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永全:俄乌冲突主要利益攸关方之博弈及其影响

更新时间:2022-08-15 13:49:25
作者: 李永全  

   【内容提要】 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宣布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目的是在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和迫使乌克兰保持中立”。俄军行动开始后,美国联合盟友对俄罗斯发起前所未有的制裁,同时向乌克兰提供大量军事援助。俄乌冲突已经延续5个多月,造成大量人员和财产损失。这场冲突表面上是俄乌两个斯拉夫兄弟骨肉相残,实际上是美俄战略博弈,是美国利用乌克兰危机遏制和打压俄罗斯,也是俄罗斯对美国和西方遏制俄政策的大反攻。在这场冲突中,美国通过策动各种冲突维护霸主地位的战略特点更加清晰,引起世界警觉;俄罗斯通过混合战争维护自身利益和势力范围的决心,再次令世界感到震惊;欧洲在冲突中的尴尬处境将促使其进一步实现战略自主;乌克兰沦为大国博弈的棋子,已经分崩离析。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这场冲突对世界格局和欧亚稳定的深远影响,值得关注。

   【关键词】俄乌冲突;俄美博弈;混合战争;百年变局

  

   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宣布发动针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俄乌冲突爆发。5个多月过去,这场特别军事行动已经发展为一场严酷的战争。战前美国和西方国家表示绝不会派一兵一卒参战,战争爆发后则以不直接派兵以外的各种形式参与这场流血冲突。战火中的乌克兰处处断壁残垣,军事基础设施被毁,人员大量伤亡。俄方的伤亡情况也出乎俄罗斯和各方预料,在特别军事行动开始的前几周,快速进攻部队伤亡惨重,“莫斯科”号巡洋舰沉没,在乌克兰北部的行动中遇到严重的战术失败,在别洛洛罗夫卡附近穿越北顿涅茨河的一系列尝试均不成功,且代价高昂。这是21世纪第一场混合战争,战争手段的多样化、战争目的的复杂性、战争引起的世界性影响都值得研究。认识这场战争或冲突的实质以及各利益攸关方的战略特点对于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具有重要意义。

  

  

   一、美俄两个军事大国以乌克兰为战场的对决

  

  

   这场冲突并非像某些媒体评论的那样,俄罗斯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拖入战场的,而是美俄两个军事大国在乌克兰展开的战略对决。

   2014年以来,由于克里米亚问题和乌东问题,乌克兰与俄罗斯关系日趋紧张,俄罗斯一直受西方制裁。在美国怂恿下,乌克兰在加入北约问题上跃跃欲试,后苏联空间地缘政治形势日益严峻。2019年2月,乌克兰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确立了国家加入欧盟和北约的进程,特别是2021年底以来,乌东地区形势日趋不稳,《明斯克协议》前途堪忧,一场冲突即将爆发。

   在俄乌武装冲突的背景中不能忽视的是乌东问题。乌东问题始于2014年乌克兰危机,2014年5月,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宣布独立,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乌克兰政府与两个闹独立的州发生武装冲突,2015年2月,冲突双方在国际调停下达成《明斯克协议》,内容包括立即停火,从交战前线撤出重武器,释放战俘,在乌克兰进行宪法改革,向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个别地区提供自治权,乌克兰政府恢复对国家边界的控制。2019年5月泽连斯基就任乌克兰总统。他认为,《明斯克协议》违反乌克兰国家利益,拒绝履行该协议并试图通过武力解决乌东问题。而俄罗斯则认为,乌克兰必须遵守《明斯克协议》,这是战略底线。

   2022年初,乌东问题日趋尖锐化。乌克兰政府试图以武力解决国家分裂问题。一场不可避免的冲突悄然走来。2月21日,俄罗斯宣布承认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人民共和国独立。2月24日,俄罗斯宣布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在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和迫使乌克兰保持中立”;对2014年宣布独立于乌克兰、近8年来一直受到乌克兰袭击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提供援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反应强烈。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2月26日,拜登总统就乌克兰局势表态时说,美国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与俄罗斯开战,开启“第三次世界大战”,另一个就是制裁俄罗斯。美国联合西方世界对俄罗斯开启了史无前例的制裁,包括经济制裁、政治制裁、科技和文化制裁等。俄乌冲突搅动了整个国际社会。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进行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特别军事行动开始时,俄军同时在几个方向发起进攻,围困了基辅、哈尔科夫、切尔尼戈夫、苏梅和尼古拉耶夫等城市;赫尔松州以及扎波罗热州的大部分领土被俄军控制;俄军摧毁了乌克兰大量军事基础设施和部队军事装备,但是对基辅等地的进攻受阻。

   此外,俄军还从空中支援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民兵。顿涅茨克民兵控制了该地区93%的领土,卢甘斯克民兵控制了该地区54%的领土。两个共和国民兵武装还控制了270多个居民点。3月29日,俄乌伊斯坦布尔谈判结束后,莫斯科声明减少在基辅和切尔尼戈夫方向的军事行动,对在乌克兰北部军力部署进行调动,撤出基辅、切尔尼戈夫和苏梅州。撤出部队部分调往哈尔科夫州和顿巴斯继续援助两个独立共和国。特别军事行动第一阶段结束时,俄军总共摧毁乌克兰16个机场、178架飞机、126架直升机、1 006架无人机、332门高射炮和导弹系统、430架火箭系统、3 258辆坦克、1 671门野战火炮和3 155辆战车。

   第二阶段。4月19日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宣布开始特别军事行动的新阶段。几天后,中央军队代司令米涅克耶夫声明,新阶段的任务之一是对顿巴斯和南乌克兰实现完全控制,保证通往克里米亚的陆路走廊。俄军、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武装在行动中遇到乌克兰近8年来修筑的无数坚固工事,前进受阻。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战场损失,俄军只能摸索前进,仔细探查对手防线,利用密集炮火摧毁乌克兰军队的重要阵地,给步兵投入战斗创造条件,并继续摧毁乌克兰军事设施。俄乌两国在乌克兰马里乌波尔的战斗尤其激烈,亚速钢铁厂之战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马里乌波尔战役持续近2个月,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包括亚速营在内的乌克兰一批武装人员躲进亚速钢铁厂,借助坚固工事顽强抵抗。俄军从3月18日开始围困亚速钢铁厂。进攻的俄军和顿涅茨克民兵武装很难搞清楚地下情况,钢铁场内还有大量平民,一旦发动强攻,伤亡代价不可估量。因此,普京总统决定对钢厂实行围困,“一只苍蝇也不能让它飞过去”。围困策略取得成果:5月16—20日,总共2 439名被围困的军人缴械,成为俄军俘虏。

   随着抵抗分子走出亚速钢铁厂地下掩体,俄乌战争一个重要战役结束,但是,整个战争并没有结束。今后,无论战争持续多长时间,以什么方式结束,2022年2月24日以前那个乌克兰都将不复存在。乌克兰国土面积、人口、经济规模和生活方式,以及在地区和国际上的地位,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俄乌之间的战争是一场实力完全不对称的战争。俄罗斯甚至没把双方的冲突称为战争,认为一场特别军事行动就可以解决问题。战争持续到今天,当初确定的目标显然已经发生变化……即使军事行动结束,俄罗斯在后续的政治、经济等方面还会采取行动,乌克兰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本来乌克兰在战争第一阶段已经有通过谈判停火解决和争端的意向,从双方向媒体透露的消息来看,第一轮谈判是有成果的。但是第一轮谈判后,乌克兰突然改变立场,开始强硬起来,美国为首的西方开始对乌克兰实施大规模军事和财政援助,最后一笔援助总额达400亿美元,同时不断强化对俄罗斯的制裁。乌克兰已经成为俄罗斯与西方较量的战场。

   俄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美国和西方已经对俄罗斯实施1万多项制裁,而且还在不断加码。制裁涉及俄罗斯关键行业和对外贸易、技术合作领域,欧盟还准备切断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虽然个别对俄能源依赖度较高的国家对此持不同意见,但是未来将逐渐减少甚至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在金融领域,包括俄罗斯储蓄银行在内的俄罗斯一些大银行被踢出国际资金清算系统(SWIFT),给俄国际贸易与合作带来严重后果;欧盟和美国甚至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政府总理米舒斯京和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等国家领导人也实施制裁……

   美国和西方国家向乌克兰提供大量军事援助,提供各种先进武器,鼓励乌克兰打下去,而不是促谈促和。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目标也不再是帮助两个独立的共和国,而是“解放顿巴斯”。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接受记者访谈时坦言,俄罗斯在乌克兰军事行动的目的是结束美国在全球的绝对支配地位,西方已经把乌克兰变为“彻底压垮俄罗斯的桥头堡”。而俄罗斯永远不会屈居于从属地位。乌克兰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已经四分五裂,战争已经摧毁乌克兰军事基础设施和战火经过的城市基础设施。冲突爆发5个多月,俄罗斯打得不顺,乌克兰绝不是不堪一击,双方的财政和人员损失是惊人的。乌克兰已经成为美俄博弈的战场。

   俄美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从目前战场内外的博弈状态看,何时结束战争,如何结束战争,已经不是俄乌双方能够决定的。乌克兰议会已经把2月24日开始的战时状态延长至8月23日。显然,停火和求和还没有成为共识。

  

  

  

   二、冲突中主要利益攸关方战略取向及其特点

  

  

   俄罗斯和乌克兰是斯拉夫兄弟民族,有300多年共同生活的历史。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独立。俄罗斯以其雄厚的自然资源、科技资源和军事实力而论仍然是世界大国,而乌克兰以其自然资源、人力和科技资源潜力,毫无疑问是可以成为欧洲大国。由于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宗教等方面的传统联系,双方本应该和睦相处,共同发展。俄乌之间关系走到今天这种地步,除双方原因外,更主要的是俄美战略博弈的结果,俄乌关系在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下变成兄弟相残,亲者痛,仇者快。

   认识美国、俄罗斯、欧盟和乌克兰战略取向和特点,有助于我们理解俄乌战争的真正起因。

  

   (一)全球化和科技进步引领者不择手段维护霸权

  

   美国是军事、经济和科技大国,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引领世界经济和科技发展,通过与“7国集团”制定全球化游戏规则在世界经济进程中占尽先机,获得滚滚财源。全球化发展并没有导致世界更加公平,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距在扩大,而不是缩小。由于全球化是在自由主义模式下发展的,财富逐渐集中到少数寡头手里,从而导致不满情绪弥漫全球。当发达国家还可以通过资本输出、商品输出等手段转移国内矛盾时,这个问题还不是很突出。而当全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出现时,转移矛盾的空间变得非常有限,于是发达国家内部的不满情绪开始爆发。所谓的民粹主义不过是自由主义的必然结果。西方国家选举中一些用民粹主义手法迎合选民要求的政治家成功当选,是自由主义走向或者走到末路的有力证明。美国作为自由主义模式的领头者也遇到同类问题,于是开始“甩锅”,寻找替罪羊,在经济领域制造“敌人”。中美贸易战是美国模式潜力消退的典型表现。

美国一直标榜自己是民主自由国家,并把这种理念通过软实力传播到全世界。实际上,美国是一个暴力主义国家,资本用各种手段把美国制度的丑陋面进行了包装。美国历史就是对外战争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969.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学刊》2022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