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宇军:社会分工在经济学中的位置

更新时间:2022-08-25 09:37:05
作者: 方宇军 (进入专栏)  
同样也看到,在不同的人群之间,由于各自所产物品的差异性,使交换成为可能;而在同一人群内部,即便有分工,也不存在交换。[16]这就是说,只有社会分工和产品分属于不同的所有者,交换方才产生。

   我们这里只谈社会分工。按照流行的史学观点,早期的农牧业民族的社会组织形式都是以原始氏族、部落或原始公社的形式出现,并主要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在这些共同体(氏族、部落或公社)内部,不存在商品交换,这是因为,在共同体内部人们所生产的物品基本上是相同的,没有交换的必要,人们不会在相同的物品之间进行交换。那时虽然有分工,但只表现为共同体内的自然分工,分工的各方被包容在家庭或氏族内部的经济活动中,相互之间并不存在交换的关系。

   不同的社会共同体之间情形却不一样,在古代,不同的社会共同体之间相对是封闭的,由于各个社会共同体所处的自然条件如区域位置、生存环境、谋生手段等的不同,人们可能会生产出具有不同使用价值的物品,当这些不同的社会共同体不期而遇时,这些相异的不同的物品便可能成为最初的交易对象.最初的交换是以物易物,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商品交换,但随着交换的日愈频繁以及货币的出现,商品交换只是迟早的事。因此,由于自然条件的不同而产生的不同社会共同体之间的社会分工,是商品交换的源头。迨至近代,李嘉图的国际分工理论和比较成本学说,也是奠基在这种自然的社会分工之上的,只不过事过境迁,原始共同体由民族国家取代了。

   原始的自然的社会分工是市场经济的源头,这一提法,人们不会感到惊奇,甚至还不以为然。最初的自然的社会分工离我们现今的市场经济实在是太遥远了,有什么必要去追溯它的源头呢?自然的社会分工是商品交换的一般前提,但这种社会分工既然是原始的自然生成,便不可能是"经济人"理性思考的结果,因此,这种自然的社会分工就很难进入经济学家的研究视野,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对它漠然置之似乎也理所当然了。  

   但是,如果我们说正是这种自然的社会分工,把人类从野蛮时代导向文明之域,从此便有了战争、阶级、城市、制度等等文明景观,你还会对它漠然置之吗?经济学家们也许还会,因为这些变化都还不属于经济范畴。如果我们说正是这种自然的社会分工,最终成就了"个人利得最大化"、私有产权的一般化、人们作为商品所有者的普遍对立〔或垄断或竞争〕、以及更繁杂得多的经济变化,经济学家们也许就不可能再漠然置之了。

   从原始的自然的社会分工到现今遍及世界、巨细俱兼、无所不至的社会分工,人类已走过漫长的历程,随社会分工而来的商品交换一旦出现,就以其势不可挡的力量,最先吞噬了原始的社会共同体,继后埋葬了奴隶制,随之颠覆了封建的宗法关系,接着带来了资本主义的巅峰时刻……这个过程还在继续,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已经迫在眉睫,人们已在开始谈论民族国家的消亡了。社会分工导致商品交换,商品交换反过来又促进社会分工,这样一种往复发生的运动,使社会分工与商品交换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市场经济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成熟壮大的。

   社会分工的存在与发展,在特定的条件下,必将导致社会生产力的大发展,我们前面列举的经济学前辈,论述得太多了,不论是企业内部的分工,还是社会范围内的分工,都不同程度地促进了生产力的进步。这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社会分工的存在及其日臻细密,社会中的每一阶级、每一阶层、每一个人都置身在社会分工的系统网络中,老子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国寡民"的理想,早已不复存在,人们自觉不自觉地成为网络中的一分子,每一个人都不可能离群索居,每一个人只有在网络中才能生存,每一个人的存在只有在网络中才有意义.这就为经济学研究设定了限阈,注定经济学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应急处方,而是普遍联系、统筹兼顾的辩证思考。

   最初的社会分工是物质生产领域的分工,最初的交换是物品与物品的交换,但是随着社会分工与商品交换的发展,社会分工早就溢出了它原有的界限,变得更加宽泛。从职业的分布来看,除了旧有的农、工、商这种大的分类外,军人、官吏、医生、学者、管理者、科学家、信息技术人员、演员、运动员……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职业选择,而且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愈来愈大;从商品的结构上来看,除了林林总总的物质商品外,精神商品也是五花八门的,还有很多是既不能归诸于物质商品,也不能归诸于精神商品的。这些在过去的经济学中均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尽管GDP的统计中已经囊括了它们,但是它们不是简单的成本——收益分析可以为之定性定量的。

   就以上所论,社会分工在我们的理论框架应该处于这样的位置:

   我们这里所指的社会分工是最原初的社会分工,它不同于大多数经济学家所强调的企业内部的分工,[17]这种社会分工,开启了人类的文明时代;使商品交换成为可能;让私有产权更为完善、牢固和广泛;使个人利得最大化成为市场经济的定格;促成了人们作为私有者之间的普遍对立〔垄断和竞争只是它的局部表现〕;一句话,自然的、原初的社会分工,是市场经济的历史前提。

   社会分工的不断发展和扩大,使市场经济成为普遍的经济形式,社会分工形成无所不包的网络系统,各种生产要素、各个阶级阶层、各个利益集团、各个家庭个人,只有在这个网络系统中才能生存、才有意义,任何经济行为都必须放在这个普遍联系相互依存的网络体系中来思考,可以说,社会分工是市场经济的网络系统,它是各种经济要素传递和交换的前提条件,是市场经济平衡与运行的天然载体。

  

   注释:

  

[1]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商务印书馆1972年版, 上卷,第8页。

   [2] 约翰.穆勒:《政治经济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 上卷,第142-143页。

   [3] 杨小凯对新古典经济学有一个有力的批驳,他指出新古典把经济学的重心放在稀缺资源的最优配置上,社会生产只能在生产可能性边界内进行,人们只能在资源约束条件下作商品生产孰多孰少的抉择,社会的总和生产力不再有增加的余地。在这里,我们看到约翰·穆勒早就洞察,由于社会分工的存在,社会总生产力大有增加的势头。

   [4] 参见西尼尔:《政治经济学大纲》,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 第115-127页。

   [5] 西斯蒙第:《政治经济学新原理》,商务印书馆,1964年版, 第235-240页。

   [6] 参见杨小凯、张永生:《新兴古典经济学和超边际分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0-11页。

   [7] 同上,第1页。

   [8] 张五常以他素有的直率说:“……搞什么超边际分析……超来超去,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看来看去也不明白”。这未免鲁莽了一些,但让人有直抒胸臆之感。这种讥评是否真是张五常所言,我没有完全的把握,因为是从其他人处转录,不过从语气上看,像他老人家的。对新兴古典经济学的一个更理性更细致的批评,可以看刘孟奇的论文:《新兴古典经济学:能否由挑战者成为继任者?》

   [9] 参见杨小凯、张永生:《新兴古典经济学和超边际分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62页。

   [10] "新兴古典经济学在统一的分析框架内,逐步解释市场如何由分工的发展而出现、企业如何出现、失业和景气循环如何出现、新产品新行业如何由分工在迂回生产部门的加深而出院、保险业如何为解决分工加深后分工网络可靠性下降的问题而出现、分层金字塔交易组织如何由于分工加深而能用来提高交易效率,等等。"〔杨小凯、张永生:《新兴古典经济学和超边际分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20页〕

   [11] 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商务印书馆1972年版,上卷,第16页。

   [12] 参见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商务印书馆1972年版,下卷,第27页。

   [13] 众多的历史文献及经济学著述中,把剩余产品的存在看作商品交换的又一个前提,我对此进行过批驳。参见拙著:《从中国到世界-文明社会的深层危机》第15-16页,第47--48页。

   [14]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第106页。

   [15] 马克斯·维贝尔:《世界经济通史》,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年版,第165页。

   [16] 参见约翰.穆勒:《政治经济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 上卷,第140-143页。

   [17] 企业内部的分工,有如原始共同体的内部分工,同处于一个所有者之内,分工的各方之间不存在商品交换关系,这种分工对人类经济社会的影响远不如基于不同所有者的社会分工大,约翰·穆勒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约翰·穆勒的分工理论比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的贡献更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1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