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峥:俄乌危机与美国中期选举的三个观测点

更新时间:2022-05-24 00:46:19
作者: 李峥  

  

   5月,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开始进入“冲刺期”。本月内,两党将在13个州举行党内初选,测试美国当前的政治风向。两党对于中期选举的造势活动也在全面铺开,而俄乌危机成为两党无法回避的重要议题之一。

   从历史规律看,此次中期选举对在国会两院控制微弱多数的民主党较为不利。通常说,新当选总统所属党派在接下来的中期选举中都表现不佳。由于缺乏共同的敌人,民主党很难像2020年大选那样调动起选民情绪。此外,拜登上任以来支持率每况愈下,当前支持率远低于2010年中期选举中惨败的奥巴马。这些现实让民主党处于守势,共和党则是更积极主动的一方。

   俄乌危机让拜登的支持率有一定反弹,增加了选举的变数。在俄乌危机笼罩下,此次选举所蕴含的政治意涵更加丰富,对观察2024年大选也有更大的指标意义。

   其一,选举将体现美国民众对拜登“中产阶级外交”的真实看法。俄乌危机以来,拜登政府的应对策略基本遵循其“中产阶级外交”理念,即强调价值观和联盟的作用,重点在经济、科技等不会引发事态升级的领域惩罚对手,拒绝直接介入海外冲突。拜登政府也试图将该策略应用于其他战略竞争对手。在共和党看来,拜登的做法不够强硬,无法威慑住对手,且没有采取足够措施来应对经济、科技制裁对美国国内的冲击。

   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卢比奥是国会中反对“中产阶级外交”的代表性人物,他在2022年也将面临竞选压力。俄乌危机以来,卢比奥频繁出镜发表观点,要求美国政府采取更加激进的施压措施。卢比奥所处的佛罗里达州为传统共和党优势州,但从2012年以来的大选看,该州选民的摇摆性很强,中间选民的政见并不稳定。

   民主党在2021年决定由该州众议员戴明斯挑战卢比奥,为此准备充足。如果民主党意外翻盘,共和党将在2024年选举中失去一个关键棋子。而如果卢比奥获得超预期的大胜,他有可能成为国会中最积极阻碍拜登外交议程的麻烦制造者,并借此累积参加2024年大选的声望。

   图片

   其二,选举将体现特朗普政治势力反扑的能力和选民基础。败选后,特朗普持续推动共和党的特朗普化,为2024年参选蓄力。本次中期选举中有多场具有特朗普因素的选战,包括保罗·荣格和麦迪逊·吉尔伯特等特朗普政府成员挑战众议员席位、反特朗普的共和党代表利兹·切尼与特朗普支持者在初选的对决、作家大卫·万斯角逐俄亥俄州联邦参议员席位等。而宾夕法尼亚州联邦参议员席位的对决更有代表性和观测价值。由于该州共和党参议员退休,多名重量级人物参与此次开放选举,包括特朗普支持的名人医生穆罕默德·奥兹和前对冲基金高管大卫·麦考密克。

   奥兹在个人经历、政治立场、背后支持者方面均与特朗普高度近似,是一个具有成功履历但又离经叛道的矛盾人物。他在初选和最终选举中的表现将直接反映当前美国社会对特朗普的观感,也将测试特朗普选举机器和金钱政治的整体效果。

   2020年大选期间,宾夕法尼亚州成为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州,两党在该州选民基础不分伯仲,也因此此次选举引起美国广泛关注。如果奥兹获胜,特朗普政治势力将更加自信,未来两年,特朗普在国会的支持者将更高调提出有别于拜登的内外主张,煽动国内民粹情绪。这将使美国对俄及对欧政策出现更大的不确定性。

   最后,选举将测试美国社会对当前诸多麻烦问题的耐心。俄乌危机加剧了美国国内的发展困局。一方面,美国就业市场空前火热,产业政策即将落地,美国正进入一个经济扩张周期。另一方面,薪资上涨和投资过热加剧了美国的通胀压力,尤其体现在能源消费领域。俄乌危机加大了全球经济衰退和能源供应短缺的双重风险,让美国决策者更难以同时达成多重目标。美国底层民众再次成为多重压力的主要承担者,如其对拜登的施政路线丧失耐心,则2024年更可能出现政党轮替的局面。

   本次选举将测试经济因素对民意的整体影响,尤其是受到通胀影响较大的摇摆州。内华达州民主党参议员凯瑟琳·马斯托的竞选连任或最为典型。马斯托的政治立场与拜登高度重合,其所在州的消费产业则对能源价格和通胀较为敏感。如民主党在摇摆州表现普遍不佳,拜登势必需要重新考虑未来两年的施政计划,将更多精力投向国内,采取更多折中策略来平抑通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01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