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立胜 李新宇:从历史决议论毛泽东与毛泽东思想研究的新起点

更新时间:2022-07-14 19:13:01
作者: 王立胜   李新宇 (进入专栏)  
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决不能割断历史”21,这是我们对待自己历史的科学态度。可见,马克思主义为毛泽东增强历史自觉自信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

   历史自觉的目的是为了把握历史规律。毛泽东高度评价中华民族历史,坚定地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必须要从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汲取经验和智慧。他明确指出:“没有中华民族,就没有中国共产党。”22中国数千年历史产生了很多宝贵财富,滋养了中华民族的发展,必须把这些历史遗产变成当前时代所需要的东西,为今天所用。正是基于这个认识,毛泽东将郭沫若总结明朝灭亡和李自成骄傲失败的历史文章《甲申三百年祭》“当作整风文件来读”。同时,毛泽东也非常重视对党的自身历史经验的研究和总结,他告诫全党:必须认真学习研究党的历史,“研究哪些是过去的成功和胜利,哪些是失败,前车之覆,后车之鉴”23,从纷繁复杂的历史现象中认识和把握历史规律,搞清楚党走过的路和要走的路。他认为,党对中国革命规律的认识是在不断深入实践和不断总结经验的过程中形成的,“没有两次胜利和两次失败的比较,还没有充分的经验,还不能充分认识中国革命的规律”24 。对此,毛泽东提出了著名的“古今中外法”,所谓“古今”就是历史的发展,强调研究党的历史必须从历史的具体环境出发,准确把握党史的本质性、规律性问题,同时也要坚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断推动理论创新以适应时代和实践发展的需要。

   把握历史规律的目的是为了在洞察时代大势中把握历史主动。毛泽东早在1921年1月就明确指出:“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25他在研究历史问题时,坚持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武器,透过历史表象抓住历史发展的本质和主流,掌握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性,同时“充分发挥主体能动性,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26。毛泽东基于对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的熟练掌握以及对中国历史的深入研究,在面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各方面问题时,能够做到以小见大、见微知著,敏锐地抓住事物的发展倾向和本质规律,并作出科学的预判,规避历史风险,化解历史危机,在洞察时代大势中把握历史主动。例如,在中国革命处于低潮时,党内出现一些消极言论,毛泽东灵活运用唯物史观和历史经验,科学预见了中国革命的发展趋势和光明前途,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科学论断统一了革命意志。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敏锐地观察到党内存在的骄傲自满不良风气,并联想到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历史周期率问题,提出“两个务必”以回答“进京赶考”的历史考卷。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基于对社会矛盾转化的把握以及对世界发达国家发展经验的总结,适时提出了正确处理“十大关系”、建设“四个现代化”等战略方针以加快中国社会发展,这都充分表现出毛泽东在洞察时代大势中把握历史主动的战略能力。

   在洞察时代大势和把握历史主动中增强历史自信。早在1920年,毛泽东就已经接受马克思主义并成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之后在长期的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中,他逐渐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熟练灵活地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武器,从时代的高度、历史的高度、理论的高度、民族的高度科学认识和分析中国社会问题,深入洞察时代大势,积极把握历史主动,从根本上解决了一系列长期困扰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进步的重大问题,用真理和事实增强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自信。1945年,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里,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洞察时代大势,把握历史主动,就如何克服历史周期率的问题,他给出了“民主”的新路,提出让人民群众来监督政府工作,防止政府骄傲和松懈,始终保持积极进取、清正廉明、为民服务的政治本色。1946年,毛泽东在综合对时局的把握、对历史规律的认识、对人民力量的认识以及对反动势力的分析的基础上,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这些都展现出毛泽东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历史自信。

   因此,必须站在大历史的高度认真研究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科学把握毛泽东对历史认知和历史自信、历史自觉和历史自信、历史主动和历史自信等命题的辩证关系,从而为当前持续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深化中共党史研究、增强全党历史自信等工作提供重要理论支撑。

   三、从方法论的高度看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个结合”的伟大贡献

   习近平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首次明确提出“两个结合”的命题,即“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27,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又一重大创新。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也着重强调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个结合”的问题。这为当前研究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提供了新视角。

   “两个结合”的根本是坚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科学性,这是逻辑前提。1938年10月,毛泽东曾用“三个不应当”和“三个应当”指明了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态度和方法,他指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不应当把他们的理论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不应当只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词句,而应当把它当成革命的科学来学习。不但应当了解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他们研究广泛的真实生活和革命经验所得出的关于一般规律的结论,而且应当学习他们观察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立场和方法。”28在毛泽东看来,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是彻底的真理,就在于它不是教条的、机械的理论,而是科学的、实践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始终坚持“具体地分析具体的情况”29,它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深化对真理的认识。毛泽东在《整顿党的作风》报告中对党的干部提出具体要求:要求能够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正确认识和处理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能够对中国存在的各种问题作出理论层面的科学解释和说明。毛泽东善于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成功解决了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反复验证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人民性和革命性,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明确了根本逻辑前提。

   “两个结合”不是简单的对接与拼凑,关键要在“化”上做文章。“决议”指出:马克思主义“必须中国化才能落地生根、本土化才能深入人心”30。毛泽东强调:“马克思主义必须和我国的具体特点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实现”,阐明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分为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的结合。一是理论层面的结合,即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毛泽东认识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政治理想、人生价值、逻辑思维等诸多方面上存在相通性,这种相通性是马克思主义能够实现中国化的重要基础。毛泽东在论述中国革命问题时肯定了孔子的“中庸”思想,指出,“‘过犹不及’是两条战线斗争的方法”, “‘过’的即是‘左’的东西,‘不及’的即是右的东西”,31党的干部在工作中要学会把握“中庸”,克服“过”和“不及”的错误。毛泽东找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相通点,用矛盾和发展等观点解读“中庸”思想,并指出这个思想是“孔子的一大发现”。此外,毛泽东在论述新民主主义文化,以及创造性运用实事求是、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等中国文化的基本概念时都体现出这种相通性。二是实践层面的结合,即“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毛泽东特别注重实践,强调“认清中国的国情,乃是认清一切革命问题的基本的根据”32,同时他也强调“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我们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纠正脱离实际情况的本本主义”33 。他要求党的干部必须到实践中去学习马克思主义,到实践中去认识和了解中国情况。离开了中国的具体实践,马克思主义就会变成抽象的理论,只有将二者进行结合,才能形成具有生命力的、科学的、具体的、能指导中国社会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正是因为毛泽东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不断“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才创造出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

   可见,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是推进和实现“两个结合”的光辉典范。未来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研究应以此为新起点,从方法论的高度认真研究毛泽东关于“两个结合”的重要论述和有益探索,深刻把握“两个结合”的基本内涵、核心要义及科学方法,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本土化。

   四、从党的自身发展的高度看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对科学回答中国共产党根本问题的伟大贡献

   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是贯穿毛泽东思想始终的重要内容,也是贯穿百年党史的一根红线。习近平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明确指出:“我们必须紧紧依靠人民创造历史,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站稳人民立场,贯彻党的群众路线。”34“决议”将“坚持人民至上”置于“十条历史经验”的第二条的突出位置,全文共有253处提到“人民”,通篇都在总结党依靠人民群众取得的伟大成绩及历史经验,足可见党的根本属性和人民群众的重要地位,充分体现出“决议”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的统一。这为研究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提供了新视角。

   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1945年,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作政治报告时明确指出:“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35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且一以贯之于党和国家工作的方方面面,是中国共产党能够带领中国人民取得革命、建设和改革历史性成就的根本原因。

   为人民服务是对“中国共产党是什么、要干什么”这个根本问题的科学解答。“决议”指出:“全党要牢记中国共产党是什么、要干什么这个根本问题”,“决不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36关于中国共产党根本问题的认识,毛泽东早在1942年5月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明确提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37他始终强调中国共产党是人民的队伍,党领导的部队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同时又是最彻底的民族解放的先锋队”38。中国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这就是党的初心,是对党的性质和宗旨的根本体现。关于中国共产党要干什么,毛泽东指出,我们“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的”39,“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40,“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41。毛泽东从党的原则宗旨出发,深刻阐明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代言人,“完全不谋私利,而只为民族与人民求福利”42。毛泽东通过系统阐述为人民服务的马克思主义价值观,深刻回答了“中国共产党是什么、要干什么”这个根本问题。

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内在规定和价值追求。“决议”指出:“党历经百年沧桑更加充满活力,其奥秘就在于始终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积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43毛泽东十分注重在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坚持真理、改正错误,积极对人民负责。1942年陕甘宁边区有老百姓讲毛泽东的怪话,立即被当成反革命抓捕。毛泽东闻讯后要求立即放人,他说没有搞清楚情况怎么可以随便抓人呢?在一番调查研究之后,毛泽东发现当地老百姓负担过重,严重脱离了生产力水平,他认真检讨,并积极调整党的政策,减轻群众负担,通过开展大生产运动、整风运动等一系列工作,极大改善了当地群众的生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29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