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华:开放治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国家治理的最宝贵经验

更新时间:2022-07-03 13:04:36
作者: 杨立华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和世界历史上亘古未有的伟大篇章。总结40年的经验,不仅是对辉煌过去的最好纪念,也可为未来提供更好参考。研究发现,中国改革开放的初心是开放,改革开放40年国家治理的最宝贵经验也是开放治理。开放治理是中国人民自己主导的开放,是为中国人民的开放,是对内和对外的双重开放,是对一切领域的全面开放。实行开放治理不仅因为开放是世界文明发展的最基本方向,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最基本特征,而且也是解决传统中国落后局面和实现国家繁荣富强的根本出路,是实现中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中国开放治理的基本路径是独立自主、实事求是、试点推广、渐进有序、统筹互促,同时,也要处理好国内和国外、集权和分权、城市和农村、经济和政治等十大关系。衡量开放治理的基本标准是经济富强、政治民主、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生态美丽,但最高标准始终是人民利益。总之,坚持和深化改革开放,坚持和深化开放治理,努力建设全面开放中国和全面开放社会,是当前我国推进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最重要任务。

   关 键 词:改革开放  开放治理  国家治理  社会治理  开放中国  开放社会  reform and opening-up  open governance  national governance  social governance  open China  open society 

  

   引文格式:杨立华.开放治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国家治理的最宝贵经验[J].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39(6):1-11.

  

   一、为什么说开放治理是改革开放40年国家治理的最宝贵经验

  

   自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正式开启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至今已40余年,虽然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但整体上中国各个方面都高歌猛进,取得了亘古未有的伟大成就,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40年来,我们得到了不少深刻的教训,也积累了无数宝贵的经验。总结40年的经验,不仅是对过去40年的最好纪念,也可为未来40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觅得最好的经验支撑。习近平曾指出:“我们要不忘改革开放初心,认真总结改革开放40年成功经验,提升改革开放质量和水平。”[1]本文就是从整体上、宏观上探讨40年改革开放国家治理的最重要和最宝贵经验。

  

   通过系统审视4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事实,认真阅读40年来大量相关政策文件,仔细研习《邓小平文选》《江泽民文选》《胡锦涛文选》以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等文献中收录的中央历代领导人的重要发言和讲话精神后发现:“改革开放”中的“改革”和“开放”两个词,其实原先只是一个词;但这个词却不是惯用的“改革”,而是常常被“改革”所一同表达的“开放”。这就意味着,40年的改革开放事实上可以说是40年的开放,也正因为如此,本文的最基本观点是,或可用“开放”来概括所有改革开放的理论和实践;改革开放40年国家治理的历史也或可被概括为40年“开放治理”的历史;同时,“开放治理”也或可被概括为我国改革开放40年国家治理的最大特征和最宝贵经验。当然,也需要指出的是,进行这样概括的前提是我们必须明确“开放治理”所强调的“开放”是同时包括了“改革”(亦即“对内开放”)的“大开放”概念,这和我们一般讲“改革开放”时强调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小开放”概念不同。在开放治理中,开放不仅是治理的对象,也是治理的手段和目标。所以,开放治理既是“对开放的治理”,也是“以开放为手段或方法的治理”,同时是“以开放为目标的治理”。

  

   为了说明以上论断的合理性和准确性,首先来回顾一下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些讲话。1984年10月10日,邓小平在会见联邦德国总理科尔时指出:“无论是农村改革还是城市改革,其基本内容和基本经验都是开放,对内把经济搞活,对外更加开放”[2]。1984年11月1日,邓小平在中央军委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一个对外经济开放,一个对内经济搞活。改革就是搞活,对内搞活也就是对内开放,实际上都叫开放政策”[2]。1985年3月28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自由民主党副总裁二阶堂进时指出:“两个开放,即对外开放和对内开放,这个政策不会变,我们现在进行的改革是两个开放政策的继续和发展。改革需要继续开放”[2]。1985年4月15日,邓小平在会见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副总统姆维尼时指出:“搞两个开放,一个对外开放,一个对内开放。……对内开放就是改革”[2]。1987年3月8日,邓小平在会见已任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总统的姆维尼时也指出:“我们制定了两个开放的政策,即对外开放和对内开放。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没有这两个开放不行”[2]。1988年5月18日,邓小平在会见莫桑比克总统希萨诺时指出:“用我们的话讲,叫对外开放。对内也要开放搞活,不要固守一成不变的框框”[2]。2002年11月8日,江泽民在十六大的报告中指出:“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各方面改革”[3]。2007年10月15日,胡锦涛在十七大的报告中也指出:“新时期最鲜明的特点是改革开放。从农村到城市、从经济领域到其他各个领域,全面改革的进程势不可挡地展开了;从沿海到沿江沿边,从东部到中西部,对外开放的大门毅然决然地打开了”[4]。

  

   这些讲话不仅揭示了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对改革开放最原始和最本质的想法,而且深刻揭示了改革和开放的同义性和统一性,揭示了用“开放”统一概括改革开放的合理性及深刻性。需要指出的是,用开放统一概括改革开放,不是省两个字的问题,也不是更简洁的问题,而是其在事实上揭示了常被我们所忽视,或被后来丰富多彩的改革开放术语、理论、政策和实践等掩盖了的40年改革开放的本质。它所指向的不仅是对“文革”之后中国前途和命运的思考,也不仅是对改革开放依据和方向的探寻,还是对中国文明和历史更深层的反思,是对中国未来更久远的谋划,也是对世界和人类文明潮流的更深刻理解。正是在这一认识的基础上,“开放”的选择一开始就决定了40年改革开放的高度、广度和深度,决定了40年及今后若干年改革开放的伟大性和历史性,决定了其在中国人民、世界人民及中国文明、世界文明发展史上的显赫地位。下面,将通过对开放治理的基本内容、根本原因、基本路径、衡量标准,以及要重点处理的关系等几个方面进行详细论述,为以上这些论断提供更系统的理论依据和更丰富的证据支撑。

  

   二、开放治理的基本内容

  

   一般而言,细究开放的含义有打开、放开、放进来(或放出去,甚至主动“走出去”)、解放、解除封锁、解除禁令、解除限制等意思。但是,对国家治理现代化而言,开放不仅有由谁开放(即开放的主体)、为谁开放(开放的目的)、对谁开放(开放的对象)、开放什么(开放的客体)的问题,还有为什么开放(开放的原因)、怎么开放(开放的路径)、开放中需特别注意的问题(即后文的十大关系)、如何评价开放(开放的评价标准)等问题。由谁开放、为谁开放、对谁开放、开放什么等四个问题合起来,可统称为开放治理的基本内容。

  

   首先,在中国国家治理理论和实践中,由谁开放的答案相当明确,就是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来开放,是中国人民自己首创和主导的开放,不是别人强迫或指导的开放,也不是依靠别人的开放。当然,我们也不孤立于世界之外,开放也可能有来自外部的帮助,甚至外部的压力,但开放的主体必须是我们自己;而在当下中国,开放的主体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国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但归根结底是中国人民自己。所以,习近平强调:“改革开放是亿万人民自己的事业,必须坚持尊重人民首创精神,坚持在党的领导下推进”[5]。

  

   其次,为谁开放的答案也很明确,就是必须是为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开放,为中国和中国人民利益的开放。邓小平曾经指出:“我们的改革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总的目的是要有利于巩固社会主义制度,有利于巩固党的领导,有利于在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下发展生产力。”[2]但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邓小平指出:“我相信,凡是符合最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受到广大人民拥护的事情,不论前进的道路上还有多少困难,一定会得到成功。”[2]习近平也指出:“人民利益是我们党一切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6]当然,在追求自己利益的同时,也要照顾别人的利益,这就是互利互惠,也只有这样,才能长期交往交流。

  

   再次,就国家整体而言,对谁开放又分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两方面。邓小平曾指出:“现在的世界是开放的世界。中国在西方国家产业革命以后变得落后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闭关自守。……关起门有两种,一种是对国外;还有一种是对国内,就是一个地区对另一个地区,一个部门对另外一个部门。两种关门都不行。”[2]对应“两种关门”,也有两种开放。对内开放就是要实现地区与地区、地方与地方、部门与部门、中央与地方、领域与领域、民族与民族等所有方面之间的开放。对外开放就是要实现对所有国家的开放。邓小平就曾指出:“开放是对世界所有国家开放,对各种类型的国家开放。”[2]

  

   最后,就开放什么而言,尽管会有开放次序先后、程度轻重的差异,但最终都要实现全面开放。邓小平曾说:“对内开放就是改革。改革是全面的改革,不仅经济、政治,还包括科技、教育等各行各业。”[2]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也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是‘五位一体’”[7],同时强调要“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7]。这就说明,开放治理是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等一切领域的开放。需要指出的是,除了这五位一体的开放外,还应特别关注思想领域的开放。邓小平曾指出:“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首先是解放思想”[8]“思想不解放,思想僵化,很多的怪现象就产生了”“思想一僵化,条条、框框就多起来了。比如说,加强党的领导,变成了党去包办一切、干预一切;实行一元化领导,变成了党政不分、以党代政;坚持中央的统一领导,变成了‘一切统一口径’”[8]。可见,全面的开放,就是要实现思想、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六方面的全面开放。这些开放,不能说到现在我国都已实现,也还有很多正在逐步实现的过程中,但无论怎样,都是我们深化改革需要继续推进的开放。特别地,在所有开放中,思想开放最为重要。要进一步深化改革,首先需要进一步开放思想。现在的很多问题,在很多方面,也是与思想不开放、思想不解放有关。只有真正开放思想、解放思想,真正坚持实事求是的工作路线和方针,很多谜题才可豁然开朗,很多问题才可迎刃而解。正如邓小平所指出:“今后,在一切工作中要真正坚持实事求是,就必须继续解放思想。认为解放思想已经到头了,甚至过头了,显然是不对的。”[8]

  

   三、开放治理的根本原因

  

实行改革开放,推行开放治理,自然鲜明地打上了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和政治家的个人特征,是特定历史条件的产物。如不是这样,那为什么不是由其他人提出来,不是在其他时候提出来,而非要在毛泽东逝世之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85.html
文章来源: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39(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