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阮博:论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辩证视域

更新时间:2022-09-10 00:34:03
作者: 阮博  

  

   【摘要】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蕴含着丰富深刻的意涵,需要从辩证视域来理解把握。从“中”与“外”的比较视域来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能够揭示出其与西方现代化道路以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化道路之根本区别。从“前”与“后”的承接视域来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能够揭示出其是一条历时性承续和阶段性超越的现代化道路。从“总”与“分”的结合视域来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能够揭示出其总体形态和具体形态。从“守”与“变”的互动视域来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能够揭示出其守正创新之道。从“上”与“下”的联动视域来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能够揭示出其是作为领导力量的中国共产党与作为根基性力量的中国人民彼此联动所开创的并不断向前推进的现代化道路。

   【关键词】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

  

   实现现代化乃是世界文明发展的基本趋向,亦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孜孜探求的宏伟目标。具体走一条什么样的现代化道路,直接关涉中华民族的命运,直接关涉中国人民的命运,也直接关涉中国共产党的命运。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伟大创造性成果,它有效地应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如何走向社会主义现代化”这一重大课题,是一条现代化道路新形态,需要从辩证视域来理解把握。

   一、“中”与“外”的比较视域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现代化被视作“西方化”的同义语。在西方乃至非西方世界的许多人看来,西方现代化道路就是唯一正确的适合所有国家的现代化道路模板,走向现代化的过程即意味着复制和模仿西方现代化道路和经验的过程,经由西方现代化道路所塑造的社会状态才是理想的社会状态。这种将现代化道路唯一化、将西方现代化道路神圣化的思维模式,实际上漠视了世界文明发展的多样性,也忽视了各国具体发展境况的差异性。“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具体发展模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道路。”现代化作为人类文明发展的一种演化过程和目标指向,其具体道路从来都不是单向线性的,而是丰富多彩的。虽然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恪守和遵循着世界现代化之普遍性规律,具有各国现代化道路之一般性特点,并吸收了东西方现代化的某些有益经验和积极成果,但从根本上看它却是一条现代化道路的全新形态。

   相较于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社会主义性质的现代化道路。“方向决定道路,道路决定命运。”秉持不同价值导向的现代化道路,会有着完全不同的发展理路和预期结果。以资本主义为导引的西方现代化道路,虽然在一定范围内能够促进生产力发展和推动社会进步,但由于其以资本为中心的运作逻辑,使其内蕴着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和无法根治的诸多顽症痼疾。与西方现代化道路相伴随的,必然是资本逻辑钳制、雇佣劳动异化、人际关系冷漠、精神世界荒芜、生态环境恶化、全球冲突对抗等资本主义的原生性问题。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坚守社会主义的价值原则,恪守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导向,奉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宽广情怀,实现了社会主义理念与现代化目标、中华民族复兴与世界共同进步、人类自身发展与生态和谐美丽、社会发展进步与人民美好生活、物质生产充裕与精神文化富足等多维度的有机统一,从而有效地规避了西方现代化道路上衍生的种种风险,成功地突破了西方现代化道路所无法摆脱的内生性困局。

   同时,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亦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化道路迥然不同,具有新特质。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实现了“中华民族”“社会主义”以及“现代化”这三个核心性要素的有机融合,是中华文明之发展逻辑、社会主义之发展逻辑以及世界现代化之发展逻辑的生动性聚合。要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之真谛,一方面要把握其社会主义现代化之定性,另一方面也要把握其中华民族之定位和中华文化之定向。中华民族的诸多传统文化资源,如小康社会、仁爱思想、民本价值、整体理念、和谐思维、革新意识、和平精神等,在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形成发展中实现了充分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实际上,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传承弘扬中华文明基因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亦是赓续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血脉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

   另外,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在典型性特征上也有别于苏联、东欧等“传统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所展开的恢弘史诗,因此,其艰巨性、复杂性、挑战性要远超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所展开的现代化道路实践;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是彰显鲜明改革创新品格的现代化道路,与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停滞僵化的现代化道路有显著差别;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是奉行和平发展的现代化道路,不同于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将“两极零和博弈”“军备竞赛”“全球扩张”等奉为圭臬的现代化道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是“五大文明”全面性发展和协调性推进的现代化道路,不同于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偏重某一个维度的畸形式现代化道路。

   可见,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一条现代化道路新形态,既与西方现代化道路存在根本性不同,亦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化道路有着显著性差异。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强调从“中”与“外”的比较视域理解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目的是要厘清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内在规定性,揭示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与其他现代化道路的原则区别,并不是要与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以及传统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作完全机械的切割,更不是要拒绝汲取和借鉴世界现代化道路探索的文明成果。实际上,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具有开放包容的鲜明气质,它广泛地吸纳了东西方国家现代化道路探索的有益经验。正因为如此,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才更具有世界意义,它不仅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现代化道路,而且拓展了广大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路径,为人类发展进步贡献了现代化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二、“前”与“后”的承接视域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亦是相对于“中国式现代化旧道路”而言的。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国近现代史亦是一部探索中国现代化道路之历史。自1840年鸦片战争肇始,西方列强凭借“现代化”的坚船利炮撬开了中国国门,带来了“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自此以后,许多先进分子艰苦地找寻着中国之现代化出路,诸如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以及辛亥革命等各种现代化道路方案“你方唱罢我登场”。虽然,这些方案在某种程度上和一定范围内推进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但这些方案要么是局限于对西方现代化外显要素的简单复制,要么是拘泥于对西方现代化成功案例的纯粹照搬,要么是执着于对西方现代化制度创设的机械嫁接,因而,它们都没有切中中国现代化之深层脉搏,也都没有真正撬动中国现代化之内在杠杆,最终都不可避免地陷入失败抑或夭折之结局。

   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使得中国革命之面貌焕然一新,也使得中国现代化道路探索之面貌焕然一新。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二十八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成功开辟出了中国式的民主革命道路,粉碎了旧的社会制度和统治秩序,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而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之创生奠定了根本性前提。新中国成立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之下,中国人民成功地走出了一条中国式社会主义改造道路,使得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华大地上普遍确立。从此之后,中国人民便在全新的实践舞台上探索着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建设。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改革开放前,虽然党和国家领导人逐渐有了“走自己的路”的道路自觉,但由于苏联社会主义现代化模式的巨大影响,再加上波谲云诡的国际环境以及频繁出现的疾风骤雨式国内政治运动,使得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探索进程被时常中断或搁置。即便如此,这一历史阶段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曲折性探索和生动性实践,亦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形成发展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制度前提和物质技术基础,更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形成发展积累了丰富有益的实践经验和历史教训。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以高度的道路自觉在不走“老路”、避开“邪路”、坚定“正路”的实践探索中,逐渐找到并锚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此过程之中,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亦应运而生。换言之,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开辟而获得创生的。关于这一点,习近平总书记论述的很清楚:“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可见,就其本质和真谛而言,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也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也就是说,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现代化之问题上之彰示和映射。因而,有关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之“历史起点”,并不能追溯到改革开放之前的某个历史时期,更不能追溯到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之下的“旧中国”的某个历史时期。换言之,要严格区分中国现代化道路之“历史起源”与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之“历史起点”,二者不可混为一谈。中国现代化道路探索虽起源于近代中国,但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生之历史起点却是要追溯到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创造性成果,是对改革开放前中国现代化道路探索的历史性承继和历史性超越。

   由此可见,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形成发展乃是一个历时性承续的过程,亦是一个阶段性超越的过程,要从“前”与“后”承接之大历史视野出发,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其内涵要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只有回看走过的路、比较别人的路、远眺前行的路,弄清楚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很多问题才能看得深、把得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从改革开放40多年之生动实践中走出来的,是从新中国成立以来70多年之勠力求索中走出来的,是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领导人民进行100年之伟大奋进中走出来的,是从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由屈辱迈向辉煌的180多年之孜孜探索中走出来的,是从5000多年中华文明传统之继承赓续中走出来的。中华民族的文明传统和文化积淀,乃是基本国情之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深刻影响着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文明底色”和“文化基因”,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形成与发展厚植了独特的历史文化样式。自鸦片战争后,近代中国先进分子们对国家现代化发展路向的艰辛求索和不断试错,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之开创提供了宝贵历史镜鉴。经由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所不断开辟和推进“中国道路”的历史进程中,逐渐孕育生成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之创生,意味着对之前中国现代化道路探索的承继和超越。同时,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亦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越走越宽广,而不断得到丰富完善。

   三、“总”与“分”的结合视域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实际上是一个“道路系统”,即整体性与层次性的有机统一。为此,首先要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看作是一个总体性范畴,来整体把握其在总体形态上的特质。对于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之总体特质,习近平总书记曾进行了概括,“我们的任务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当然我们建设的现代化必须是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实际的……就是我国现代化是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是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这段重要论述全面透彻地揭示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总体规定性。从根本性质审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社会主义色彩的现代化道路;从文明根基审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根植于中华文明体系的现代化道路;从依托阶段审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乃是中国所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下的现代化道路;从体量规模审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42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