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卓新平: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发展中国宗教学

——纪念毛泽东主席关于开展宗教研究重要批示50周年

更新时间:2022-10-04 20:11:45
作者: 卓新平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探究了毛泽东主席1963年做出开展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宗教研究重要批示,回顾了近50年中国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以及中国宗教学的发展,分析了目前在宗教研究领域存在的问题和分歧,并对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及其指导的中国宗教学提出了自己的相应思考和建议。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国宗教学;无神论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中国宗教学研究是毛泽东主席亲自提倡和推动的,为我们的宗教研究指明了方向,开辟了道路。今年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也是毛泽东主席关于开展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宗教研究重要批示50周年。1963年12月30日,毛泽东主席对中央外事小组“关于加强对外研究的请示报告”做了重要批示,特别指出:对世界三大宗教,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我们却没有知识,国内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研究机构,任继愈用历史唯物主义写的论佛学的文章有如凤毛麟角,不批判神学就不能写好哲学史,也不能写好文学史、世界史。根据这一重要批示,周总理对开展宗教研究做了具体指示:要研究世界三大宗教的理论、现状和历史,包括它们的起源、教义、教派、经典等。在毛泽东主席和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直接指示下,任继愈先生于1964年组建成立了世界宗教研究所,我国从此有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专门研究世界宗教的学术机构。在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之际,我们重温50年前这一重要批示,回顾50年来中国宗教学的发展及其成就,感到格外亲切和兴奋。明年是毛主席亲自倡导而成立的世界宗教研究所建所50周年纪念,梳理和回顾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发展中国宗教学的成就,正确认识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一、关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研究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认识及宗教研究上的具体体现,也是宗教工作和宗教研究的指导思想。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我国的宗教研究一直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尤其自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已经取得巨大成就,这是我国宗教学发展的重要标志。科学地研究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宗教研究领域贯彻和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的有力落实。因此,突出和强调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已经成为当前宗教工作及其研究领域旗帜鲜明的举措。近年来,世界宗教研究所每年组织一次全国规模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讨会,出版了多卷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论文集,不少学者也相继推出了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个人专著和文集,特别是在中央组织的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工程中设立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专项研究,有力推动了从资料搜集、原著翻译到专文及专题探讨的系统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的繁荣局面已经形成。遗憾的是有人没有系统研究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的学说及观点,却对这种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专门研究说三道四、挑剔指责,甚至荒唐地认为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有机构成,而是“费一番周折”“装进”的。历史不怕检验,事实自有公论。

   回到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原典研究,仔细弄清马克思主义论宗教的基本观点及其时空背景联系,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在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本态度和科学方法上,我们应遵循如下一些思考:

   第一,读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原著应系统、全面地对其科学体系进行整体性把握。

   谈论马克思主义,必须读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在认真阅读的基础上再思考论说。那种不读书而信口开河、把自己的想法想当然地视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观点来任意曲解或使用,并把自己的无知强加于人,这种不良风气尤为学术界所耻。马克思主义充满了严肃性和科学性,唯有静下心来认真、系统、全面地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原著,才拥有真正的发言权,体现出我们对经典作家的尊重、崇敬。

   第二,对经典作家的理论、思想要争取读懂、读透,不可一知半解,更不可误解歪曲。

   领会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所思所想,则应该顺着经典作家的思路来透彻、正确地理解其博大精深的思想精髓和基本要义。真正弄清马克思主义的原意,需要下功夫去仔细研读,根据对经典作家著述的系统了解、全面认识,再对其思想加以诠释、论说。对经典作家的言论断章取义、随便发挥,只会误解或歪曲,这也是对经典作家及其著述的一种亵渎。

   第三,学习经典作家的著作必须了解社会历史的时空关联,从社会背景来解读。

   读经典作家之书不能孤立地、封闭地阅读,而应该以一种开放性视域,结合其社会实际、时代处境来思考性地阅读,辩证性地看待经典作家的相关结论、基本观点。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读懂、弄通、用活。例如,马克思对宗教的分析是基于宗教与当时社会的关联,指出“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产生了宗教,一种颠倒的世界意识,因为它们就是颠倒的世界。……因此,反宗教的斗争间接地就是反对以宗教为精神抚慰的那个世界的斗争”。正是看到宗教的这种具体社会关联,马克思在当时就已经强调:“就德国来说,对宗教的批判基本上已经结束;而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1]现实与宗教的关系是存在决定意识,宗教是现实社会生活曲折、复杂的反映。马克思当时指出所在之“不好的社会”产生了“不好”、“消极”的宗教,也是当时宗教作为社会意识所反映出来的宗教特性。这也理应是我们今天分析中国宗教的一个基本的方法,社会存在是什么样的,那么社会的宗教反映就会是什么样的。有些人指责我们今天中国社会的宗教,却不谈或回避今天中国社会现实。有人随之却如此联系来说,“按照这种推理,是否也可以这样说:马克思主义产生在不好的社会,所以是个不好的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个好的主义,所以产生它的社会是个好社会?”这种提问及联系实质上是把宗教与马克思主义完全等同起来了!我们在此需要指出的是,社会意识反映相应的社会存在,这是社会意识的共性;而不同的社会意识则有其不同的反映方式,这是其相关的特性。而马克思主义作为社会意识与当时的宗教却有着不同的特性,马克思主义作为社会政治意识所反映的是当时刚出现的、代表未来社会发展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的意识,其特点是以一种革命、批判的方式来反映其存在的社会;这种革命、批判的意识同样也是对当时社会存在的反映,其革命意识与宗教意识的不同就在于马克思主义主张批判并推翻这个“不好的社会”,为此也主张停止对宗教的批判,而直接来批判其社会、政治和法律。所以,马克思主义是与宗教性质全然不同的社会意识,但都产生于其存在的社会,也从不同层面反映出这一存在社会的真实。当时的宗教意识要维系这一“不好”的社会,故有其负面、消极和错误,因而也受到马克思主义对之进行的意识形态批评。而马克思主义则要成为这一“不好”社会的掘墓人,要对之加以造反、革命!这也是其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显然,马克思主义作为革命理论之“主义”与宗教是不同性质的意识形态,不能将之等同、混淆。在此,我们必须分清不同的社会意识是如何对其存在社会加以不同的反映的。如果认为在同一社会中都是一样的意识形态,那么我们今天也就没有必要再谈意识形态分歧或意识形态斗争之说了。那种把马克思主义与宗教相等同,认为二者具有“相同”的性质,是“同样”的社会意识形态,会“相同”地反映其社会存在的说法只是强词夺理,反映出其意识形态的混乱和逻辑的荒唐而已。

   同理,当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掌握了政权,人民自己当家作主之后,在这种“新社会”及“新政权”中,则不再应如对以往“旧社会”、“旧政权”的态度那样采取革命、造反或推翻的行动;而宗教对这一“新社会”及“新政权”的反映如对其服从、维护等态度,也就应该重新评价,对之有着相对积极的审视。当然,对于复杂的宗教反映,我们也必须冷静分析,加以实事求是的说明。社会存在变了,其社会意识及其社会反映势必也有相应的变化;这才是历史逻辑、客观真实、历史唯物主义的正确态度。如果社会存在发生了根本变化,而对其社会意识的看法仍一成不变,那只能是教条主义、历史唯心主义,只会反映出持此观点者在思想上的僵化。

   第四,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观点应抓住其精神实质、科学方法。

   马克思主义对宗教问题探究的科学方法是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我们应以这种科学方法来指导我们对世界的观察,对相关问题的分析、处理;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意识到一切都会随时间、地点的变化而变化,因此,应该尊重客观事实,做到实事求是。

   第五,应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作为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伟人来看待,不可将其“神化”。

   人的存在都有其时空之限,革命伟人也同样如此。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是历史进程中的伟人,其理论是在其革命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拓展、提高和完善的。其思想的形成乃一动态的进程。所以,我们不能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相关理论及结论“教条化”,或将之作为不许更改、变动、调整的固定“教义”来对待。

   第六,学习马克思主义必须理论联系实际,具有中国问题意识。

   这种学习的关键在于用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方法、科学思路来指导我们对当下、现实问题的观察、研究,立足于我们在中国国情、21世纪世情中观察、分析、解决问题的客观需要,从而辩证地掌握其科学方法来运用于我们的实践之中,建设、发展“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并尽早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宗教观。

   第七,在学术研究中应尽力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与我们的研究工作有机结合。

   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学说是重要的社会科学学问,同样有其学术特点和风格。例如,马克思对青年黑格尔派和费尔巴哈等人的研究,恩格斯对圣经、早期基督教和德国农民战争的研究等,都具有学术专业的性质,也给我们提供了研究学问的宝贵经验及方法。所以,我们的学术研究也应该结合这种学术性,突出其中相关的特色和重点。

   第八,关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宗教问题的专有研究,把握其基本观点。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有机构成,因此,我们应该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体系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具体内容整合起来来研究宗教问题,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除了论宗教的专题文章之外,还有不少论述及思想散见于其他著述之中,我们应该对这些散论加以梳理、集中,归纳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宗教观的一些基本观点,并且准确、科学、理论联系实际地把握、运用这些基本观点,领会其核心思想。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方法,自然也体现在其宗教观上。所以,我们应该善于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具体问题的探究有机结合,注意其内在规律和逻辑关联。

   第九,必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辩证性、实践性和开放性。

   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问题之具体评说有其具体社会背景。其结论与这种具体时空密切关联,我们不能剥离这种具体的时空处境来随意引用、运用其相关结论。应该把握马克思主义分析、研究宗教问题的基本方法,注重理论前提与理论结论的逻辑关联及一致性,认识到其前提变了,其结论也势必会发生相应变化。所以,不能僵化、静止、形而上学地对待马克思主义有关宗教的具体观点和结论。

   第十,以科学发展观来看待并发展马克思主义宗教观。

   我们必须注意观察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本身在认识、研究宗教问题时的发展、变化,认识到其理论的历史发展和逐步完善。经典作家是历史中鲜活之人,决不可将之作为僵化、不变的“偶像”。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坚持、发展马克思主义就必须与时俱进,勇于创新。这也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在“全球化”的世情和改革开放的国情中的历史使命。

二、关于中国宗教学的发展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95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