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晓晨 常玉迪:“印太战略”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2-06-05 23:19:13
作者: 陈晓晨   常玉迪  

   作者:陈晓晨,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国别与区域研究所副所长、华东师范大学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研究员;常玉迪,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

  

   来源:《社会科学》2022年第3期

  

   摘要:地区秩序由地区权力格局、地区制度格局和地区规范格局共同构成。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西方国家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通过权力投射,巩固了地区军事与安全控制力,增强了经济影响力,促进了地区抗疫合作,使得西方主导性上升与地区权力格局外源化;通过机制构建,构建了以其为主体的地区安全机制网络,还建立了若干西方俱乐部式小多边主义机制,使得地区机制的排他性增强,地区制度格局复杂化;通过话语叙事,建构了一套西方式话语叙事体系,为其提供“合法性”规范,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国对该地区的介入,并将这套话语叙事体系与海上安全介入等具体行动结合起来。这些变化共同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产生影响。不过,该地区秩序的长期走向还取决于多类行为体的复杂作用与互动。

  

   世界秩序是世界政治中具有全局性、长期性和战略性的重大问题,也是研究当下变革时代的重要切入点之一。地区秩序是世界秩序的子集。冷战结束后,地区的重要性不断提高,乃至如彼得•卡赞斯坦(Peter Katzenstein)所说,我们处在一个“地区构成的世界”。因此,研究地区秩序及其变化是认识当下世界秩序的重要路径。

  

   太平洋岛国地区(Pacific Islands Region,PIR)主要由14个太平洋岛国(Pacific Island Countries,PICs),兼由8个太平洋岛屿领地(Pacific Island Territories,PITs)共同组成。虽然该地区陆地面积小,人口少,相当长时期“处在世界的边缘地带”,但近年来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在此背景下,2009年至2017年间,太平洋岛国对本地区秩序的主导权有所上升,太平洋岛国引领并广泛参与的太平洋岛国地区主义显著发展,“大海洋国家”成为太平洋岛国自我认同的新定位,澳新等西方国家对该地区的主导性有所下降。

  

   不过,自从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在太平洋岛国实施“印太战略”,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演进出现了新趋势:在地区权力格局上,西方的主导性重新上升,特别表现为美国的主导性增强;在地区制度格局上,西方建立了若干以其为主体的地区安全机制,使得地区机制排他性增强;在地区规范格局上,西方在该地区构筑了一套冲突性话语叙事体系。短期看,西方国家强化了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控制,但对这种变化的原因还欠缺系统分析。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有必要系统探讨“印太战略”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影响,以及这种影响产生的路径与具体过程。

  

   01概念与文献回顾

  

   本文首先简述关于世界与地区秩序及其构成的既有文献,然后对地区秩序及其变化进行界定,最后尝试概括学界对当前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讨论。

  

   近年来,一些学者有意识地从认识论角度出发,理解和认识世界秩序的构成和演变。阿米塔•阿查亚(Amitav Acharya)从高度(权力的分配)、长度(秩序的程度和扩散)、深度(秩序的质量、活力和合法性)和时间(秩序的短暂性)四个维度观察他所称的“复合世界秩序”江忆恩(Alastair Iain Johnston)以归纳法将其国际秩序概念操作化分解为建构性秩序、军事秩序、政治发展秩序、社会发展秩序、国际贸易秩序、国际金融和货币秩序、环境秩序以及国际信息秩序。在国内学者中,秦亚青认为物质性权力、制度性权力和合法性权力支撑了特定的世界秩序。贺凯和冯惠云将秩序分为规范层次、权力层次与制度层次三个层次类型。至此,学界对世界秩序及其构成的认识论界定逐渐形成共识。

  

   学界对地区秩序的理论探讨也逐渐清晰化。塔尼娅•博泽尔(Tanja A.Börzel)和托马斯•里塞(Thomas Risse)等欧洲学者更强调地区化(地区内聚力与互动)和地区主义(地区制度)的多种组合构成地区秩序。门洪华、徐秀军和顾炜等学者认为地区权力结构、地区机制与地区认同是考察地区秩序的要件。总之,学界对世界与地区秩序及其构成的界定已取得一定共识,认为地区权力格局、地区制度格局和地区规范格局是构成地区秩序的三个主要维度。

  

   基于前述文献,本文按照认识论路径,将地区秩序定义为由地区权力格局、地区制度格局和地区规范格局三个维度构成,规制地区行为体的行为和互动的运行状态。其中,地区权力格局指的是地区内外行为体间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等领域权力的分配状况,是地区秩序的基础;地区制度格局与地区主义关系密切,是地区治理所需的制度化安排和组织结构,是地区秩序的主要外在表现;地区规范格局则体现为基于地区内价值和观念体系形成的共同的规范准则,是地区秩序的情感内化和叙事表达。

  

   地区秩序变迁的动力和机理是一项重要研究议程。一些学者以结构主义视角,强调全球秩序对地区秩序的影响。例如,卡赞斯坦认为,地区核心国家与“美国帝权”之间的联系,是不同地区秩序差异的背景。另一些学者强调了施动者(Agent)的施动性(Agency)对秩序变迁的作用。阿查亚将施动性定义为“能够行动或者使用权力的能力、条件或状态”,认为施动者具有推动秩序变化的能力,从而以施动性为因,阐释了“什么塑造了全球与地区秩序”的问题。

  

   由此,本文将地区秩序的变化定义为地区秩序在权力、制度和规范三个维度所发生的改变。这是一种描述性定义,有助于将较为抽象的地区秩序变化分解为多个可观察的维度。本文按照阿查亚等人的视角,认为行为体的施动性是地区秩序变化之因,进而探讨行为体的何种行动怎样塑造了地区秩序变化。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没有将地区秩序按不同领域预先分为“地区经济秩序”“地区安全秩序”等,而是首先将地区秩序视为整体,再根据情况分领域考察。

  

   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近年来的变化引发了学术界的热烈讨论。学界主要以还原主义视角,考察关键行为体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影响。目前,西方学界的主流研究遵循“中国冲击—西方反应”路径,认为中国是太平洋岛国地区现存秩序的挑战者,而“印太战略”是对“中国冲击”的反应,将地区秩序的变化视为大国权力博弈特别是所谓“中国地缘政治影响力”的结果,聚焦“影响力谁大”和“谁能赢”的问题。不过,这类研究的缺陷在于从西方视角出发,将中国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加强存在视为先验的原因,反而忽视了西方自身作为变量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影响。也有学者着重关注西方盟友内部关系调整对地区秩序的影响。不过,这仍然是西方视角下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片段,缺乏从地区秩序构成的角度对“印太战略”影响的全方位多维度考察。国内学界对“印太战略”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实施已有不少研究,但还缺乏关于地缘政治新环境背景下的不同行为体如何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产生影响的专门分析。

  

   02

  

   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的

  

   主要行为体与影响机制

  

   “印太战略”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实施,主要表现为美国以“全政府方式”推行“印太战略”、澳大利亚在“印太战略”下推行“太平洋升级”(Pacific Step-up) 战略以及新西兰将其“太平洋重置”(Pacific Reset)战略纳入“印太战略”之下,通过权力投射(Power Projection)、机制构建(Institution-building)和话语叙事(Narrative Discourse)三条路径,分别对太平洋岛国地区权力、制度和规范格局产生影响。

  

   2.1 “印太战略”的主要行为体及主要表现

  

   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统称“美澳新”,ANZUS)是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的主要行为体。这三个国家不仅在太平洋岛国地区进行经济和安全等领域的权力扩展,而且战略性与目的性较强,均有意识地将“印太战略”应用于太平洋岛国地区。

  

   美国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的战略性和目的性最强。2018年2月制定的《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明确了“印太战略”在地理范围上包含太平洋岛国地区。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首次公开将太平洋岛国列为“印太战略”“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表示将“重振”美国对太平洋岛国的介入,提升太平洋岛国作为美国安全伙伴的地位。2019年8月,美国国务院宣布发起“太平洋承诺”(Pacific Pledge),成为美国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的重要经济工具。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后,美国内政部、国务院等部门宣称,以“全政府方式”支持太平洋岛国抗疫和恢复经济。拜登上台后,美国继续以“全政府方式”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2022年2月,拜登政府发布了《美国印太战略》文件,进一步突出了太平洋岛国地区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地位。

  

   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实施“印太战略”的主要战略工具是“太平洋升级”。该战略在澳大利亚《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中首次提出,旨在强化在太平洋岛国的战略存在。2018年11月,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重新定义了“太平洋升级”,与“印太战略”结合更紧密。此后,澳大利亚在外交、经济、安全与地区抗疫合作等多方面,推进“太平洋升级”的实施。

  

   新西兰与美澳有一定区别,其路径为先推出针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太平洋重置”战略,后将其纳入“印太战略”之下。2019年开始,新西兰一步步向“印太战略”靠拢,2020年2月提出了一整套关于新西兰参与“印太战略”的原则立场,并将太平洋岛国视为新西兰实施“印太战略”的关键地区,完成了将“太平洋重置”纳入“印太战略”的过程。

  

   美澳两国是本文聚焦的起主导作用的行为体。其中,美国作为在地理上远离该地区的全球大国,大力加强对该地区的权力投射,是最突出的变量之一;澳大利亚将战略重心从他处转移到近邻地区,力图巩固在该地区的传统影响力;新西兰虽然与美澳之间存在一定的政策差异,但共性大于差异,而且新西兰体量比美澳小,对地区秩序变化所起的作用比美澳也要小。

  

除了美澳新外,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等西方国家也加强了对太平洋岛国地区的投入。其中,日本参与了多个美澳新主导的针对该地区的经济项目;英国推出了“太平洋抬升”(Pacific Uplift)战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4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