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蒙培元:略谈儒家的正义观

更新时间:2022-05-22 23:41:40
作者: 蒙培元 (进入专栏)  
绝不是“国富民穷”式的所谓“公”。

   义还包含一层意思,就是公平、公正,这也是“公私之辨”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人与人之间要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平等对待,无论是物质方面,还是行为方面,要遵守公平公正的原则,不能有欺诈行为,“所守之正”[17],“正”就是公正。就国家而言,要公正地对待人民之间的利益关系,所谓“一碗水端平”,国家才能安定。“公而后仁”(朱熹语)公正是实现仁的必然途径,因此,必须坚守。这就要求治国者首先要“正其身”[18],并且要创造一个公正的社会环境,有相对而言的平等机会。所谓“相对而言”,是说中国古代社会有等级制。上古时期是等级制,个人的利益由社会地位决定。中古以后,社会等级有所变化,但政治等级依然存在,不过有一定的范围。在古代中国,政治平等未能实现,但是,人民有相对的社会平等。儒家的正义原则,虽不能离开当时的政治环境,但是

   ,并不完全受政治条件的限制,其中包含某种普遍意义。其积极意义就在于,提供一个公正的价值标准,依此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机制,通过各种法令使社会群体中的成员,获得正当利益。这是理想主义的,但却是社会接受的,其普遍意义至今仍有价值。

   “公”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公正、公平,这是正义原则的具体体现。对个人而言,要公而无私,对人对己,都要处以公心,不能为了私利而损害公正原则。对国家而言,要从公正原则出发处理人民的利益关系,不能有任何偏私,更不能利用权力,为官员的个人利益或少数人的利益而损害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在一个人治而非法治的社会,要维护这种政治伦理,主要靠监察制度,但这是有限的,更重要的是靠统治者和官员的道德修养,但缺乏法律的保证。在现代社会,利益关系非常复杂,除了道德修养,还必须建立法治,以保证公正原则的实行。如果说儒家的正义观有什么不足的话,就是缺乏制度上的保证。我们在继承儒家思想时,应当赋予时代内容。

   从另一方面说,按儒家正义原则的要求,不能限制和妨害人民的正当权利和利益,要创造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和条件,让人民在正义原则之下自由发展。这是一种广义的社会自由。有人认为,在中国封建专制社会,人民没有自由。就历史层面而言,人民确实没有政治自由,但是有相对的社会自由,儒家反对“恃强凌弱”,更反对统治者的“聚敛”和“苛政”,对于社会的弱势群体,表现出极大的同情。这都是正义原则的重要方面。就哲学层面而言,儒家的正义原则,其实际体现就是“无所为而为”。这并不是无作为,而是顺应义的原则而为,即不是为了某种特定的功利目的或利益,而是为了正义的普遍实行。有了正义原则,人民知道如何满足他们的需要和利益,社会(包括政治),只需要维护这个原则。这同道家的“无为而治”有相近之处,但儒家明确主张,义的原则是其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又是积极的。

   儒家的正义观,在现代社会有重要的实践意义。首先,它是在仁即普遍的生命关怀之下的正义,主张“以人为本”,而且包含了对自然界一切生命的关怀与公正对待的原则,因而是一种广义的正义观。其次,它以善为自身的最高价值,重视人的全面发展,视人为目的,而不是工具,这就避免了工具主义(包括理性的工具)的侵害。这两点,是现代正义论所缺乏的。

  

  

   附录:

  

   【提要】儒家有“四德”或“五常”之说,代表儒学的核心价值。其中,仁是“全德”,其他三德或四常,是仁在不同方面的应用或表现。其中的义,便是儒家的正义观。义本来指人的内在德性,来自“羞恶之心”,即羞耻感,这是人人具有的,其人性则称为义理之性;其在社会行为中的表现,则为伦理关系中的一项重要原则,即正义原则亦即“义理”或“理义”一伦。从中西文化比较的角度看,这种文化可称之为耻感文化,与西方的罪恶文化有所不同。用哲学的语言表述,这是一种自律伦理,而非他律伦理,或者说是一种德性伦理,而非外在的社会伦理。但它同样具有客观普遍性,在社会实践中起规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也是广义的规范伦理。义的最重要的内容,是处理社会的利益关系,因而是与利联系在一起的。有人认为,儒家只要义而不要利,提倡义而反对利,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在正义原则之下,儒家提倡“富民”政策,使人人过上富裕的生活。但是儒家的正义观,不是功利主义的目的论,也不是神学目的论,而是以至善为目的的追求。人生以善为目的,义即体现了善的目的。将正义与善统一起来,赋予正义以善的价值,就不只是一种社会伦理,而且是人生意义的真正体现,人不只是社会的人,而且是实现社会正义的主体。这是理想主义的正义观,它将正义伦理提到一个更高的程度,为人类正义指出一条发展方向,避免了工具主义的羁绊。儒家的正义观,可从两方面说。从一方面说,促进和实现他人和人民的正当利益,其中,公平公正原则是至关重要的。除了“富民”政策,还包括维护自然界其他生物的生存权利,这与只以人类利益为中心的正义观是不同的。从另一方面说,不要过多地干预,要创造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和条件,让人民在正义原则之下自由发展。[19]

  

  

   * 原载《孔子研究》2011年第1期,第4‒9页;另见《第三届世界儒学大会学术论文集》,第46‒51页。此文作于2010年8月26日。

  

  

   [1]《荀子·王制》。

  

  

   [2]《荀子·王制》。

  

  

   [3]《荀子·富国》。

  

  

   [4]《中庸》。

  

  

   [5]《孟子·离娄上》。

  

  

   [6]《尚书·大禹谟》。

  

  

   [7]《河南程氏遗书》卷十八,《二程集》,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215页。

  

  

   [8]《朱子语类》卷三十六,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949页。

  

  

   [9]《孟子·梁惠王上》。

  

  

   [10]《论语·里仁》。

  

  

   [11]《论语·微子》。

  

  

   [12]《论语·述而》。

  

  

   [13]《论语·述而》。

  

  

   [14]《论语·子路》。

  

  

   [15]《论语·里仁》。

  

  

   [16]《孟子·告子上》。

  

  

   [17] 朱熹:《孟子集注·尽心上》。

  

  

   [18]《论语·子路》。

  

  

   [19] 这是蒙培元先生亲撰的提要,文章正式刊发时未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9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