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自恋:优越感的虚荣与自卑感的补偿

更新时间:2022-08-28 14:22:14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除非我們喜欢被自己的幻像弄成傻瓜,我們就应该仔细分析每一种迷恋,从中提取我们自身人格的一部分,像提取一种精华,进而渐渐认识到,在生活的小路上,我們一再遭遇藏身于千百种伪装后的我们自己。

                           ——荣格,转引自《死亡否认》P135

  

  

   一.自恋现象的复杂性

  

   (一)自恋的要素和层次

   自恋是得到较彻底研究的一个主题,心理学从三方面观察和阐释自恋现象:社会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和深度心理学。

   通俗地说,自恋就是人沉醉地迷爱自己,由过度自我欣赏的趋势而发展出来,以至于深陷无法他頋的唯我心魔,产生了很多优越感的幻觉和错觉,以為自己最重要和最优秀,要求别人围着自己转并且为自己服务,潜意识地蔑视和排斥他者,甚至憎恶他人。过度自恋者在亲密关系方面存在困难。

   最早提出自恋問題并作出重要研究的是弗洛伊德,他认为自恋作用是人的根本特征,我们每个人身上都会重现那耳克索斯的悲剧:沉迷自身,无可救药。从根本上说,我們只关心自己。一个成熟的人不会长久地保持这种童年期的、完美的自恋幻觉,他将以寻求理想化的自我来代替自恋的爱。(《论自恋》,1941)

   后来海因斯٠科胡特在自体心理学中对自恋有重大的研究推进,他认为每个人天生都有被母亲看见的需求,自恋如果成为障碍是因为自体要求被注意和承认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便采取夸大的不良的表现癖,以博取别人关注,以妄想、幻想的方式保留对“母亲”的固着,以使破碎的主体保持生机。自恋人格是一种防御结构,以维持自体脆弱的、虚幻的自尊。

   科胡特把自恋分为四个层次:

   1.自信和热情(健康的自恋。相信自己能做成自己想做的,其自信合理,其热情能滋养他者)

   2.自大和对客体理想化(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但缺乏足够的事实支持;容易对崇拜者理想化)

   3.疑病症(不敢触碰自我心理的脆弱面,转而懐疑自己身体虚弱;觉得好的客体严厉苛刻,怀着宗教性的恐惧祈求其认可)

   4.自恋妄想和被迫害妄想(产生自我无所不能的幻想,错觉自己是最重要的;幻觉有一个外在体系系统性地迫害自己)

   对自恋有透彻探究的克里斯托福٠勒施的解釋很精辟:

   自恋就是与自我憎恨一样的自我崇拜。自恋是一种防止像小孩子一样的发脾气的机制。这是对特权自我可有无上权威幻想给予补偿的企图。自恋人格对于他人的需求只有一种含混的理解,对虚幻的感情有一种夸大的自鸣得意。自恋者缺乏与他人实打实的交流,其所依靠的就是连续不断地输入崇拜与偏爱的信念来勉强维持一种不确定的自我价值感的感受。(转引自《现代性与自我认同》,P200)

   根据勒施的解釋,自恋有三个要素:

   1.闭环的唯我中心(唯我高尚、唯我正确、唯我标准、唯我万能、唯我最重要;我执…)

   2.夸大的自我价值感的幻觉(并非真实的虚荣、优越感、偏见、傲慢、敌意想象…)

   3.唯我偏爱的痴迷感情(情感上的唯我恋爱,感情型的唯我主义)

  

   (二)健康的自恋是必不可少的人性

   没有自恋的本性,任何人將不会珍惜自我价值和产生自我理想,更不会积极努力和自信。科胡特使我們深刻地认识到:需要认同和引导高级自恋的人格,同时应关注广泛存在着的低级自恋现象。

   当代社会优秀人物遍地开花,比传统社会的比例高出太多。他们的专业性、创造力、文明基质都非常突出,其外在形象的无懈可击与其精神底蕴显出高度的现代性,这些都是健康自恋的积极效应,乃“健康的虚荣”之强大助推力。

   自恋的积极作用可以用一个例子来看:

   莫琳٠霍华德,她说她之所以成为作家,完全是因为她父亲总是会把平常的出门夸张地表现为重大的离家出走事件,因此彻底震撼了她,产生了做一个作家的强烈愿望。父亲在每一次离开时都会编一个故事,暗示外面世界的神秘莫测,含蓄地营造了悬念,他会强调他对孩子们的重要性,以及孩子们对他的重要性,他像个演员一样表演他的作品,他让他们非常高兴。莫琳意识到,父亲以他自己的风格对着崇拜自己的观众表演平常的小事:

   我的父亲,一个壮志未酬的演员,有一套神奇的、现代说书艺术最精华的动作,堪比博尔赫斯或贝克特。表演开始时,他穿着外套戴着帽子站在门口说:“我要走了,但我走之前有话想说。”然后话语中带着字斟句酌的庄重、恐怖的寂静、骄傲自大和温存——“我要走了…”他摘下帽子,解开大衣扣子,似乎在重新考虑要不要走,然后又满怀决心、精神饱满、积极乐观、无所畏惧地说,“我要走了…”

   接下来什么也没有发生,既无情节也无意义。但他的目的是紧紧抓住观众的心,似乎有话要说、實際上什么都不会说,然后他的把戏戛然而止。(《故事疗愈》,P26)

   艺术的目的就是將健康的自恋完美地表演出来。“现代性的自恋”意味着通过体验自己的生活而获得恋爱自己、享受自我存在意识的价值。

   艺术就是虚荣。有些人并不从自己的平凡中感到自卑,却充分地体验到自我存在的价值感。对自己的事情充满兴致,于是感受到细节的意味和意境性,于是使日常生活具有仪式感。自恋使他们驱逐了功利、匆忙、混沌、麻木和消沉,匆忙和目的性消杀了对生活恋爱的感受性,而对自慢生活的自恋才会构造体验的情境和潇洒自由的骄傲感,把自己从庸俗性和困境中拔出来。现代性的自恋的正面效应在于使个人增长了对自我存在的重视,并不汲汲于羡慕他人的富贵、权势或成功而产生自觉鄙陋的失败感。现代性的自恋意在被自己的人生感动。

  

   (三)后现代社会最突出的心性:自恋

   假如说到现代性社会里最重要的心性,非自恋莫属。它集合了诸多现代性晚期社会的人性于一体,它是现代社会问题的突出结果之一。

   进步自由主义潮流使普通人的“自恋灵魂”过度膨胀了。

   按照简٠M٠滕格和W٠基斯٠坎贝尔的研究,自恋流行病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导致自恋文化盛行的三大社会趋势是:

   自尊心运动;

   自我表达潮流;

   抛弃以集体为导向的思维方式。

   上述三者都基于美国60年代兴起的“平权运动”。当少数民族、女性、同性恋者和底层阶级在争取平等权利时,他们重新诠释了“自由主义思想”,它转向指个人生活方式的自由任性权利,可以在没有任何限制约束、没有责任承担的前提下要求获得保护,即使吸毒和乱性、破坏和发泄,任性成了“自由进步”的代名词。渐渐地,美国文化从过去的“严父文化”转向了“慈母文化”,西方的个人主义文化开始变质:个人主义贴上了“唯我”标签,被当作是第三次人类的伟大觉醒。(1976)典型的细节是:从此不能够对孩子批评和敎訓,即使他们错得很离谱,甚至不学习和不动脑筋的笨,也要用赞美的词语给他们鼓励。

   社会学家认为历史上最后一代不那么自恋的人是在“大萧条”和二战时期生活过的一代。顯然经济繁荣和社会蒸蒸日上的物质膨胀导致了年轻人趋于自恋,当他们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当整个社会以尽量满足年轻人的需求时,他们就会出現一种“世界在围着我转”的错觉和幻觉。

   21世纪的年轻人比“婴儿潮一代”(生于20世纪50-70年代)和“X一代”(生于70-90 年代)更自恋、更自私,其中女性自恋者的比例尤其庞大,这与女权主义傾向密切相关。

物质主义、高教泛滥、娱乐至死、万能的互联网、全球化一体和科技上帝这些巨大的力量元素构筑了一个无限的平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2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