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汝焜:中国式现代化造就人类文明新形态

更新时间:2022-06-12 16:45:06
作者: 姚汝焜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现代化是人类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人类文明新形态则为中国式现代化指明了发展方向,其原因在于中国式现代化打破了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唯一性,构建了人类文明发展的新路径,更为发展中国家现代化发展提供了全新选择。

   中国式现代化打破了西方现代化模式的唯一性

   现代化的起源可追溯至欧洲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时期,体现了近代以来人类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相较中世纪文明所发生的深刻变革。“现代化”一词,作为一种广义概念用来取代最初的概念,目的在于描述、分析和评价16世纪开始人类社会发生的显著变化。起初,人们主要将现代化定义为经济领域的工业化和市场化。随着人类的社会发展和思想进步,人们对现代化的认识从单纯的经济方面扩展到制度和思想层次,认为现代化不仅表现在物质层次的现代化,更要实现制度的现代化和精神文明的现代化,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过去几百年,西方战略精英层认为人类的近代史就是从传统农业社会走向现代工业社会的过程。其发源地在欧洲,成功的案例和经验基本上都发生在西方国家,因此西方国家认为成功的现代化发展只有绝对性、唯一性和排他性的西方模式。近代世界主要的权力资源都集中在以英国和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国家,现代化模式在政治上表现为大不列颠日不落帝国和美利坚超级大国;经济上表现为先后以英镑和美元为主的金融霸权;思想上以西方自由主义为主;语言上英语成为国际第一通用语言。西方文明发展道路有着典型的历史路径。现代民族国家在历经与封建保守王权的斗争后,一方面弘扬民主、自由、人权;另一方面大力推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体制。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西方业已主导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但是经过长期反帝、反殖民斗争后在政治上才取得独立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和社会中的发展规模、发展速度方面都无法与西方国家相比,国内一些经济命脉甚至被国际垄断资本所控制,成为其控制下的附庸。西方资本力量借此肆意干预发展中国家内政,导致这些国家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主权独立,无力改变被西方国家剥削掠夺的不公平和不合理的局面,仍面临着西方国家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的威胁。西方国家的现代化模式以资本积累、发展技术、追求效率为主,在一定时间内可以实现快速发展,但弊病也会随之到来,社会阶层贫富差距加大,国家之间矛盾突出,全球产业分布严重不均以及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社会中话语权日趋降低。因此建立在剥削、压榨、不平等基础上的资本主义文明将世界处于对抗性矛盾之中。正如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文明向前进一步,不平等也就向前进一步。”“随文明一起产生的社会为自己建立的各种机构,转变为同它们原来的使命相反的机构。”

   但进入新世纪以来,情况发生了明显变化。一方面西方国家现代化发展遭遇“刹车”。受2008年经济危机影响,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陷入衰退,财政赤字居高不下,失业率激增,通货膨胀,政治极化、民粹主义泛滥。2020年消沉萎靡的世界资本主义经济阴霾还未散去,又遇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导致各国经济再次遭受严重打击。据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称,发达经济体2020年经济负增长4.7个百分点。疫情发生以来反对抗疫封锁政策的游行示威浪潮席卷了欧美等西方国家,表明西方国家社会共识度在不断降低。另一方面美国战略层感受到中国崛起带来的各方面压力,如贸易顺差、以5G为代表的高新科技、GDP的快速增长、不断增强的军事实力等。他们开始研究并认为中国正在走一条与他们路径不同的现代化道路。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样一来西方引以为傲的唯一的现代化模式神话破灭了,人类未来选择现代化的道路和模式更开放、更多元。如今中国取得的成功向世界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同于西方模式,是一种新的现代化模式。

   中国式现代化构建了人类文明发展的新路径

   关于中国现代化的发展时间,历史专家将其大致分为三个阶段。清朝末年(1840/1860—1911年)是现代化起步阶段,中华民国(1912—1949年)是局部现代化阶段,新中国成立以来(1949年至今)是全面现代化阶段。新中国成立后,全面现代化阶段又可分为两个小阶段。一个是1949—1977年,我国实行计划经济模式,推进“四化”建设。二是1978年至今,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工业化为重点,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当下我们探讨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集中体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式现代化实现的基础是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文化方面,中国蕴含着儒释道在内丰富的优秀传统文化,强调人本主义,以民为本,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中国式现代化实现的途径是人口规模巨大且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现代化。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靠的是劳动力充足并且成本低廉的优势,经过四十多年发展,中国高素质人才不断增加。虽然近年来人口红利有了消退的趋势,但高素质教育人口红利,即“工程师红利”正在形成。产业结构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型升级。在产业转型中,中国既要做大蛋糕,又要做好蛋糕,扎实推进共同富裕,减少贫富差距,防止两极分化。中国式现代化实现的制度保证和精神力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其中包含历史传承的制度基因,是理解中国具有抗风险能力的关键。中国式现代化的路线是和平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国经过不断探索与思考,在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走上了一条不同于西方剥削掠夺,对世界既有利益格局的垄断道路,而是和平崛起、扩大开放,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发展道路。可以说中国自全面现代化建设以来在国家治理、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成就,综合国力跃上新台阶,成为新兴工业化国家。

   中国式现代化为发展中国家现代化发展提供了全新选择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指出,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实践证明,中国道路不仅是一条能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道路,也是一条打破西方既定模式,另辟蹊径的现代化道路。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完善了理论,扩宽了途径,为世界现代化进程积极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更重要的是,“中国道路”以尊重各国国情为前提,强调多样化发展道路,不干涉别国内政,强调互利共赢,深受广大发展中国家欢迎。

   中国式现代化帮助中国成功实现了后发追赶,在几十年间就完成了西方数百年才能达成的目标,把一个落后、贫弱的国家建设成为全面小康、繁荣富强的负责任大国。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中,中国很好地诠释了中国式现代化的优越性。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党中央果断决策、沉着应对,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提出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总要求,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最大限度保护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在全球率先控制住疫情、率先复工复产、率先恢复经济社会发展,抗疫斗争取得重大战略成果,铸就了伟大抗疫精神。据统计,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实际增速2.3%,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国家,2021年中国GDP增速达到8.1%,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学习的榜样。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为中国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更为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经济相互依存提供了平台与契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将自身的产能优势、技术与资金优势、经验与模式优势转化为市场与合作优势,实行全方位开放的一大创新。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共同分享中国改革发展红利、中国发展的经验和教训。中国将着力推动沿线国家间实现合作与对话,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夯实世界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础。2022年1月1日,由中国加速推进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为促进中国与区域内国家间经济进一步合作、区域内国家甚至世界经济增长和繁荣作出重要贡献。

   中国式现代化从多个维度造就了人类文明新形态。面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同步交织、相互激荡的时代背景,我们必须不断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向前发展,沿着中国道路坚定前行,为实现人类发展进步作出新的历史贡献。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623.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