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伟:加快建构中国自主数字经济知识体系

更新时间:2022-08-12 14:27:57
作者: 刘伟 (进入专栏)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发展。我国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和国家大数据战略,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快速发展,对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支撑促进作用不断增强,特别是在支持高效统筹疫情防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站在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高度,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发展安全两件大事,充分发挥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

  

   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深入认识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重大意义,不断深化对数字经济发展的规律性认识,加快建构中国自主数字经济知识体系,努力培养面向国家未来发展的时代新人。

  

   深入认识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重大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进入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我们要深刻认识数字经济在推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中的积极作用,深入理解推动我国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更好服务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目标的重大意义。

   一是加快突破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面临的“卡脖子”问题,打造自主数字产业链供应链。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数字技术、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新一轮国际竞争的重点领域。近年来,美西方对我国华为等企业实施芯片“断供”,俄乌冲突中一些西方公司限制俄罗斯的手机用户使用部分功能……事实已经多次印证,打好数字经济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对于维护国家发展与安全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国必须坚持科技自立自强,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和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加强高端芯片、基础操作系统、人工智能基础算法等核心数字技术的攻关。同时,要研判掌握全球数字经济关键技术、关键标准的前沿动向,积极参与数字经济相关国际合作,维护和完善多边数字经济治理机制,牢牢把握数字经济发展主动权。

   二是加快建设高质量的数字基础设施,为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支撑。回顾我国信息化、数字化发展历程,宽带网络建设带动电子商务快速成长,移动互联网建设催生移动支付应用,4G网络部署推动直播等业态发展。这些实践都表明,建设信息和通信网络设施,对数字经济相关的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进入新发展阶段,我国数字经济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期,特别是产业数字化、数字乡村建设的持续推动,对数字基础设施升级提出了新要求。面向未来,要“优化”和“升级”并重,推进光纤网络扩容提速,加快5G网络规模化部署,构建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体系,提前布局6G网络研发、卫星通信网络等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为我国国内统一大市场建设、数字经济国际竞争力的加强提供全球领先的数字基础设施支撑。此外,要将优化升级数字基础设施与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结合起来,通过完善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融资体系,引导社会资本广泛参与到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服务当中,进一步促进网信企业在服务国家发展中向好、向善、向上。

   三是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引擎。在推动数字化发展中必须立足我国发展阶段和现实国情,重视利用数字技术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全面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我国拥有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也拥有坚实的实体经济基础,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具有广阔的前景空间。要推动制造业、服务业、农业等产业数字化,加快智慧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开展试点示范,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针对我国部分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不会转”“不能转”“不敢转”的实际困难,争取实现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和市场化服务培育并举,培育推广一批数字化解决方案,扶持一批第三方企业服务机构,建设一批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加强数字化转型共性解决方案的供给,同时又能够满足企业的个性化需求。

   四是促进数据的安全有序开放,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高质量的数据要素。历次工业革命都伴随着核心要素的革新,进入数字化时代,数据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就如煤之于第一次工业革命,石油之于第二次工业革命。但是,只有流动起来的数据才具有配置效率和价值。要加强法律法规建设,加强数据的标准化和兼容性建设,明确市场主体合法合规采集和配置数据的边界,在确保数据安全的前提下提高数据的配置效率。同时,要推动数据分级管理和跨层级、跨地域、跨部门有序共享,提高公共数据开放水平;加快构建数据要素市场规则,探索数据资产定价机制,更好发挥市场作用。

   五是更好利用数字技术推动共享发展,服务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目标。当前,解决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社会主要矛盾,不仅要重视利用数字技术带来的新机遇,也要避免数字经济时代城乡居民在设备、服务、知识技能等方面出现新的数字鸿沟,要及时调整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重点,使全体人民共享“数字红利”。

   总之,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必须立足我国新发展阶段,锚定解决社会主要矛盾,不断提升对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和规律的理解认识。

  

   不断深化对数字经济发展的规律性认识

  

   数字经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呈现出不同于传统农业经济、工业经济的新特征,也对形成于工业经济时代的一系列“标准”经济学理论提出了诸多亟须解答的新课题。目前学术界已形成共识,围绕数字经济的研究探讨应当成为聆听时代声音、把握时代脉搏的关键。要立足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趋势,不断总结规律,面向数字经济规范发展与完善治理体系的战略需求,建构中国自主数字经济知识体系,培养服务国家数字化发展的高水平人才。

   第一,以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主攻方向,推动数字经济理论知识创新、研究方法创新。以经济学科为例,在微观经济层面,随着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数字企业配置数据的生产决策、竞争策略将为产业组织、反垄断和公共物品供给等理论带来新的内涵;建设更为安全高效的数据要素市场,厘清数据所有权、使用权、运营权、收益权等也需要系统的理论支撑。在宏观经济层面,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将对经济增长、就业结构、收入分配、创新体系、国际贸易、金融税收和社会福利等领域的理论带来新冲击。因此,需要在科学总结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经验的基础上,加强对重大事实、重要关系、核心参数的研究,不断提升对数字经济发展的规律性认识。

   第二,加强跨学科集体攻关,为解决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发展问题提出对策建议。数字技术、数字经济向经济社会领域的全面融入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创造性毁灭”过程,必将带来具有综合性、复杂性的影响。例如,平台组织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如不加以规范和监管,很可能出现无序扩张和平台垄断的现象,妨碍公平竞争和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如何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已经不是单一学科能够解答的问题。要推动经济学、法学、公共管理学、社会学等多学科合作研究,从跨学科视角系统全面把握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发展的现实问题,为提高我国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提供研究支撑。

   第三,深化数字经济人才培养方案改革,为我国数字化发展输送高水平专业人才。新的经济形态必然呼唤新的人才培养模式。当前,政府管理部门、产业界等对数字经济专业人才的需求不断增长。放眼世界,数字经济专业人才已经成为决定一国数字经济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要面向国家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战略需求,深化高等院校知识体系、课程体系、培养方式等改革创新,建设高水平数字经济师资队伍,培养掌握扎实专业知识、具有全球视野的数字经济专业人才,更好服务国家数字经济健康发展。

  

  

   来源:《中国网信》杂志2022年第4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93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