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建:十八大以来中央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政策论述与实践行动

更新时间:2022-09-26 00:55:52
作者: 张建  

   内容提要: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长期坚持的立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严密防范和打击外部势力的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明确表明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严正立场。中央在涉港问题上全面开展反干预斗争,采取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制裁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有关机构和个人,积极争取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治港政策的理解和支持等措施反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当前,虽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空间受到大幅压缩,但外部势力仍会采取各种方式打“香港牌”。中央政府在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方面,仍要加强反干预、反制裁的机制建设,以维护我国国家利益为出发点,差异化、层次化、阶段化应对外部势力的干预。

   关 键 词:一国两制  香港事务  国家安全  外部势力  核心利益  政策论述  实践行动 

  

   引用格式:张建.十八大以来中央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政策论述与实践行动[J].统一战线学研究,2022(2):109-118.

  

   香港回归以来,外部势力通过多种方式深度干预和渗透香港事务,将香港作为对中国内地进行颠覆、渗透、破坏的前台,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外部势力一直企图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变成一个反华反共的“桥头堡”,作为遏制中国发展的棋子。近年来,随着国际形势以及港澳形势的发展,外部敌对势力遏制中国发展的行径愈演愈烈。一些境外敌对势力通过多种方式与香港反中乱港势力勾连合流,为他们撑腰打气,利用香港从事危害我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这些行为和活动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严重危害我国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外部敌对势力充当“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对香港事务的干预日益加剧,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越来越严重,充分暴露出他们把香港作为棋子、遏制中国发展的图谋[1]。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严密防范和打击外部势力的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通过外交战、法律战、舆论战等方式与外部势力进行斗争,有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未来,中央仍要在涉港问题上全面开展反干预斗争,维护“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和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目前,学界对新时代中央防范和化解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缺乏系统性总结与梳理,过往研究主要聚焦外部势力的不同主体对香港事务的干预情况和影响。本文拟从中央反干预的视角对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进行系统性梳理。

  

   一、政策论述的发展

  

   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程。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更加注重反干预政策的顶层设计,更加坚定表明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更加明确涉港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更加全面开展反干预斗争。

  

   (一)习近平主席关于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重要论述

  

   习近平主席在重要场合严正阐明中方立场,表明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坚定立场。这是对外部势力的严重警告,体现了中央坚决反对和挫败外部势力图谋干预、搞乱香港的坚定决心。2017年7月1日,习近平主席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2]。2019年11月14日,习近平主席在巴西利亚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时,就香港局势表明中国政府严正立场。他强调,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2019年12月20日,习近平主席在庆祝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香港、澳门回归祖国后,处理这两个特别行政区的事务完全是中国内政,用不着任何外部势力指手画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意志坚如磐石,我们绝不允许任何外部势力干预香港、澳门事务[3]。当晚,习近平主席在应约同特朗普通电话时强调:“我们对近一段时间来美方在涉台、涉港、涉疆、涉藏等问题上的消极言行表示严重关切。这些做法干涉了中国内政、损害了中方利益,不利于双方互信合作。希望美方认真落实我们多次会晤和通话达成的重要共识,高度关注和重视中方关切,防止两国关系和重要议程受到干扰。”[4]2021年2月11日,习近平主席在同拜登通电话时,向美方严正阐明台湾、涉港、涉疆等问题是中国内政,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美方应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慎重行事[5]。此外,习近平主席在同一些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会见或通电话时,多次重申中国政府的主张。他们坚定支持中国在涉港等问题上维护自身核心利益的立场。

  

   (二)党和国家政策文件中关于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表述

  

   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是党和政府长期坚持的立场。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防范和反对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2019年10月,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和进行分裂、颠覆、渗透、破坏活动,确保香港、澳门长治久安。2020年5月,全国人大通过的《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表明,国家坚决反对任何外国和境外势力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2020年10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强调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2021年11月,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中,明确将“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敌对势力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顶住和反击外部极端打压遏制,开展涉港、涉台、涉疆等斗争,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严厉打击分裂、颠覆、渗透、破坏活动”作为新时代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6]。

  

   (三)中央有关部门在政策文件和工作中对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阐述

  

   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针对外部势力的干预,中央政府及时通过外交渠道进行交涉。2021年3月18日至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安克雷奇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时,“敦促美方恪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尊重中国全国人大关于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决定,停止插手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停止为‘港独’势力撑腰打气,撤销对中国官员和机构的非法制裁,不要再试图搞乱香港,不要阻挡中国推进‘一国两制’的进程。如果美国继续一意孤行,中国必将作出坚定回应”[7]。2021年12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一国两制”下香港的民主发展》白皮书指出:“事实一再表明,反中乱港势力及其背后的外部敌对势力是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罪魁祸首,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罪魁祸首,是损害香港繁荣稳定的罪魁祸首,也是阻碍香港特别行政区民主向前发展的罪魁祸首。”[8]在对外关系全局中,国家核心利益具有顶层设计和政策界定的功能。国家核心利益从根本上是中国政治利益在对外关系中的延伸[9]。美方以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等为借口肆意介入香港事务、支持反中乱港势力搞乱香港。其所谓“与香港人站在一起”,实则是将香港地区作为遏制中国的工具。这一系列行为严重损害中国核心利益。2020年8月7日,杨洁篪明确指出:“台湾、涉港、涉藏、涉疆问题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事关中方核心利益。中方严正要求美方慎重妥善处理有关问题,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对美方损害我国核心重大利益的言行,我们已经并将继续采取坚定、必要的反制措施。中方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10]2021年6月11日,杨洁篪在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时,就涉疆、涉港等问题再次表明中方严正立场,敦促美方尊重中方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得以任何借口干涉中国内政,不得以任何方式损害中方核心利益。其后,外交部发言人、中国驻英国大使和国防部等多次表明涉港议题事关中国核心利益,警告、敦促外部势力停止插手、干涉香港事务。

  

   二、采取措施全面反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

  

   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政策设计体现在中国政府反干预、反制裁的具体行动和实践中。新时代,我国反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举措更加注重法治化、全面化以及协同化。

  

   (一)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

  

   2019年10月,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支持特别行政区强化执法力量。2020年5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简称《决定》)规定,国家坚决反对任何外国和境外势力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反制,依法防范、制止和惩治外国和境外势力利用香港进行分裂、颠覆、渗透、破坏活动。《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相关法律,切实防范、制止和惩治任何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的活动。2020年6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简称“香港国安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制度机制作出法律化、规范化、明晰化的具体安排,并将其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明确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实施。香港国安法对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作出了详细规定。香港国安法考虑到国家安全案件,如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有困难,则经香港特别区政府或者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提出,并报中央人民政府批准,由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对案件行使管辖权。制定和实施香港国安法是香港回归以来,中央处理香港事务的重大举措,有利于“一国两制”香港实践的行稳致远。另外,2021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简称《反外国制裁法》),为依法反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提供了法治支撑和保障。

  

   (二)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

  

香港原有选举制度为反中乱港势力通过选举进入特别行政区的政权机关和其他治理架构提供了可乘之机。从国家层面对香港选举制度作出系统性修改和完善,构建起既符合“爱国者治港”原则又符合香港实际情况的选举制度,切实有效地阻止外部势力的政治代理人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等治理架构,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切断反中乱港势力夺取香港管治权的重要制度保障,是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和香港长治久安的治本之策[1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