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立胜: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的哲学探析

更新时间:2022-06-06 20:01:51
作者: 王立胜  
其次,如果马克思主义始终外在于中华文化,那么就不能掌握中华民族,就不能实现自己的理论诉求——解放全人类及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再次,马克思主义是以实践为核心精神的学说,而实践始终是具体的、历史的、民族的。就中华民族而言,它不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就不能转化为实践,即不能指导中国曾经的革命运动和现在如火如荼的现代化运动,结果只能是抽象化、教条化以至于失去生命活力。历史上这样的悲剧时有发生,当王明以原教旨主义的优越感和教条主义的正统感,以所谓纯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嘲笑毛泽东的“山沟沟里面的马克思主义”时,历史的悲痛教训反过来嘲笑了王明的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并非正统,同时认同了毛泽东的“山沟沟里面的马克思主义”才是正统。历史的经验教训启示我们,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性”不在于“教条”,而在于“方法”;不在于原教旨,而在于它指导下的实践效果。正如卢卡奇所指出的,“马克思主义问题中的正统仅仅是指方法。它是这样一种科学的信念,即辩证的马克思主义是正确的研究方法,这种方法只能按其创始人奠定的方向发展、扩大和深化。”⑾总之,马克思主义必须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这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本身的内在规定和客观要求,否则就会走向自己的对立面,走向自己所坚决反对的境况:“哲学家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⑿

   第二,比较而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更有必要与马克思主义融合。无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多么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无论曾经多么“优秀”或现在依然“优秀”,问题的关键在于,从文化的根本性质上说它不是现代文化,而是前现代的文化,它不是现代化生产方式所开创的工业—商业文化,而是小农生产方式所开创的农业—游牧文化,这就决定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从根本上不适合正在大踏步走向现代化的中国。正如李大钊尖锐指出的,“我们可以晓得孔子主义(就是中国人所谓纲常名教)并不是永久不变的真理。孔子或其他古人,只是一代哲人,绝不是‘万世师表’。他的学说,所以能在中国行了二千余年,全是因为中国的农业经济没有大的变动,他的学说适宜于那样经济状况的原故。现在经济上生了变动,他的学说,就根本动摇,因为它不能适应中国现代的生活、现代的社会。”⒀正是因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自身的这种“先天”文化本质和封建主义的阶级本质,又恰逢现代化的中国社会现实和社会主义的阶级要求,以及世界历史越来越全面彻底的展开,它必须高度自觉而主动地与马克思主义融合。马克思主义是对现代世界之本质和秘密的系统性的、具有原则高度的揭示、批判和超越,只有通过融合马克思主义蕴含的现代的、甚至是后现代的文化基因,才能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才能完成具有世界历史意义上的复活、复兴。

   总之,由于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完全不同的“先天”文化本质、历史背景、阶级属性和理论诉求,我们既需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又无法简单地、外在地拿来就用;同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无法很好地满足新时代中国社会现代化实践的需要,但我们又不能将其丢弃、割断自己的精神血脉。那么,唯一的出路和前途就是二者融合。归根结底,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动因来自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客观需要。一百年来,党领导人民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一系列伟大成就,成功探索出一条符合中国具体实际的社会主义性质的现代化道路,这些伟大历史实践虽然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实现的,但是马克思主义只是“指导”,并没有阐明其中的每一个重大环节及其重大意义。同样地,这样的伟大历史实践尽管隐秘地借助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但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自身也缺乏对这样一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独立言说和系统解释。只有通过融合马克思主义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充分利用包括二者在内的一切先进、有用的文化资源,对一百年来的伟大历史实践进行科学的、创造性的、独立自主的文化探索,我们才能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本质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世界历史意义给予系统、全面的阐释。中华民族的百年历史实践,中华民族自己开创的道路,只能靠自己去进行文化反思、提炼和创造,没有现成的文化理论可以解释这一切。质言之,只有通过融合,马克思主义才能发展自己、实现自己,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才能复活自己、复兴自己,才能言说清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对全人类、世界历史、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全部意义。

   三、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的可行性、方法论原则和终极目标

   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不仅极具必要性,而且具有现实可行性。两者的融合是一项长期、持久、浩大的系统工程,要顺利推进和有效实施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度融合,必须明确目标,坚持科学的方法论原则。

   (一)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的可行性分析

   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之可行性的最大理论根据是唯物史观的根本洞见:“因此,道德、宗教、形而上学和其他意识形态,以及与它们相适应的意识形式便不再保留独立性的外观了。它们没有历史,没有发展,而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⒁

   首先,中国开始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离我们越来越近,这是实践或物质生产方式方面的具体实际。如果中国没有现代性的物质生产方式,马克思主义就根本不可能在中国出场和长期在场。它只有在已经开始现代化和已经比较现代化的中国才能顺利出场,进入我们的民族文化谱系,发挥越来越强大的理论威力。同样,中国如果没有现代化的物质生产方式,没有由此带来的文化难题和生存困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就不需要本质性的转化,就不存在与马克思主义相融合的问题。因此,中国现代化历史进程以及由此带来的迥异于传统小农生产方式的现代化物质生产方式,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提供了实践基础方面的现实可行性。否则,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就只能是主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文化臆想。

   其次,尽管从实践基础、物质生产方式和历史条件看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本质差别,但是从哲学思维、精神内核看,二者却又有很多旨趣相投、异曲同工之处,使得马克思主义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融合具备了文化创造层面的现实可行性。

   具体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一是从哲学本体论层面看,马克思主义哲学创造性地发展了实践概念,通过实践概念真正弥合了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理念世界与经验世界的二元对立,从根本上超越了西方自柏拉图开始的理念论特别是近代德国观念论,进而创立了实践哲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历来强调实践,从形而上视角看也是实践哲学。比如,儒家强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墨家强调“必务求天下之利”,法家强调“如何致富强”。二是从哲学世界观层面看,马克思主义强调完成了的自然主义=人道主义、完成了的人道主义=自然主义⒂,是一种“完成了的”“天人合一”世界观。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样强调“天人合一”,且是最为核心的文化精神之一。无论儒家还是道家或佛教,都是从宇宙全局去看人以及人和宇宙关系,人与宇宙是“合一”的而不是二元对立的。三是从哲学方法论层面看,马克思主义强调主客体之间相互作用的历史辩证法,把世界看成是人的对象化产物,把人看作世界的一部分,正是主客体之间的辩证法创造出作为历史性存在的人和不断生成的世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强调“变易”和“生成”,把整个世界及其中万事万物看作一个“生生不息”“流转不居”的“周而复始”过程。四是从社会哲学层面看,马克思主义强调共产主义,强调人民是历史的主体和创造者,强调整个人类的解放和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一种人道主义的或以人为本的社会哲学、人的哲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强调小康社会、大同社会,强调民本思想,强调“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同样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社会哲学、人的哲学。五是从政治哲学层面看,马克思主义强调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高低贵贱差别,彼此是相互平等的关系,而且最后必将过渡到无阶级无国家的“自由人联合体”的社会状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强调“和为贵”“天下为公”。可以说,“自由人联合体”和“天下为公”的宗旨是精神相通的。由此可见,在哲学本体论、哲学世界观、哲学方法论、社会哲学、历史哲学、人的哲学等诸多文化内核、精神气质方面,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息息相关、心心相通。基于此,融合才有可能现实展开。此外,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都具有开放的、稳健的、包容的、兼收并蓄的文化品格,这保证了二者融合的平顺、和谐和有效。

   再次,中国共产党作为强有力的文化领导核心,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具有可行性的政治关键。“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既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者和践行者,又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⒃有中国共产党的文化领导和积极推动,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就拥有了政治保障、资源优势和人才保障。而且中国共产党率先垂范,带头促使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创造出一系列光辉典范。

   最后,文化融合需要充分的理论准备,也需要巨大的理论创新,这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的基础条件。如果对马克思主义一知半解,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遗忘净尽,即使其他条件样样具备,也无法实现融合。可喜的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学习、消化、提升,中国学术界已经具备相当扎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同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研究也在持续拓展和深化,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提供了扎实的理论保障能力。

   (二)方法论原则及具体策略

   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是一项浩大繁复的文化创造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持续推进,久久为功。在实际的艰辛漫长的融合工作中,方法论原则和具体策略显得尤为重要。

   第一,坚持科学的方法论原则,有效开展和持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融合工作。

   首先,最为根本的方法论原则是唯物史观的强有力定向,即必须以新时代中国的物质生产方式及其不断发展为出发点和归宿。深入研究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物质生产方式的本质特征、历史发展和未来趋势,关注物质生产方式及其发展所奠基和开创的政治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把它们看作一个统一的社会有机体,并且深入解剖这个不断变化发展的社会有机体。除此之外,我们一定要牢固树立世界历史意识和人类整体意识,把中国现代化进程放到整个现代世界发展的总体中加以考察,在整个世界现代化进程中、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世界历史意义层面和立场,推进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融合,成熟而自觉地审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过程中的根本性问题和整个世界现代化过程中的普遍性问题,创造性地解答时代之问、人类困境。

   其次,坚持文化自信、理论自信和创新精神。坚持文化自信,我们就要对当下中国所掌握的文化资源——马克思主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及其他各种文化——充满信心,不能“言必称古希腊”,也不能“言必称欧美”。坚持理论自信,中国文化界就要摆脱在西方文化面前的“小学生身份”“学徒状态”,坚信自己的理论能力,敢于在文化创造方面“自作主张”。坚持创新精神,就是要本着中国具体实际和文化发展的基本规律去大胆创新。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不是文献编纂学或比较研究学意义上的融合,而是彻彻底底的、前所未有的文化创造事业,不能处处奉马克思主义的某些观点、古圣先贤的某些观点、甚至欧美文化的某些观点为圭臬而畏手畏脚。

再次,坚持党的领导。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合是一项伟大的文化事业,必须坚持党的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47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