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淑娟:中华民族共同性的类型、凝聚机制与形成过程

更新时间:2022-07-25 10:07:58
作者: 张淑娟  

   内容提要:探究中华民族共同性及其凝聚机制是理解中华民族深刻内涵的基础。中华民族共同性从纵向上分为继承的共同性和凝聚的共同性,从横向上分为各民族自然交往交流产生的共同性和国家意志塑造的共同性。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机制包括历史书写与能动构建互动统一机制,以及历史方位与目标互动统一机制。在论及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机制时既要关注多元走向一体的趋势,也要从中华民族整体性的视角来审视“一”对“多”的凝聚,二者在实践中实现统一,而共同性的成长是连接“多”与“一”的桥梁。从中华民族复合性生成的过程把握中华民族共同性,一方面要把握实体结构上的复合性,即中华民族由56个民族单元构成;另一方面要把握内涵上的复合性,即内在生成逻辑与构成要素的复合性,这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东方与西方相贯通、兼具“国家”与“民族”的双重使命使然。复合性既构成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增长点,也推动着中华民族共同性凝聚机制的进一步发展。

  

   关 键 词:中华民族共同性  中华民族共同体  凝聚机制  多元一体  the commonality of the Chinese nation  a community for the Chinese nation  cohesion mechanism  diversity in unity

  

  

   对历史作长时段观察,不难发现中国几千年的发展史总体上呈现为多元不断凝聚为一体的历史趋势,有一些核心要素不断推动这一历史进程的演进。中华民族共同性就是其中的核心要素之一,共同性是中华民族形成的前提和发展的基础。同时,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是持续的历史过程,随着现代国家建设步伐加快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不断推进,凝聚共同性已成为各领域的共识和共同行动。2021年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按照增进共同性的方向改进民族工作,推动新时代民族工作高质量发展[1]。学术界对“中华民族共同性”的直接讨论较少,谷苞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通过三篇文章专论“中华民族的共同性”,指出共同性在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中的关键性作用[2-4]。麻国庆通过对费孝通民族理论生成逻辑的研究提出,“分”“合”之上的“合之又合”是中华民族共同性不断叠加凝聚的基本过程[5]。郝亚明从要素重叠的视角讨论中华民族的共同性,提出共同性是中华民族形成与维持的首要基础[6]。本文在上述研究基础上,从基本概念入手,以中华民族共同性分类为基础,分析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机制,并从中华民族复合性生成的过程把握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增长。

  

   为便于后续论证,在此先对涉及的基本概念进行简要说明。“中华民族”在本文中有两种含义,一是指中国境内的各民族,二是指整体意义的、与现代国家相对应的民族整体。“中华民族共同性”就是指各民族的共同性,“中华民族复合性”中的“中华民族”则是整体意义和实体意义的民族,是一个民族实体。共同性(共性)的基本内涵是指不同事物所共同具有的普遍性质[7]458。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共同性是多元一体格局得以形成、演进和不断凝聚的基础。其中“共同性”中“共”的基础是“多”,在“多”中寻求“共”,在“共”的基础上求“同”。“共”表示多个事物同时用力,表明各组成部分的在场性,“同”表征一体或整体的方向性和趋势,“多元一体”是“多”凝聚为“共”,进而升华为“同”的一体。中华民族的共同性即包含各民族的共同点,也涵盖在各民族共同点之上,由中华民族整体性和实体性升华而来的普遍性,此外还包括以中华民族为基础的政治共同体提供的公共资源和可能的发展空间。机制有两层含义:一层含义是“表示行动或过程的名词……描述某个明显的、客观的与有系统的事物”[8]288,揭示事物自然发展状态及其规律性是一个自然过程,具有非制度性特征;另外一层含义则表示一种创造的行动[8]288,“泛指一个工作系统的组织或部分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和方式”[7]600,是在尊重事物发展的规律和运行机理的基础上的人为安排,这一安排是制度性的。本文论及的主题“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既指中华民族共同性生成的规律与内在机理,也包括推进中华民族共同性凝聚的政策措施和具体举措,因而文中所谈“机制”包含非制度性和制度性两方面的内容。

  

   1 中华民族共同性的类型

  

   习近平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指出:“我们伟大的祖国,幅员辽阔,文明悠久,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是先人们留给我们的丰厚遗产,也是我国发展的巨大优势。”[9]4同时,他从四个方面对各民族的历史贡献做出概括:我们辽阔的疆域是各民族共同开拓的;我们悠久的历史是各民族共同书写的;我们灿烂的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我们伟大的精神是各民族共同培育的[9]4-6。这一概括从战略高度再次积极肯定和回应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理论,也对中华民族共同性做了历史性概括。为便于后续分析,本部分先对中华民族共同性进行简要分类。

  

   1.1 中华民族共同性的纵向分类

  

   一是继承的共同性。共同体历史上提供的可共享的公共资源与可能空间、各民族重叠的要素、各民族的共同创造,都可称为继承的共同性。上述“各民族共同开拓辽阔的疆域;各民族共同书写悠久的历史;各民族共同创造灿烂的文化;各民族共同培育伟大的精神”都属于继承的共同性,这些共同性是珍贵的历史遗产,为后续共同性继续生成提供基础和条件。“不管怎样,考察民族—国家的时候要是无视了先于它而存在的帝国这一基础概念,就不仅无法理解它的起源,而且无法理解它的未来。因为民族—国家即便是通过否定帝国而生成的,却还保持着以前帝国时代的共同性。”[10]41-42继承的共同性是中华民族得以延续的基础,也是中国现代国家建设合法性的基础,要正确理解和把握现代国家就离不开对历史遗产的理解和把握,因此客观的历史书写与描述是基础中的基础。

  

   二是凝聚的共同性。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过程中,在继承历史遗产的基础上国家不断增加共享资源,不断增加各民族单元重叠部分,不断累积各民族的共同创造,这称为凝聚的共同性。凝聚的共同性体现在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伟大实践之中,体现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势之中,体现在民族平等原则的确定、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制定和施行、各项民族政策的实施之中。同时,这种共同性也体现在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构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五个认同”教育的实践中。西部大开发战略、兴边富民战略、人口较少民族扶贫、东部扶持西部、全国支援西藏和新疆、脱贫攻坚等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推动,使中华民族共同性不断增加。就本质而言,继承的共同性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也需要不断凝聚与再凝聚、生产与再生产,成为凝聚新的共同性的素材和条件。政治力量凝聚共同性的能力和水平则更具决定意义。总之,没有继承的共同性就不会有今天,没有当下凝聚共同性的努力也不会有未来。

  

   1.2 中华民族共同性的横向分类

  

   一是历史上各民族在自然交往交流中产生的共同性。如伴随各民族不断迁徙融合过程,族际通婚使各民族在血缘上“经常在发生混合、交杂”[11]33,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同时,与民族迁徙融合相伴随的频繁的文化交流,使各民族在语言、风俗习惯、生产生活方式、经济关系和民族心理等方面出现普遍性特征,这些普遍性特征表征为文化,“文化不是生理遗传的综合体”[12]16。从这个意义上讲,民族的深层次内涵来自文化。正如本尼迪克特指出:“真正把人们维系在一起的是他们的文化,即他们所共同具有的观念和准则。如果一个民族不把诸如共同血统遗传作为一种象征,也不把它作为口号,而毋宁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那个把自己的人民结为一体的文化,强调它的长处和优点,同时又承认在不同的文化中发展起来的不同的价值,那它就会用现实主义思想取代那种因其误引方向从而是很危险的象征主义。”[12]18无论是各民族通过通婚在血缘上的混杂,还是文化上的交流学习,经过长期的族际交往最终形成“你来我去、我来你去,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而又各具个性的多元统一体”[11]17。

  

   各民族自然交往交流产生的共同性与自古以来占主导地位的开放和包容的文化观直接相关,“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的文化理念直接影响了边疆民族的生计选择和政治行动。在中国漫长的历史发展中有两种族际观念:一种是防御性和封闭性的“族属观”,其典型表述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另一种是开放和包容的“文化观”,纵观整个中国历史,后者无疑占主导地位。“合观族类的与文化的两种特质,族类的观念并不及文化的观念之深入人心。历代学者虽然随时注意种界的差等,却一向更强调教化的意义。由文化而泯除种界的区别,是自先秦以来政治理想的传统。”[13]178这种开放包容的文化观成为中华民族共同性在数量上不断增加、在深度上不断深入的黏合剂和推动力量。

  

   二是国家意志塑造的共同性。国家推行全民族共享的公共文化、统一编撰成文标准的民族史、确立单一疆域的经济和法律秩序、构建现代国家象征等都可称为塑造的共同性。如秦统一后,“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以及统一度量衡、设立郡县等政策的推行为大一统政治制度的形成奠定了基础;西汉建立后,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思想主张,努力在思想上实现统一;历史上官修史书的传统从盛唐正式确立并逐渐成为定制,以此锻造共同的历史、共享政治记忆成为传统;新中国成立后,颁布宪法和法律,进行社会主义经济改造,确定首都、国旗、国徽和国歌,推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等都属于国家意志塑造的共同性。社会自发交往交流产生的共同性是自下而上的过程,国家意志力量推动产生的共同性是自上而下的过程,二者交织互动共同推动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形成与演进。当然,中华民族共同性还可以分成有形的共同性和无形的共同性,在此不再赘述。对中华民族共同性进行分类便于理解共同性的内涵,也便于进一步对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机制进行分析。

  

   2 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机制

  

   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要经历从个体到群体、从社会自发到政治力量推进、从量变到质变,不断沉淀和累积的漫长过程。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共同性具有不同的特点,凝聚机制也比较复杂,既包含自然过程也包含人为干预。中华民族共同性的生成和维系既是纵横交错的复合过程,也是自然过程与人为过程交织互动的结果。与中华民族共同性分类相对应,中华民族共同性的凝聚机制大致可以概括为以下两个方面。

  

   2.1 历史书写与能动构建互动统一的凝聚机制

  

   历史书写与能动构建的互动统一和中华民族共同性的纵向分类相对应。历史书写的使命是对继承的共同性进行梳理和阐释,不仅要描述历史现象,还要通过考古发现、历史文献和民族志进行深入挖掘和整理,探究历史现象背后的规律和内在逻辑,分析历史发展背后的推动力量,最终能站在全局高度对推动各民族交融汇聚成多元一体中华民族的力量进行系统阐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507.html
文章来源:《探索》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