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赖永海:禅宗六祖与佛教的中国化——写在《禅宗六祖师集》出版之际

更新时间:2022-06-13 10:49:30
作者: 赖永海  
但迄今为止,大都属于“散装”状态,或以单行本流传,或散落于各种典籍、各大系列藏经中,一直没有得到系统的整理。近日由北京扫叶公司整理制作、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函册装《禅宗六祖师集》(一函六册)则填补了这一空白,弥补了这一缺憾。

   六位祖师的著作不仅是佛教典籍、禅宗经典,更是中华文化不可剥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中所体现的思想,也是佛教中国化的一个缩影。禀承“中国古典数字工程”的创始人钱锺书先生“拾穗靡遗”“扫叶都净”理念,北京扫叶公司利用“大数据”,搜索出与禅宗六位祖师相关的文献约700万字。在这个基础上,重新逐一梳理、去重,分为专著、旧存及新辑,同时将这部分数据做了必要的比勘与整理。由于编纂过程中,每部集子都极具个性化,所以引入了凡例允许的偏移。全书由七大部分组成,分别为《初祖达摩集》《二祖慧可集》《三祖僧璨集》《四祖道信集》《五祖弘忍集》《六祖惠能集》《禅宗六祖师集附录》,共四十多万字。每位祖师的个人集子又分别由三部分组成,即本集、余集(六祖惠能除外)、附录(四祖道信无附录)。

   《禅宗六祖师集》专著部分的制作,首先选取通行且良善的版本为底本。以其他版本作为校本。一旦在校订过程中发现校本与底本的文字或内容相差很大,而此差异又是因分属于不同的流传脉络(或文献传承源头不同)而造成的,此时,采用的“异文方式”已不能清晰、明了地呈现出版本间的差异时,则此版本另收,作为第二底本或第三底本,以此类推。现将三位著有专著的祖师(初祖、五祖、六祖)作品罗列如下:

   初祖达摩有《小室六门》(又名《少室六门》)、《绝观论》(又名《入理缘门》《菩提心境相融一合论》)、《四行论》(又名《二入四行论》)、《观心论》(又名《契经论》《破二乘见》《菩萨总持法》)、《无心论》、《南天竺国菩提达摩禅师观门》(又名《禅观七门》)六部著作。

   五祖弘忍有《最上乘论》(又名《导凡圣悟解脱宗修心要论》)。

   六祖惠能有《六祖大师法宝坛经》《金刚经口诀》《金刚经解义》三部著作。《坛经》作为禅宗的经典文献,历来备受瞩目。现今存世的《坛经》版本多达三十余种,从通行及稀见版本中各选精良的、完整的、有代表性的作为底本。《六祖惠能集》共收三个底本,分别为:嘉兴大藏经本、兴圣寺本及旅顺博物馆藏敦煌写本。

   《禅宗六祖师集》之《余集》部分的制作及编排方式比较新颖,考虑到作为佛教典籍中经典,有着深远的历史影响,所以在对初祖达摩、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的检索结果整理过程中,注意到除去祖师们的专著、旧存、新辑外,仍保留大量有效数据。这些大多是记录祖师的身世、行止、话语、思想等十分珍贵且重要的文献。但按体例,这些内容又不能收入个人本集正编。为了使搜罗出的珍贵文献得以保存和传世,所以适度的引入了“余集”的概念。《余集》内容相对游离于本集之外,保持有相对独立性和精准的出处,又无疑是对本集的必要补足,对具体研究认知会带来许多意外收获。

   《禅宗六祖师集》中的《附录》内容是指将记录祖师思想、生平、著作相关的其他人的作品附于集后,作为“附录”。如,碑铭、序、跋等。以及每朝每代均存远贷署名之作,虽文字内容、风格与所属时代多呈不符,其语句多为历代所引,但又有留存参观必要者,作为附录。如上文提及过的梁武帝《御撰达磨大师碑颂》,王维《六祖能禅师碑铭》就是以“附录”的方式收录在《禅宗六祖师集》里。《禅宗六祖师集》中每位祖师的个人集子,既有共通点,又具个性化。为广大研究者、爱好者提供了完整全面、宝贵珍稀的资料。

   编辑《禅宗六祖师集》所借助的“中国古典数字工程”,是钱锺书先生在1984年提出利用计算机技术整理中国古典文献的大课题,并将“工程”的构建原则、基础和方法交给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栾贵明先生立项。1990年,项目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

   钱先生逝世之后,栾贵明先生更是肩负重托,努力完成使命,虽几经波折,但没有停止过一天。2007年成立了“北京扫叶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继续从事钱先生提出的这个课题。其宗旨,是将汉字产生以来的全部介质上的文献数字化,建立中华核心文化基石。

   “中国古典数字工程”的核心架构没有采用传统的经史子集“四部”分类,也不采用一般图书馆分类法。这两种方法面对浩瀚的中国古典文献,都有局限性。钱先生给“中国古典数字工程”制定的基础原则就是以“人”为核心,构建成新的四大库,即“人名库”“作品库”“日历库”“地名库”。

   人名库以“人”为核心,从各类典籍中将涉及的人名摘取出来,构建了目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中国古代人名库”。已经收录40万人,数千万字。

   作品库把每个人的作品归集于其个人名下,不再按经史子集或者其他分类法拆散。目前作品库已经有14亿字。部分配有与文字对应的原版影印图形。

   日历库就是“中国历史日历”。利用中国的干支法,从夏代第一位君主大禹开始,一直到清代灭亡,把每一天都列出来,共589万天。

   地名库从二十五史和30部地理专著中,提取出全部的地名,每条地名下均注有文献出处及不同年代的变更情况。是开发“中国历史地图”的基础。

   以上四大库的内容是人类文明和文化的核心要素,它们不是孤立的,在进行这些基础数据制作时,所有的关键点都会加上标引,使得四大库之间可以相互勾连跳转,确保将来系统开发无障碍。

   另外,“工程”成果中还衍生出了一种新“产品”——《中国古典数字工程丛书》(俗称《万人集》)已出版三百余种,如《黄帝集》《炎帝集》《太古帝王集》《太古臣民集》《夏商周三代帝王集》《周代君主集》等“新古籍”,在现存古今中外古籍目录中从未著录,它们与《禅宗六祖师集》一样,均系首次结集出版。2018年《乐经集》的出版,让消失了二千年的“乐经”重现,竭尽所能地弥补了一直以来“六经”缺一经的遗憾,也得到了学界的盛赞与支持。因此,“中国古典数字工程”有别于现有的只能进行全文检索的古典文献数据库,是智慧化、立体化、可衍生化、数据海量化的全新一代古籍数据库。

   正是有如此高质量、多数量、新思路的强大数据库作为支撑,才能完成对禅宗六位祖师的作品、言论、思想等进行如此全面彻底地梳理、辑佚、整理和编辑。《禅宗六祖师集》是继《乐经集》之后的又一出版成果。

   由于《禅宗六祖师集》最大限度地搜集了六代祖师的存世文献,为研究禅宗前六代祖师各自的思想特质,提供了相对完整文献资料;基于对六代祖师禅学思想特质的把握,人们可以进一步探寻前期禅宗思想的发展路径,并由此发现各代祖师的禅学思想,是如何受到时代社会条件和本土文化的影响,而逐渐走上中国化的道路的;第三,《禅宗六祖师集》的整理、出版,可以为中国佛教(特别是禅宗)是如何从佛教的中国化向中国化佛教的转变,提供文献学的根据。

   衷心感谢钱锺书先生及其所倡建的“中国古典数字工程”在搜集、整理中国古典文献方面所做出的重大贡献,在把中国古典文献数字化方面所做出的重大贡献,在传承和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所做出的重大贡献!

  

   (作者系南京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中华文化研究院院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639.html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