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月:安倍遇刺与日本政教关系的病理

更新时间:2022-08-21 23:15:32
作者: 尹月  
他在供述中称,岸信介将统一教引入日本,安倍则欲将之发扬光大(大意)。从山上坎坷的遭遇来看,不难理解他仇恨统一教,并迁怒安倍的心路历程。

  

   新兴宗教团体确实是导致许多信徒及其家人的人生悲剧的罪魁祸首。这些团体对信徒的控制极为严格,一旦入信便难以脱身。张大柘指出,日本规模较大的新宗教团体普遍拥有坚实的组织建构,“已步入组织正规化的轨道,多采取教主或会长领导下的垂直领导体制,纵向和横向组织系统完善。”在严密的组织控制下,信徒很容易与亲友隔绝,转而以教团为家,将全副身心投入其中。而且,新兴宗教还建有“激励信徒精进的机制”,要求信徒为实现自身价值和壮大教团势力,努力传教和捐献财物。据“律师联络会”日前公布的资料,从1986年到2021年,统一教通过灵感商法销售和其他手段造成了约1237亿日元的损失;在过去5年间,律师和各地的消费者咨询中心仍受理了约580起受害事件,损失达到54亿日元。但是,那些脱离教团的信徒基本无望追回所捐财产。最后,新兴宗教团体尤其擅长对成员实施精神控制,如奥姆真理教通过人身监禁、暴力殴打、情绪和信息控制等手段管束信徒,迫使其从事犯罪活动。统一教也曾被控对成员“洗脑”加以监控,造成其精神莫大痛苦。据山上回忆,他哥哥找母亲要钱看病时,遭其斥责“啰嗦”,显见她已经到了丧失人伦,将教团置于亲情之上的地步。

  

   新兴宗教团体造就了一大批被称为“教徒二世”的受害者。父母为组织奉献一切,无心教养子女,使得他们在混乱不安的环境下成长。更有甚者,许多信徒父母还向子女灌输教义,劝导他们入教,山上未成年时也被母亲带往教团参加活动。统一教下属集团“Unite”便由其信徒的子女组成,安倍率自民党强行在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期间,“Unite”也在街头演讲,以助声威。这些子女即使侥幸能够脱离教团控制,精神也往往受到极大摧残。

  

   尽管“教徒二世”群体的规模日益扩大,但他们得到的社会扶助却极为有限,也很少有媒体将宗教团体的劣迹曝光。原因之一在于宗教团体往往对批评者和暴露其真相者穷追猛打,甚至以暴力行为予以打压。1989年,奥姆真理教成员便曾奉教主麻原彰晃之命,杀害打算揭发教团弊端的律师坂本堤一家三口,震惊日本。再如,今年4月,漫画家菊池真理子在集英社网站连载根据其亲身经历绘制的漫画《长在“神”家:我们教徒二世》。作品原型、新宗教团体幸福科学教投诉,迫使连载停止,并删除已发表的部分。集英社还就“伤害了特定宗教和团体的信徒及其信仰之心”而致歉。

  

   “教徒二世”问题得不到正视的另一个原因是,政府高层以信仰自由为由,对新宗教团体的所作所为采取放任态度。在回答山上刺杀安倍的动机与统一教有关的问题时,文科相末松信介日前称,由于宪法保障宗教自由,“(管理宗教法人的)文科省在发表意见时应极为克制。”该发言表明,政府对新兴宗教相关事宜讳莫如深,连安倍之死也无法动摇这一态度。因此,尽管《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等媒体多次报道统一教向信众敛财而产生的索赔问题,并揭露该团体与自民党高层的互动;“律师联合会”也频繁就安倍与统一教的关联问题向其致公开谴责信,但被点名的政客根本不屑回应,新兴宗教团体造成的种种社会问题也从未得到应有的关注和处理。

  

   以自民党为首的日本政党在“信仰自由”这面旗帜的荫蔽下,罔顾政教分离原则,与一些宗教团体发展出伴生关系,对其造成的危害置若罔闻,是酿成安倍之死的根本原因。日本政坛确实应该认真审视自己与宗教的关系,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来源:本文2022年7月15日首发于“端传媒”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609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