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光辉 戴廷明:宪法宣誓制度的政治学阐释

————以宪法宣誓的构成要素为分析框架

更新时间:2022-06-15 23:27:35
作者: 周光辉   戴廷明  
中国政府也一贯坚持“公开是常态,不公开是例外”。只有不断提升国家权力运行的公开化水平,人民才能更加有效地行使监督权。而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只有在人民的监督下,国家权力才能廉洁高效地运行。宪法宣誓是宪法规定的公共权力交接程序,是国家权力运行的一个重要环节。同时,宪法宣誓这一权力运行的环节是以一种公开的政治仪式的形式呈现的。在这场政治仪式中,人民是聆听者和见证者。建立宪法宣誓制度,要求国家公职人员以公开的方式进行宪法宣誓,本身就是一种主动将国家权力运行纳入人民监督下的行为。宪法宣誓的制度化意味着人民对国家权力的监督将成为一种常态,这就将公开性内置于国家权力运行中,并由此大大提升了国家权力运行的公开化水平。

   四、余论

   宪法宣誓制度拥有丰富的政治意义,这些意义表明国家建立宪法宣誓制度拥有充足的公共理由。只有当得到各方严肃对待时,宪法宣誓制度的政治意义才能得到充分展现,才能最终为普通公众理解和接受。只有加强对违誓责任的追究,才能确保宪法宣誓得到严肃对待。对违誓责任的追究可以从两方面展开:一方面要追究不严肃宣誓者的责任,比如虚假宣誓以及故意破坏宣誓现场等行为。在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中已经出现了这一问题。有的“港独”分子在宣誓时故意放慢语速宣读誓词,有的则恶意篡改誓词,有的在宣誓现场展示“港独”旗帜,侮辱国旗。尽管这一现象在大陆地区尚未出现,但是也需要做到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制度上的准备。由于不严肃宣誓涉及对国家象征的尊严的侵犯,因此可依据《国旗法》《国徽法》《国歌法》《刑法》等对其加以处罚;或者可以把不严肃宣誓视为拒绝宣誓,对于拒绝宣誓者可取消其任职资格。目前我国的法律中尚未对如何对待这些行为做出明文规定,因此有必要尽快将其纳入立法议程。另一方面,应追究那些严肃宣誓之后的违誓行为,但这一点并不容易做到。首先,宪法宣誓的誓词是一种抽象的表达,它更接近一种政治宣言,而不是一种法律规定,因而很难准确判断一个人的行为是否构成违誓。其次,宪法宣誓是一种宪法规定,违誓必然构成违宪,但由于我国目前尚未建立违宪审查制度,即使能够判断一个人的行为是否构成违誓,也很难对其加以追究。再次,对违誓行为的处罚一般会出于两种理由:一种是此行为违法,另一种是此行为违誓。违法了显然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违誓应该承担何种责任呢?如果再施加额外的法律责任,那么违誓应该承担多大的法律责任呢?在这些问题尚未弄清的情况下,追究违誓责任就会显得很困难。当然,为了使宪法宣誓不流于形式,必须要追究违誓责任,但是应该如何追究还需要更加深入的探讨。

  

   【参考文献】:

   [1]姬会然:《论宪法宣誓制度的政治内涵、价值及其完善》,《社会主义研究》,2016年6期。

   [2]马华、王晓宾:《宪法宣誓: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构建》,《政治学研究》,2016年6期。

   [3]《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http://cpc.people.com.cn/n/2014/1029/c64387-25927606.html,2014年10月29日。

   [4]《(受权发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http://www.xinhuanet.com/

   2018-02/24/c_1122448854.htm,2018年2月24日。

   [5]《宪法宣誓入宪进一步彰显宪法权威》,

   http://theory.people.com.cn/n1/2018/0314/c40531-29866393.html,2018年3月14日。

   [6]郭苏建:《转型中国的社会科学理论、范式和方法问题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

   [7]吕静:《春秋时期盟誓研究:神灵崇拜下的社会秩序再构建》,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8]姜雪松、蔡道通:《宪法宣誓的仪式法理与国家治理现代化———以香港宪法宣誓制度为例》,《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1期。

   [9]吴欢:《宪法宣誓的机制原理及其完善———法人类学与宪法史学的视角》,《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2期。

   [10]张永和:《赌咒发誓作为“另类规范”之存在意义》,《现代法学》,2006年3期。

   [11]刘艺灵:《“宣示”———宪法宣誓制度的核心功能探讨》,《东南学术》,2017年3期。

   [12]Sulmasy D P.What is an oath and why should a physician swear one? Theoretical Medicine and Bioethics,1999,20(4):331-333.

   [13]王月明:《就职宣誓制度的程序价值》,《法学》,2014年12期。

   [14]邓静秋:《宪法宣誓制度》,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7年。

   [15]《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通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十三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

   [16]《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http://renshi.people.com.cn/n/2014/0116/c139617-24132478-5.html,2014年1月16日。

   [17]张文显:《法治与国家治理现代化》,《中国法学》,2014年4期。

   [18]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梁治平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年。

   [19]殷冬水:《国家认同的文化逻辑:基于国家象征视角的政治学分析》,《学习与探索》,2016年8期。

   [20]《快讯:宪法宣誓誓词》,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lh/2018-03/17/c_1122550535.htm,2018年3月17日。

   [21]谢宝国、辛迅、周文霞:《工作使命感:一个正在复苏的研究课题》,《心理科学进展》,2016年5期。

   [22]塞缪尔·亨廷顿:《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李盛平、杨玉生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88年。

   [23]吴田:《新中国政治制度化发展的历程和经验》,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国家治理现代化:70年回顾和新时代展望———第八届中国行政改革论坛论文集》,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2019年。

  

   周光辉,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戴廷明,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博士研究生。

   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20年第6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0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