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左希迎:美国对华常规威慑战略的调整

更新时间:2022-09-25 18:27:58
作者: 左希迎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全球层面和地区层面,美国长期将维护其霸权地位置于外交政策的核心,威胁使用压倒性军事力量惩罚对手或者使对手确信无法赢得战争,以此向对手施加威慑,这被视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基石之一。在战略方向上,美国将战略重点从欧洲转向了亚太,并在西太平洋地区部署了强大的军事力量。尤其是经过1996年台海危机的测试,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被认为拥有了赢得战争的能力和控制冲突升级的支配力,并具备了对中国的强大威慑能力。然而,面对美国的霸权地位,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通过多种策略抵制美国的力量。也正是在1996年台海危机以后,中国加速推进国防现代化,致力于打造一支现代化军队。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大多数领域大幅缩小了与美国在技术和技能水平上的差距,中美两军实力对比也日趋平衡。

   在内涵上,威慑意指通过发出武力威胁来劝阻对手采取不必要的行动。一般而言,威慑主要受到军事实力和战略决心两个因素的影响。这意味着,威慑的过程不仅仅是一种对军事力量的算计过程,也是双方战略动机和军事学说的认知过程。美国战略界认为,近年来,美国在常规军事力量上的绝对主导地位被侵蚀,导致其常规威慑的可信度受到严重挑战。美国对华常规威慑的效用显著下降必然带来一系列重大变化,包括其威慑理念和战略的变化,并推动美国调整既有的力量建设和力量部署。当前,美国的常规威慑理念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美国如何进行相关战略调整?本文将探讨以上问题,通过分析美国常规威慑理念和战略的变化,提高我们对中美战略互动模式的理解。

   一、美国战略界对中国常规威慑能力提升的认知

   美国对华常规威慑战略调整,根本原因在于中美两国常规威慑能力的相对变化。冷战后,美国在军事上占据主导地位,能够较容易地向西太平洋地区投送力量,因此更容易威慑中国。然而,随着中国军事上威慑美国能力的提升,美国进入西太平洋地区的难度增加了,其威慑中国的效用也降低了。在此背景下,美国战略界对中美常规威慑能力的认知出现了微妙变化,甚至对美国常规威慑的可信度产生了疑虑。

   (一)中国常规威慑能力的快速提升

   中美常规威慑力量此消彼长的态势,在理论上可以通过中美两国军事实力的相对变化进行考察。尽管中美都致力于提升自身常规威慑能力,但是中国在这场竞赛中进步更大,快速缩小了与美国的实力差距。中国不仅聚焦于发展“反介入与区域拒止”能力,强化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常规威慑能力,而且积极发展实现地区安全和全球安全目标的常规力量,相对削弱了美国的主导地位和战略优势。

   首先,中国坚持在常规军事领域还欠账、补短板、练绝活,大幅缩小了与美国的数量和技术差距,在军事现代化上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其一,中国加大了投入力度,在核心技术上取得了诸多突破。例如,辽宁舰、山东舰和福建舰三艘航空母舰、055型驱逐舰和075型两栖攻击舰下水,极大地提升了海上作战能力;歼20、运20和直20相继问世,在技术上快速追赶美国。这些先进的武器装备和作战平台成为中国捍卫国家利益和威慑美国的强大依靠。其二,发展“撒手锏”武器,对美形成局部优势。中国在反卫星武器、反导武器和反舰武器等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在反卫星武器上,中国在2007年1月11日进行首次反卫星试验后,又进行了多次试验,这表明中国已经具备打击外层空间通信卫星的能力。在反导武器上,中国在2022年6月19日进行了一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在此之前,中国分别在2010年1月11日、2013年1月27日、2014年7月23日、2018年2月6日和2021年2月4日进行了五次试验。以东风—21D、东风—26和鹰击—21为代表的反舰武器,成为威慑美国海上力量的“撒手锏”。

   其次,中国理顺制度与机制,在新领域和新方向上寻求突破,以求在技术创新上赶超美国。中国不仅在新一轮军改中成立了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同时在武器装备研发上也逐渐聚焦到隐形飞机、高超音速武器、电磁炮和无人机等先进武器装备上,军事技术创新加速也给美国形成了不小的压力。以高超音速武器为例,2019年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上,中国展示了首款高超音速武器东风-17弹道导弹。“东风-17弹道导弹研制成功,中国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走在前列。”2021年8月,中国进行了一次绕地轨道航天器试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英国《金融时报》甚至宣称这是可以携带核弹头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并且美国导弹防御体系也无法予以拦截。由于高超音速武器的关键之处不在于飞行速度,而是能够控制飞行路线和飞行高度,高超速和机动性使得它很难被追踪、瞄准和击落,因此成为中美角逐的关键领域。中国在这一领域占据了优势,无疑提高了中国对美国的常规威慑能力。

   综合以上讨论,中美两国之间常规威慑的态势正在发生重大转变。中国对美威慑能力建设呈现出聚焦于体系对抗的特征,正在从发展“撒手锏”武器为主的模式转变为全面追赶的模式。在1996年台海危机后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军事装备发展的核心问题是如何防止外部势力干涉台湾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美国所谓的“反介入与区域拒止”战略。近年来,中国的资源投入相对充足,军费投向和装备发展正处于历史的关键拐点。在军事技术的多个领域,中国逐渐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对美威慑路径也正在向“一体化威慑”转变。美国认为,中国常规威慑实力的上升必然会侵蚀美国的常规威慑能力,也会影响到美国常规威慑的可信度。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将使得中美之间的常规威慑能力更具对称性,这必然导致美国及其盟友的对华认知产生变化。

   (二)美国战略界的认知

   2021年2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美国国防部将成立一个新的“中国工作组”,由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 III)牵头,国防部中国事务首席顾问埃利·拉特纳(Ely Ratner)负责。拜登要求工作组研究战略、作战概念、技术和部队机构、部队态势、部队管理和情报等高度优先的议题,确立应对中国战略的优先顺序及其开展工作的进程和程序。不难看出,美国政府对中国实力的增长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各种评估层出不穷,我们可以从中看出端倪。美国对华认知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首先,美国的常规威慑能力正在被中国快速侵蚀。美国认为,自身的常规威慑能力被削弱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美国国防工业基础的竞争力在下降。美国国防部2018年10月公布的报告认为,美国国防工业基地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威胁到美国应对大国竞争的能力。谷歌公司前总裁、美国国防部国防创新委员会主任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谷歌智库创始人贾里德·科恩(Jared Cohen)共同领导的“中国战略组”撰写了一份报告,其中建议美国在科技领域对中国展开不对称竞争,呼吁美国制定紧急的政策解决方案,重塑科技竞争力,巩固关键科技优势。第二,中国军事现代化近年来突飞猛进,一大批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武器和作战平台横空出世,美国的军事优势受到挑战。2017年11月,时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Joseph F. Dunford)在塔夫茨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美国的军事优势正在被竞争对手侵蚀,美国有必要持续投入,以保证拥有威慑的能力。2017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直言不讳:“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发展先进的武器和能力,这些武器和能力可能威胁到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和指挥控制体系。”第三,作战理论受到中国的冲击。美国2018年《国防战略概要》提出,美国将面临一个更具有杀伤力和破坏性的战场,竞争对手和敌人正在针对美国的作战网络和作战概念而优化目标,同时充分利用公开战争以外的手段与美国竞争,这些趋势正在挑战美国威慑侵略的能力。可见,美国政府已经高度重视常规威慑能力下降的现实。这是因为,此现实正在挑战美国长期以来坚守的一个信念,即软弱将招致战争。因此,美国常规威慑能力的相对下降有可能鼓励中国铤而走险。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èle A. Flournoy)曾指出,美国威慑能力被削弱增加了中国误判的风险,并可能导致中美两个核大国之间的直接冲突。

   其次,美国也认为自身存在过度焦虑的情况。过去十余年,中国常规威慑能力提升的速度之快前所未有,这引起了美国的战略焦虑。美国战略界认为,中国是美国前所未有的对手。拜登执政以后,其国家安全团队试图释放一个信号,即美国应该重拾自信,避免因聚焦于中国的优势领域而过度焦虑,从而引起战略决策失误,并最终陷入恶性循环。一方面,过高估计中国会引起战略焦虑,战略焦虑将扭曲美国国内政治。美国的一些分析者认为,放大中国的威胁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了反作用,并会扭曲其国内政治,对其国家安全非常不利。另一方面,美国过于聚焦中国的优势领域将引发过度反应,过度反应本质上比中国本身更危险。瑞安·哈斯(Ryan Hass)对这一倾向批评道:“专注于中国的优势而不考虑其弱点会造成焦虑,焦虑滋生不安全感,不安全会导致过度反应,过度反应会导致糟糕的决策,损害美国自身的竞争力。”

   再次,美国尚未做好与中国爆发战争的准备,提升常规威慑能力符合其利益。美国过去20年致力于反恐战争,长期忽视大国冲突,因此在大国战争准备上严重不足。提升美国的威慑能力,主要有两种方法:一是瞄准中国,投入更多资源。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认为,美国当务之急是聚焦于真正的威胁,拜登政府必须明确而反复地命令军队集中力量威慑中国,缩减其他任务,并将威慑中国的任务编入政府的国防预算要求和国防战略。二是联合盟友和战略伙伴,强化与它们之间的安全合作。美国有分析者认为,美国过于依赖自身的力量投射,而不是依靠盟友的“反介入与区域拒止”能力。通过促进有利的权力分布,慑止对手直接威胁美国及其盟友或控制关键地区,防止对手阻止美国进入全球公域。

   综合以上讨论,中国军事力量的快速成长的确正在重塑中美之间的常规威慑态势。中国体量如此之大,成长速度如此之快,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冲击将是巨大的。中美之间的互动模式将是非常复杂的,有些可以在国际关系史中找到先例,有些将是全新的。因此,考察美国应对中国的理念和战略将具有重要的意义。

   二、美国对华常规威慑理念的变化

   当前,大国战略竞争正在深刻影响美国的常规威慑理念。中美战略竞争和俄乌冲突促使美国领导人认真思考三个密切相关的问题,即如何在宏观上规划美国威慑战略的概念和框架、如何提升威慑中国的常规军事能力、如何推进在地区核心安全问题上的战略布局。观察美国战略界近年来的言辞和行为,美国在对华常规威慑的概念创新、能力建设和议题落实三个层面的理念逐渐清晰化。

   (一)提出“一体化威慑”概念

2021年3月9日,时任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S. Davidson)在参议院作证时强调,美国在与中国展开大国竞争时面临的最大危险是“常规威慑力的削弱”。戴维森的这一判断,近期在美国政府内部得到了多数人的赞同。这是因为,以传统军事优势为核心的常规威慑仍然是美国对抗中国的战略基石,也是美国维系在印太地区战略信誉的关键所在。在中国军事力量快速发展的当下,美国面临着加强常规威慑、投资军队未来优势的迫切需求。为了加强常规威慑,美国提出了新的威慑概念。2021年4月,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称,战争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它跨越了前所未有的战区,从天空延伸到网络空间,并深入到大洋深处,这需要国防部内部有新思维和新行动。因此,奥斯汀将“一体化威慑”视为美国国防战略的基石,认为它要靠技术、作战概念和能力的无缝融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