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振江:“东风西进”:法国激进左翼文论与毛泽东思想

更新时间:2022-06-09 00:41:52
作者: 韩振江  
成为阿尔都塞思考的一个起点。第三,阿尔都塞在批判教条主义、经济决定论、哲学一元论的基础上,融会贯通结构主义、精神分析学和毛泽东思想,为法国左翼探索一条在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现马克思主义的途径。在这三种需要下,阿尔都塞找到了作为无产阶级革命政治家和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的毛泽东。巴里巴尔说:“毛对于阿尔都塞来说似乎是一个‘新列宁’:实际上自1917年以来,共产党的领袖第一次既是一位一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又是一位天才的政治战略家,他将革命力量引向了胜利,并显示了自己有能力用概念的方式对革命胜利的根据进行思考。因此,他是理论和实践相统一的化身。”(转引自阿尔都塞 2019:19)

  

   我认为,阿尔都塞的唯物辩证法有三个方面的内容:“矛盾特殊论”“多元决定论”“发展突变论”。首先,矛盾存在于特殊性中。这一点来自毛泽东的矛盾的“普遍性存在于特殊性之中”的观点。虽然矛盾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这是矛盾的普遍性,即对立统一规律存在于任何事物运动、任何运动的时间中,但是在毛泽东看来,普遍性的矛盾存在于事物的特殊性之中,因为每个事物具有独特的矛盾运动规律,这一独特的矛盾就是该事物区别于其他事物的本质。阿尔都塞认为矛盾的特殊性即矛盾的普遍规律,任何事物都是处于特殊情境和特殊矛盾之中的。他反对黑格尔的抽象矛盾,即事物发展由于绝对精神的根本动因,也反对经济决定论和抽象矛盾论,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建筑的绝对性。他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在俄国爆发并取得成功,而没有在发达资本主义的欧美国家爆发成功,这说明欧美无产阶级政党只注重了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的决定性,而忽略了生产关系反决定生产力,也没有注意矛盾普遍性只在特殊环境和特殊性中呈现。而俄国革命的胜利根本原因则在于分析了俄国各社会矛盾汇聚的状况,矛盾特殊性中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具体转化和斗争,在多种矛盾的转移、聚集中发现了矛盾的爆发点。不过,阿尔都塞对于矛盾的普遍性或普遍规律有些矫枉过正,忽略了事物发展的基本矛盾方面,比较倾向于矛盾的特殊性和特殊情境。毛泽东谈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是对立统一的,是共性和个性的关系问题。也就是说,矛盾的普遍性是发现事物一般性规律的,而矛盾的特殊性则是呈现某事物本质规律的,两者相互依存,互为条件。

  

   其次,矛盾是多元决定的统一体。毛泽东认为,一个大事物发展中包含着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与次要方面等多种矛盾,是一个相互依存和转化的矛盾统一体,而且主要与次要的矛盾相互转化,处于一种不平衡状态。阿尔都塞把多种矛盾汇聚一起、互为条件、相互转化来决定事物发展的情况称之为“多元决定”。“矛盾发展中存在不平衡,即矛盾过程中的不平衡,就是矛盾的本质。马克思主义的矛盾是‘由不平衡性所规定的’,只要大家愿意承认,这里的不平衡具有它所确指的内在本质:多元决定。”(2006:209)阿尔都塞认为,多元决定是指主要与次要矛盾、矛盾的重要方面与次要方面不是相互决定的关系,而是相互依存、互为条件、相互转化、共同决定事物发展的关系。虽然他举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例子来说明一个主要矛盾无法一成不变地决定事物发展,而革命爆发要依靠判断社会环境中各种矛盾的聚合统一,但是,我认为阿尔都塞还是忽略了事物发展的动因在于其内在的主要矛盾。毛泽东说过,主要矛盾决定事物的本质,在事物发展中次要矛盾与主要矛盾是相互转化的。多元决定论中大量存在结构主义的统一整体性、精神分析学的能指链等理论成分,其结构的发散性和多元共在的特征比较明显,这也说明了阿尔都塞的多元决定论从“决定论”滑向了“多元论”。

  

   最后,矛盾是“转移”“压缩”和“爆发”的发展过程。阿尔都塞认为,矛盾不仅具有多元矛盾的系统性结构,还有不同的发展阶段。他在总结毛泽东的矛盾观点时指出:“1)矛盾着的双方,依据一定的条件,各向着其相反的方面转化,各矛盾之间和各矛盾方面之间地位的变化(我们把这种交替现象叫作转移);2)对立面在一个真实统一体内的‘同一’(我们把这种‘融合’现象叫作压缩)。但是,这种通过转移产生的主要矛盾,只有通过压缩(融合)才能起到爆炸性的‘决定’作用。”阿尔都塞把这个过程称之为矛盾的“复杂过程辩证法,是作为‘阶段’‘时段’‘时期’而存在的多元决定的和特殊的瞬间,是标志着每个阶段特点的特殊主要矛盾的演变”(2006:206-207)。换言之,阿尔都塞用精神分析学和语言学中的转移与压缩(凝缩)来解读毛泽东矛盾论,并得出了矛盾发展的“三段论”思想。他认为,在众多矛盾中并不能明确区分哪个是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只能看在具体社会情境中诸多矛盾的相互转化。在转化中多种矛盾在某一历史时刻聚集在一起共同对事物发展起作用,在某个矛盾尖锐和突出的时刻就会迎来革命爆发的时机。他认为俄国十月革命就是俄国诸多矛盾转移、压缩和爆发的结果。不过,我认为阿尔都塞的矛盾突变论偏离了革命具体实践,特别是中国革命的经验和理论。俄国十月革命是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的城市暴动型革命道路,而中国革命经验表明,不能照搬革命“爆发”论,中国走出了一条工农为主体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割据的“渐进”革命道路。因此,阿尔都塞的矛盾辩证法一方面来源于结构主义和精神分析等现代主义哲学,带有系统性和解构性特征,另一方面他的政治经验主要借鉴列宁领导的苏联革命和欧美激进政治,难以摆脱突变论和偶然性的倾向,虽然很大程度上他接受和再阐释了毛泽东的矛盾论,但依然忽略了矛盾普遍性与特殊性、主要矛盾的主导性及其矛盾发展的渐变与突变的关系问题。总之,阿尔都塞的辩证法思想是在接受和理解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误读性”理论阐释和再创造。

  

   阿尔都塞的唯物辩证法思想也深刻影响了他的学生们,多年之后,巴迪欧、齐泽克等依然延续了对毛泽东《矛盾论》的研究和理论再思考。巴迪欧是“五月风暴”的中坚力量,他深受中国革命和毛主义的影响,1969年创建“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同盟”的毛主义党派。1970年代,他在法国出版的“延安文丛”中有《论意识形态》《矛盾理论》等2部研究辩证法的著作。1978年,巴迪欧看到了张世英的“论黑格尔辩证法的‘合理内核’”法文版,并为之写了2篇导论,他认为黑格尔辩证法的核心依然是矛盾。巴迪欧在《主体理论》《世纪》《共产主义假设》《世界的逻辑》和《真理的内在性》等著作中延续了对中国革命、毛泽东思想及矛盾辩证法的持续关注和研究。

  

   首先,他高度评价和总结了毛主义的辩证法。他用5个基本命题来概括毛泽东的矛盾论,即:所有现实都是过程;所有过程都是矛盾的集合;在矛盾中存在主要矛盾;所有矛盾都是不平衡的;存在对抗性矛盾和非对抗性矛盾等不同矛盾类型。由此可见,巴迪欧对毛泽东的解读是比较忠实于原著的。其次,他对于毛泽东的“一分为二”思想作了进一步阐释和发挥。他认为,毛泽东提出的矛盾“一分为二”不仅是黑格尔和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核心,而且是世界的本质属性,他把20世纪称之为“一分为二”的世界。1937年毛泽东就曾说:“讲一体分裂为二的见解,是辩证法的基本特质。”(1997:166)1957年,毛泽东提出任何事物都是存在矛盾的,都是可分的,“一分为二,这是个普遍的现象,这就是辩证法”(2009:333)。或者说,毛泽东认为一分为二是对矛盾,即是对唯物辩证法本质的概括。1962年杨献珍发表“一分为二与合二为一”一文,提出事物既然是一分为二的,那么也是合二为一的。这一对辩证法的理解遭到了毛泽东的质疑和批判,1964、1965年他在3次谈话和讲话中都专门论述了一分为二的思想。巴迪欧基本上是站在毛泽东的立场上的,认为一分为二是辩证法的本质。他指出:“在20世纪,世界的共同法则既不是一(Un),也不是多(Multiple),而是二(Deux)。这不是一,因为那里并不和谐一致,也没有单纯的领导权,没有统一的上帝。这也不是多,因为这里并不涉及诸多力量之间的平衡,或者各个部门间的和谐。这是二,世界展现为二的模式,这里排除了一致性屈从和组合性平衡的可能性,必须在此做出了断。”(2011:43)

  

   作为激进左翼思想的领军者,齐泽克对毛泽东思想也非常感兴趣,并与巴迪欧交流了对矛盾论的研究。齐泽克对毛主义的关注来自他的老师雅克·阿兰-米勒(Jacques-Alain Miller),米勒作为阿尔都塞的学生后来参加了拉康的精神分析研讨班,并成为拉康的学术继承人。他在“五月风暴”中与巴迪欧一样属于激进的毛主义分子,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并把马克思主义和阿尔都塞的毛主义因素“遗传”给了齐泽克。2007年,齐泽克把《矛盾论》和《实践论》合并由Verso出版社出版,并写了长篇导言。2011年《立场》(Positions)杂志发表了他与刘康、张颐武、杨慧林等人就毛泽东思想、中国革命和建设等进行论辩的多篇文章。②

  

   首先,齐泽克高度评价了毛泽东为首的第一代领导人和中国革命。他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经了两大革命性变革,产生了马克思主义的新形态,即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这两次传承对原始的理论都有所发展和改变:从最先进的国家到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家——革命发生在错误的国家;革命的主要依靠力量也从工人变成了农民(贫农)等等。毛泽东在这方面成就巨大:他的名字就代表了数以亿计的默默无闻的第三世界的劳动者的政治动员,是他们的劳动创造了看不见的历史发展的‘物质’和基础。”(22-23)其次,齐泽克指出,毛泽东对于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在于唯物辩证法。“这就要求我们理解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贡献——他对矛盾观点的精彩阐述,我们不应当只把它们看作是没有价值的哲学工具。”(23)毛泽东的《矛盾论》主要论点集中在矛盾的两个方面,即一个过程中的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以及一个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而其中核心观点在于矛盾的普遍性存在于矛盾的特殊性之中,主要体现在毛泽东对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辩证分析方面。最后,齐泽克对毛泽东的“否定之否定”思想存在严重的误读。他认为,毛泽东实际上拒绝了黑格尔的“否定之否定”的辩证综合,沿着坏的无限性(bad infinity)的道路发展了“否定的辩证法”。具体来说,齐泽克把毛泽东的“一分为二”误解为“不断分裂、无限可分”;把矛盾的分析和综合、对立与统一理解成了只要分裂和斗争,不要综合;把毛泽东的三大规律以对立统一为核心误解为只要矛盾律,不要否定之否定规律;最后,齐泽克还把毛泽东关于矛盾的绝对性、普遍性与矛盾的相对性、特殊性割裂开来,并把矛盾的绝对性误解为永远斗争的“否定辩证法”,进而认为由此产生了严重的政治后果。在我看来,这里毛泽东强调的矛盾斗争的无限可分性和永恒性,实际上还是在讲矛盾具有的普遍性及其绝对性。他把毛泽东的矛盾普遍性论述当成了一种新的否定辩证法,这是一种误解。

  

   三、朗西埃的激进左翼文论与毛泽东文艺思想

  

   1960年,《毛泽东选集》和《毛泽东论文艺》在欧美国家出版发行,引起了法国左翼文艺家和文论家的关注和学习。1974-1978年,英国学者莱恩在《马克思主义的艺术理论》中“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在中国”一章里介绍了鲁迅等国统区进步文艺和毛泽东文艺思想、解放区文艺等,向西方世界展示了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发展成果。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关于文艺为人民服务、文艺为政治服务、文艺的阶级性等文艺思想深远地影响了阿尔都塞学派的美学家和文艺理论家,特别是阿尔都塞、朗西埃、巴迪欧、巴里巴尔等。

  

阿尔都塞不但提出意识形态主体认同理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548.html
文章来源:中国比较文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