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群:中美台海博弈的风险变数与危机管控

更新时间:2022-07-14 01:48:36
作者: 曹群  

  

   随着美国对华全面战略竞争的推展,台湾当局“挟洋谋独”行动或将加码,美国在涉台问题上小动作也将更多,今后中美台海博弈面临的风险变数将会持续增大,中美在台海“冲突”的可能性攀升。中美有必要协商在“战略”和“技术”层面上共同推进建立信任措施与危机管控合作。

   一、中美台海博弈面临的风险变数或将增大

   近年来,美台相互勾连不断升级加码,中美军事力量在台海密集行动,尤其是在所谓“台湾防空识别区”的“西南空域”发生“意外冲突事件”之可能性攀升。短期来看,中美对海空危机管控皆较重视,双方在台海爆发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不大。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近期涉台“舆论战”所反映出的消极因素和美台勾连大搞“认知作战”的“外溢”风险变数。短期来看,尤其是乌克兰局势进入相持期之后,台海“认知作战”的“外溢”风险变数或将剧增,而且其对我外交大局及与美西方国家经贸合作推展的潜在危害可能更大。

   (一)台“挟洋谋独”行动或将增多

   在美国一些人不断炒作“武统”和“诱战”“拖垮中国”等“认知作战”影响下,蔡英文当局“挟洋谋独”的信心大增,开始大肆散播“台湾地位未定论”或“两国论”。鉴于“台独”势力对其军事实力并无“抗陆”信心且其“改变现状”亦不符合美国利益,蔡英文当局的主要“谋独”着力点可能还在“外交”。在当前俄乌冲突下,台湾当局或将“趁此良机”在欧洲拓展“一中一台”“国际空间”,其下一步“挟洋谋独”可能致力于加强与欧洲“非邦交国”发展关系,并推动设立更多“台湾”名义“代表机构”。近年来,已有多个欧洲国家议员代表团访台(包括欧洲议会代表团),一些欧洲国家的“友台”势力发展较快,尤其是在一些东欧国家,台湾当局将会继续大力推动这些国家“跟进”效仿立陶宛设立“台湾代表处”。

   (二)美“以台制华”动作升级势将重创中美互信

   短期来看,美国很可能会继续力促台海问题“国际化”,进行“舆论造势”引导其“外溢”与乌克兰问题相关联,对解放军在台海周边空域的正常活动进行抹黑攻击,以期在国际上形成对华“道义”“威慑”。待乌克兰局势进入平稳期后,美国极有可能会加强与欧洲相关国家涉台勾连,比如借声援立陶宛对抗“中国胁迫”之机炒作一个中国政策的解释权及“一中一台”如何界定等问题,甚或积极配合台湾当局鼓动更多与俄罗斯素来不睦的欧洲国家以“台湾”名义设立“代表机构”。与此同时,继续炒作涉疆、涉港、南海和东海等议题,从而离间中欧关系、干扰中欧经贸合作正常发展,以服务其对华全面战略竞争,达成其加强对欧控制、团结西方盟友“孤立中国”、“另起炉灶”重构国际经贸规则、遏制中国和平崛起及预防中国挑战美国全球霸权之目的。

   美国或将加大力度宣传其一个中国政策的“真实含义”,妄图在国际社会混淆舆论,拉拢更多“不明真相”的国家加入其掏空虚化一个中国原则的“台湾地位未定论俱乐部”。按美国知名台海问题专家卜睿哲(Richard C. Bush)的解读,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非常模糊的杂糅复合体,美国可作不同的灵活解读。在卜睿哲看来,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在细微处颇有差异,而美方在中美建交后一直坚持有利于己方的“台湾地位未定论”解读,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保留了充分的模糊性。现今的美国政府很难认同一个中国原则,而且其对美国所持一个中国政策的解读也愈加偏向宣扬与中国立场的潜在分歧。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与最重要的基石——一个中国原则若继续被美方“切香肠”,终会被彻底“切空”,或者因不慎操作而“切到手”,中美互信亦有严重受损甚或“切空”的可能,届时中美在台海的互动风险将大幅增加。

   在台海问题上,美国似乎采取了与中国在南海博弈的类似招数,隐藏其与台湾当局勾连“以台制华”的私心,大搞“舆论先行”炒作台海局势紧张、中国大陆对台“军事施压”,为美台安全合作深化以及美台高层互访寻找“合理性”借口。未来,美国政府可能通过“舆论先行”的方式将美方一个中国政策与中方立场存在的差异“广而告之”,由此加强与盟友涉台勾连,造成“国际共识”和“国际声势”,从而使台海问题“国际化”,借此离间中欧、“孤立中国”,尤其对中欧经贸合作打入楔子(包括力挺欧盟就中国与立陶宛经贸问题在世界贸易组织发起对华“仲裁”),阻断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合作推展,乃至推动中国与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的脱离,达成其“另起炉灶”重构国际经贸规则之目的。在乌克兰局势进入平稳期后,美西方或将借机强化涉台勾连,尤其是将乌克兰问题与中国“制裁”立陶宛相类比,加大“声援”立陶宛和经济扶持的力度,继而在“一中政策”的解释细节上推动形成“多国共识”,强调立陶宛允许台湾当局设立“台湾代表处”并不意味着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待时机成熟便可与台湾当局联手鼓动更多欧洲国家设立“台湾代表处”。

   美西方国家支持涉台问题“智力勾连”的力度或将更大,以期通过“学术研究”为其台海叙事觅得“合理性”。近年来,为炒作中国大陆对台“军事施压”,美西方很多专家不惜违反其一贯主张“航行自由”的观点,“双标”指责解放军军机“侵入”“台湾防空识别区”危及台海和平稳定。未来,美西方智库很可能会发布更多涉台问题研究报告,尤其是就“一个中国”法律含义的细节问题“挑战”中方立场,比如近期葛莱仪在“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所发妄称“北京扭曲联大2758号决议”的研究报告便造成很坏影响。

   (三)中美在台海密集行动可能引发“意外事件”

   现今,美方依然是一副“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打交道的架势,大搞“双重标准”涉足台海问题更是无处不在。美方似乎认为其有权在各种层面破坏两岸关系现状,为“台独”分子撑腰打气;美军舰机在台海享有“航行和飞越自由”,而解放军“出海”行动便属“挑衅、威胁”。美方以此类“美式傲慢”思维对限制解放军“出海”行动抱有幻想是不切实际的。美方需要正视其“以台制华”政策才是威胁台海和平稳定的主要因素,而解放军军机常态化战备巡航台海周边空域乃是反制美台勾连的必要措施。在此种“现状”下,中美军机在台海周边空域密集行动确有可能引发“意外事件”。为避免引发台海局势进一步恶化,台湾当局和美西方媒体理应停止炒作所谓解放军军机“侵入”“台湾防空识别区”,还原事实真相。美方应停止“双标”看待解放军在台海的正常活动,对其在台海周边的军事行动加以严格管控,避免“越线”挑衅危及台海和平稳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二、中美危机管控机制建设有待深化

   当前,台海局势复杂严峻,不仅两岸人民密切关注,也颇为国际社会注目。美西方一些媒体报道显存“双重标准”,其缺乏专业性的分析评论不仅导致所涉问题的是非被严重混淆,更使真正需要关注的建立信任措施与危机管控合作被忽视。

   (一)中美危机管控机制在台海适用面临“战略互信困境”

   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美国“鹰派”势力一直试图借助“以台制华”在与中国“全面战略竞争”中占据优势,甚至外媒有评论指出美有利用台海问题煽动中国大陆“打第一枪”从而借机联合盟友“组团”抗华之嫌疑。乌克兰危机之后,此种看法获得不少“拥趸”。美国的作为,使得中美在台海问题上的矛盾难以调和,这主要是由美国坚持推行“以台制华”政策导致的——美国近些年来愈益掏空虚化一个中国政策,其与台湾当局相互勾结大肆宣扬“台湾地位未定论”,严重威胁台海和平稳定,使得中美间强化危机管控机制变得尤为迫切。

   针对台海问题,中美有必要基于两国现有危机管控机制,进一步协商在“战略”和“技术”层面上更加务实深入的建立信任措施与危机管控合作。中美现有的危机管控机制主要有高层互动、对话沟通管道和军事行为准则三大类制度安排。前两类以“战略对话”为主的机制,包括中美国防部防务磋商、联合参谋部对话、国防部工作会晤、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国防部直通电话,以及业已暂停的战略安全对话、国防部亚太安全对话和外交与安全(2+2)对话等。第三类以“技术”层面行为规则为主的机制,包括2014年第14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WPNS)上通过的《海上意外相遇规则》(CUES),以及2014年11月建立的“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2015年9月双方就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机制新增“军事危机通报”附件及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新增“空中相遇”附件完成正式签署)。值得注意的是,以“技术”层面行为规则为主的机制(比如“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往往会受政治氛围和总体关系环境影响,并不总能对抑制双方海上冲突发挥明显作用。

   若要进一步针对台海区域强化中美危机管控机制,则有必要“战略”和“技术”层面共同推进,尤需在“战略”层面协商台海危机预防与建立信任措施,避免因“战略互信赤字”导致此前中美两军已有“行为准则”无法奏效。另外,如何管控美国“以台制华”政策所引发的风险变数,使其不致“外溢”影响中美关系的其他层面,亦唯有依赖“战略对话”方有可能解决。在当前形势下,若美方不对其台海政策有所“回调”,则中美双方立场差距巨大,加强中美预防台海危机“战略对话”的实际意义堪忧。

   (二)现有机制中潜存国际法解读分歧和“技术短板”

   从技术层面而言,虽然中美两军危机管控机制建设已取得较大进展,诸如中美“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等机制可以有效地降低双方舰机在无争议和低敏感水、空域相遇时发生误解、误判,但其在强制性和操作性上均有“技术短板”,而且双方还潜存国际法解读分歧。因此,为使中美在军事行动愈益“拥挤”的台海地区避免误判和“意外事件”升级,双方有必要在现有机制的基础上深入磋商,争取谈出更多细化规则,尤当杜绝针对彼此的危险性和挑衅性行动。

   首先,“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等机制下的“相遇规则”并无法律拘束力,其对于“意外相遇”情况来说已很充分,但对于“有意相遇”情况颇有不足。就台湾海峡而言,美军舰机若实施针对中国的“航行自由行动”或抵近侦察等挑衅性行动,则中方对美军舰机实施跟踪、监视与驱离显然并非“意外相遇”情况,“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等机制难以适用此类“有意相遇”情况,这类问题如何解决值得研究。

   其次,对于美军一些侵犯中国领海主权或有损中国安全利益的“炮舰外交”行动,中方不得不有所“回击”,此类情况也不属“意外相遇”,“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等机制难以适用,而中美有关国际法解读分歧问题在短期内颇难解决。美国常爱大谈“航行自由”以掩盖其军事力量投放意图,其真实诉求是“军事活动自由”——有关“过度的直线基线”、外国军舰领海“无害通过”、专属经济区内军事活动自由等之类问题莫不源于此。在前两个问题上,中美立场分歧是非常明确的,而且短期来看也难以调和。关于专属经济区内军事活动自由问题,中美在具体作法上尚有“政策”协调空间。

   中美“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明文指出,该“准则”无损于双方各自有关专属经济区军事活动问题的“政策”。有学者指出,中国反对美国在其专属经济区的抵近侦察和其他军事行动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而非法律原因,随着中国军队的海外活动不断增强,中国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认知和实践越来越开放。不过,台海属异常敏感区域,美方理应对此有清醒认知。在台湾海峡潜在的专属经济区范围内,美军舰机的高调“过航”活动颇具挑衅性,而且对“台独”势力是一种“撑腰打气”,纯属推动台海“军事化”的挑事之举。美方需要降低其在台海军事活动的频次和烈度,不要妄图以此向中方恫吓施压,应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多做有利于中美关系和促进台海和平稳定的事,而不是相反。

最后,双方似应探讨填补现有机制中双方或可协调作法的细则“空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2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