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世年 赵玉龙:梦境书写与梦幻主义:汉赋创作的新路径

更新时间:2022-08-11 10:28:16
作者: 马世年   赵玉龙  

   [摘 要]汉赋中涉及梦或者描写梦境的赋作主要有《梦赋》《悼李夫人赋》《长门赋》《幽通赋》《思玄赋》《髑髅赋》《检逸赋》(残)七篇。汉赋中的梦境书写方式主要有三种:借梦设喻、以虚写实、结构文本。以梦入赋,用梦幻手法进行创作,是汉赋在写实和夸饰之外的又一路径,对于汉赋的主题构思有着重要的作用。汉赋中的梦境书写与梦幻主义在深化赋作主题、扩大赋的表现空间、丰富赋的美学意蕴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汉赋 梦境书写 梦幻主义 创作路径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历代赋论整理研究”(19ZDA249)

  

   [作者简介]马世年,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兰州 730070);赵玉龙,内蒙古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文学博士(呼和浩特 010022)

  

  

   近年来,随着研究视野的进一步开阔,汉赋研究不断开拓新的空间,汉赋与相关领域的关系问题——诸如经学、谶纬、图画、声音、制度、都邑以及赋体的雅俗等,越来越为研究者所关注,也涌现出一系列重要的成果,譬如赵逵夫先生的《读赋献芹》[1]、许结先生《赋体文学的文化阐释》[2]《赋学:制度与批评》[3]、伏俊琏先生《俗赋研究》[4]、以及冯良方《汉赋与经学》[5]、曹胜高《汉赋与汉代制度》[6]、侯文学《汉代经学与文学》[7]《汉代都邑与文学》[8]等,都是其中的代表性著作。

  

   不过,就汉赋所涉及的艺术领域而言,其中所表现的梦境问题倒是较少有人留意。事实上,汉赋中有较多写梦的作品,譬如王延寿《梦赋》、刘彻《悼李夫人赋》、司马相如《长门赋》、班固《幽通赋》、张衡《思玄赋》《髑髅赋》、蔡邕《检逸赋》(残)等。可以说,梦境书写既是汉代赋家在赋作内容方面的延续与拓展,又是对汉赋题材的不断丰富。同时,由梦境书写而表现出来的梦幻主义,更显示着汉赋创作在写实与夸饰之外新的路径,因而很值得我们特别关注。

  

   一、汉赋的梦境书写方式

  

   梦境书写在中国文学史中的出现是很早的,《诗经》《左传》等典籍中已有大量的梦境书写,并由此形成了特别的写梦传统;《庄子》中的“蝴蝶梦”“髑髅梦”“栎社梦”“神龟梦”等,则是文学史上影响深远的著名梦境;至于宋玉的《高唐赋》与《神女赋》,更是开千古辞赋写梦之先河。这种传统自然也延续到了汉赋的创作中。

  

   通观两汉赋作,梦境书写的方式主要有如下三种:

  

   (一)借梦设喻

  

   汉代梦赋中有一种“借梦设喻”的叙写方式,即以作者预设的某种梦境来达到抒情写意的目的。这也就是许结先生所说“赋家书写梦境以托喻现实情怀”的“述梦”[9]。这方面的代表赋作是班固的《幽通赋》,其中写梦的部分为:

  

   魂茕茕与神交兮,精诚发于宵寐。梦登山而迥眺兮,觌幽人之仿彿。揽葛藟而授余兮,眷峻谷曰勿坠。昒昕寤而仰思兮,心矇矇犹未察。黄神邈而靡质兮,仪遗谶以臆对。曰乘高而遌神兮,道遐通而不迷[10]462。

  

   《汉书·叙传》曰:“(固)弱冠而孤,作《幽通》之赋以致命遂志。”颜师古注引刘德曰:“致,极也。陈吉凶性命,遂明己之意。”[11]4213《文选》李善注:“《汉书》曰:‘班固作《幽通赋》以致命遂志。’《赋》云‘觌幽人之仿佛’,然幽通,谓与神遇也。”[12]635可见,班固作此赋的初衷即是借梦与神通来表明自己的志向,抒写抱负。

  

   班固为班彪长子,少时即聪慧过人,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能和气度。《后汉书·班彪列传》载:

  

   年九岁,能属文诵诗赋,及长,遂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所学无常师,不为章句,举大义而已。性宽和容众,不以才能高人,诸儒以此慕之[13]1330。

  

   《后汉书》又载:

  

   父彪卒,归乡里。固以彪所续前史未详,乃潜精研思,欲就其业[13]1333。

  

   班固害怕父祖功业毁于自己,立志完成父亲未竟的事业,撰著父亲遗稿《史记后传》,以光耀门庭。《幽通赋》开篇即言:

  

   系高顼之玄胄兮,氏中叶之炳灵。繇凯风而蝉蜕兮,雄朔野以飏声。皇十纪而鸿渐兮,有羽仪于上京[10]460。

  

   追溯先祖,极言家族声望之崇高,事业之显赫。这种写法明显仿自屈原的《离骚》。班固赞誉先祖在乱世遭忧中仍能“终保己而贻则兮,里上仁之所庐。懿前烈之纯淑兮,穷与达其必济”[10]460,所以他自己在面对奸佞小人排挤诬告的情况下,也要向先辈一样救世济民,为后世子孙树立纯洁美善的榜样。另一方面,他担心自己“咨孤蒙之眇眇兮,将圮绝而罔阶”,毁绝了先人的功业,无法光大先祖的事业,以致于发出了“岂余身之足殉兮,韪世业之可怀”的感叹。这种忧患意识迫使他必须奋发进取,方可不辱没家门,告慰亡父于九泉之下。

  

   由此可知,班固志在完成父亲的遗著,光大家族的门庭。但现实中佞臣当道,贤达“罔阶”仕进,自己心中苦闷无法排遣,于是在赋中寄情于梦,以梦为喻。“魂茕茕与神交兮,精诚发于宵寐。梦登山而迥眺兮,觌幽人之仿彿。揽葛藟而授余兮,眷峻谷曰勿坠”六句,正是班固所设之梦。作者在“靖潜处以永思兮,经日月而弥远”之时,忽然梦到与神人相通,作者在现实中的困惑也从梦中找到了解答。“魂茕茕”两句是说梦产生的原因,由于魂与神交,精诚所感。《文选》注:“言人之昼所思想,夜为之发梦,乃与神灵接也。”[12]636后二句是说在梦中遇见了神人。《文选》注:“张宴曰:幽人,神人也。曹大家曰:登山远望,见深谷之中,有人仿佛欲来也。”[12]636-637最后“揽葛藟”两句是说梦中有神人授予自己葛藟,使自己免于坠入深渊。 “言梦临深谷欲坠,见神持葛来授我也。”[12]637班固如此写法,正是自己的现实处境在梦中的一种投射,以梦设喻,假托梦来完成现实中未能做成的事情。《汉书·叙传》颜师古注曰:“言入峻谷者当攀葛藟,可以免于颠坠,犹处时俗者当据道义,然后得用自立。故设此喻,托以梦也。”[11]4215此注可谓深得班固之心,其中所言“道义”,就是班固自己坚守先人的懿德美行,用道义光大祖德。赋中也说:“侯草木之区别兮,苟能实而必荣。要没世而不朽兮,乃先民之所程。”[10]475《文选》注:“侯,候也。项岱曰:‘苟,诚也。’张晏曰:‘苟能有仁义之道,必有荣名也。’《论语》子夏曰:‘君子之道,譬诸草木,区以别矣。’”[12]644班固用自然界草木的荣枯来譬喻人世间的没世不朽,说明用仁义之道来追求不朽,是古今恒理。他希望現实也如梦中一般,有一根葛藟可以抓住,帮助其实现理想抱负。具体而言,就是斥退小人,弘扬道义,光大先祖不朽之伟业,不因自己而使祖先蒙羞,具有浓厚的儒家思想色彩,所谓“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班固此梦显然是因现实而作,以梦境为喻,间接抒发了自己继承父亲遗志、光大先祖事业的理想。有梦就有醒,“昒昕寤而仰思兮,心矇矇犹未察”这是作者梦醒后的状态,由于急切希望得知梦境的吉凶祸福,所以才有“黄神邈而靡质兮,仪遗谶以臆对。曰乘高而遌神兮,道遐通而不迷”的描写,这正是班固以梦设喻的目的。既然是吉梦,又有明白的鉴戒,班固由此受到鼓舞,发出了“盍孟晋以迨群兮,辰倏忽其不再”的自勉之词。

  

   (二)以虚写实

  

   汉赋中有关梦的描写,还有一种情形,即梦境是与作家密切相关的虚拟生活场景,是作家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事情在梦中的实现,是以虚景写实情。梦中虚景中也正是日常生活中日思夜想、盼望实现的画面,也就是弗洛伊德所说“梦是一種愿望的满足”。汉武帝刘彻的《悼李夫人赋》和司马相如的《长门赋》为此类典型之作。

  

   《悼李夫人赋》是汉武帝的一篇悼亡之作,表达了对李夫人的深切思念之情。关于这篇赋的创作背景,《汉书·外戚传》载:

  

   孝武李夫人,本以倡进。初,夫人兄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武帝爱之。每为新声变曲,闻者莫不感动。延年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上叹息曰:“善!世岂有此人乎!”平阳主因言延年有女弟,上乃召见之,实妙丽善舞。由是得幸,生一男,是为昌邑哀王。李夫人少而蚤卒,上怜闵焉,图画其形于甘泉宫[11]3951。

  

   李夫人去世后,武帝悲痛万分,日思夜想,哀痛不已。《汉书》载:

  

   上思念李夫人不已,方士齐人少翁言能致其神。乃夜张灯烛,设帷帐,陈酒肉,而令上居他帐,遥望见好女如李夫人之貌,还幄坐而步。又不得就视,上愈益相思悲感,为作诗曰:“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令乐府诸音家弦歌之。上又自为作赋,以伤悼夫人[11]3952。

  

   所作之赋即为《悼李夫人赋》。该赋景色凄凉,怀思惨恻,可谓辞切情哀。赋中武帝对李夫人思念的描写,着重于精神的浮游,突出幻想与幻觉。其中关于梦的描写:

  

   欢接狎以离别兮,宵寤梦之芒芒。忽迁化而不反兮,魄放逸以飞扬。何灵魄之纷纷兮,哀裴回以踌躇。势路日以远兮,遂荒忽而辞去。超兮西征,屑兮不见。寖淫敞,寂兮无音。思若流波,怛兮在心[10]194。

  

   武帝虽然雄才大略、君临天下,却一样儿女情长。他在哀痛中忆及往昔与李夫人的欢愉生活,如今生死别离,因思入梦,寄情于梦,用幻化之虚景写心中之实情。梦中二人正相互依偎、欢接之时,李夫人忽然别去,魂逸魄飞,追之不及,听之无音。梦幻的破灭,使现实变得更为真切,也使生死之情更为深刻。

  

   此赋以梦写情,在现实与梦幻中找到了一种平衡。所抒发的思想感情颇为哀婉动人,因而后世多有仿作。唐代陈山甫和康僚的《汉武帝重见李夫人赋》、唐谢观的《招李夫人魂赋》、元陈樵的《李夫人赋》等,均依武帝与李夫人的爱情故事所作,其对后世文学的影响可见一斑。

  

司马相如的《长门赋》,更是将梦中的虚景与现实中的真实情感融合为一。《长门赋》是被汉武帝遗弃的陈皇后,请当时的辞赋名家司马相如所作,意在消解被废后久居长门宫的孤寂悲伤和对武帝的深切思念。司马相如深明陈皇后之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923.html
文章来源:北方论丛 2022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