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华:历史行政学或历史公共管理学及其他:国家治理研究的历史之镜

更新时间:2022-07-13 16:27:07
作者: 杨立华  

   原文刊发:《中国行政管理》2022年第6期

  

   作者:杨立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长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公共政策系主任、政府绩效评估研究中心副主任

  

   [摘 要] 由于当代和历史的共通性与共同性、内在联系、历史会影响当代以及当代也会变为历史等诸多原因,可以认为“当代即历史”或“任何当代都是历史”。为此,在当代行政学、扩展了的公共管理学研究中,有必要纳入历史研究路径,发展系统的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子学科。发展历史行政学等,既是发展中国特色公共管理学和世界意义上的中国公共管理学派的需要,是发展中国当代公共管理文明和治理文明的需要,也是建立和完善中国特色文明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的需要。历史行政学等对历史的研究维度有作为资料的历史、方法的历史、透镜的历史、对照的历史、参考的历史、当代因素的历史、文明延续的历史和超越对象的历史等多个维度;并且需要从研究团队、教学教材和学生培养体系以及学术共同体等基本路径入手。但是,历史行政学等领域的研究和发展绝不能简单复古,必须实事求是、尊重历史且超越历史,必须坚持特殊性和普遍性相结合,必须坚持久久为功及切忌一哄而上等原则。

   [关键词] 历史路径;历史行政;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

  

   一、导言:为什么说当代也是历史?

  

   古人有言:“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就是说,用历史当镜子,可以知道国家兴亡盛衰的原因、规律等。这一说法体现了研究和参考历史在国家治理中的重要性。作为人类文明的基石,[1]研究国家治理大学问[2]的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学、后来扩展了的公共管理学、或更广泛意义上的治理学,也需要研究历史,需要发展相应的历史行政学或历史公共管理学,并从对历史的研究中发展包含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在内的新公共管理学。当然,从更宏观的意义上来说,发展包括历史行政学等在内的新公共管理学,也属于我们所提倡的整个文明政治学和文明公共管理学发展的大范畴,是文明政治学和文明公共管理学在行政学、公共管理学或治理学研究的文明路径(广而言之,也有整个人文和社会科学研究的文明路径)下的历史子路径[3]的具体落实。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深入了解中华文明五千多年发展史,把中国文明历史研究引向深入,推动全党全社会增强历史自觉、坚定文化自信,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团结奋斗。”还强调:“要建立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明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为人类文明新形态实践提供有力理论支撑。”[4]以前,我们强调关注历史研究和经验,都希望从历史的研究和经验中获得对当代的启示和帮助。但是,这一习以为常的看法背后,却省略了不为人们常去思考的内在逻辑,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当代公共管理或治理研究和实践中需要关注历史,为什么历史研究和经验值得关注或有用。这样的问题,经常被视为不证自明。但事实上,这一问题暗含的逻辑至少有四:其一,当代和历史之间具有某种共通性或共同性,而这种共通性或共同性又来自人类社会和自然发展的某种超越时空的永恒性。其二,当代和历史之间具有一种内在联系,这种联系来自历史要素、基因或类似于遗传因素等的历史本身的延展性和持续性,从而使得当代在不同程度上都包含有历史的要素,并成为不同程度的历史因素的延续。其三,历史会影响当代,这种影响或许会依赖当代和历史之间的某些共通性或共同性,或许会依赖当代和历史之间的一种内在联系,但也可能和以上所说的共通性以及内在联系完全没有关系,而仅仅是因为由历史沉淀而形成的文化等,会影响当代人们的认知、心理和行为等的深层结构。例如,当代人们的知识、认知、心理、态度、行为等,会受到他们对历史的看法或从历史得来的看法、知识等因素的影响,并因而在事实上影响了当代各种事项的现实发展。其四,当代也会变为历史,也就说,由于时间的单向度流动,使得当代的任何要素在每时每刻,都在相对意义上,会不断地变成历史的一部分。其五,当代生活经验也是理解历史的出发点。根据克罗齐“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思考,历史只是当代人进行反思的结果,只有当过去和当代的视域发生重合时,过去才可能被理解,历史文献才能处于被激活的状态(living documents)[5]。可见时人进行历史思考的出发点,正是其当代生活的经验。正如法国史家马克·布洛赫所言:“对现实一无所知的人,要了解历史也必定是徒劳无功的。”[6]把以上五点结合起来,似乎就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当代即历史”。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偶尔反过来说,“历史就是当代”。事实上,已有学者从历史和现实的关系出发指出:“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正在发生的历史”。[7]理解了这一点,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需要在当代国家治理实践以及公共管理学的发展中关注和研究历史。

  

   在以上基本认识的基础上,本文旨在将这种对历史关注和研究的呼吁和需求转化为一种更为系统性和学科体制性的表达,力图在诸多公共管理学研究路径或子学科领域之外,呼吁发展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并探讨其发展必要性、研究维度、发展路径和应注意的问题等。

  

   二、发展历史行政学或历史公共管理学的必要性

  

   从学科发展的意义上来说,发展行政学、公共管理学的历史研究路径,就是要发展以历史研究路径为主的行政学、公共管理学子学科或子领域。和其他拥有诸多子学科领域的成熟社会科学不同,公共管理学由于发展历史较短,各具体学科领域、尤其和其他学科交叉形成的子学科领域(诸如和教育经济学、政治经济学等相类似的历史行政学、环境行政学等)还较少。这一方面表明公共管理学的发展还不够成熟,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加强公共管理学和其他学科交叉融合,开辟学科发展子领域的必要性。具体而言,发展历史行政学或历史公共管理学的必要性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发展中国特色公共管理学和世界意义上中国公共管理学派的需要

  

   我国行政学自19世纪末引入和自20世纪80年代正式恢复以来,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就目前而言,我国公共管理学还主要是学习、推广和利用西方理论,还没有形成与中国历史、传统和现实相适应的中国特色公共管理学,更没有形成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的世界意义上的中国公共管理学派。楼宇烈曾说“传统就是我们的原创”[8]。这就意味着,不仅我国公共管理学的持续发展离不开中国历史和传统,我们致力于开创中国特色公共管理学和中国公共管理学派离不开中国历史和传统,而且从历史和传统入手,这本身就是发展具有原创性的中国特色公共管理学和中国公共管理学派的必由之路。也只有在致力于连接、挖掘、继承、发展和超越中国历史和传统的基础上,在发展系统的历史行政学或历史公共管理学等的基础上,才能真正形成区别于西方公共管理学或学派的中国公共管理学或学派。

  

   (二)发展中国当代公共管理文明和治理文明的需要

  

   任何一国和社会的公共管理和治理都和该国的文化和文明息息相关,既受到文化和文明的影响,也会影响文化和文明。因此,要推进我国公共管理和国家治理的发展,要持续发展中国特色公共管理学和形成中国公共管理学派,既要关注中国文化和文明的影响,也要致力于通过当代公共管理和治理实践以及公共管理学和治理学的发展促进中国公共管理文明和治理文明[9]的发展。要做到这一点,又要进一步做到两点。首先,必须关注中国历史和传统,并从中国历史和传统来推进公共管理和治理实践以及公共管理学和治理学的发展。因为,对任何一国和社会而言,其文化和文明首先都根植于其历史和传统之中,并通过其历史和传统得以保存、延续和发展。因此,要认识、利用、继承和发展其文化和文明,首先就必须认识、利用、继承和发展其历史和传统。而要做到这一点,自然有必要发展基于我国历史和传统的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等。其次,必须努力推进我国公共管理和治理传统和经验等的“创造性转化”[10]和“创新性发展”[11]。这就是说,既要重视传统,又不能拘泥于传统,需要根据时势需要将其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以适用于当代。如何才能做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这既需要实践的不断探索,也需要通过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的系统发展来深入研究。

  

   (三)建立和完善中国特色文明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需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建立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明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为人类文明新形态实践提供有力理论支撑。”[12]要建立和完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明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除了必须进一步加强“中华文明探源”“中华文明特质和形态”等研究之外,也必须将文明研究贯穿到我国整个人文社会科学乃至整个科学的学科、学术和话语体系的建立和研究中。而这,也正是笔者多年来一再大声疾呼要加快发展文明人文社会科学、文明政治学、文明公共管理学的重要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建立起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整体性文明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才能让中国文明研究不仅有点也有面,不仅有深度也有广度,不仅有主干也有枝叶,才能呈现“满天繁星”的繁荣景象,才能从涓涓细流汇成汹涌澎湃的浩荡江河。当然,要在整个文明研究体系下发展文明行政学、文明公共管理学等,就必须着力发展历史行政学和历史公共管理学等,因为历史行政学和历史公共管理学等不仅是文明行政学和文明公共管理学等的重要分支领域,而且是其重要支柱。

  

   此外,从更广视野上说,发展历史行政学等事实上也是实现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需要,是实现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需要。因为,任何一国的公共管理和治理以及公共管理学和治理学,都和该国的历史、传统等息息相关,受历史和传统的影响和制约,并会影响和形成新的历史和传统。人们常说,欲灭其国,先灭其史,故此,如果我国行政学、公共管理学不发展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不研究中国行政史、公共管理史,就相当于在某些程度上自灭历史。中国公共管理文明和治理文明必然大受伤害[13]进而无法有效支撑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也不能很好地支持我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现实需求。而且,发展历史行政学等也是深入研究具有超级复杂性、历史连续性、周期规律性等特征的、管理和治理问题的需要,是纠正当前我国公共行政、管理和治理研究方法偏颇性的需要。[14][15]

  

   三、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的研究维度

  

   研究历史行政学、历史公共管理学,说到底就是要将历史研究和行政学、公共管理学的研究结合起来,实现历史学研究和行政学研究、公共管理学研究的交叉。如何才能实现结合和交叉呢?关键就是如何处理历史在行政学、公共管理学研究中的地位。具体而言,可有如下几个主要研究维度。

  

   (一)作为资料的历史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2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