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上官丕亮:部门宪法的实质

更新时间:2022-08-30 01:26:31
作者: 上官丕亮  
而将经济宪法之讨论限于宪法法典等具有宪法位阶之相关法规范。”[39]

  

   “部门宪法的过度扩张同样会造成宪法与部门法的边界模糊。”[40]德国有位学者一方面认为部门宪法是普通立法者的作品,《企业劳资法》等是部门宪法,部门宪法是宪法之下的法,另一方面又强调部门宪法虽以宪法命名,但与国家的宪法存在区别,它不具有宪法的位阶。[41]这种看来是似乎自相矛盾的认识,或许恰恰证明我们不宜将部门宪法扩张到普通的法律法规。笔者非常赞同将部门宪法限于宪法典中的规范之观点。当然,部门宪法应包括宪法修正案及宪法解释中的相关宪法规范。

  

   总之,部门宪法在本质上仍属于宪法,它只是宪法规范的集合,而不包括相关的普通法律规范。也正因为部门宪法不包括相关的普通法律规范,而只是某类宪法规范的集合,其规范并不是很多,不足以支撑划分一个又一个的“子部门”,所以部门宪法不可能成为部门法,它既不是与宪法平起平坐的部门法,也不是宪法之下或之内的法律部门。

  

   四、部门宪法的价值、建构与研究重点

  

   (一)部门宪法的研究价值

  

   为什么我们要关注和研究部门宪法?部门宪法的研究,至少有三个方面的重要价值:

  

   1.部门宪法的研究有助于更好地认识宪法,准确地把握宪法的内涵。在很大程度上,部门宪法是对宪法上就社会各领域所规定的纲领性和制度性规定的各类条款进行系统研究和宪法释义。[42]“宪法必须反映国家秩序的历史存在,并追求较理想的有机组合,则唯有通过对部门历史存在特殊性的探讨,才能更周延地理出宪法的内涵。”[43]在传统上,宪法被认为是政治法,但自1919年德国魏玛宪法开始写入经济、文化等内容以后,各国宪法就不再仅仅是政治法了。显然,经济宪法、文化宪法等部门宪法的研究可以将宪法的体系解释发挥到极致,更全面、系统、深刻地把握经济、文化等某个特定主题在宪法上的规定及其意涵。正如苏永钦教授所指出的:部门宪法“作为一种释义学,它的新在于从社会部门的认知,去探求宪法的规范”,从而“宪法不是从规范面去作切割的思考——国家、人权、政府体制和基本国策,而是从社会面切入,到规范面去整合不同章节的宪法条文”[44],“可为释义学在整合人权、国策和政府体制的规定,乃至厘清主观权利与其他各种客观效力之间的关系时,提供一个较清楚的图像与方向。”[45]“从横跨宪法区块的社会部门切入,以部门为宪法规范体系化的中间目标,应可提醒注意比较的正确方法(功能比较、体系比较),有利于提升宪法人权规范与其他规范地整合。”[46]显然,“部门宪法的建构有助于宪法教义学的本土化。”[47]部门宪法的研究有助于专题化、类型化地深入认识宪法,打破宪法序言、宪法总则、基本权利、国家机构等宪法区块的界限,挖掘出宪法在一个个特定主题上的完整而准确的内涵。

  

   2.部门宪法的研究有利于推动宪法在社会各领域发挥作用,全面促进宪法的实施。可以说,部门宪法的研究“既可使宪法内容的理解更为周延而深入,也可快速普及宪法意识于整个法律社群”[48],“从部门切入进行的宪法释义,即可使整个宪法的规范体系更准确的对应于所规范的社会”[49],从而为宪法的实施奠定扎实的基础,推动宪法在社会各领域的全面实施。正如张嘉尹教授所指出的:“部门宪法学的特殊地位在于:以宪法中重要的特定主题为主轴,整合宪法中各种相关却不同种类的规范……建立了宪法学与社会科学合作与衔接的桥梁,从而在维持一定程度宪法文本相关性的情况下,提升宪法面对社会变迁的能力,以维系宪法的规范效力。”[50]无疑,部门宪法的研究,可以让宪法规范及其精神更精准更专业地发挥对社会各领域的调整作用和规范效力,促进宪法更好地实施。

  

   3.部门宪法的研究可以推进宪法学的专题化研究,推动宪法学分支学科的发展。部门宪法的提出,不是在宪法之外构建或发展什么新法或新的部门,但部门宪法的研究可以推进宪法学的专题化研究,[51]甚至可以发展为一个个新的宪法学科。廖钦福教授曾介绍在我国台湾地区的“财政宪法”,经学者的研究,已经发展成为“一门研究的特殊的宪法学科”[52]。部门宪法不是宪法学分支学科的全部研究对象,但它是宪法学分支学科的主要基础和研究重心,部门宪法的研究可推动宪法学分支学科的深入和拓展,分支宪法学首先是部门宪法学。[53]一个部门宪法的深入研究,长期积累,完全可以发展成为一门特别的分支宪法学科;多个部门宪法的深入研究,当然可以发展成为多门特别的分支宪法学科。总之,部门宪法的研究即部门宪法学,是宪法学专题化的深入研究,可推进宪法学及其分支学科的发展和繁荣。同时,由于宪法学是一门具有基础性、全局性的法学学科,[54]部门宪法的研究及部门宪法学的建构不仅可推进宪法学的深入发展,还将带动部门法学乃至整个法学学科的进步。

  

   (二)部门宪法的科学建构

  

   部门宪法的研究、部门宪法学的建构,其中的关键之一在于部门宪法的类型划分。

  

   关于部门宪法的划分,学者们有不同的看法。例如,陈新民教授1996年根据宪法典中的基本国策章节而提出了部门宪法划分的六分法。[55]苏永钦教授2006年出版的《部门宪法》一书划分了十个部门宪法。[56]周刚志教授认为,依据宪法规范的功能与作用领域,部门宪法可分为“经济宪法”“政治宪法”“社会宪法”“文化宪法”四大部门。[57]王锴教授在其所著的《部门宪法研究》一书中主张将部门宪法分为十大类。[58]还有其他学者根据不同的标准,对部门宪法作不同的划分。[59]

  

   关于如何划分部门宪法,学者们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苏永钦先生认为,部门宪法的存在反映社会的需求,故部门宪法的数量应该有几个,只能在一定阶段去观察分析,随着社会的改变而增减。[60]张嘉尹教授强调宪法部门的划分“必须以宪法文本作为参考架构”并考虑既有的研究成果。[61]周刚志教授认为,部门宪法先可划分为财政宪法、政治宪法、文化宪法、社会宪法、军事宪法等,而后根据研究的需要,再作调整,比如财政宪法可扩大为经济宪法,社会宪法可缩小为劳动宪法,文化宪法可再分为教育宪法、宗教宪法、传播宪法等。[62]赵宏教授则认为,在部门宪法研究尚未充分展开的我国,不必进行细致的学理界分,“现阶段只是根据宪法规范文本和既有研究成果,对可能的部门进行粗略分类,之后便交由部门宪法的研究学者进一步填充、修正甚至补强似乎更为妥当适宜。”[63]

  

   的确如此,部门宪法的研究目的主要应是推进宪法的全面实施,故部门宪法的划分原则应当是宪法全面实施的需要,既无须也无法一步到位。同时,因为部门宪法是特定领域的宪法规范的集合,所以部门宪法的划分还应当以我国宪法文本为基础。当然,部门宪法的划分还要考虑努力推进我国宪法学发展的要求。因此,根据我国全面实施宪法的需要和宪法文本的内容以及推进宪法学专题研究的要求,目前我国的部门宪法可划为以下十八类,它们是:政治宪法[64]、经济宪法、财税宪法、文化宪法、教育宪法、科技宪法、劳动宪法、卫生宪法、体育宪法、家庭宪法、宗教宪法、环境宪法、城乡建设宪法、社会保障宪法[65]、民族区域自治宪法、一国两制宪法、国防宪法、外交宪法等。

  

   与其说部门宪法的划分是对宪法规范进行部门划分,还不如说是对宪法规范进行类型化研究的学科划分,是部门宪法学的科学建构。学者们可以根据宪法实施的需要和自己的研究兴趣,分别对各个部门宪法加以深入研究,从而发展出政治宪法学、经济宪法学、财税宪法学、文化宪法学、教育宪法学、科技宪法学、劳动宪法学、卫生宪法学、体育宪法学、家庭宪法学、宗教宪法学、环境宪法学、城乡建设宪法学、社会保障宪法学、民族区域自治宪法学、一国两制宪法学、国防宪法学、外交宪法学等一个又一个的部门宪法学即宪法学分支学科(当然还可以对其他某个特定领域的宪法规范进行专门研究,形成某个特定领域的部门宪法学,比如土地宪法学等),推动我国宪法学的深入发展,推进我国宪法的全面实施。

  

   (三)部门宪法的研究重点

  

   1.部门宪法的研究应以基本权利的保护为重点。对于部门宪法的研究重点,学者们的认识不一,有一些学者主张把宪法总纲中的基本国策作为重点。[66]应该说,部门宪法的研究以特定领域为对象,内容涉及宪法中的公民基本权利、国家机构、基本国策等各大方面,但是其研究重点应当是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即人权的保护。正如苏永钦教授所指出的:部门宪法的操作当然不能牺牲主观人权的保障,否则就会落到买椟还珠,舍本求末。即使或者正因为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今天这样复杂的程度,人权保障始终还是核心。“因此发展部门宪法的释义学,仍不能偏离主观权利保障的主轴,相关的宪法原则如法律保留、比例原则、具体明确原则等,仍应是部门宪法论述的‘出发点’……尤其重要的是,部门宪法调整的极限就是人权的核心部分……各种人权核心的释义,也将成为部门宪法释义学的一个重要项目,研究者应该以它作为出发点和回归的终点。”[67]许育典教授也认为,部门宪法“应从该部门的相关基本权出发,型塑该部门的基本权保护法益,再由此保护法益着手,建构该部门的法制基础。而居辅助支架定位的,则是宪法上规定的基本国策,其可作为宪法在该部门追求的国家目标,而具体补充由该部门基本权所建构法制的不足。”[68]张嘉尹教授更是强调,部门宪法学不宜过度重视体系庞杂而且拘束性有别的“基本国策”,而宜以其与基本权利以及宪法原则的关联性来作为引入“基本国策”规定的前提,“应该以具有拘束力的基本权利以及宪法原则为主来做部门事例,以基本权利与宪法为原则为起点”。[69]

  

   2004年修宪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正式写入我国宪法典,在事实上宣告我国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统统属于人权,而且尊重和保障人权是国家的义务。部门宪法学作为“主题宪法学”,应该说各个部门宪法的研究内容均贯穿于整部宪法,涉及公民基本权利、国家机构、宪法总纲乃至宪法序言等宪法各大部分中的相关规定,“作为宪法一部分的部门宪法……必须尊重宪法的体系性与融贯性”[70],但应当始终以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即人权的保护为重点以及出发点和最终归宿,这是我国宪法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内在要求。

  

2.部门宪法的研究可关注相关法律法规及部门法但其侧重点应是宪法对它们的作用。如前面所述的,部门宪法属于宪法,并限于宪法条款(包括宪法修正案、宪法解释等),但不包括普通的法律法规(即使所谓宪法性法规,也不在其中)。然而,我们对部门宪法的研究,可以并且应当关注普通的法律法规(包括所谓的宪法性法律)及相关的部门法。正如苏永钦教授所指出的:“部门宪法在形式宪法与实质宪法的选择上,为降低‘过度宪法化’的危险……建议以前者为其内容,排除代表新世代共识的各种‘基本法’或具基本重要性的法律……部门宪法的释义学有意避免宪法规范与代表实存共识的普通法规范相互混淆(只能参照),但无意也无须避免宪法条文与同样拘束立法者的规范之间的做整合的、体系的认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2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