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永年:如何构建知识强国

更新时间:2022-05-25 21:32:18
作者: 郑永年 (进入专栏)  
是机器生产开始之后的产物。机器生产之后,“阶级”这个现象跟以前的农业阶级不一样了。这就是马克思“阶级论”的实践起源。如今运用的“官僚体系”、“阶级论”、“科层理论”、“劳动分工理论”等这些理论都属于西方社会科学家对西方语境下的实践所观察而来的原创性理论。随意应用到不同语境将会产生错误的学术成果。我们应当思考马克思为什么能发现“阶级”?为什么亚当斯密能提出“劳动分工”,能发现“看不见的手”?我们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而不是马克思提出的概念的简单应用。马克思观察到“阶级”现象,他提出很多的工具是要解决西方的问题,或者说,马克思所研究的是西方的命题以及西方的方案。我们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来重新观察中国问题,确立中国命题,提出解决中国问题的方案。

   例如,西方近代以来一直信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从卢梭到马克思,人们一直认为私有制是人类所有问题的弊端。所以,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要消灭私有制。但中国与之大不相同,我国很早就开始实践如何把公有制跟私有制结合在一起。我比较了中国的计划经济和苏联的计划经济:苏联的计划经济,其公有制完全是中央政府的公有制体系,当时苏联的中央官僚机构,掌握了90%以上的生产要素,而同一时期中国的地方政府,包括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掌握了将近80%以上的生产要素。然而在中国,即使是公有制,产权也是可以分化的。由于制度的不同,中国没有像西方那样出现那么极端的理念。从近代到当代西方的方法论,不要简单地应用,而要将其中国化再应用,即把握住西方的思维方式的科学面,重新确立中国的理论,而不是简单地用西方的概念和理论来歪曲现实。

   第三个方面,学术制度改革避免官僚化。中国的学术评审制度应避免官僚化模式。科研经费方面,中国的科研资源目前较多地向年资较高的学者倾斜,这些年长的学者掌握了相当多的学术资源,未来应当将更多的学术资源投向年轻学者的群体。学术成果发表也不应该为了发表而发表,而是要有学术的创造性。

   第四个方面,学者群体要有自我认同感,保持独立性。保持经济上的独立,不屈从于资本;研究政策不能“唯上”,不屈从权力,要客观求实地做研究;在社交媒体时代,不依附流量。如果知识分子没有强烈的自我认同,很难做到客观的研究。马克思受恩格斯帮助,但是马克思从来没有依附资本。恩格斯是资本家,帮助马克思的研究,但马克思一方面从恩格斯身上了解到很多资本运作的知识,另一方面也是客观地批评资本的。学者要有独立思考的意识,做到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前海国际事务研究院院长。本文由中国社会科学网和大湾区学术编辑组就郑永年教授的讲话整理而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135.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