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崔守军 杨宇: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的地缘政治渊源与地缘战略逻辑

更新时间:2022-09-15 23:01:44
作者: 崔守军   杨宇  

  

   内容提要: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地缘政治关系是国际地缘政治、国际关系学者关注的热点问题。俄乌冲突是典型的大国影响下的主权国家地缘战略选择所引发的地缘冲突问题。俄乌冲突涉及到两国的地理区位、历史渊源以及地缘博弈等复杂问题,这正是地理学,尤其是地缘政治学对解析地缘环境变化与地缘冲突的独特视角。本文借鉴“战略三角”理论建立对俄乌冲突的理论分析框架,聚焦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地缘政治渊源和地缘战略的逻辑,系统梳理了俄乌之间的政治关系、文化渊源,探讨了乌克兰的地缘环境与地缘战略选择的变化。在此基础上,从地缘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融合互鉴的视角阐述俄乌冲突的地缘政治生成逻辑,以期为大国博弈与小国安全提供新的理论认知和实践剖析。

   关键词:地缘政治;地缘战略;战略三角关系;俄罗斯;乌克兰

  

   一、引言

   乌克兰地处东欧平原,南接黑海,东连俄罗斯,北与白俄罗斯毗邻,西与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等诸国相连。乌克兰人口规模为4400万,主体民族由两大族群所组成,其中乌克兰裔约占78%,俄罗斯裔则占17%,俄罗斯裔族群主要集中在东南部近2000km的俄乌边境线上。乌克兰矿产资源丰富,铁矿石和锰矿石储量位居世界前列,油气资源相对匮乏,国内所需石油和天然气的70%依赖进口,乌克兰地缘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位于欧盟与独联体的交界处,为天主教文明和东正教文明的交汇处,是俄罗斯与欧洲之间最重要的能源通道,亦是北约与俄罗斯地缘政治的战略前沿,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2022年2月24日俄乌战争的爆发标志着俄罗斯与北约的地缘政治竞斗进入更激烈的新阶段,而乌克兰被卷入大国政治的旋涡无疑是悲剧性的结果。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地缘政治矛盾由来已久,国内外学界从不同角度对其成因进行了诠释。国际学者对于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地缘环境和地缘关系关注密切,主要集中在地缘政治、文明冲突、历史关系及能源依赖等方面。布热津斯基从地缘政治视角对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在欧亚大陆重要的战略地位和未来俄乌关系走向做了独到解读,认为乌克兰作为欧亚大陆地缘政治棋盘上的“支轴国家”,对“战略棋手”俄罗斯具有非同寻常的重要意义。亨廷顿基于文明冲突的视角认为乌克兰处在欧洲文明的断裂带上,未来乌克兰有可能沿着“文明断层线”分裂成两个相对独立的政治实体,其东部与俄罗斯融合可行性较大。学者们探讨了乌克兰和俄罗斯复杂的种族和政治关系,认为俄乌存在民族、文化、语言和行为上的亲密关系,西方寻求吸纳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意图会恶化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政治与外交关系。俄罗斯长期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外交政策、美国对中东欧地区的外交疏忽,以及西方对普京保守主义价值观的误读是导致乌克兰危机发生的重要原因。也有学者从美俄和欧俄关系的视角考察了乌克兰危机的原因和后果,认为俄罗斯富有地缘政治传统的战略文化和自身的不安全感是导致乌克兰危机的主要原因,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地缘政治战略将重塑欧洲的安全秩序。俄罗斯学者H.Украина认为乌克兰地处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其战略区位决定了乌克兰位于大国利益的交汇区,在大国夹缝中求生存是乌克兰不得不面对的地缘政治现实。А Зленко认为俄乌在几百年的合并历史中没有建立平等的关系基础,苏联解体时的财产分割,包括黑海舰队、克里米亚、塞瓦斯波托波尔的归属问题以及俄语的地位问题都是影响俄乌关系的现实因素。与西方国家相比,俄罗斯的政治体制和文化特质缺乏对乌克兰的吸引力,俄罗斯对乌克兰领土主权的质疑和要求是乌克兰希冀从美国和欧洲寻求大国保护的主要动因。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则认为,乌克兰选择西方和面向东方的外交政策之间没有根本矛盾,选择一个方向而放弃另一个方向是不理智的,其特殊的地缘政治地位要求乌克兰成为东西方之间交流的媒介和桥梁。能源合作与能源纷争也是影响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的重要方面,Smith分析了俄乌之间的能源合作与纷争,认为俄罗斯越来越注重利用其能源垄断地位影响乌克兰及欧洲国家,俄罗斯对乌克兰等邻国的政策带有“新殖民主义”色彩,Balmaceda认为在苏联解体后能源成为俄罗斯在周边地区行使权力和影响力的重要杠杆,乌克兰等国成为严重依赖俄罗斯的能源贫乏的独立实体,欧洲国家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复杂图景将影响整个欧洲地区的能源安全。Gustafson认为在柏林墙倒塌和苏联解体后,天然气成为俄欧关系地缘政治和经济相互依赖的主线,能源在俄欧日益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中扮演重要的桥梁作用。

   国内学者从地缘政治经济、双边贸易、相互投资、产业竞合及能源关系的角度探讨了冷战结束后的俄乌经济关系的走向,认为推进独联体内部的一体化战略是俄罗斯重振大国雄心的重要着力点,而乌克兰则是一体化战略的核心。宏观层面未来俄乌的经济关系会逐渐趋弱,在微观层面能否妥善处理能源问题是决定俄乌经济关系好坏的关键,在国际层面大国政治经济关系的调整让俄乌关系中的不确定因素增多。从地缘文化看,乌克兰地缘文化存在明显的空间聚集特征,在地理空间上可划分为俄罗斯族聚集的东部地区和乌克兰族聚集的西部地区,这种地缘文化衍生出来的聚类效应和极化趋势加大了乌克兰的社会“裂痕”。从“主体间性”视角看,乌克兰危机是欧美与俄罗斯两大地缘体在“主体间性”作用下交互争夺的必然结果,只要乌克兰作为独立国家存在,欧美和俄罗斯对乌克兰争夺和博弈就不会停止。俄乌天然气风波背后折射出的历史恩怨是影响俄乌关系发展的主要障碍,俄罗斯对乌克兰东部分离主义势力的支持进一步加快了乌克兰欧洲甚至北约的步伐。

   俄乌冲突是典型的大国影响下的主权国家地缘战略选择所引发的地缘政治冲突问题。俄乌冲突涉及到两国的地理区位、历史渊源以及地缘博弈等复杂问题,这正是地缘政治学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本文借鉴“战略三角”理论建立对俄乌冲突的理论分析框架,尝试对国内外对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地缘政治相关研究进行梳理,厘清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历史渊源及其变化,探讨乌克兰的地缘环境与地缘战略选择的变化,从地缘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融合互鉴的视角阐述俄乌冲突的地缘政治生成逻辑,将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地理、政治、文化等历史渊源和地缘政治渊源,纳入乌克兰地缘战略选择和战略三角关系的分析中,系统阐述了大国博弈对于小国地缘战略变化的影响,为大国博弈与小国安全提供新的理论认知。

   二、俄乌地缘冲突生成逻辑的理论分析框架

   虽然乌克兰的领土面积和人口数量不算小,但相对于苏联、俄罗斯或欧洲大国的国家规模而言仍属于“小国”之列。毗邻强权大国是乌克兰地缘政治环境的客观现实,能否处理好与毗邻大国之间关系悠关乌克兰的安危。正因如此,在欧洲诸国与俄罗斯强权的夹缝中,周边地缘环境造就了乌克兰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和惧怕毗邻大国的地缘安全心态。为此本文尝试借鉴“战略三角”的理论分析框架,阐述小国地缘战略形成的基本逻辑,并对乌克兰的三角战略的选择、三角战略关系生成以及关系失衡进行实践解析。

   2.1战略三角理论的核心内涵

   “战略三角”理论是美国学者罗德明(Lowell Dittme)首先提出并应用于中国、美国和苏联之间的三方战略博弈,后来又被应用于美国与中国海峡两岸之间的三方互动博弈。所谓“战略三角”,是指3个国家或者地区之间的相互关系及相互作用会深刻改变全球权力平衡。从形成条件上看,“战略三角”并非普通的三边关系,其出现必须具备一定的客观条件。具体而言,“战略三角”要求至少要有两个实力大致相当的全球性大国,且第三个国家必须至少具有足够的地缘政治分量,并能通过其战略选择来改变另外两个国家之间的权力平衡关系。如果没有两个及以上全球性大国的参与,次等级国家之间关系的变化并不会影响全球力量的整体平衡,即便这些国家之间的变化可能会对相关第三国产生重大影响。可见,“战略三角”有着苛刻的生成条件。

   “战略三角”是从三个国家之间的友好或敌对关系来分析其相互关系,“战略三角”关系存在四种形态(图1):①“三边家族型”:三方皆为友好关系,均扮演着“朋友”的角色。②“罗曼蒂克型”:一方同时与另外两方保持友好关系,而后者相互间为敌对关系。与另外两方维持友好关系的国家扮演者“枢纽”的角色,其他两方则扮演者“侧翼”的角色。③“两边联姻型”:三方之中有两方维持双边友好关系,同时与第三方交恶。彼此亲善的两方扮演“伙伴”的角色,而敌对的另一方扮演者“孤离”的角色。④“三边否决型”:三方都是敌对关系,皆扮演者“敌人”的角色。

   在上述四种类型的三角关系中,“罗曼蒂克三角”中的“枢纽”是战略三角中最为有利的一个角色,它与另外两个行为体皆维持友好关系,而两个“侧翼”行为体彼此之间确是敌对关系。在地缘政治博弈中,“枢纽”可以周旋于两个“侧翼”之间,是两个“侧翼”争取的对象,最有利于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但需要相当的国家实力和高超的外交手段。如果“枢纽”力量不足或外交手段缺乏弹性,处理不好与另外两个“侧翼”之间的关系,那么当处于“侧翼”的任何一方诉诸武力或者运用经济制裁施压时,三角关系的结构就会发生实质性转变。由此,“罗曼蒂克三角”就会转化为“两边联姻三角”。而“三边家族型”和“三边否决性”,前者三方皆为朋友,后者三方皆为敌人,任何一边关系都不受其他两边关系的影响,以致于无法引导出特定的友好或敌对关系,因而丧失了“战略三角”博弈的意义。

  

   从理论范式上看,“战略三角”理论是国际关系学的理论范畴,但同时也带有浓厚的地缘政治学色彩。地缘政治学是地理学和政治学交叉的研究领域,因而也是政治地理学和国际关系学各自的重要学科分支之一。胡志丁等认为,在学科知识谱系和推动知识生产的发展脉络上,地缘政治学呈现出地理学和国际关系学两大学科并行建构的鲜明特征。“战略三角”的理论内核突出了两大要素,一是权力结构要素,二是区位价值要素,而两者分别属于国际关系学和地理学研究的核心概念。权力结构要素体现在形成条件上需要至少有两个全球性主导大国参与,区位价值体现在第三国必须基于其特殊的区位价值而拥有足够的地缘政治分量。不论是冷战时期的中美苏“战略三角”,还是当前美国操作与中国海峡两岸关系的“战略三角”,权力结构要素和区位价值要素都蕴含其中,因而“战略三角”理论在实质上体现了国际关系学和地缘政治学两大学科之间的交融互鉴。

   2.2小国地缘政治的三角战略模型

   一般而言,一个国家的相对权力决定了其国际政治行为。小国在军事装备、军事资源和军事潜能等方面与大国差距巨大,其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实力难以与大国相提并论。在国际安全体系中大国是国际安全的主导性力量,而小国由于军事资源匮乏、国土狭小、防御空间局促而具有“安全脆弱性”和“地缘依附性”特征。“安全脆弱性”是指小国在面临内外安全威胁和挑战时缺乏必要的承受能力、应对能力和恢复能力,难以承受、防范、抵御和缓解各种风险和威胁。“地缘依赖性”是指小国由于缺乏安全自主性而在安全上依赖于强大的毗邻国家、域外大国或者大国之间的权力平衡,而外部大国是小国安全的重要依托。在国际关系中,地理区位是影响国家权力的重要因素,特殊的地理位置往往赋予小国特定的战略价值。在大国地缘政治博弈中,位处全球战略要冲的小国往往具有更重要的战略价值。特殊的地理位置一方面构成了经济发展的有利催化条件,另一方面也是吸引、利用和影响大国的重要地缘筹码。

在大国对立、对峙或对抗的地缘安全格局下,小国面临的外部安全环境充满了不确定性,总体上不利于小国的生存与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54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