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进田: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实践的人本价值哲学

更新时间:2022-09-24 23:13:01
作者: 刘进田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实践的人本价值哲学,首先是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价值哲学,不是知识哲学。用马克思的话说,马克思主义是改造世界的哲学,不是单纯解释世界的哲学。其次,马克思主义价值哲学是实践价值哲学,不是理论价值哲学。理论价值哲学是一种没有温度的价值理论、价值知识,实践价值哲学则是有温度、有态度的价值观念。在此存在着价值论和价值观的区别,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区别。再次,马克思主义实践价值哲学是围绕着人的解放(“政治解放”和“人类解放”)和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以“人类能力的发挥”为“目的本身”,以人为本的价值哲学。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性质和特质。这不是说马克思主义哲学不重视知识和理论、不重视解释世界,而是说在马克思主义实践的人本价值哲学中,知识、理论、解释世界都要建立在改造世界以实现人的解放的基础之上。恩格斯说,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其次才是一个理论家。革命实践是首要的、优先的,知识、理论要服务于革命实践。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价值哲学

  

   价值哲学是相对于知识哲学、理论哲学或解释世界的哲学而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价值哲学,就是说它不是知识哲学,不是单纯解释世界的哲学,而是探寻价值、改造世界、实现价值的哲学。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说得极为清楚:“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1]57马克思之前的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特征是解释世界、认识世界,重视认识论,强调知性,属于知识论哲学。西方近代哲学之父笛卡儿、培根所倾心关注的都是知识和理性问题。笛卡儿哲学的第一原理是“我思故我在”,强调的是作为认识能力的思维、理性;培根的著名口号是“知识就是力量”,强调的是知识和获得知识的正确方法。美国哲学史家梯利在讲到近代哲学的精神和特征时指出:“理性成了科学和哲学的权威。注意力从探索超自然的事物转到研究自然事物。人们用自然的原因来解释物质和精神世界,解释社会、人类制度和宗教本身。”[2]近代哲学主要围绕知识的来源、标准、获得方法等问题而展开,经验主义和唯理主义是哲学争论的主要问题。因此,马克思之前的近代哲学主要是知识哲学,哲学家们只是用经验主义或唯理主义等不同的方法来解释世界。

  

   解释世界虽不能说不重要,但当世界已经变得严重地束缚人、奴役人的时候,还停留在解释世界上就不能令马克思满意了。为此,马克思果敢地扬弃了解释世界的知识论哲学,原创性地构建起改造世界的价值哲学。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产生是哲学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变革。革命变革的实质就是将知识哲学变革为价值哲学,特别是变革为实践的人本价值哲学。

  

   马克思之所以要将以知性为特征的解释世界的哲学变革为价值哲学,是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基础和人本价值关切的。这就是18世纪那批伟大的启蒙思想家运用知识和知性所建立起来的“理性王国”,在资产阶级革命后所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并没有得到完全兑现。在资产阶级革命之前伟大的启蒙思想家高举理性的旗帜,“一切都必须在理性的法庭面前为自己的存在作辩护或者放弃存在的权利。思维着的悟性成了衡量一切的尺度。那时,如黑格尔所说的,是世界用头立地的时代,最初,这句话的意思是:人的头脑以及通过它的思维发现的原理,要求成为一切人类活动和社会结合的基础;后来这句话又有了更广泛的含义:和这些原理矛盾的现实,实际上被上下颠倒了。以往的一切社会形式和国家形式、一切传统观念,都被当做不合理的东西扔到垃圾堆里去了;到现在为止,世界所遵循的只是一些成见;过去的一切只值得怜悯和鄙视。只是现在阳光才照射进来。从今以后,迷信、偏私、特权和压迫,必将为永恒的真理、为永恒的正义,为基于自然的平等和不可剥夺的人权所排挤”[3]15。这是启蒙思想家运用“思维着的悟性”所建立的体现“永恒的真理”“永恒的正义”的“理性的王国”。然而革命实践后,这个“理性的王国”并没有真正实现。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现在我们知道,这个理性的王国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理想化的王国;永恒的正义在资产阶级的司法中得到实现;平等归结为法律面前的资产阶级的平等;被宣布为最主要的人权之一的是资产阶级的所有权;而理性的国家、卢梭的社会契约在实践中表现为而且也只能表现为资产阶级的民主共和国。”[3]15原来具有社会普遍性的美好的理性王国,在现实中变形为特殊的资产阶级的王国,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仍然在经济上受剥削、不平等。而且连资本家也无非是资本的人格化,也受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受抽象统治。这是一个物化的、人为物役的社会。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这种有悖于“理性的王国”的物化社会、异化社会的哲学基础正是近代知识论哲学,是“思维着的悟性”。这种作为资本主义哲学认识论基础的“思维着的悟性”,就是康德哲学中的“知性”或理论理性。知性的职能是区分、划分、划界。黑格尔指出:“就思维作为知性[理智]来说,它坚持着固定的规定性和各规定性之间彼此的差别,以与对方相对立。知性式的思维将每一有限的抽象概念当作本身自存或存在着的东西。”“知性对于它的对象既持分离和抽象的态度。”[4]172-173建立在“思维着的悟性”或知性之上的社会理所当然地是一个结构分化的社会,一个受抽象统治的社会。而在马克思看来,劳动异化的根源正是社会分工、社会分化。社会分工、社会分化会造成一种客观的物质力量来统治人、压迫人。社会分工、社会分化,是知性思维在社会结构上的体现。马克思追求的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则是一个消灭了分工、分化的社会。

  

   因此,解释世界的知识哲学必须被改造世界的价值哲学所扬弃,知性必须被理性所扬弃。

  

   改变世界的前提是价值的先行存在和价值在改变世界过程中的不断生成。正如列宁所说的:“世界不会满足人,人决心以自己的行动来改变世界。”[5]229改变世界就是为了让价值从主观转化为客观,再从客观转化为主观。在实践过程中价值实现主观和客观的相互转化、相互生成,不断上升发展。因此,改变世界的哲学必然是价值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和核心是实践,而列宁主张实践就是价值或“善”。他指出:“‘善’是‘对外部现实性的要求’,这就是说,‘善’被理解为人的实践=要求(1)和外部现实性(2)。”[5]229“善”就是价值,而“善”就是改造世界的实践。实践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过程,这过程由于是人类能力的发挥,本身就是价值,而实践的结果是人的需要的实现,是得到实现的价值。

  

   扬弃知性的理性同价值是密切相关的。康德把知性的概念称作范畴,而把理性的概念称作理念。理念是一个价值性质的概念。理性的理念是康德说的物自体的含义之一[6]267。牟宗三说:“康德所说的物自身应是一个价值意味的概念,而不是一个事实的概念。”[7]如果物自体指的是理性的理念意义上的,牟宗三的观点是可以认同的。因此,当马克思在超越知性而迈向理性的时候,他就进入了价值领域。

  

   马克思超越知性迈向理性,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走向总体性或整体性的内在要求,因为理性的对象恰恰是总体或整体。而只有站在总体性或整体性的高度,才能表现出马克思所追求的人类解放价值,相反,如果只停留在知性上就不可能发现人类解放这一最高价值。农民、工人自发的、直接的思想观念并不是共产主义价值观念,而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工联主义价值观念。一个具体的农民的价值理想可能是拥有一块土地当地主,一个具体工人的价值理想可能是摆脱工人身份当资本家,这都是在他们身处的社会形态内部来思考问题,没有从社会形态总体来思考问题,没有把社会形态总体作为批判对象。而理性正是把社会对象上升为总体的能力,因而形成对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总体进行批判的可能,从而能得出人类解放的共产主义价值目标。可见扬弃知性的理性是同价值特别是同终极价值的发生内在相关的。超越了知性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以总体性为特征的哲学,从而也是价值哲学。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并没有停留于理论哲学或唯心主义哲学层面的理性。马克思的哲学方法论是从感性具体到思维抽象,再从思维抽象上升到思维具体。这是《资本论》中的方法。因而理性在马克思这里表现为思维具体(在黑格尔那里是“具体概念”)。而思维具体在实践唯物主义中就是人及其感性活动,即实践。当马克思说“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1]56时,他是把本质看作感性活动,而不是知识论哲学上理解的感性之上的抽象的规定。本质不是感性之上的东西,就是感性活动,在社会来说其本质就是实践。这是马克思的社会现象学、实践现象学、历史现象学。

  

   马克思哲学的实践现象学同价值哲学直接相通。因为实践所显像的正是人的本质力量、人特有的“作为目的本身的人类能力的发挥”[8]927。实践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是打开了人的本质力量的书。因此,马克思的实践现象学就是价值哲学,是实践价值哲学。正是在此意义上列宁直接指认“善”(价值)=实践。善等于实践,也就是价值等于实践。人的本质力量在实践中对象化,在实践中发挥,就是价值,因而价值就是实践,实践哲学就是价值哲学。

  

   可见,当马克思主义哲学强调“改造世界”“实践”“理性”“总体性”主题时,就超越了知识论哲学、理论哲学,以哲学革命变革的姿态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价值哲学。

  

   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是价值哲学还因为马克思哲学思想的发生、演变和发展过程始终围绕着价值哲学的理论架构而展开。价值哲学的理论架构是价值与事实关系、应然与实然关系、自由王国与必然王国关系、超验与经验关系。价值哲学这一理论框架的最初自觉者是英国近代哲学家休谟。休谟在《人性论》中惊异地发现“应当”与“是”的区别,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的区别[9]。休谟的这一发现使得作为价值哲学研究对象的“应该”“应然判断”、价值从混沌的意识中独立出来,因此休谟成为价值哲学的先驱人物。康德继承并极大地扩展了休谟发现的价值哲学理论架构。康德提出理性的运用可以分为两大领域:作为感觉界的自然概念的领域和作为超感觉界的自由概念的领域。康德说:“我们的问题只是这个:自由与自然的必然性能否存在于同一个活动里而没有冲突。”[10]康德建立了感觉界与超感觉界、自然概念领域与自由概念领域、自然与自由这样的价值哲学理论架构。在这个理论架构中的哲学运思就是价值哲学。不同只在于有的哲学强调自由与自然、价值与事实的统一,有的哲学则主张二者的对立,有的哲学则辩证地对待二者,主张二者的对立统一。

  

   马克思哲学思想自发生以来都在价值与事实、自由与自然的价值哲学理论架构中运思,因而是价值哲学。

  

   (一)“精神原则和肉体原则之间的斗争”

  

现在我们能见到的马克思最早的文章是马克思于1835年17岁时写的中学毕业作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这篇文章一上手所讨论的就是作为最高价值的人的自由问题。文章中马克思探讨的问题可集中表达为个人自由选择与社会制约的矛盾、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与淹没“内心深处的声音”的名利虚荣等的矛盾。这是人的精神原则和肉体原则的矛盾。马克思写道:“我们的一生也就变成一场精神原则和肉体原则之间不幸的斗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723.html
文章来源:河南社会科学. 2022,30(07)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