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须宽: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历史唯物主义分析

更新时间:2022-08-03 22:36:32
作者: 刘须宽  
构筑起“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的历史唯物主义最坚实的根基,使党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中国共产党仅仅把自己作为人民群众的工具,“从来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这也就决定了中国共产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都归人民平等共享。

   第三,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星星之火何以成燎原之势?这是基于对历史必然性的深刻把握。即便是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革命的低潮期,毛泽东依然能预见“在全国布满了干柴烈火”,只等待一把火点燃革命,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能在把握历史必然性基础上预见未来。1956年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文明形态的创建,是社会主义发展史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百年风霜雨雪、寒来暑往,中国共产党以巨大的牺牲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镌刻出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文明进化刻度,为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形成逐步积累文明阶段性质变的基因,从“两个文明”到“三个文明”,再到“五大文明”的新布局,历经73年,使社会主义文明的积累跃升为人类文明新形态。党的百年奋斗历程,将历史发展规律和趋势与历史活动主体的主动性、革命性和创造性有机统一起来,极大影响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这使我们看清楚:没有无产阶级的历史主动就没有百年辉煌的成就;没有文明发展的量的积累就没有文明的质的提升;在人类思想史上从来还没有哪位思想家像马克思那样对人类文明产生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中国共产党对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作出巨大贡献。

   (二)“两个结合”塑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当代理论内核

   中国共产党人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文明观,深入发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内核,探索中华民族绵延不绝的内在精神要义,为中华民族走向复兴不断注入强劲的不竭力量。

   第一,“两个结合”确立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基础。开创新形态的人类文明既要依托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要基于中国独特的实践环境、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国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事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形成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核心要件,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好”,中国共产党“能”,归根结底因为马克思主义“行”,从而让我们拥有了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在当下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中华文化与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是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价值的高度凝练,也只有吸收古今中外的“时代精华”的伟大思想才能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单纯依靠中国传统文化,中华民族无法赶上时代、引领时代;有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正确方法论,才能厘清优秀传统文化中以人为本的特性,重新摆正人民在文化与文明中的创造性地位,将经过甄别的儒家文明和矫正赋值的观念系统、价值系统、伦理系统重新种植在人民的大地上,坚守理论的人民性,“沉到历史唯物主义最深处”,凝练成“中华文化与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把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从而形成人类文明新形态。

   第二,以中华文明为根不断学习借鉴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在推进“双创”中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英国思想家罗素曾说过:“中国人摸索出的生活方式已沿袭数千年,若能够被全世界采纳,地球上肯定会比现在有更多的欢乐祥和。”疑祖、忘祖往往是一种文明消亡、一个民族走向漂泊无根的起点,封闭往往是主体创造力萎缩的表征。一种开放文明既强调其文明原发的根性,也重视吸纳借鉴、兼容并蓄。强调文明的根性与博采众长是中华文明能够走向现代化的内在动力,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新时代不断实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基石。正如列宁告诉我们的:“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近代以来中华文明演进的历史也警示我们:“凡是人类创造的积极的精神财富,凡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新成果,凡属世界各民族创造的优秀艺术表现形式,我们都要积极地了解、介绍、学习、借鉴。”中国共产党打造精神高地的时候,从来都是以中华文明底蕴为支撑,以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为架构,不断拓展中华文明的历史厚度、世界信度、对外影响力度。

   (三)中国共产党以中国式现代化开创了人类文明新形态

   第一,中国共产党拓宽了现代化路径、开创了人类文明演进新模式,为新兴经济体和第三世界国家走向现代化提供了制度与文明的双重参照。伟大成就累积政党自信,文明成效强化文明自信。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不会有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就无法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不管是从方法论层面还是从真理性高度来看,人类文明新形态都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大原创性贡献。在人类社会形态更替的亚阶段,不断由局部向全域、由低度向高度引发社会形态更替与制度变迁,当代思想家有责任根据国情、党情与世情,依据具体的历史方位、社会基本矛盾的变化,作出新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回答。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实质就是推动历史唯物主义在更大范围被普遍接受,“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本质上就是拓宽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发展空间。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彻底打破了只有遵循资本主义现代化模式才能实现现代化的神话,人类文明新形态也正在打破只有跟随仿效西方文明才是正确的人类文明发展路径的神话。每个国家选择什么道路,既要考虑一般原理,也要兼顾自身独特性,“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注定了我们必然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中国给世界提供方案时从不强制别国移植、复制我们的制度模式。相反,我们主张各个民族国家应该根据自己的文化传统、基本国情,自主选择和决定本国的发展道路。

   第二,人类文明新形态含有共产主义基本要素。遵循社会基本矛盾推进社会发展的演进规律,以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断推进共同富裕取得实质性进展,赋值人类文明新形态,是中国共产党开创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基本使命,也是走向共产主义的基本路径。“中国式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现代化,是超越资本逻辑、秉承人民至上的现代化,是超越西方现代化国家10亿人口总数的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不让一个人掉队的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解决绝对贫困和精神贫困、实现五大文明协调发展的现代化,是超越过度掠夺型、挖坟掘墓型、得不偿失型的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是超越“国强必霸”“以邻为壑”、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从人口规模、世界影响力、所有制结构、文明程度等多维向度上彻底改写现代化的世界版图,壮大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新地基,不断为人类文明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第三,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正确打开方式。马克思主义哲学揭示,在量变中蕴含和孕育着质变,在质变中不断积累和开启新的量变。中国共产党开创的“人类文明新形态”是中国在现代化道路上集成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与生态文明而开创的新的文明样态,总体上具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文明属性,这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通过量的积累而不断成熟和凸显出来的。新生的东西往往不可能是全要素的成熟系统,“人类文明新形态”只是写就了“开篇”,依然有很多续章需要一代又一代后继者努力书写。与现代资产阶级文明形态相比,“人类文明新形态”在“生产关系”上实现了质变,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的文明形态相比,生产关系上具有更多的“同质性”,但在生产力发展水平上还有巨大的量的差距,尚有许多不平衡不充分发展需要通过生产力变革来解决,新型的开放文明从内容到形式都有待丰富,正如“五种文明”对以前“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超越一样,未来还会不断创生出内容与形式的新增量。邓小平认为,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要经历“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才能实现,习近平总书记与时俱进地提出,“只要我们掌握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能够深刻认识到实现共产主义是由一个一个阶段性目标逐步达成的漫长历史过程,需要若干代人接续奋斗、艰苦奋斗、不懈奋斗”。“若干代”的新提法既蕴含着可预期性,也体现着事实上的历史迭代与巨大进步,更彰显出中国共产党人引导文明发展的文明自信和对历史唯物主义规律运用的能力自信。

   三、人类文明新形态对资本主义文明的本质性超越

   马克思说:“整个历史也无非是人类本性的不断改变而已”,从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到机械化、电子化、网络化、智能化,野蛮向文明的转化都是不断创新的结果,也是人性向好向善的改进的里程碑。在所有制关系的历史性更替中,文明也在不断进步,人类文明新形态必将超越西方现代性文明,改变“东方从属于西方”的发展模式。

   (一)社会主义文明:矫正“东方从属于西方”的文明不平等

   第一,曾经的东方文明因其辉煌而引领世界文明发展。黑格尔惊叹中国5000年文明的“前后相连、排列有序、有据可查”,“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拥有这样一部连续翔实的古老历史,这个帝国始终保持自立,始终像它以往那样存在着”。中华民族的文明整体性从来没有从外部被摧毁过,外来文明的冲击最终都以被同化而收场。

   第二,闭关锁国、生产力低下导致国家蒙辱、人民蒙难、文明蒙尘。“近代以后,创造了灿烂文明的中华民族遭遇到文明难以赓续的深重危机,呈现在世界面前的是一派衰败凋零的景象。”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自觉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武器奋力改变人民的命运,让中国人挺起自信、自立、自强的脊梁,极大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这100年中,“有危难之际的绝处逢生,有挫折之后的毅然奋起,有失误之后的拨乱反正,有磨难面前的百折不挠,既充满艰险又充满神奇,既历尽苦难又辉煌迭出”。由于生产力低下,我们陷入“资产阶级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的世界体系里,西方文明依托于技术和资本的力量不断“同构其他国家”“同化其他文明”“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对于不能同化的则对其进行打击、诋毁、蔑视、丑化。

   第三,百年掘进实现社会主义文明形态的新升华。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到康帕内拉的“太阳城”,使“乌托邦”变成现实的是马克思主义。中国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是对马克思主义最广泛而深刻的践行,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扬弃人类既有文明,矫正了“东方从属于西方”的文明不平等,为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国家争取独立、解放和社会现代化发展,提供了中国理论、中国方案。社会主义文明的崛起证明了一点: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和资产阶级学者拥有对东方文明的解释权、定义权、定位权,是对社会主义文明、东方文明的蔑视,是赤裸裸的文化霸权。社会主义文明同样可以发问:屠杀印第安人难道就是彰显文明、消灭野蛮?西方的文明扩张、文化殖民真能推进文明进步?如果找不到新的替代文明,按照西方的文明剧本演下去,人类注定没有未来。必须创造社会主义的人类文明新形态,使中华文明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光彩,给世界以新的选择。

   (二)超越现代性:从虚假共同体进入真实共同体

第一,应从世界视野去思考世界未来的文明。曾经凌辱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帝国主义所创建的西方文明是真实可靠的文明吗?“曾经支配世界的英国和正在支配世界的美国从来都只有国家理念,从来都只考虑了自己的国家利益。”他们从如何剥削、到哪里去剥削的视野“思考世界”,故而很难“从世界的需要去思考世界”。他们以文化归类来标定文明,“文明是最大的‘我们’,在其中我们在文化上感到安适,因为它使我们区别于所有在它之外的‘各种他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720.html
文章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2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