代物质文化和多种宗教成分,在教义、教规、组织制度等方面与传统宗教有所不同,从而导致与传统宗教的分离或者遭到传统宗教的排拒。当代新兴宗教普遍用一些新的观念去解释世界,提出一些重构社会或改造已过时宗教的口号,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或某些方面迎合了现代多元社会中不同社会成员对人生观、价值观的需求,以填补在社会转型期内旧的价值观崩溃后所造成的内心空虚的需要,满足部分社会成员对新价值观的探求欲望。新兴宗教出现和发展的主要地区一般是在社会体制急剧转型、传统信仰瓦解或缺乏活力、居民意识形态发生混乱的国家。根据《1990年大百科年鉴》统计,新兴宗教的信众已占世界当时总人口的2.5%以上。另据一些资料测算,新兴宗教的信众从本世纪初至90年代增加了约5倍。在美国,自60年代以来,新增加的宗教团体就有2500个左右。根据《国际传教研究公报》统计,至1997年,全世界的新兴宗教信徒约1.484亿,新兴宗教的组织约有十几万个。仅在美国已经注册的新兴宗教团体约7000多个,其中600多个比较活跃。欧洲18个国家有1300多个。在日本1994年登记的有2000多个,信徒人数在百万以上的就有8个,其中最有影响的创价学会号称国内外会员近2000万人。新兴宗教名目繁多,形式多样,内容纷杂,与传统宗教相比,它包袱小,灵活性大,较有活力,发展迅速,变化也快。迄今为止,新兴宗教发展已出现了分化,有的已成为中型教会,拥有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信徒;大量的是中小型的教派或膜拜团体,活动范围较小,默默无闻,自生自灭。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先生认为,新兴宗教是与传统主流宗教不同的新宗教团体或新宗教运动,其主要特点是扬弃或反对传统信仰,抵制或脱离主流文化,挑战或怀疑社会权威,强调个人体验并回归神秘主义。新兴宗教通常会改造或抛弃传统宗教教义而自定一套教义体系,会摆脱现有社会建构和宗教组织而自建其宗教机构、自立其崇拜修行方法,会以一种隐蔽或神秘的方式结社、传教,也会以一个自称具有超凡脱俗能力的人作为教主或创始人。这些新兴宗教在与当代社会的关系上已出现了两极分化,一种在反主流传统的同时仍主张与社会生活紧密结合,投入和参与现实人生;另一种则强调过与现实社会隔绝的宗教生活,实行乌托邦公社制和以教主为核心的独立社会生存。在后一种发展中,也有一些教派或极端团体因非人道、反社会之举而沦为“邪教”,成为国际社会的公害。

   2、宗教的冲突与宗教的对话并存

   尽管当前世界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但是世界各地的冲突依然不断。当今世界上的冲突有各种各样的类型,从冲突的起源和主要参与因素来看,有政治或经济利益的冲突,有民族之间的冲突,还有宗教或文化之间冲突等。当然,这些因素往往是交织在一起的,在政治、经济与民族的冲突中,往往渗透着宗教之间的对立,所以,宗教冲突成为当今世界冲突的一大突出特征。在宗教冲突中,有的属于直接的宗教冲突,有的则属于具有宗教背景的冲突。前者主要围绕宗教之间的矛盾而展开,后者则是以宗教的对立为导火线或催化剂或加油器。近年来发生在我国周遍的中亚、南亚、东南亚地区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如中东、高加索、欧美、拉美等地的冲突,大多属于宗教冲突。这些冲突已成为影响世界局势动荡的主要因素。

   由于历史原因,世界上不同宗教及同一宗教的不同教派之间存在着许多重大的纠纷和难以弥合的矛盾。仅在亚洲,东南亚的佛教与伊斯兰教之间(以泰国南部地区为典型)、天主教与伊斯兰教之间(以菲律宾南部地区为典型),南亚的印度教与佛教(以斯里兰卡为典型)、印度教与伊斯兰教(以印度尤其是克什米尔地区为典型)以及印度教、锡克教、基督教、袄教之间(南亚次大陆各地都有表现),西亚的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以阿以冲突为典型)以及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之间(以黎巴嫩为典型)和伊斯兰教各派系之间(以伊拉克国内及其同伊朗之间为典型)历来就存在着矛盾。在欧洲,北爱尔兰的基督新教与天主教之间、波黑的伊斯兰教、东正教、天主教之间、乌克兰的天主教和东正教之间、车臣的东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塞浦路斯的东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等,也都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正是这些宗教矛盾和其他矛盾交织在一起,引发了一连串地区战争与暴力冲突。

   宗教冲突的主导因素是宗教观念和宗教感情,而宗教观念和宗教感情是历经千百年形成的,与此相应,宗教矛盾也是在长期的历史演进过程中积淀下来的。不同宗教、不同教派之间发生矛盾和摩擦,最后都有可能被升级为宗教利益乃至国家利益层面上的矛盾或冲突。而此时,宗教信仰的独特感召力易成为国家用以动员民众参战的重要资源。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宗教矛盾与民族矛盾、领土争端、政治分歧、经济利害以及军事冲突等问题交织作用,致使那里的地区矛盾和冲突盘根错节。所以,从本质上来看,宗教冲突不仅仅是诸神之间的战争,从事当代宗教与国际政治问题研究的金宜久先生认为,在那些存在宗教对立、教派纷争的国家中,宗教问题往往与社会问题、民族问题,或者说与社会冲突、民族冲突纠结、交织在一起,才形成教族冲突。这类冲突和纷争,都是基于不同民族成员或同一民族内部因信仰上的分歧和差异而引起的。宗教对立、教派纷争是信仰的、意识形态的冲突,有其思想的、文化传统的因素;这类对立和纷争往往只是表象,甚至只是假象。实质上,宗教对立、教派纷争的背后则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即民族之间的、甚而是同一民族内部因社会政治、经济利益的差异所产生的矛盾而导致的冲突。也就是说,宗教问题往往是复杂的利益矛盾、文化冲突的“宗教表现”。

   随着全球化的迅猛发展,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信仰群体,要脱离整个人类的共同利益而独立发展已是不可能的,所以,各民族和各信仰群体都必须学会在一个多样化文化的国内外环境中生活,善于在宗教信仰和思想文化上与各种类型的学说、主义、理念进行对话和交流,以平等的身份、宽容的态度去理解其他民族的信仰和文化,以文明的方式进行文化的交流。正是在这一大的背景下,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民族传统下的人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感到宗教之间对话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早在1893年在芝加哥世界博览会期间,由一小批教会人士发起的“世界宗教议会”开创了近代历史上不同宗教之间对话的先河。1993年8月-9月,在芝加哥召开了第二届世界宗教议会,与会者6500人几乎来自每一种宗教和教派。会上制定并发布了《走向全球伦理宣言》。该宣言在历数当今世界各种认为苦难之后指出,没有一种全球伦理,便没有更好的全球秩序。宣言从各大宗教的道德准则中提出全人类都应当遵循的一项基本要求:每个人都应当受到符合人性的对待,并以耶稣的话:“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和孔子的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支持。全球伦理提出了人类应有的最低限度的道德,因而具有基本性,同时,因为这种道德在各种不同宗教和文化传统中都有其根据,所以也具有普遍性。由此开始,各种不同宗教之间的对话开始取得具有历史意义的成果。1998年联合国通过了伊朗一个提议,将公元2001年确定为联合国“文明对话年”。而宗教对话是文明对话的主要形式,它是针对“文明冲突”的观点而来的。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要使各种不同民族的文化能够合而不同地生存,就需要对话。没有对话,世界就不会安宁。2000年8月16日,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支持下,世界宗教领袖们相聚在联合国总部,召开了宗教与精神领袖世界和平千年大会,把宗教之间的对话推向高潮。

   3、宗教的世俗化与宗教的回归化并存

马克斯·韦伯对现代社会作过一段精彩的总结:“我们的时代,是一个理性化、理智化,总之是世界祛除巫魅的时代;这个时代的命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07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