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团:对乡村振兴几个问题的初步思考

更新时间:2022-07-19 19:21:10
作者: 杨团  

  

   2022年7月13日,由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原中国扶贫基金会)、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创新与乡村振兴研究中心、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社会企业与乡村振兴”座谈会在京举行。本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杨团的主题演讲。

  

   乡村振兴战略是党中央在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会议上提出的。而乡村建设、乡村发展的实践在中国已经很多年了。我投身乡村方面的工作,是从2002年开始的,到现在20年了。基于个人的实践,对乡村振兴有很多体会和想法,我就讲讲自己对三个问题的想法,和大家做交流和探讨。

   这三个问题是:什么是乡村振兴的终极目标?谁是乡村振兴的核心主体?用什么办法来实现乡村振兴?

   一、什么是乡村振兴的终极目标?

   对于乡村振兴战略的总目标,党和国家有明确的提法,就是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总方针是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总的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制度保障是城乡融合一体的体制机制。这套话语很鲜明、很具体、很成体系。但是如何在实践中理解和贯彻呢?我以为,乡村振兴的一些认知上的问题还没能很好解决,很难仅仅依靠字面上的简单理解就能明白乡村振兴到底是要做什么的。我想用扣除法的思维方式来倒推对乡村振兴的认知。不是一般地正面诠释中央文件的概念,即什么是乡村振兴,而是讲什么不是乡村振兴,用这个方法来理解乡村振兴的思想和内容。

   第一,乡村振兴不是农地非农化、产业弃农化、住房城镇化、文化通用化,而这四化几乎就是目前乡村中的基本状态。农地非农化,大量的农地不再是耕地,而是建成产业园,有的学习外国乡村比如普罗旺斯,造薰衣草田园。产业弃农化,不少发达乡村的产业大量与农业农村无关。乡村产业是国家提出的一个新概念,不仅包括农业,还有乡村当地文化制作的特色手工艺、特色农产品等等本土特色产业,还包括农副产品加工业、服务业商业旅游业,电商等新兴业态。但是目前脱离乡村产业的弃农化现象,我觉得是比较严重的。耕地是国家必保的。可是各地农村耕地抛荒现象非常严重。这当然与农产品价格低、销售难,在市场上赚不到钱直接相关。农产品和非农产品的价格差太大了,老百姓从比较收益出发,弃农不是没道理的,但是个体、微观的道理最终妨害了农业农村的整体发展。住房城镇化,不用说,乡村要发展好,人、住、地、业这几条都非常重要。但是,乡村的住房是要向城市看齐吗?城市住什么房子,农村也要住什么房子,结果,农村建的高楼比较多,真正能维系原来乡土文化风格的农房的相对比较少。文化通用化就更不用说了,本乡本土几辈传下来的特色文化大量流失了。乡村的文化变得跟城市差不多,没有自己的独特性了。

   我想说,这“四化”都不是乡村振兴所要的。

   再有,乡村振兴是否就等于农民收入增加?的确,乡村振兴要缩小乡村内部尤其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收入是重要的指标。现在,全国的人均年收入大概是4万多。那天永光一听到我说战旗村农民人均收入3万多,觉得还是比较差,这要看跟谁比。现在大多数乡村人均收入不是3万多,大约只有1万多。2万多就不少了。不过,就算乡村人均收入还可以,可是大多数乡村的家庭分裂问题很大,这一辈人还在乡村,但是他的下一辈,有没有后代来继承?农二代甚至农三代出村不回村,回村不住村,再好的房子也不住,住城里。这个现象非常普遍。这与从弃农到弃村,从物质到精神,心理情感的变化有关。大量改造后的农村像城市,虽然有点地,但不再是田园。农民也奔着城里人生活方式走。这些,我都认为不是我们要的乡村振兴。农村像城市、农民像城里人就算达到乡村振兴的目标了吗。要理解乡村振兴是什么,可能要倒着想,从哪些不对头,哪些不是乡村振兴的内容,不是乡村振兴要达到的目标来考虑,到底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乡村?

   第二,关于城乡融合。过去关于城乡有好多个提法,其中一个重要提法叫城乡一体化,后来不叫一体化了,叫融合。但是融合和一体化到底有没有区别,有什么区别?讲城乡一体化时,一说从经济视角出发,叫城乡统一布局,城乡的生产力进行优化分工。这就把乡当作和城市并列的另一个的经济部门,要进行区域的合理分工;二说空间角度,要规划城乡的物质要素和精神要素,要统筹安排其空间位置;三说社会学、人类学,要搞好城乡关系,打破相互分裂的壁垒,实现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和优化组合,实现城乡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密切结合,缩小基本差别,等等。总之,不同学科有各自的说法,而这些说法合起来都是说城乡要成为一个整体,要在分工基础上实现完全的一体化。我觉得这个似乎不是中央现在提出的城乡融合的意思。城乡融合是将城乡变成一个整体吗?是不再区分城和乡了吗。其实城市和乡村各有优势,不能相互替代。即便发达国家,走到今天一百多年了,乡村还是存在的。

   乡村有什么优势?尤其中国,为什么不能用城市替代乡村呢?第一个,粮食生产,你总不能把粮食作物都种在房顶上?现在确实有科学技术,无土栽培、房顶、屋内、实验室器皿都可以种植。但是要养活中国这么多人口,当然不能依靠房顶种庄稼,还得靠乡村的土地生产。第二个,乡村有不可磨灭的代代相传的乡土文化,而文化的安全对中国特别重要。中国说是56个民族,其实有100多个,解放初期给合并了。就算100多个民族也不止100多种文化。中国刚改革开放时,有60多万个村,现在是49.1万个,就算49万个村。村和村之间的文化往往都还有些不同,俗话称“十里不同音”。不但语言,农耕农具、饮食、风俗、耕读教育,历史传承下来都有好多的不同。这些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农耕传代的大中国最富有的宝藏。这些源自千百年实践演化而凝结的乡土文化就是活着的文物,如果都通用化,村村一样,乡和城一样,那就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上千年的宝藏丢失了。乡村不能被城市替代的第三个优势就是生态,这个大家都已经非常清楚了,对生态的认知,在中国的这些年真的是有显著提升的。

   城市当然也有乡村不可替代的优势。在城市里,人口很集中,交通很发达,物质生活很方便,文化团体很聚集,精神文化生活很丰富。特别是提振人的创造力的高科技适合在城市这片沃土上快速发展。乡村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在这些方面,尤其聚集高科技人才、筛选信息、无缝连通,在科技上的发展优势都是乡村不具备的。所以城乡各有优势,不可互相替代。那么,城乡融合并非是城和乡合为一个整体,并非是村庄变得跟城市一个样,例如不是乡村都住城市那样的高楼大厦,人口完全集中居住。现在出现的一些问题就引人深思。比如前两三年从山东开始的合村并居,当时认为村庄人口缩减了,相对凋敝了,把小村合成大村,让老百姓都住在一块是对老百姓好,对经济发展有利。结果下了文件,一些县乡甚至强制进行合村并居。结果导致有的村庄出现农民自杀以示抗议。最近浙江又有一种新方式,飞地抱团。富裕村和穷村抱起团来发展经济。几十个村都抱成一个团。外来资本给富裕村项目投资,用穷村的土地指标。目的是为让穷村快速发展,通过引进外来资本承包大片土地做产业项目。而这些项目99%都是弃农化的产业。的确,这样做让穷村得到了一些分红,我看到一年不过6、7万,最高的十几万,但是村庄的经济主导权、发展主动权基本消失了。这些抱团的村是不是自愿的呢?80多个村抱团能是完全自愿的吗?这样的一些状况,在乡村振兴战略提出才四年就大量出现。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总想着要让经济快速发展,快速出成绩。乡村振兴出成绩就是要向城里看齐,要有大项目、大规模土地、大产值。这样的快速发展乡村的思想,最终很可能造成欲速而不达。

   我以为,党中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并非是一个短时期目标,而是自现在起到2050年,差不多30年、要经历一两代人的整个历史阶段的目标。这个历史阶段最终是要奠定中国未来长期稳定发展的基本模样。这种基本模样在发达国家已经定型了,但是中国还没有,我们还有几十年的探索和创造的空间。这个基本模样,一定是连接和继承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的,也一定是能够继往开来,让中国全体国民平等共富、永久维系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的。它必然是城市与乡村并驾齐驱,各自发挥优势,互通互融互补,共建共融的模样。而要达到这个最终目标,最需要提起重视的不是城市,而是乡村能否发挥出城市所不能替代的优势,甚至还能创造出新的优势。

   由于乡村振兴要贯穿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现在不过才开头,探索才刚刚开始,所以与其没想清楚就快速推进不如慢一些,鼓励多种方式积极探索并适时进行相互比较和提炼总结。不管什么方式,都要保有乡村的本色,同时给予乡村的发展以最大的探索空间。保有乡村的本色就是要保证三个安全,第一粮食安全,第二文化安全,第三生态安全。一定意义上,我觉得乡村振兴中要有一种保底线的心态,像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一样来保护村庄,保有农业,保留文化,保障农民的基本权利,尤其是他们作为集体成员的权利。

   二、乡村振兴谁是核心主体?

   这是一个需要认真讨论的问题。国家文件讲了,农民是乡村振兴的主体。但是,分割在零散细碎承包地上的个体农民太分散了,必须再组织起来。农民的再组织化是乡村振兴中最明显最突出也最影响一切发展的第一的大问题。谁来组织农民?

   有人说是政府,只有政府能够把农民组织起来。可是政府能够替代农民的自组织吗?有人讲是村集体,但是更多的人说,现在的村集体是村委会代表的,顶多能处理些行政事务,但能耐不够,认知不够,也没有经济支撑。有人说是村集体经济组织,是国家最近发文成立的村集体经济合作社。它不是村委会,是另起炉灶的纯粹的经济组织,在县农业农村局登记(和专业合作社不同,不是工商登记的法人。目前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还没有出台,所以缺乏法律认定资格,只按照宪法可以算特别法人)。但是,目前这类组织似乎只限于保障集体财产不被损失,经营功能很差,大部分没办法独立自主发展。至于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确实能组织部分农民,但是难以号召全体集体成员。还有人提出是村党支部,但是村党支部是政治组织不是经济组织,也不是自治组织。面对中国乡村振兴的现状和未来的长远目标,到底谁能作为核心主体,组织全体农民、撑起村庄发展的经济社会事业呢?

   显然。在今后30年乡村振兴的整个历史阶段中,核心主体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如何认定乡村振兴的核心主体?有没有一个认定的标准?我的看法是,谁能够将分散的农民组织起来,谁能支持和代表农民行使作为集体成员的全部权利,谁能让农民拥有主体地位和主体权益,谁就是乡村振兴的主体。

   那么,首先需要厘定农民应该拥有的主体地位和主体权利,再来考察谁能让农民拥有这些权利?

   农民除了《宪法》规定的公民普遍拥有的权利之外,作为集体成员,他们享有非成员没有的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的分配权和对农村基层社会治理的参与权这四项权利。这四项作为集体组织成员的农民权利,是由农村的四项基本制度保障的,第一是土地制度,农村的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这是《宪法》规定的;二是依托集体的土地建立的农村集体和集体经济的组织制度,这也是《宪法》规定的,而且这个规定可以追溯到合作化和人民公社的历史时期并由近年来诸多法律政策重申的;三是经营制度,集体土地要以家庭承包为基础,实行集体与个体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这是1991年党的代表大会上提出,1999年进入了《宪法》的;第四是社会治理,以村民自治为基础,这也是正式进入《宪法》的。所以说,实现农民的主体性权利就是要实现宪法规定的农村四项基本的制度保障。

如何能在乡村建设与发展的实际操作中履行这些进了《宪法》的基本制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42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