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侯中军:美军延安观察组与中共对美外交的转变

更新时间:2022-07-14 16:37:19
作者: 侯中军  
美国对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党政府深感失望,这是促使美国政府接近中共的一个重要因素。“国民党在抗战后期实际上已失去美国的坚定支持”,“美国对于国民党和蒋介石的失望是深入骨髓的,一个为了维护统治而拒绝改革的顽固形象已深深地刻在美国人的心中”。基于此种基本判断,也就不难理解这一时期美国政府对华政策中的两手准备了。罗斯福快速批准派出美军观察组,既考虑利用中共军队对日作战,同时也包含了考察中国战后政治势力的长远目的,美国国务院在组建观察组之初就有意安排1名或2名受过训练的政治观察员加入。

   二、中共与美军观察组的交往及军事合作

   美国获得向延安派遣观察组的许可后,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向中央报告:据来自一位在国民党政府内担任顾问职务的美国人士的消息,罗斯福总统已经先后两次致电蒋介石,复又派遣华莱士副总统来华,要求派遣美军观察组去西北。蒋介石起初拒绝,但最后勉强同意。6月23日,驻重庆美国陆军总部致函林伯渠,称“美国陆军总部获得国民政府许可,将派遣美国官员组成的观察组去中国北部延安及十八集团军作战地带及日占地区进行调查访问”。在致毛泽东的信函中,称“我们希望你以十八集团军指挥当局的名义,给予我们合作和帮助,在十八集团军行动的地方,我们的军官自由与当地军事指挥者商量,并尊重其愿望”,强调“我们派去的人,是作一个考察团性质,是在中国军委会指导底下的”。收到美方代表的信函和林伯渠的汇报后,毛泽东指示董必武、林伯渠,“请你们代表我及朱、周表示欢迎,飞机场即日开始准备,来延日期请先告”。

   观察组出发前,董必武再次就观察组的目的致电毛泽东、周恩来,将其归纳为“主要商量在边区及敌后根据地建设飞机降落场问题,及了解我们的实际情况”,“另从旁观察,得知我们与苏联的真实关系”。董必武汇报的观察组目的应该是美方的正式通告,中共内部对美军观察组赋予了更为丰富的含义,如南方局大胆预测,美国有可能承认中共是中国政治力量的中心,美国在东亚的政策目标是彻底打败日本,为实现此目标需要联苏联共。南方局还建议控制美军可能登陆的东南沿海地区,以便争取双方的合作。

   7月22日,由包瑞德(David Dean Barrett)上校率领的第一批观察组成员抵达延安;8月7日,观察组秘书兼翻译卢登(R.P.Ludden)等第二批观察组成员到达延安。全部人员抵达后,《解放日报》特意发表了题为《欢迎美军观察组的战友们》的社论,认为美军观察组的到来是“抗战以来最令人兴奋的一件大事”,赞扬美国和中国并肩作战,具有“不怕牺牲的伟大精神”。此外,社论还重点介绍了根据地及敌后军民的抗战成就和战果,并特意传达了一条美国海军作战计划的信息,即尼米兹(Chester William Nimitz)海军上将曾宣布“美海军拟在中国海岸上建立基地,以便从那里攻击台湾地区和日本”,“因此那里的中国游击队,对我们有很大的潜在重要性”,意在引起美军的注意。

   为了统一全党对外交往中的认识和思想,周恩来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外交工作的指示》,进一步明确:不应把美军观察组的访问和观察当作普通行动,而应看作“我们在国际间统一战线的开展,是我们外交工作的开始”,强调“这种外交现在还是半独立性的外交”。一方面,“重庆国民政府还是中国人(我们在内)及同盟国所承认的中央政府,许多外交来往还须经过它的承认”;另一方面,“国民党是不愿意我们单独进行外交活动的,我们与同盟国家只有冲破国民党种种禁令和约束,才能便于我们外交来往和取得国际直接援助,所以我们的外交,又已经是半独立性的”。

   观察组到来后,先后与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新四军军长陈毅进行一般性的了解谈话,两人向美方介绍八路军、新四军自抗战以来的大概情况。在向美方介绍八路军、新四军抗战成果和战斗精神的同时,中共中央也在为可能的军事合作做准备。毛泽东要求山东军区和新四军军部收集一些必要与可用的日军情报,以便美军观察组向华盛顿报告,“推动美方重视我们的活动,更加速地考虑对我援助”。在要求收集的情报中,主要是围绕海军登陆作战所必须了解的信息,如“青岛、烟台、连云港常泊兵舰数目及类型”,“每日进出口船舶数目”,“确实查清连云港是否已设为潜艇根据地”。在此前后,中共中央还要求沿海各根据地和新四军扩大武装部队,建设强固的根据地,7月3日、25日两次致电东江纵队,要求加强敌后游击战争,扩大武装。8月20日指示邓小平等在太行、山东、华中地区建设飞机场,为美军观察组的考察提供便利。毛泽东告诉李先念:“美海陆军登陆时协同作战问题,我们正与驻延美军观察组人员协商,准备一切。”

   为了准确高效地了解日军情报,8月21日,观察组组长包瑞德致函第18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开列了需要具体了解的情报清单。一是建议设立“总管空军情报委员会”,由叶剑英负责;二是希望提供七七事变以来关于中共军队的重要军事行动及作战情况的书面资料,主要是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皖南事变以及日本对敌后的“扫荡”四个方面的资料;三是希望能经常性地获得八路军总部获取的重要敌军情报摘要。30日,叶剑英要求各部队指定专人,负责收集研究敌伪军情报,以便供给盟国海陆空军在华作战需要,并强调“我军如能在情报工作上对美军有重要之贡献,对于争取美军的物资援助及将来美我两军配合作战,夺取大城市必有重大影响”。

   除情报项目外,美军观察组在具体军事合作项目上还提出了建立“陆空救助小组”的计划。包瑞德表示:“击败德国及我方在太平洋继续胜利时,我方将开始自南洋及中国大举轰炸日本”,大部分损毁飞机的飞行员可能降落在八路军、新四军控制区域,“如贵方可能于最短期内送此项飞行人员归队,以便彼等继续对日作战,对于战争胜利实极有帮助”。他还特别强调,截至谈话时,日本尚未能缴获任何一架B-29空中堡垒轰炸机,对该机所应用的新技术及器械一无所知,应极力设法避免将此类飞机落入日军手中。

   9月1日,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举行主席团会议,外事组汇报了美军观察组到延安后的情况,并对下一步的工作提出了建议。观察组主要做了八个方面的工作,其中情报“专指日本情报,要求更快”,海军主要是“沿海登陆处陆上布置工事等”。周恩来指出:“他们的确写了报告上去,他们观察,日益觉得我们行,他们有些话也对我们讲了。”叶剑英在汇报时说,包瑞德称共产党军队“活力很强,上下级友爱关系,运动力很活,稍微内行的军事官即可看到你们的长处”。

   观察组在延安工作期间,蒋介石与史迪威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虽然赫尔利奉派来华调和双方矛盾,但已无力改变大局。在蒋介石的坚决要求下,罗斯福调回了史迪威,派魏德迈(Albert C.Wedemeyer)来华。魏德迈就任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及驻华美军司令后致函朱德,感谢八路军对美军观察组在延安工作的帮助,意在表明美军观察组后续工作由他负责。赫尔利来华及魏德迈接替史迪威,意味着中共与美方的交往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此期间,中共一直与美方真诚合作,尽可能地帮助美军观察组获得其想要的情报,并配合其各项作战计划。中共与观察组的前期合作可以认为是在“对美国政策摸底”,“可能性能否成为现实,必须要摸才能知道”。

   包瑞德认为,到1944年8月,观察组的初步工作已经完成,不但获得了所期望的情报,而且中共控制区的详细报告也由当地军事和行政官员提供给了美方。对观察组任务性质的评判,可以以1944年8月为分水岭,在此之前已经完成了既定任务;在此之后观察组主要承担了一个非常规的美国国务院和军方派驻延安的双料联络小组的任务。美军观察组的未来地位与更为重大的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那就是“是否援助中共”。如果援助中共问题无限期地拖延下去,“没有理由指望中共会在毫无希望取得它的军队迫切需要的援助的情况之下,继续帮助观察组”。

   9月30日,经过两个月的观察和信息收集,包瑞德提供了关于中共军队战斗力的评估报告。关于中共军队对于联合抗战价值的总体评估源自三个方面,一是中共军队自身的报告,二是延安共产党军事和政治领导人的报告,三是访问过中共军队作战前线地区的外国人的报告。虽然这些来源均非包瑞德的亲自观察所得,但其基于驻华15年的经验,“见到过装备各异的多种中国军队”,相信“能够依据在延安获得的资料对中共军队作出较为准确的评估”。包瑞德认为,中共士兵士气高昂,夏季从事制造和农业生产,冬季则集中力量进行训练,这些军队大多只进行小规模的战斗,“确实很难对中国共产党人的军事能力作出估计”。在他看来,从事防御时,中共军队多用于阻止日军抢夺粮食等;在进行攻击时,多是执行独立单线的战斗任务,袭击日军小股部队。最有效的方式是执行骚扰性的军事任务。“共产党人最大的需要是弹药、步枪、轻重机枪、驮载炮、信号装备和爆破器材。由于保养和燃料的困难,坦克几乎是无用的。”

   包瑞德此时认为中共军队战斗力有限,装备很差,但可以为美军登陆作战提供帮助,减少人员伤亡。一旦美军不再需要登陆中国沿海作战,此种军事分析对于美国放弃支援中共就会起到重要的参考作用。

   三、美军太平洋战场作战战略的转变及其对中共对美外交的影响

   美国海军一直在太平洋战场上寻找更加有效打击日军的方式,以便开辟一条进攻日本本土的道路。在开罗会议上,罗斯福曾应允蒋介石在缅甸南部实施水陆两栖夹击作战,但在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会晤时,因丘吉尔反对,被迫取消原议。英方认为,盟军根本没有足够的登陆艇实施安达曼岛登陆作战,而且斯大林答应战胜德国后参加对日作战,苏联参战后中国基地就不再重要,就连中国是否对日继续作战都不必过于顾虑。可以确定,在1943年底,“美国军部战略人员,已有绕过中国径由中太平洋攻取日本之拟议”。南缅登陆战的放弃对于远东格局影响深远,“美国确认中国战场人力资源,不能应‘十二个月内击败日本’之用,其数月以来‘由太平洋径攻日本’之捷径战略,即由此抬头”。事实上自1943年8月魁北克会议起,中国战场的军事价值逐渐降低,原因是美海军远程航空母舰和B-29远程轰炸机问世后,美军就控制了中太平洋的制空权和制海权。美国与盟国关于作战计划的讨论,提供了绕过中国直接进攻日本本土的一种作战构想,但美军并未放弃中国大陆的登陆作战计划,各方面的准备仍在继续进行。

   美军观察组到延安后,在与中共高层交流的过程中,美军登陆中国沿海作战是双方探讨的合作项目之一。在1944年8月23日与毛泽东的谈话中,谢伟思提示毛泽东:“美军可以采取其他方式赢取战争的胜利,并非一定要采取登陆作战的方式”。毛泽东对此并不认可,强调“我们认为美军必须在中国登陆,当然这取决于日本的力量及战争的发展”,“如果美军不在中国登陆,对中国来说将是极大不幸”。戴维斯认为,中共强调美方须在中国沿海登陆作战的重要意义,“是共产党人希望直接从美国得到补给和与美国建立双边关系的希望的一部分”,中共感兴趣的是开辟一个港口,“大量装备可以经过它直接送给他们”。

   根据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作战计划,美军在中国登陆作战的预想目标是东南沿海。1944年9月6日,美军观察组向中共提出侦察沪杭一带的日军部署情况,如由上海到温州沿岸日军防御设施,包括海岸炮台、野战工事、探照灯位置和设备、海岸瞭望设备、海上布雷情况及陆上障碍物设置(包括反坦克壕沟)等,要求特别注意杭州湾、宁波、舟山等地的敌情。美军还希望了解,浙东中共抗日根据地能否修筑飞机场。美军观察组对东南沿海情报的需求,给中共判断美军可能要登陆作战提供了依据。在中共领导层的军事战略判断中,美军登陆作战是一个必然选项。

在与美军观察组交流时,中共一再向包瑞德表示,中共军队可以给予在中国沿海登陆的美军以极大帮助。一直到1945年3月,中共仍未认识到美军登陆只是一个计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286.html
文章来源:《中共党史研究》202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